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蓝盔部队”在柬埔寨

numb000000 收藏 7 807

作者:洪山



金边,遍地“UN”


“UN”——即UNITED NATIONS(联合国)的缩写。

从飞机弦窗俯瞰,机场边一座座野战库房,涂满白漆,标着黑色的大写字母“UN”;一排排集装箱也涂满白漆,标着黑色的大写“UN”。

穿过停机坪,一架架漆满白漆标着黑色“UN”的直升机、运输机停满军用机场,空勤、地勤人员爬上爬下,紧张地忙碌着。

驰入市区,一辆辆涂着白漆标着黑色“UN”的卡车、载重车、越野吉普车,来回穿梭,繁忙奔波。

一切钢铁装备都全身涂满白漆标写着黑色的“UN”,构成了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

自从持续6年、卷入60多个国家20亿人口、死亡6000万人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50个国家聚在一起签署了联合国宪章——

“我们参加联合国的各国人民决心使我们的后代不再受战争的蹂躏”。

一支随时组建用以制止战争的特殊部队诞生了。这支部队到达冲突地区后的第一个特殊行动,不是像一般军队要伪装自己的装备和阵地,而是作为中立者让尽可能多的人在尽可能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自己:车辆,直升机,掩体,营地,尽可能涂成白色写上黑色“UN”,阵地上的联合国旗夜间还将用灯光照明,尽可能地醒目。这就是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

金边的街道上,来自不同的国家、具有不同肤色的军人们,仿佛在进行着各国军服的大博览。

不过,这些世界各地派遣而至的军人们,都头戴统一的蓝色贝雷帽,佩带统一的地球加橄榄蓝色联合国臂章。

又构成了一个象征和平的蓝色世界。

联合国成立的第8年,中东爆发苏伊士运河危机。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派出10个国家的6000名士兵赶往危机地区,充当敌对双方之间的活动缓冲区,去遏制战争。由于史无前例,各国部队没有统一着装,只是在戴钢盔上都匆匆忙忙地涂上与联合国旗一样的蓝颜色。“蓝盔部队”从此诞生了。

现在,金边也有这样一支遏制战争的“蓝盔部队”。他们,给柬埔寨带来了一股维持和平的“奥林匹克风”。


出兵!一项重大决策作出来


1992年春节前夕,中国人正忙着贴对联,挂灯笼,购年货,欢度传统节日,来迎接再次涌动的改革开放大潮。

在地球另一边,联合国传来的信息,又使中国军队统帅部的军官们紧张而激动起来。他们意识到,这将促成中国军队的一次开放之举。

2月初,联合国秘书长的军事顾问找到中国驻联合国的军官“吹风”:加利秘书长准备向安理会提交一份报告,建议向柬埔寨派出过渡时期的临时权力机构和维持和平部队,经与有关国家协商,已商定法国派一个步兵营,泰国派一个工兵营……

“希望中国派遣一个至少300人的工兵大队,担负修筑公路、桥梁、扩修机场的承建工程,无排雷任务。”如中国政府同意出兵,“工兵分队四月中旬之前派出,以争取雨季之前展开工作。”

这个“希望”,虽仅仅300人,只占中国300万军队的万分之一,但却是对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考验,是对中国这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承担国际义务能力的考验。

请示,从地球西半部快速传到东半部。论证,在中国军队统帅部里,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紧张进行。

出兵!从参与咨询的统帅部参谋到作出决策的中央军委主席,谁都没有半点迟疑。

一项重大决策,赶在加利秘书长向安理会提交报告的前一天作出了。这无疑是对秘书长工作的支持,是对联合国维持和平义务的承担。


让士兵心中都装进一个世界


北京燕山脚下,有一支装备精良的工兵部队。

当《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在巴黎签署的消息传遍全世界时,尽管有20个国家的外交官出席仪式,声势之大,决心之坚,也没有在这支工兵部队引起特别的震动。

他们并非闭目塞听,不理天下事,而是把目光盯在“沙漠风暴”刚刚平息的中东海湾,把议论的话题集中在科威特废墟的排雷与重建上。

他们正在应急训练:探雷,排雷。

正当他们憧憬着走出国门一展中国军人风采的时候,一项同样是维护人类和平的神圣使命悄然向他们降临。不过,将要远足的地方,不是富饶的海湾之滨,而是贫穷的热带丛林地。

1992年3月13日,这支工兵部队突然接到命令:中国政府决定派兵赴柬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重建柬埔寨的行动,立刻以一个工兵营为基础,组建一支400人的中国工程兵大队。

高军,一个有工程兵部队、机关、院校经历的政治工作者,出任副大队长。他受直觉与经验的驱使,立刻收集各种有关文件、资料——从联合国文件到总参外事局资料——对年轻的军官和士兵进行ABC的灌输。

——柬埔寨有多大?

1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我国的湖北省。

——柬埔寨有哪些风俗?

比如服装:柬埔寨气候炎热、人民衣服单薄。乡村男子热季一般不穿上衣,下衣穿短裤,女子穿纱笼,现在穿裤子的人越来越多。

比如礼节:双手合十礼是最普通的礼节。平辈行礼,合十的指尖举到胸前,向官员行礼举到鼻尖,向长辈行礼举到眼眉。

——柬埔寨有哪四派?

“西哈努克民族主义军”,总司令兼总参谋长是西哈努克亲王的第二个儿子诺罗敦·拉那列。

“高棉人民民族解放阵线”,主席是宋双。

“民主柬埔寨”,又称“红色高棉”,主席是乔森潘。“柬埔寨人民革命党”,即现在的金边政权,领导人是洪森。

——怎样对待柬埔寨四派?

四派都是朋友。

——联合国为什么要向柬埔寨派维持和平部队?

根据柬四方1991年10月在巴黎签署的和平协定,从该协定生效后6个月到1993年柬埔寨实行大选之前,由联合国在柬过渡时期权力机构管理柬埔寨,监督协定的实施。

——我们到了柬埔寨听谁指挥?

联合国。具体地说,是联合国驻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军事司令部。

……

形势教育,外事教育,思想教育,政治教育,阅读“巴黎协定”,阅读《联合国手册》,阅读《出兵国政府指南》……高军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请上级领导,请外事干部,向不是外交官的工程兵大队官兵灌输国际政治的新知识、新概念,给每一个官兵的心中都装进一个世界。

工兵营调遣人员、补充物资、应急训练,在迎接和平使命的兴奋中忙碌。

一位将军拿着联合国颁发的《出兵国政府指南》来到工兵营,问战士邹新忠:“你们到柬埔寨以后,服从谁的领导?”

“无条件服从联合国驻柬权力机构的领导。”

将军很满意。他又突然问:“40多年,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曾先后有378名官兵伤亡,你对此是怎么想的?”

“能参加这样的行动,是我的幸运。我要牢记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充分展现我军正义之师、文明之师的良好形象,不怕流血牺牲、坚决完成任务。”他回答得非常标准,脸上露出一种很久的愿望终于实现的神色。

士兵们到底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他们向往着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