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看上合组织与一路一带,如何以洪荒之力改变世界

原创: 白云先生 至道学宫 2016-08-12

转帖:看上合组织与一路一带,如何以洪荒之力改变世界

一、货币之锚

人们之所以相信,用黄金白银,或者用纸币可以购买一头羊一台电视一套房子等等商品,在于所有的人都相信,这些货币具备“购买力”。货币的购买力从何而来呢,或者说,购买力的本质是什么呢?

最初的货币,有贝壳有玉石,有布帛等等。后来,随着冶炼技术的出现,人们认为金属具有更优越的货币属性。越稀缺越昂贵,越难以冶炼越昂贵。冶炼技术和收集玉石贝壳做货币相比,显然技术门槛更高,一般人更难以掌握,只要国家垄断了冶炼技术,那么寻常人就很难伪造金属货币。

人们相信这些实物货币具有购买力,可以存储价值,再释放价值,可以用来交换任何商品。就像一台充电电池一样,可以反复的储存电力,释放电力。这种信用的背后,是货币之锚在支撑人们的信心。对这些实物货币而言,他们的货币之锚,就是自然锚。

货币自然锚的成立基础,在于稀缺性,耐腐蚀性,便携性,难以复制性。如果随便拿什么石头都可以被当做购买力蓄电池,那么人人都可以去捡石头购买一切。如果冶炼技术家家都可以掌握,那么金属也会变得极其廉价,不复具备成为货币的特性。

黄金不能吃,不能穿,不能喝,也不能用来克敌制胜,为什么人们那么疯狂的痴迷黄金呢,就在于它所具备的货币锚定物的特质,而非黄金本身。

金属货币退出历史舞台之后,接下来,形式货币,也叫债务货币、法币,一统天下。货币发行当局,赋予纸币以购买力。它背后的锚是什么呢,在于政府信用。如果人们普遍认为,发行货币的政府会倒台,或已实质性的倒台,那么他们就会拒绝使用这种货币。

例如在一战后,因为德国马克信用崩溃,德国人当时用来交易的货币是香烟火柴面包等等实物媒介。没有人愿意再接受马克,马克便成为了一种瘟疫一样的可怕货币。

类似的,还有明朝晚期,政府信用崩溃,纸币被抛弃,民间启用白银作为货币。还有民国最后几年,法币信用崩溃,人们纷纷像躲避瘟疫一样的抛弃国民党法币。在这几个例子中,魏玛政府,明王朝,民国政府,在国家信用崩溃后,没多久政权就垮台消亡了。

所谓得民心,还是失民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某个朝代和国家的货币,看人们对他们所用货币的信心就知道了。因为,货币背后的锚不再坚如磐石,那么整个社会就会热切的去寻找新的购买力之锚。不然一个庞大的社会机器就根本无法运转。

稳固而强大的政权建立,政权成为货币之锚,以锚为储备发行纸币,然后社会进入信用扩张周期,同时走向繁荣之路。随着贫富的分化,就会造成财富的沉淀,购买力沉没。进而社会走向衰弱,然后政权垮台,王朝再次更迭。

每当以政府信用为锚的纸币崩溃,社会上的流通货币,就会回归金属货币这种硬通货。这说明什么呢,一个主权国家,它的信用,取决于它的财富储备,如果国家没钱了,人们就会抛弃它的货币。信用以主权为锚,主权以国家财富为锚,财富又以硬通货为锚。

每一次美元危机爆发的时候,美元持有者们都会去挤兑美联储的黄金储备。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美国选择与黄金脱钩。失去了黄金这个公认的货币自然之锚,那么美元就彻底的成了一种被抽象出来的,纯粹债务和纯粹形式的国际货币的“名义锚”,变成了一个鬼神一样的东西。

这种鬼神一样的无锚货币,就和美元上面所印的那句格言“in god we trust”所说的那样,在信仰之外,不存在美元,也不存在美元所代表的购买力。God,通常被人翻译为中国文化中的上帝一词,这是不准确的,中国的上帝完全不是这种可怕恐怖的东西。所以这里直接音译,赐名God为高德。

既然世界货币体系一团糟,再无可锚定之物,美元可以作为“鬼神”一样被人供着,理论上,任何货币都可以这样。所以,为了不让其他货币成为国际计价结算和储备货币,美国便以军事手段,强迫世界其他多数国家,必须使用美元。

这相当于是说,美国人信高德,其他国家的人,也必须得信高德。和基督教一贯的教义一样:你不可以信其他的神。在全球化的金融和贸易体系中,对应的就是,其他国家不可以使用美元之外的货币作为基础货币。

