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娘撑起一方天

20岁我大学毕业成了少尉,领到第一月的工资那天我想起了娘的话:“啥时我才享到你的福。”我就坐了火车坐汽车,把亲爱的娘从小山沟里带到了大北京。我想让娘从首都的繁华中去细细体会女儿的拳拳爱心。


我们当然转了天安门、故宫,沿路风景吸引得年过半百从没离开过小县的母亲步步回首,声声赞叹。结果还没转多少景,肚子就饿得咕咕叫。我把母亲领进了一家饭馆。这是我第一次领母亲进饭馆,我想我得让她充分地体会到享福的滋味。正当我在点菜时,我觉得眼前一片金光,那金光在门前一闪就过去了。我顾不上母亲,只说句我马上就来,就随着那金光飞了出去。那是一个人,是我昔日的恋人。虽是昔日,但毕竟是恋人。既是恋人,当然就不可能一下子把他从心里抹去。这偶然的重逢必定就勾起了一些藕断丝连的往事,就必然陷进情感的泥沼里不能一下子拔出来。因而当我终于回到现实时,太阳已落山了。我才想起了还在饭馆的娘。我赶紧往回跑。回到饭馆娘不在了。服务员告诉我母亲等不住我出去了。我跑出去转了半天,才听到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唤。是母亲在叫我。循着声音找去,到了十字路口,发现一群人围着一个老年人,走进去一看,是满脸是泪的母亲。她一见我就像个失散的孩子找到了妈妈一样紧紧地拉住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说:“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出来想你就在附近,可北京太大了。东南西北分不清,人、车像蚂蚁。”说着,像做错事的小学生,头低得能看见脚上的鞋子。


重新回到饭馆,我看着她满口满口地吃起来,有米粒掉在桌上她也一丝不苟地捡起吃了,头上的白发不时地遮住了她的双眼,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半是欣慰半是慈爱涌满胸,终于在心里骄傲地说,20年来不知吃了多少顿母亲做的饭,今天总算能为母亲做点什么了。我一遍一遍地劝母亲多吃点,就像我小时候常听她劝我多吃一样。母亲边吃边一遍遍地历数我小时候种种爱吃的东西。她说我们兄妹六人上学她都给我们每人装一个馒头。那时候家家都没粮吃,那几个馒头还是妈从舅舅家里拿来的。妈说气得舅妈只要妈妈去就把门锁了让妈站在冷风口冻得发抖。妈说着眼泪流进了碗里。可惭愧的是我竟连母亲的生日都不知道,更别说她爱吃的食品了。她说那时候我们兄妹长得快穿得费,父亲又不在家。她白天上工,晚上一个个地缝补衣服、推磨。那时候从来不知道累,可现在不行了,连路都不认了,给你们也不能帮什么忙了。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我心里一阵颤,说妈现在是你享儿女的福了,你为我们操碎了心,把你肩上的重担放下,让女儿来挑吧!


母爱的感动来自于最平常的情景,这感动不是云水激荡的,而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这是人间烟火人气的感动。那一桩桩一排排的流动着意料之外情味,滋润和丰富了我们平淡的生活。它是米磨成粉,揉成面,用青草染了,做成的面团,无言无语,供的却是饱暖。过年的腊肉里有它,新衣服里有它;少得可怜的压岁钱里有它;一年的春花秋实风雨雷电里,成长的每一串脚印,每一件衣服,每一个值得做儿女的流泪的日子都有它。那是缠缠绵绵层层叠叠的爱,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是无法报答得尽的。所有的大爱都先来自母爱,它是大千世界的核,什么都灭了,母爱不会灭,而由此生发的各种大爱亦不会灭。因为它是人类之所以滋生的最本质的源头。


回去的路上,母亲怕再丢了似的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她一点都不害怕,只管跟着我走,脸上充满了自豪充满了幸福充满了荣耀。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妈妈,放心吧,女儿会为你撑起一方没有委屈的天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