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鲁迅“无颜”回故乡

司命 收藏 0 19
导读:[转帖]鲁迅“无颜”回故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鲁迅“无颜”回故乡




鲁迅于1921年回过一次故乡绍兴鲁镇,他在《故乡》中写道:“我这次回乡,本没有什么好心情。”回乡之后看到破败凄凉的村落和贫困潦倒的儿时伙伴闰土以及邻里乡亲,不好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他在离开故乡时无比悲伤地发出感叹:“老屋离我愈远了;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将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气闷……”


鲁迅的故乡如今旧貌变新颜,一派繁荣兴旺景象。然而倘若他还活着,恐怕是“无颜”回故乡了。


原来从鲁迅故乡传来消息,由于“鲁迅故里”是著名旅游景点,中外游客络绎不绝,一些乞丐慕名而来,把此地当作“流浪据点”和“乞讨乐园”;而当地有关部门视他们为“不受欢迎的人”,认为他们与“大好形势”格格不入,有损于城市面貌和政府形象,因此决定把鲁迅故里列为“禁讨区”。故乡的变化是与鲁迅分不开的,倘若鲁迅再回到故乡,发现由于他的原因,而使故乡土地上的乞丐失去了他们的“破饭碗”,他一定会感到羞愧不安,甚至无地自容。“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具有知识分子的良心和人文关怀,尤其同情和关切穷人。在他笔下的人物中,闰土、老栓、祥林嫂、单四嫂子等都是穷人,如祥林嫂还沦为乞丐和精神病人。爱憎分明的鲁迅,对他们的贫穷生活和悲惨命运满怀悲悯,对给他们带来不幸的社会满腔愤怒。《祝福》中祥林嫂被四爷和卫老婆子赶出门外,在“祝福”的喜庆日子因饥寒交迫死于街头,鲁迅以沉重的笔调写道:“我独坐在发出黄光的菜油灯下,想,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先前还将形骸露在尘芥里,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恐怕要怪讶她何以还要存在,现在总算被无常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如今流浪在鲁迅故里的乞丐们,也许不能与当年的祥林嫂相提并论,但他们同样遭到那些活得有趣的人们怪讶“何以还要存在”,而将鲁迅故里列为“禁讨区”,也总算将他们打扫干净了。


湖南衡阳流浪精神病人张衡生被车撞伤无人救治而死亡。记者在采访时还了解到,著名的南岳风景区也曾乞丐云集,当地虽然没有公开设立“禁讨区”,但有关部门对乞丐采用“驱逐出境”的方法,据说效果非常显著。用当地一位政法官员的话说:“各部门齐抓共管,(南岳)风景区基本上看不到疯癫和乞丐了。”张衡生正是被“驱逐出境”,而在有关部门“齐抓共管”中悲惨死亡的。不难想像,鲁迅故里的乞丐被赶走之后,会不会成为一个个张衡生。


把乞丐们当累赘乃至垃圾,人道何在?一些部门和官员把“面貌”和“形象”看得比乞丐的生命还重要,何谈以人为本?世界超级富裕的美国纽约还有“贫民区”,大多数人才解决温饱问题、相当一部分人还处于极端贫困的中国,竟然有地方急于设立“禁讨区”,岂不是开国际玩笑?不顾国情和民意设立“禁讨区”,不仅是道德问题,而且是法律问题。乞丐和流浪精神病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们和其他人一样依法享有居住、迁移和生活、生命等基本权利。城市和风景区是谁的?是全体公民的。那么他们作为公民的一员,为何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流浪和乞讨?对此现象,鲁迅一定不会容忍和宽恕,他会愤怒地拿起匕首和投枪予以抨击。


鲁迅的故乡如今确实繁荣兴旺,环境优美,可鲁迅未必感到高兴。假如他再次回乡,可能会在《故乡·续篇》中这样写道:“我这次回乡,心情比上次好不了多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