于是在一个无锚的国际货币体系时代,美元这种鬼神一样的货币,就确立了以美国国债做担保,以原油为储备,以军事为推行维护手段的霸权货币形态。相信美元,尤其是在美国主权信用已经破产的情况下,坚持相信美元的价值,就跟不理智的信徒信仰高德是一码事。

在美国把全球原油当做美元的货币储备之后,美元的逻辑就很清楚了。因为它是无锚货币,它除非被人使用,才有价值。只要人们在贸易结算中,尤其是在原油贸易结算中使用美元,那么美元的地位就会得到维护。

否则,一个鬼神一样的无锚货币,就跟意识形态领域中的鬼神一样,只要你不信它,它就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欧元创立之后,对于美元来说,那是世界上诞生了另一个高德。中东地区的那些产油国一看,哇,这个新高德好像更仁慈一点,我们想信新高德。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的行为,在美国人的眼里,这就是判教,就是在挤兑美元的货币储备,所以他们就该被处死。

这同样符合基督教的教义,背叛高德,信仰其他的高德,美国航母编队就负责让他们下地狱。美国航母编队对于美元的意义,就相当于十字军的剑对于耶稣的意义。

如果美国失去了对中东石油产区的控制,石油贸易不再以美元为计价结算货币,那么就意味着新的美元危机要爆发了。就好比当年,美元持有者争相去挤兑美元换黄金一样。新的美元危机,就是大家都不再使用美元,都不再信仰这个鬼神一样的货币高德。

所以,为了死死的保护住自己的货币储备,美国人在中东地区,一直折腾了几十年。中东为什么无法太平呢,因为那个地方的石油,是美元的命根子,进而也是美国的命根子。

能源取代了贵金属,成为了美元的货币储备。这是美国帝国大厦的基石,也是中东产油国许多不幸的根源。因为中东便是世界能演之锚。

二、能源之锚

只要控制了石油,那么美国就不用担心美元这种鬼神一样的无锚货币被人弃用。要控制石油,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世界上的石油主产区,用武力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奴隶国家。

这个策略,就像鳄鱼控制水源一样。鳄鱼不用到处去捕猎,只要它控制了水源,不怕没有动物来喝水,只要有动物来喝水,它就有肉吃。中东就沦为了美元这头鳄鱼的大水塘。

控制了中东之后,美元就可以像鳄鱼那样,只要有人来买油,它就可以在石油贸易中猎取利益。产油国,石油消费国,都是它的猎物。

而对于喝水的动物来说,可能再也没有比水塘里潜伏着一只鳄鱼更可怕的事了。每次去喝水都提心吊胆,今天被撕掉块皮,明天被撕掉块肉。对于石油消费大国来说,他们对美元,也是这样的心理。

就像那些动物不喝水不行一样,石油消费国,不买石油也肯定不行。石油消费国要想规避美元这头鳄鱼的猎食,出路不外乎两个:要么找到新水源,要么把水塘里的鳄鱼赶出去。

对于美国来说,他的应对策略,相应的也有两个:染指所有的水源地,并以强大的军事力量,来保证自己这头鳄鱼不被驱赶出水塘。围绕着石油的一幕幕大戏,看起来,和动物世界真的挺像的。

美国的策略就是,以中东这个水塘为核心,逐步的把中亚和俄罗斯,变成新的布满鳄鱼的水塘,并把这些水塘连成一片。如果这事做成了,那么美元起码一百年都不会被人弃用。除非出现新的能源革命,比如冷核聚变。

以中国为首的需要大量喝水,并对这头鳄鱼深恶痛绝的小动物们,当然对美国的企图和手段心知肚明。俄罗斯不想沦为中东那样布满鳄鱼的大水塘,它只能和中国联合起来,并携手抵制美国对中亚油气产区的渗透。

小动物们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邪恶的鳄鱼。这个组织,就是上合组织。它的主旨是,能源安全与合作,地区安全与合作,政治互信与合作。合作什么呢,最核心的事,就是大家联合起来打鳄鱼,创建安全洁净水源地。

中东那些产油国,自然也是敢怒不敢言,他们的石油,沦为了鳄鱼狩猎的工具。他们的利益,他们的命运,并没有得到这头鳄鱼的尊重和公平对待。

鳄鱼要向东渗透,企图把所有的水源地连成一片,在里面布满鳄鱼。上合组织则针锋相对的向西发展,所到之处,把里面的鳄鱼都驱赶出去。

印度也是个经常被鳄鱼撕咬得皮开肉绽的小动物,它的石油进口依存度高达70%,而且来源单一,运输物流方式和通道也单一,这样就造成能源安全体系的巨大风险。所以,印度十分紧迫的想加入上合组织。

