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拒绝“红灯区”

numb000000 收藏 28 5977
导读:中国拒绝“红灯区”



何于清

——关于种种社会现象的深入调查



第一章 “娼”盛——不允回避的问题


a 羊城印象


乘坐波音——747,昂首蓝天,竟一下直上万米高空。从北京到广州,只需150多分钟就到了。北国还是冰天雪地,而飞机经过两小时多的飞行降落在白云机场时,竟细雨霏霏。别说呢子大衣皮夹克之类穿不住,就是毛衣毛裤也得赶紧脱下收藏起来。

虽说隆冬数九时刻,羊城广州却温暖如春。满街的木棉花开得正艳正浓,香味四溢。从机场到下榻地的路上,繁花似锦。尤其夜幕降下,各种霓红灯闪闪烁烁,煞是好看。街道上人潮如涌,公路上各种“的士”与轻骑前拥后挤,好一个繁荣的开放城市。

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都是那样的具有吸引力。刚刚安顿住下后,房间内的电话铃声便响个不停。传闻中的“鸡”终于出现了,且娇滴滴的南方口音:“先生——从哪里来呀——交个朋友怎么样?你来我这儿还是我去你那儿?”

“你是谁?哪里来的?”

“我嘛,是蓉蓉,哈尔滨的,可漂亮啦,保证使你满意。”对方没有放松进攻。“可以采访采访吗?”

“……”对方警觉起来,话筒在短暂的无声之后又传来生气的话:“你到底做不做?不做不和你聊!”接着便断线了。

一同来的同事下楼乘电梯时与一位妓女相遇了,且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来看这是什么呀?”妓女首先主动撩开边裙上端坦胸露乳进行挑逗。“唉!不!不!不!”同事慌忙用胳膊捂住脸。

“没关系的,少给几个钱也行。”妓女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不!我不!”那位同事连连后退,直至电梯下楼门开了,这才救了他的“驾”!

房间的电话连续响个不停,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我们也比刚才开始有“点”经验了:“我们可以看看你的模样吗?”

“当然可以啦!”

“那我们在大楼正厅见,不过你得告诉我们你穿的服装。”

“黑连衣裙,1米7以上的个儿。”

大楼的正厅典雅优静,几个沙发与一个茶几组成一组一组的,几个客人或坐在沙发上吸烟喝饮料,或低头与女伴窃窃私语。正厅的中央摆着一架钢琴,一位时髦女郎边弹边歌……而与这一切有些不协调的,便是大厅上方悬挂着的标语:“扫除七害,净化社会环境”。

我们几人捷足先登,先抢下电梯正面一组座位坐下。不久,电梯门开了,只见一个标准的南国女子飘然而出。她个头1.70左右,苗条白嫩,瓜子脸型,身着黑色连衣裙,雍容华贵。如果不是她目光四顾找电话中人的话,谁也不会把这位妙龄女郎同暗娼联系起来。

我们的目光相遇在一起,她微微含笑,点点头,便装着样子走出大门。门口那位腰带警棍、来回煞有介事踱步的保安警察睨了她一眼,心不在焉地问:“怎么?没有业务,”“还没有!”

此情此景,不禁使我们瞠目结舌。

第一夜便使我们失眠了,确切他讲,是电话铃声搅得我们难以入睡。电话铃此起彼伏,“莉莉”、“蓉蓉”、“邓小姐”之类不绝于耳。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带队的负责人去责问服务台,反映电话打搅之事,而服务员却若无其事,“我们全靠这些拉生意呢!”说完一笑了之。

据报载,南华影都位于广州火车站,汽车站西侧,是个设有电影院、舞厅、咖啡厅、酒楼商场、宾馆、餐厅的综合性文化场所。由于附近一带旅店、饮食、娱乐场所集中,外来人员多,治安问题复杂,卖淫嫖娼问题突出,一度被人称为广州的“红灯区”。

广州全省有近万家宾馆、酒店,其中涉外的有300家。一些宾馆、酒家及附设的歌舞厅、咖啡厅是娼妓拉客的主要场所。而这些场所的负责人或管理人员不报告。

不清理,有的袒护包庇,有的还将各房编号,主动帮助拉客和通风报信。

南方如此,北方呢?


b 桥东街见闻


桥东街位于北方某省会火车站周围,过去这里曾是盲流的集散地。而现在几经不断的改造与建设,已成为很大的一块居民居住地,由于人员成份复杂,是某省会难以治理的“红灯区”。这里有私人开的旅馆和饭店近百家,每家都是一个独门大院,院内又设有许多“夫妻间”。外面大门一关,里面搞什么活动就不了了知了。这些旅馆有许多暗娼作服务员,她们或在店里等客,或亲自上火车站拉客。一走出某省会的火车站,你立刻就会被许多介绍旅馆的姑娘围住:“住店吗?保你满意。”

“……?”你迟疑下来,她进一步诱惑你:“安全得很,走吧!”

就这样,她抢先给你提上包,穿过马路走进桥东街这片居民区,只见有的旅店设在马路边,也有的又是上坡又是穿巷,七拐八转才能到达。这里的旅馆除了少数挂有“向阳旅馆”、“劲松旅馆”等招牌外,很多就靠门楼上挂着的红灯泡表示了,真正是名副其实的“红灯区”了。

安顿你住下来,拉客女便问:“怎么开个单间?”一副狡黠的目光:“20元一晚,其他另算。”

所谓单间也很是特别,一间大房子都被隔成几间小屋。一进门便是所谓业务室,兼管开大门听风声之类,接着便是几间相等的所谓单间。单间内只容放一张床地方,单间过去便是所谓服务员室了,其实说得确切点便是暗娼的住处。这样即使有人来查房,大门一有动静,几个房间的人便各回原处,一副平安无事的样子。住旅店的人互不摸底细,有真住的,为旅馆床位便宜,开发票方便;也有居心叵测,专来拈花惹草的。所以这旅店一到晚上气氛就明显神秘起来,你会发现店主的父母站在你窗下偷听动静,看你是否入睡了,怕你妨碍人家的主要生意。一俟夜深人静,各单间提前预约的暗娼便如约而至。

某旅馆傍马路而建,房间却在坝下,涂着红油漆的方玻璃匣子里的那盏红灯格外醒目,从马路来的客人可以直接从下面大门进去经地道上到旅馆。此旅馆是远近闻名的“黄米店”(当地称暗娼为黄米),但就是没有人敢管,原因是店主的一位亲戚干公安。人们经常亲眼见几个公安人员开摩托车来此店。假使有什么风吹草动,坝下大门一响,坝上人员可以从容撤退。

另外一家二层小楼的旅店,由于有一个天生丽质、长相颇佳的服务员,因而回头客颇多,使得这位小姐疲于应付。店主只好另招一暗娼,专门在楼下接客,经过筛选,便拉开了档次,上得楼来的客人颇有点趾高气扬之感:“楼上请——”某旅馆比较大,一排溜房间临街而设,有许多床位,住大间的与住单间的混杂在一起,只要你有心,店主收取10元介绍费便给你安排。

桥东街内旅馆门楼上的“红灯”星罗棋布,在夜空中闪烁着,一批又一批客人从火车站涌出,被一个又一个接客女引向这里,消化在这里。于是,这里的一家家旅馆客满了,代表客满的红灯也灭了,只有夜空才知道,此时此刻,一家家旅馆内上演着几乎相同又几乎不尽相同的闹剧。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