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会跟爱一起走

纪律重于生命 收藏 4 64

心会跟爱一起走

--一个绝症姑娘和她的兵哥哥


5年前,一位文静、聪慧的女大学生把自己的爱情献给了一位兵哥哥。当他们还没有完全享受爱情的甜蜜时,突然发现女大学生患了乳腺癌。为了挽救她的生命,更为了延续他们的爱情,两年多来,兵哥哥到处借钱,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债务。面对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爱妻,兵哥哥说:“我砸锅卖铁也要治好你的病!”


她叫陈俊,曾经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四川妹子。他叫李慧,现为北京卫戍区某高炮团一营副营长,二等功臣。


初恋的故事很平淡


那是1992年夏天,在某大学医师班就读、正在四川达县的家中休暑假的陈俊被邻居请去吃饭,刚一进院门,就见一位身着绿军装、一头短发的小伙子坐在院子中央。这个小伙子就是李慧,当时正就读于郑州高炮学院,是利用暑假来看望姥姥的。没聊几句,陈俊听出来了,原来大伙儿是想给他俩介绍对象,陈俊的脸腾地一下全红了。


不知是脸黑的缘故,还是太害羞,李慧的脸红得更厉害。他不仅脸红,还不说话,自始至终就没敢用正眼瞧一下面前的女大学生。舅妈在一旁干着急,一个劲说:“李慧,都大小伙子了,怎么不吭声呀?”饭桌上,李慧被迫开口了。他开始说部队上的事,照样不敢看陈俊,有时候对着舅妈说,有时候像是自言自语。餐桌上有一只炖鸡,李慧说着说着说到了吃炖鸡。他说,在部队时,炖鸡有时候炖不烂,撕都撕不开,吃起来很费劲。这句话,把陈俊逗乐了。陈俊想,这小伙子不爱打扮,忠厚老实,说起话来,实在到骨子里去了,不由对他产生了好感。


陈俊真正决定嫁给这个当兵郎,是在1994年暑假。在李慧的再三盛情邀请之下,陈俊踏上了北行的列车,来到了北京。当时,陈俊还特意带了许多钱,准备一旦发现现实并非心中所想,或者看不上李慧,就准备回家,权当旅游一趟。


现实真是并非陈俊所想。虽然地处京城,但李慧所在的连队条件非常艰苦。没有房子,陈俊只能住在一个废弃的洗漱室里。由于饮食习惯不同,加上水土不服,陈俊一连好几天吃不下饭。李慧非常细心,他一次次上街买来罐头,先后买了二十多瓶,逼着陈俊一一吃下。吃完后,李慧又是帮助刷碗,又是帮着倒水,殷勤得像个小媳妇一样。最令陈俊感动的是李慧排里那些战士,一有空,他们就争着进门看嫂子,还轮着逗嫂子开心。从那一双双热切、单纯、真诚的眼神中,陈俊读懂了什么叫军人,什么叫理解。


陈俊逐渐了解了李慧,理解了李慧,也开始离不开李慧了。1995年5月,他们在战友们的欢呼声中,走进了那间临时借用的洞房。


“爱情”两个字好辛苦


婚后的生活除了两地分居外,小两口过得十分美满和幸福。他们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一场灾难正在逼近这对幸福的年轻夫妻。


1997年底,陈俊来京探亲。一次洗澡时,她无意间发现自己左乳房有一个小肿块。学医的陈俊立即感到不妙,当即到医院进行检查。医生简单地检查后,确定为良性的乳腺纤维瘤,并为她实施了手术。陈俊和李慧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地。5天后,陈俊感到自己手术的伤口快好了,就打电话告诉医生。哪知,还未等她开口,医生却告诉了她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为了以防万一,医生为她作了肿块病理检验,检验报告表明,她患的是乳腺癌。一听到“癌”字,陈俊手中的话筒“叭”地掉到了地上。从未在陈俊面前掉过一滴泪的硬汉子李慧,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抱着陈俊痛哭起来。


医生建议陈俊进行乳房及周围淋巴全切术。她死活不肯上手术台。陈俊想,她还只有28岁,还没有孩子,乳房没了,怎么面对丈夫,出门怎么穿衣服。想着想着,她开始全身发抖起来。李慧在一旁紧紧握着她的手,一遍遍劝慰:“没事的,我这个老公都不在乎,你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呢?况且,生命比容颜更重要。”在李慧的耐心开导下,陈俊躺到了手术台上。


陈俊的左乳整个被切除了,伤口缝了三十多针。其后的两三天里,陈俊滴水不进,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紧紧缠绕在她的周围。李慧见左劝右劝没有效果,想出了一个绝招:“你不吃饭,我也不吃饭。你吃一口,我吃一口。”看着丈夫连续两天无微不至的照顾,看着丈夫那黑黑的眼圈和疲惫的神情,陈俊也艰难地一口一口往下咽。他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互鼓励,吃下一碗米饭。