印度这样的大块头进来,一个是话语权会被分散,另一个是会要提防印度在组织内部拉山头搞派系。所以,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条件,就是要和巴基斯坦一起加入。因为巴基斯坦加入上合,就是用来制衡和分化印度的影响力,省的它在里面乱搅合。

印度和巴基斯坦申请加入上合组织的申请已经被批准,剩下来的只是在走流程。接下来要加入上合组织的,是蒙古、阿富汗和伊朗。看下图不难发现,鳄鱼们没有布满亚欧大陆,反倒是喝水的小动物们,手拉手,在亚欧大陆上连成了一片。

转帖:看上合组织与一路一带,如何以洪荒之力改变世界


眼看着小动物们连成了一片,集体驱逐鳄鱼,那鳄鱼会善罢甘休吗,显然它不会坐以待毙。因为对于鳄鱼这种爬行的很缓慢的动物,它脱离了水源地,去岸上捕猎,只有被饿死一条路。

所以,随着中国,俄罗斯,印度,伊朗连成一体,美国这头鳄鱼,恐惧得几乎要患上失心疯。为什么今年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热闹,因为鳄鱼害怕了,它不想被饿死,喝水的小动物们,也不想被它撕咬。大家想的,都是想活着,想安全的活着。

眼看着邪恶的鳄鱼要失去对水源地的控制,小动物们集体群情激奋,鳄鱼也疯癫了。这是最后的对决,最后一场你死我活的大较量。这就带来了全球性的安全问题。

三、安全之锚

在小动物们还没有能力挑战鳄鱼之前,全球安全输出者是美国。它以鳄鱼的立场输出了符合自身利益的安全,向它的潜在威胁者,则输出了不安全和恐怖。

所谓的恐怖主义,就是美国策划、主导和推动的。经常有人问,一路一带途径很多恐怖主义高危地区,怎么解决安全问题呢?这个问题类似于,小动物要安全的喝口水,水里有鳄鱼,应该怎么办?

答案是,把水源地的鳄鱼驱赶出去,以后喝水就安全了。所以,未来世界安全格局的重建,在于驱逐鳄鱼,构建洁净水源。只要把美国的势力,从中东和中亚驱逐出去,恐怖主义的问题,自然会被釜底抽薪。

喝一口安全的水,印度这种两面派,显然会上来蹭便宜。但是要他打鳄鱼,估计他会往后躲。真的要把鳄鱼驱逐出去,那么未来真正能担当这个重任的,只有中国,俄罗斯,伊朗三国联合起来。

中俄伊铁三角,便是未来重构世界安全新格局的安全之锚。

驱逐鳄鱼之后,稳固住中亚和西亚,相当于牢牢控制住了世界石油主产区。那么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土耳其,会彻底倒向中俄,退出北约并申请加入上合组织。

土耳其对于西方人来说,只是个干脏活的临时工。而这个临时工一直想转正升值和加薪,结果被置之不理。于是土耳其被藐视的时间长了,开始闹脾气,再不给我转正,我就跳槽。发出跳槽威胁后,老板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简直是被藐视到了骨髓里。

所以,未来土耳其彻底和旧老板闹翻后,会和他反目成仇,把曾经被藐视的怒火都发泄出去。它不仅不会再帮西方人做地中海看门狗,还会重新成为地中海的威胁。失去固若金汤的地中海的欧洲,所带来了地缘安全问题与后果,简直无法设想。

对于美国来说,即便中俄控制了中亚和中东这两大油气主产区,也不会对它构成能源安全问题。因为美国的能源进口结构上,中东和中亚的石油,并不占主要部分。

但对于欧洲来说,这就要了老命了。美国的页岩油再多,一时半会也不好拉跟管子向欧洲供油,如果用水运,则习惯了使用中东和俄罗斯油气的欧洲,他们的物流成本会大增,进而损害经济。

所以,只要中俄伊控制了中亚和中东,那么接下来很自然的就会挟油气以令欧洲。欧洲人不想冬天没有暖气被冻死,那么它只能选择合作,选择欧亚一体化经济整合。这样以来,上合组织的版图,就会扩张到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

对于上蹿下跳的日本来说,它在这场大棋局里,角色和结局,可能都不会太妙。中俄伊控制了油气,如果再控制了南海,波斯湾等航道,那么日本人就等于脖子被人掐住了,想什么时候掐死就什么时候掐死。

