美士兵被驱逐:中美外交史上的海军陆战队事件

1973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访华时,中美双方达成协议,确定当年5月开始在各自首都建立联络处。随后中国派出黄镇大使为驻美联络处第一任主任,美方也派出布鲁斯大使为驻华联络处第一任主任。这是1949年以来中美互派使节的开始。


布鲁斯在华只呆了一年多,在这较短时间内中美间也发生了一些交涉事件。有些事件是美国驻华联络处人员本身造成的,其中问题最大的就是海军陆战队事件。


按照美国的规定,其驻外机构一律由海军陆战队派人担任护卫工作。它不信任驻在国的警卫能力,这也是美国大国主义的一种表现。从美国驻华联络处开始设立,就派了26名海军陆战队士兵来守卫。平时着便装,不抛头露面,所以没有引起中方注意。


1973年7月1日正式举行新址开馆仪式时,布鲁斯曾请示美国国务院,建议海军陆战队人员不着军装,以免引起不良反响,但美国国务院征求海军陆战队司令意见后,否定了布鲁斯的意见,所有海军陆战队成员都穿正规蓝色军装出席,不少人并佩带在越战中获得的勋章、勋带。这就引起了中方的反感。


美国军人不能没有夜生活,因此,海军修建营为联络处装修官邱和办公楼时,也在海军陆战队成员居住的外交人员公寓修建了一个酒吧间,公开打出“海军之家”和“海军陆战队俱乐部”的招牌,并印刷、出售饮酒票券,招来许多驻京外国人员到此跳舞和饮酒作乐,有时相互打打闹闹,搅得四邻不安,影响很坏。酒吧间的高保真音响设备和扬声器传出的乐声,使周围居民受到干扰。由于出席的人多,酒吧主管人就发会员证,发谁不发谁又引起各国驻华人员的争执。一位非洲留学生由于得不到会员证,竟在喝醉后发酒疯捣毁了酒吧附近一位非洲外交家住的公寓套房(他原意是想报复美国人,结果找错了对象)。这些事越闹越不像话,中国政府向布鲁斯提出了外交交涉,要美方撤走海军陆战人员。布鲁斯只得承认美方人员行为不端,须严加管束,但希望该批人员能留下来。


1973年11月13日基辛格访华时由基辛格亲自向周总理求情,希望体谅美方的困难,这批人才暂时免遭驱逐。但周总理当面向基辛格和布鲁斯提出三个条件:第一,对外不能以海军陆战队的名义,要尊重中国作为主权国家的习惯;第二,不要穿军装。本人是否海军陆战队队员,中方不管,反正他们是美国驻华联络处的外交人员,如果在自己卧室内穿军装,我们不管,但不能穿军装到外面。第三,不能带武器到馆外,武器只能在馆内配带。听了以上三条,布鲁斯提出了几点理由辩解,其一是说不穿军装影响士兵的士气。其二,如改由非军事人员担任警卫,纪律更难控制,且他们要带家属和孩子来,联络处还要为他们安排房子。这时基辛格倒比较识相,赶快不让布鲁斯再说下去,表示同意中方的三个条件。从此这批海军陆战队成员老实了一阵,不再着军装,只在联络处内部活动,还停止了引人注目的集体上操跑步。


1974年4月,海军陆战队成员恶习不改,又闹出事端,其中有人竟以“强击手”和“虎鲸”的署名向各驻华使馆乱发通知,提议组织垒球协会等组织。中方再次向布鲁斯交涉,要他撤走海军陆战队人员。在此情况下,这批海军战队不得不撤走,其内部保卫工作改由外事安全官员接替。至此,这一事件终告平息。


在布鲁斯短暂的任期内,美国联络处还发生了另外两件事,引起了双方的交涉。


有一次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派一人到其驻华联络处“执行公务”。所谓“公务”,就是刺探情报,以便向华盛顿汇报。当时美国驻香港总领馆有400多人员,与美国驻泰国使馆人数相当,都是人员最多的驻外机构,其中有不少情报人员,专门了解中国政治、经济和军事情况。他们为了近距离了解中国,定期以“公务”为由,派人到中国实地进行“观察”。此人在北京到处瞎逛,骑着自行车闯入了中国一处军事禁区进行侦察,被站岗的解放军战士拦住。该处竖有明显的标志“军事区——禁止入内”。但他仍闯了进去,违反了中国法律。当遭到质问时,他还强词辩解,说没有看见标志,不是故意进入禁区的。但在中方一再指出事实后,他只得低头认错。我公安部门遂将他放走。外交部美大司就此事向布鲁斯进行了交涉,要其严格约束部下,杜绝再发生类似事件。布鲁斯表示将对此人进行斥责,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另一件是美国驻华联络处政治部主任普拉特驾车去长城路上,在定陵附近撞死一位骑自行车的中国女孩。经公安部门审理后,认为是行车超速引起的,由美方支付了一定赔偿费,在中国外交部的要求下,布鲁斯把普拉特调回了美国。此人返美后并无悔过之意,还不满自己被调走。这就暴露了某些美国人的心态,他们天天喊要尊重人,爱护人,讲人道主义,但撞死了一个中国人他们倒毫不在意。


以上事件虽引起中方的不满和交涉,但总的来说,未影响两国关系的大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