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章摘自:当时纵横(2016年第8期),作者:李炳侯。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我国空军刚刚组建,还不能充分保障空中对地面部队和支前民工的安全,这是我志愿军入朝后最薄弱的一点。特别是当时在位于朝鲜西海岸铁山半岛南端,距鸭绿江70公里处的大和岛上,驻有南朝鲜一支精锐的白马部队,大约有一千多人;同时美军在岛上还设有高科技情报机构,情报人员有四百多人。岛上装有大功率雷达和侦听设备,直接控制鸭绿江大桥,只要我部队过江、火车通过、飞机起飞,就会被大和岛上美军的雷达发现,美国飞机就会立即起飞拦截轰炸,使我运送部队遭受重大损失。1950年11月第一次战役时,彭德怀司令员就决心拔掉这颗毒瘤,曾命令我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但岛上的美军重要要雷达设施没有被彻底摧毁,仍对我仍构成严重威胁。

悲壮的九分钟: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米格战斗机

1951年11月30日,彭总第二次命令空军轰炸大和岛。这次轰炸彻底摧毁了美军在大和岛上的一切设备,大和岛几乎被夷为平地,炸伤炸死岛上无数美韩军事技术人员。但这次轰炸由于指挥不当,未派出歼击机为轰炸机护航,也付出很大的代价。担负这次轰炸大和岛任务的9架度二轰炸机,飞行员分别是大队长高月明、副大队长李元一、机长毕武斌、杨文瑞、张孚琰、梁志坚、杨大方、宋风声、邢高科;每架轰炸机上配有领行员、报务员、射击员,总共有飞行人员36名。他们中年纪最大的24岁,最小的19岁。其中,大队长高月明1945年进航校,1946年学飞行,是一位资深飞行员,而其他飞行员学习飞行不到一年,还没有远飞做过战。

11月30日这天下午2点,冬日的阳光照耀着宁静的机场,高月明轰炸机队整齐地排列在发着白光的跑道上。高月明和他的35名战友整装待发,坐在驾驶舱里。高月明通无线电问战友们:“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过复还。你们怕不怕?”飞行员们齐声答道:“大队长,不怕!为祖国,为朝鲜人民,战死异国高山河海,也是壮烈光荣的,祖国人民、朝鲜人民会记得我们的。一定完成任务!”高月明想到这些稚气未消,一年来在一起日夜操练,艰苦飞行的战友,此去不知有几个能活着回来,遂动感情的说:“战友们,共和国刚刚诞生,你们还未来得及好好看看,一定要争取活着回来。如果回不来,也是光荣的,祖国人民会永远记着我们!”

当时,我作为战地记者,正在于洪屯野战机场,亲眼目睹了这些即将飞赴战场的空军英雄。此前,作为记者我到过许多机场,如武汉王家墩、湖南大托铺、江西向塘、广州白云等等,看过这些年轻飞行员的训练。但此刻亲眼看着这些年轻的飞行员即将飞向血与火的空中战场,这还是我记者生涯中第一次,心中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当在机场上空起飞的信号发出,只见高月明大队长率领9架战鹰,一一升向天空,飞向大和岛,进入茫茫大海的上空。很快,在高月明飞行大队前面出现了敌机。虽然大海尽头云雾沉沉,视线模糊不清,但高月明此时已准确判断出有30多架野马式飞机。他用无线电沉着指挥:“注意前方发现敌机,把队行拉紧。”

敌机越来越近,见无歼击机护航,遂向高月明大队9架飞机开炮,并对轰炸机群穿插分割。一时空中炮声隆隆,烟云朵朵。我9架轰炸机边打边飞,有的机身已着火,有的领航员、报务员被打死打伤,但依然向目标飞进。

这时,大海下面隐约出现点点黑影,大和岛出现了。敌机更加疯狂,地面高射炮也对空打来。9架轰炸机中3架被打中起火,飞机失去平衡,像大海上的小船上下颠簸,但仍然未离开队伍,加速飞行。很快,9架轰炸机陆续进入目标上空。机长毕武斌的领航员腿被打断,着火的飞机也越烧越烈。领航员扯扯毕武斌的衣服叫他跳伞。毕武斌说:“你跳吧,能活着回去就活着回去!”领航员含泪跳了下去,接着报务员、射击员相继中弹牺牲。此时,毕武斌与大队长高月明已失去联系。毕武斌看着飞向目标的战友还在向目标投弹,也把所有炸弹投向了目标。这时,整个轰炸机群队形已经打乱,互相失去联系,毕武斌也被打成重伤,飞机断裂。毕武斌向下看了一眼,驾驶着已经失去平衡的飞机,一头扎向大和岛。