日本想脱欧入亚,美国不松链子。日本想拼死一搏,来捍卫自己的生命线,美国又打算退守本土抛弃日本。所以,日本人的命运,真的是很迷茫。不光是日本人自己感到迷茫,旁观者们,都很容易觉察出来这种绝望的迷茫。也就是说,他连押大小搏一把的机会都没有。

日本能选的,只有两条路:听天由命,或者自生自灭。它根本不具备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和选择。

四、贸易之锚

转帖:看上合组织与一路一带,如何以洪荒之力改变世界

如果上合组织控制了亚欧大陆的油气主产区,那么对整个全球经济,就会产生很奇妙的全局性的效率革命。因为高铁加输油管道的物流效率,远远高于目前现存的水运为主的物流方式。

天然气管道输送与其液化船运(LNG)的比较,管道运输仅在投资成本上,连LNG的一半都不到,而且建设周期远远快于LNG,整体效益更是LNG运输的好几倍。石油运输,管道运输、水路运输、铁路运输的运输成本之比为1:1:1.7。

管道运输,和水运的成本一样低廉,但是整体效益,要远高于水运。因为管道运输,更快,更环保,更节能,更安全,更可靠。尤其重要的是,制造坦克飞机来保护管道,比建造航母保护航道经济的太多了。

上合组织负责解决能源问题和安全问题,只有在能源问题和安全问题都解决的情况下,那么一路一带,才能顺利的被推动和落实,从而解决经济和贸易问题。可见,上合组织是一路一带的基建工程和底层系统。

而基于欧亚一体化的陆路贸易,因为效率和效益的大幅提高,那么水运就会变得不经济。物流上不经济,那么成本就会加到商品里,这样就会导致,进一步降低美英日等海洋国家的生产率和竞争力。

或者干脆说,如果亚欧一体化整合完成的话,美英日这种海洋国家,根本没有前途和未来。

中国主导的一路一带能够胜过美国的太平洋大西洋两洋贸易,它的贸易之锚就在于能源的管道运输和商品与人口的高铁连通。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来,为什么美元已经如此声名狼藉了,却还没有被抛弃的原因。因为这是一个由里及表深层次的全局革命,必须得先有全球能源体系的革命,安全体系的革命,贸易体系的革命,然后才能水到渠成的抛弃美元,进行全球货币体系的革命。

这是一个顺序的问题,如果顺序反了,先抛弃美元,先进行货币体系的革命,再进行能源革命,安全革命,贸易革命,那么就会事倍功半,甚至是徒劳无功。

五、命运之锚

美国人所主导的全球化和全球统治,把整个地球连接起来,只是服务于华尔街那一小撮统治集团的利益和命运。甚至连美国本土的大多数人,都无法得到他们的荫蔽与福泽,更不用说是其他国家的人民了。

这是一种很冷酷的奴隶制。在这种奴隶制的全球统治中,伊拉克人没有权利谈自己的命运,利比亚人没有权利谈自己的命运,叙利亚人没有资格谈自己的命运。几百万人,说没就没了,到处生灵涂炭,流离失所。

每个国家,都活在随时被颠覆的内心恐惧中。就像去喝水的动物,随时都会被鳄鱼捕杀那么的惊惧与无助。如果你想喝水,水塘里又潜伏着一只鳄鱼,在这种被死亡和恐怖所笼罩的氛围中,你就没有资格谈命运,只能心存侥幸的希望喝下一口之前还活着。

欺骗,掠夺,冷酷,死亡,奴役,颠覆,恐怖和侮辱,这是比恐怖主义的人肉炸弹更可怕的恐怖统治。这就是美国人所带给全球人民的命运。

中国所主导的全球化,则是要为亚欧非人民,建立一套没有鳄鱼猎杀的全球货币体系,贸易体系,安全体系和能源体系。在这个新的秩序中,每个国家都会受到尊重,互信合作,公正合理,稳定和平,互利互惠才是世界秩序的新主题。

把石油生产国和美元之间的储备关系解锁,这就相当于让石油生产国摆脱美国的掠夺和操纵,用自己的能源,获得自己合理的利益。国家利益自主了,这个国家的人民,才能谈自己的命运。

输出产能和资本,在亚欧非地区去美元化,推行人民币国家化,这是一种新的货币体系。因为美元是一种像鬼神一样的无锚货币,这种无锚货币,只有不择手段的让人使用它,它才有价值,才有利可图,才能进行金融奴隶制统治和掠夺。