没多久,陈俊开始进行放疗和化疗。化疗之后,她的头发很快掉光了。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容颜,陈俊吓得不敢出门。为了让妻子对生活充满信心,李慧买来一个假头套让陈俊戴上,亲亲热热地牵着她的手在医院后面的小公园里漫步。到了吃饭的时候,李慧更是体贴入微。做饭之前,李慧总是先征求妻子的意见,无论她想吃什么,他都要想方设法买来做好。晚上,李慧照顾得更为周到。只要妻子稍稍动一下,李慧就忙起来问她需要什么。不看着她吃完药、喝完水,他是绝对不睡觉的。


今年春天,当第一场沙尘暴袭击北京的那天,癌细胞也扩散到了陈俊的颈椎。为了帮妻子买一个颈托,李慧迎着沙尘暴出发了。安定门医院没有,肿瘤医院没有,积水潭医院没有,在大半天的时间里,李慧几乎跑遍了半个北京城。最后,在王府井医疗器械公司,李慧买到了妻子需要的颈托。当陈俊看到丈夫疲惫不堪、从耳朵里掏出好些沙尘来的时候,心疼得哭了起来。


陈俊知道,作为一连之长,丈夫手下还有一百多号兵,有很多很多事情等着丈夫处理。因此,每当丈夫进医院后,她总是催促丈夫快点回去,别误了工作,尽管自己十分需要丈夫照看。虽然这样,李慧还是抽出时间到医院看望。白天没有时间,他就晚上去。经常是十一二点钟等连队干部战士都睡着,并查完哨、查完铺,李慧又骑五十多分钟的自行车,到二十多公里外的医院去看望妻子。有时候,俩人见面还没聊上几句,李慧就坐在床边睡着了。每当看到这些,陈俊心中十分难受。


在与病魔作斗争的两年多时间里,陈俊更懂得了什么叫爱情。她说,爱情不是朝朝暮暮的厮守,而是心中永存的牵挂,是相互理解和支撑。去年7月,李慧所在部队接到命令,除家属外,所有人员要临时搬迁到京郊,营房要让给建国50周年庆典的军乐团住,每个连队只能留下3个留守。团领导看陈俊病情不稳定,要李慧留下来。陈俊得知消息后,心想,丈夫作为一连之长,在关键时刻为了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势必影响部队工作,因而,她力劝丈夫跟大部队行动。看着妻子执著的眼神,李慧同意了。一个多月后,当李慧从京郊赶回看望妻子时,发现她全身生了疮,疼痛难忍,却每次在电话中都只字未提时,终于控制不了自己,抱着妻子痛哭起来:“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那一天,他帮妻子一一清洗创面,直至深夜。


去年11月,陈俊由于癌细胞扩散,发生骨转移,再次住进医院。11月20日,部队要开赴河北黄骅进行实弹射击考核。考虑到陈俊的病情,团领导准备让李慧留守。李慧得知消息后,感到十分为难。去吧,妻子无人照顾,不去吧,副连长参加集训去了,这次又考新科目,全营只有自己是任职长一些的老连长。正在为难时,陈俊看出了丈夫的心事,对他说:“你去吧!当兵的,一年到头就盼着打次靶。你当连长的不去咋行啊?”李慧又一次怀着歉意告别了病床上的妻子。回来时,他给妻子带回了几件特别的礼物:李慧所带的连队拿回了全团军事考核三分之一的奖牌,奖牌总数名列前茅,并取得了综合成绩第一名。李慧也因此荣立二等功。


下辈子还嫁当兵郎


在妻子生病的两年时间里,李慧不仅承受精神上巨大的压力,而且承受了经济上巨大的压力。两年多来,陈俊先后3次手术,20次住院,10次放疗、化疗,每次放化疗都要耗资万元以上,先后花去了14万元人民币。这些钱,基本上是李慧向亲朋好友借的。


在陈俊患病的两年多时间里,她时刻都被浓浓的亲情、友情、爱情包裹着。正是这些,使她坚定了活下去的勇气,使她的笑容从没有从脸上消失过!


陈家姐妹得知陈俊生病后,四处借钱,先后筹集6万多元。李家姊妹生活在贫困山区,条件十分艰苦,得知弟妹生病后,有的卖了粮食,有的卖了牛、鸡,想方设法凑钱为她治病。李母为了给儿媳治病,不顾60多岁的高龄,上山采草药卖钱,不慎把腿摔断。但为了不影响儿子、儿媳的情绪,一直没有告诉他们。陈俊患病后,决心回家看望一下父母。李母不知儿子、儿媳回来,家中像样的菜一点也没有,急忙出门借了些鸡蛋,李父又拿出一支不知珍藏了多少年的人参,做了几个菜。为了帮儿媳补养身体,李母时刻注意下蛋的母鸡,一看鸡下了蛋,马上就捡起来煮给儿媳吃。


为了治好妻子的病,李慧省吃俭用。妻子生病后,李慧没有买过一套便服。惟一的一套便服还是岳父给寄过来的。身上穿的裤头和袜子都是补过好几回的,有的袜子连底都没有了。每次上医院预约挂号,李慧都是四五点钟起床,自己带上一壶水和面包、咸菜,边等边吃,挂完号急着赶回连队工作。