此时,大和岛上空另外8架轰炸机,一边反复轰炸一边与敌机搏斗。当弹投空后,高月明耳机里传来机长张孚琰、梁志坚、宋风声的声音:“弹已投完,飞机重伤。”高月明:“我命令你们跳伞!”几个人回答:“看来回不去了,要和敌人战斗到最后。如果你能活着回去,就代我们向党和祖国人民和我们的亲人问候吧,我们没有辜负他们!”说话间,高月明也陷入重围。在他的前后上下,十几架敌机炮口已对准了他。高月明沉着冷静,灵巧地上下穿梭躲过敌机火力。正在这时,张孚琰、梁志坚、宋风声驾着重伤飞机赶了上来,高月明脱险了。但敌机又跟过来,炮火也越来越烈,张孚琰、梁志英、宋风声和机上的领航员、报务员、射击员先后牺牲。其中,张孚琰为了保护战友怒闯敌群,几架敌机遭重创连环起火。

战斗快结束时,一架敌机靠近高月明,飞行员拉开座舱上的玻璃窗向他张望。高月明也拉开玻璃窗举起拳头向敌机飞行员挥舞。敌机飞行员掉头飞走了。高月明知道,由于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飞行员轰炸大和岛目标准确,攻击顽强灵活,不怕牺牲,美国飞行员不相信,认为是苏联飞行员,所以冒险飞近看个究竟。

这场空中战斗只进行了短短的9分钟,我英勇的空军战士用鲜血和生命完成了轰炸大和岛的任务,一举摧毁了敌人在大和岛的大功率雷达和侦听设备,保证了志愿军后方与前方的畅通,解除了后患之忧。

轰炸任务完成后,高月明带着剩下的5架战机胜利返航。5架战机已严重损坏,包括高月明在内,活着回来的飞行员只有5个人,他们是高月明、李元一、杨大方、邢高科、柳文瑞。牺牲的31人能记下名字的有毕武斌、李祥华、周先余、王首哲、何国基、张孚琰、澹召君、陈心德、梁志坚、何冲、曹新广、王登龙、宋风声、吴文左、张传鑫……高月明轰炸大队因作战有功,被记集体二等功,高月明被授予一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此后,“大和岛上神鹰坠,空军再现董存瑞。”在中朝军民中广为传颂。美联社也惊呼:“中国空军飞行技术高超,打得顽强,打击目标准确,足以与日军当年偷袭珍珠港媲美。”

当高月明带领着5架飞机返回浪头机场时,我也站在机场停机坪上和空军领导一起迎接着他们。看到5架飞机被打得千疮百孔和5名英勇的飞行员,我流下了眼泪。抗美援朝战争已经过去六十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忘记高月明带领的轰炸大和岛的那些英雄们,那片天空、那片大海、那片土地,常常在我脑海里浮现。1983年春节,我到南京再访高月明,年近六十的他身体还很硬实,也很乐观。回忆起那难忘的岁月,他很是激动。高月明特别怀念他的上海战友张孚琰,说张孚琰出身大资产阶级家庭,但意志坚强,训练能吃苦,战斗顽强,不怕牺牲。临牺牲前,张孚琰与他通话,说飞机已经重伤,恐怕飞不回去了。他叫张孚琰跳伞,张孚琰说:“大队长,我中学时读过裴多斐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一定要战斗到最后,一定要把大和岛夷为平地,不能叫它再危害祖国!”

张孚琰牺牲后,他的母亲来过部队几次看望高月明,老太太把高月明当成了自己的儿子。高月明说,老太太虽然悲伤,但也很自豪,常说为有这样的儿子而骄傲。老太太从未向部队提过要求,她只想把活着飞回来的几个飞行员都当成自己的儿子。

作为亲历抗美援朝战争的一名战地记者,当年我看见过不少壮烈的场面,接触过不少视死如归的英雄,听说过不少发生在战地的故事。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人和事都逐渐淡漠了,然而这个故事,我却几十年不能忘怀。1991年8月,我到韩国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在仁川港我遥望西海岸,又想起了高月明大队和他的35名战友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