但是人民币并不是这种鬼神一样的货币。人民币的锚定物和储备,是中国人的商品和服务,是中国的国家信用。

也就是说,持有人民币,可以兑换中国的商品和服务,和中国所输出的安全保障和资本支撑。而不是像持有美元那样,除了买美国国债,别无选择。

财富的本质,是劳动生产率所带来的实物资产。在美国式的货币体系中,美元对应的,则是纯粹的信贷和债务。而信贷的本质,是对未来购买力的透支,一旦未来不能出现如期的经济增长,那么信贷的破灭是一定的,大多数的基于信贷而凭空产生的账面财富都会被蒸发。

在这个中国所主导的,新的资源国-生产国-消费国所组成的全球化的三元体系中,中国所倡导的精神是,家有资源的卖资源可以发财,挣了人民币,可以买中国的商品。

家里没资源也没钱的,在中国的产能输出过程中,可以帮中国干活,干活了有钱拿。挣了人民币之后,也可以买中国的商品和服务。

全球经济失衡,并不是全球产业链分工本身造成的,而是美国作为消费国,只消费不干活,对资源国和生产国进行奴役和不公平贸易所造成的。

在未来的科技革命中,物质生产的劳动生产率,还会越来越高,所以全球产能还会持续的更加过剩,商品也会进一步的过剩,商品还会越来越廉价,资产价格会越来越低,通缩还会越来越严重。像美国那种分配效率极低的国际国内经济体系与制度,只会在未来被通缩海啸冲到沙滩上活活拍死。

所以,未来的全球化,无论是于内于外,它的趋势,都指向一种普惠式的生产和生活。原本,资本主义的信条是,资本家获得利润之后,马上就会投入再生产,产生更多的经济活动和就业,然后造福更多的人,带动全社会财富增长。

问题是,他们现在拿到钱之后,根本找不到投资的机会,购买力已经枯竭,生产率已经过高。随便生产什么,都很容易就会过剩。科技进步,雇佣人数会越来越少,商品又越来越多,社会整体的工资收入在下降,而商品供给量在像潮水一样的上涨。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东西越来越便宜,人们的购买力越来越枯竭,利润越来越低甚至是亏损。为了刺激经济,政府进行无限量的债务扩张对所剩无几的购买力涸泽而渔,流动性越来越泛滥,资金越来越廉价,天量的流动性涌向资本市场,资产泡沫越来越大。单就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而言,这就是一种末日前的景象。

人类生产财富的能力达到了空前的水平,但是相比同期的生产率水平而言,人类分配财富的能力,则陷入了空前的低谷。生产与分配的失衡,才是最根本的失衡。这也许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基于资本主义学说和游戏规则的人类命运之锚是,未来总会有无尽的市场,未来西方的资本家总能击退来自任何国家的挑战。现在,这两个信条,都不成立了。美欧日的购买力严重枯竭,中国的劳动生产率还在上升,美国资本家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毫无办法,只能企求政客们出来建造贸易长城。

而亚欧一体化之后,被整合的亚欧大陆,还将把全球生产率提高一个台阶,商品会更加的过剩,那对于资本主义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他们无法再投入生产,无法再创造更多的就业,他们的钱,要么埋起来,要么在资本市场制造虚幻的泡沫和庞氏骗局。

最资本主义的美国,资本家们都不敢再投资了,变成了颓废的缩头的鸵鸟,那世界上还存在资本主义这种东西吗?丧失信心和雄风的资本家,还有资格说IN GOD WU TRUST这句话吗?他们丧失了信心,就是抛弃了高德,所以高德也会抛弃他们。

现在,全球化尚未竣工之际,驱动全球化演化的这套系统却先崩溃了。那么后面,就需要一套新的系统把全球化继续下去,并为人类找到新的命运之锚。对全球化进行再平衡,解决失衡与公平贸易的问题。

上合组织和一路一带,便是为了创造这样一个新世界而生。它们将会是未来新世界的新系统的第一代版本。在未来的新世界中,信用问题,能源问题,安全问题,贸易问题,都将告别现在的无锚状态。一个新的全球统一帝国,将成为人类命运的终极之锚。

而美元如果失去了石油储备这个货币之锚,进而再失去全球军事统治的安全之锚,那么美国这个国家,就相当于水塘里的邪恶鳄鱼,被人驱逐到了岸上去生存。上了岸的鳄鱼,生存还真是个问题。而美国走向末路,则是人类摆脱被奴役的命运,最终走向命运共同体的新起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