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心中的天使


一个雕刻家,正在一刀一刀地雕刻一块尚未成形的大理石,渐渐地,脑袋、肩膀都露出来了,雕出了一个美丽的天使。一个小女孩看到了,问:你怎么知道天使藏在石头里?雕刻家说:石头里本没有天使,但我是用心在雕刻。请以雕刻心中的天使的为题,写800字。






黄昏,黄昏后。


这正是黄埔区夏园小区“标记”大排档最热闹的时候,路边的草坪,每朵花上面都有一个民工的屁股。


突然间。一辆白色丰田轿车竟从街外直闯了进来。


车门,打开了。


两个黑衣劲装的墨镜男人迅速从后面飞奔而来,守候在车侧。


车上伸下了一只脚,一只普通的脚,穿着普通的鞋子,露出普通的袜子,和普通的裤脚。


然而,刚才还喧嚣杂乱的排挡已静如死寂。


一个面黄肌瘦发如鸟窝的男人,慢慢走下车。


他看起来再普通也没有,然而他却是绝对不普通——他是个雕刻家。


瘦的人看来总是很有气质的样子,有气质的人才能做艺术家,他喜欢大家都叫他雕刻家。


事实上。他也是个很有运气的人。


他这一生中从来也没有做过一样正经事,却总是能住最舒服的房子,穿最讲究的衣服,喝最好的酒,玩最靓的女人。


到现在他日子还能过得很舒服,因为他有双灵巧的手,普通的石头到了他的手里能够变成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只要你能想得出的东西,他就能做得出。


但是,这个世界上的雕刻家很多,他也并不是个最懂得雕刻的人,只不过他有个独一无二的优点:就是对什么事都很看清楚、对什么人都看得很明白。


两种原因加起来,就使得他头上的光环如同他口袋里的钞票一样,一天天增加了起来。


他本不是应该出现在“标记”大排挡的人,但是他却出现在了“标记”大排挡。


十天前,广州海关处,一个大理石原石静静的通过了检测。标签说明:“标记”大排挡进口装修材料。


十天后,他站到了这里,为了拿到“天使之心”。


因为“天使之心”,就在这里。




他一刀一刀地雕刻着这块尚未成形的大理石,渐渐地,脑袋、肩膀都露出来了,雕出了一个美丽的天使。


那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


他的小女儿问:“爸爸,你怎么知道天使藏在石头里?”雕刻家拍了拍手,轻轻的抚摸着珍品,说道:“石头里本没有天使,但我是用心在雕刻。傻孩子,你会认为一个小小的排挡会用进口大理石来装修吗?那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附广州新闻播报:


昨天下午3时20分左右,在黄埔区夏园小区“标记”大排档后面的小巷里发生枪战。据多位目击者介绍,双方大约有十多人,互相对射约十枪,其间有枪手受伤。警方赶到现场时双方已逃走。


现场遗留白色丰田车


记者赶赴现场时,夏园小区新圩十九巷门前停了一辆牌号为“粤AB××5”的白色丰田小轿车。车左侧前车门拉手处残存有一小片新鲜血迹。据目击者介绍,车是枪手留下的,在下雨之前,车上的血迹更多,地面也残留有血斑,估计有枪手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