李慧患有严重的胃病,肝也是澳抗阳性,很需要营养。但有什么好吃的,他从来不吃,总是留给陈俊吃,连在外面别人给片口香糖,也要带回来给陈俊吃。去年国庆期间,团里给每个干部发了箱水果。陈俊因为胃口不好,不想吃,就让李慧吃。住院的时候,陈俊问丈夫吃了没有。李慧告诉她吃了不少,还剩一点留给她吃。等从医院回来一看,陈俊发现那箱水果一个也未动,连陈俊吃过一口的那个苹果也还放在那里。


去年10月,李慧随部队到黄骅打靶时,考虑到他的胃不好,陈俊拿出200元钱,让他带上买些胃药。返回时,李慧买了许多妻子爱吃的鱼、虾和螃蟹,说给她补补。妻子说,让你买胃药怎么一分没花?李慧笑着说,胃一次没疼,买药干啥?后来,一名战士告诉陈俊,连长打靶期间胃痛得几天吃不下饭,都舍不得买些好药,只从卫生员那里要了几粒止痛片。


由于癌细胞扩散,陈俊颈椎、腰椎、头部、肺部都出现了病灶,全身疼痛难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并急需放疗。但是,现在李慧手头只有刚领的两个月工资,不足2000元钱,离8000元的住院押金还有很大差距。况且,要想彻底让陈俊摆脱病魔的折磨,还需几十万元的资金。为了防止给李慧造成更大的压力和痛苦,陈俊不止一次地要用煤气结束自己的生命,都被李慧及时制止。面对困难,李慧没有被吓倒,他不止一次地拉着爱妻的手说:只要有我一口饭吃,我就要想法为你治病!陈俊感动地说,找到你是我一辈子的福气,我下辈子还嫁你这样的当兵郎!


让我拉着你的手


陈俊身患绝症的消息,牵动着全团官兵的心。去年10月,团长、政委带头捐款,为陈俊治病筹集资金。有的战士将一个月50元的津贴全捐了出来,有的手头没有现钱,借钱也表示心意。一天晚上,团长、政委将官兵们1.7万元捐款,亲手送到了陈俊的病床上。


老兵们要复员,专程上门向陈俊告别;连长开会还未回来,一些战士主动来到家里,帮忙做饭、整理卫生和喂药,陈俊心情沉郁的时候,一些老战友主动打电话问候。陈俊早上打开门一看,窗台上经常有些好吃的东西,有时候是煮熟了的热鸡蛋,有时候是一两个又红又大的苹果,还有的是一袋雪米饼什么的。一看到这些,陈俊十分激动,她在心中想:“多好的士兵,多好的兄弟啊!”


1998年老兵退伍期间,陈俊正在医院。全连28位退伍老兵捐款600多元,被李慧退了回去。两天后,连队通信员拿来一个包,说是退伍老兵送来的。陈俊打开一看,里面是10袋奶粉和一个“好人一生平安”的横匾及一封短信。信上写着:“嫂子,我们走了。我们想为你治病捐点钱,被连长退了回来。我们合计还是给你买些营养品,补补身体吧!再见了,嫂子,祝你早日康复!”


战士王磊听说新疆天山的雪莲花能治癌症,专门给父亲写信让他想点办法。父亲赶紧打电话,让在新疆工作的一个朋友到天山去采。朋友采到后,寄到四川。父亲又从四川寄到部队。当陈俊捧着这来之不易的雪莲时,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俊身患绝症的消息牵动着上级机关。6月8日,北京卫戍区副政委陈根法少将来到李慧家,代表卫戍区党委和领导机关看望李慧夫妇,并将卫戍区领导机关捐赠的37370元现金亲手交给了陈俊。6月14日,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马述宽少将代表军区党委和军区政治部,到307医院看望了李慧夫妇,并捐款20000元。当天下午,北京卫戍区原副政委王衍成代表卫戍区某干休所军以上离退休干部,到李慧所在单位慰问,并捐款6700元。


陈俊身患绝症的消息同样牵动着首都人民的心,很多人主动捐款慰问。6月5日,李慧家中迎来了第一个前来看望的热心人。这位名叫代红萍的大妈,望着家徒四壁的陈俊,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将1000元现金交到陈俊手中,并鼓励陈俊说:“你放心,社会上很多人都会关注着你们,大家都想帮助你们摆脱困难,你现在就是要保持一种一定战胜病魔的信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位家住大兴黄村跑工程项目、年仅20岁的女孩刘卓两次打来电话,哭着要求将患病的陈俊接到自己家中请保姆照顾,以便减轻李慧的负担,使其全身心投入到训练和工作中,练就过硬本领,保卫首都和人民的安全。


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少儿教育系2000班的同学,得知李慧夫妇的遭遇后,连夜发起了捐款活动。当满含着44名同学爱心的946.3元钱交到李慧的手中时,他们用“伟大的爱情,伟大的战士,伟大的亲情”表达了对李慧的钦佩。


限于篇幅,很多动人的情景无法一一枚举,那近十万元的捐款捐物不仅是对于李慧、陈俊夫妇的雪中送炭,更表达了人民群众对所有子弟兵的海洋般的深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