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封情书,那份情

长江矶石

日月如梭,燕子又飞回来了,又一个风清日丽的春天回来了。

这天晚上,我放下手机,伸展了几下手臂,结束了和嫂子的通话。

静下来想想,嫂子的丈夫我那老首长,县人武部政工科邵干事己长眠襄阳岘山公墓十年了,虽然我们相距甚远,可我常打电话和嫂子通通话,唠唠家常,保持着亲如一家人的友谊。

近日,在网上读得了一篇原中常委、纪委书记罗干的回忆文章,没想到罗书记的童年竟和我一般的贫苦,感慨万千。我是属于“吃过糠,下过乡,扛过枪”的那一代人,在文化大革命知青上山下乡大潮席卷下,我回乡当了知青。社会主义大集体经济,生产队每年开大会给社员评工分底,男劳动力每天10分工,妇女8分工,老队长说我是刚出学堂门的学生伢,先评八分半分工吧。

那个年代学雷锋图表现,我勤学苦做什么锄草、插秧、车水、割禾、挑糞、挑稻、筑坝、围湖什么都干过,甚至演戏唱歌也干过。

那年大冬天,在下新大原湖围垦筑坝时,上穿一件破棉袄,下穿一条裤头,脚踩沒过膝盖的淤泥,在湖水中拖着一担泥巴往坝上扣挑,北风劲吹,湖水冰凉,两条大腿冻成了紫色没了感觉,真的只有心脏还是热着的。

那时农活虽繁重,但人们都守在田地里,农村显得很热闹,为了图个不劳动我参加了大队毛泽东思理宣传队,演过“三句半”,唱过《沙家浜》,拉过二胡。

近日回了趟乡下,看到儿时的同辈的人,老的老,死的死,没剩下几个,青壮年都举家外出打工挣钱去了,农村只有老幼留守。村里虽然水泥大路平坦,高楼林立,可没有人气,显得冷清。新农村建设,农村除了房子和路,人少的可怜,没了热闹,太静气了。

我虽然失去了上过大学的机会,但我小学的语文成绩优秀,写的作文经常被老师拿作范文在班上读,小升初考试时我以一篇“学习了为人民服务”优秀作文,成为全班53名同学8人考上中学之一,想当年“小升初”竟然比现在考本科还难。记得当时班上成绩很好的副班长,竟因为写作文一字之差而各落孙山。文革中,农村一个生产大队才几个知青,比现在硕士还少,和我同辈的年轻人都找女朋友谈恋爱,打发寂莫的时光,我为了实现儿时的“将军梦”,扼灭了故乡漂亮女孩追求的爱情之火,决心报名应征投身军伍。真是阴差阳错,考上甲等身体身高1.75米的我,竟然被军分区用特种兵的名义,把我从海军“骗”到县中队当了一名看守监狱的兵。

我来到武汉市一个郊区县中队当兵,分在机动班,班长姓梁,是我的接兵班长,我是他从教导队所带的班里带回的唯一的一个兵,也许是他看中了我“棋琴书诗”和射击优秀成绩吧?

想起来也可笑,军分区“骗”的那批新兵,在那个年代也算是读书多的人,且受毛泽东思想、“雷锋”教育,表现的特好。每天在饭堂吃饭,战士们都争着把学习和训练情况写成诗歌、感想,拿出来高声朗读。其中,不泛有好诗,搏得军分区首长当场赞扬。记得新兵第一次实彈打靶时,我在靶场写下了一首七律也拿到饭堂里读了出来。

《打靶》二首

凤凰山边战旗红,

赤壁山上枪声隆。

新兵豪情练打靶,

战士壮志逞英雄。

健儿练武志不穷,

冒雨射击情更浓。

握枪屏气慢击发,

发发十环才光荣。

当场赢得一阵热闹的掌声,班务会上,梁班长口头表扬我一次。

梁班长是湖北襄阳市襄阳县双沟镇梁垸大队人,个头不高但很墩实,文化不高但较聪明,一付圆脸,肤色白净,不善言辞,与人交流时总是脒着一双小眼,面带笑容。三班就住在监狱上层的单间房,每间住俩个人,底下全是犯人。我和梁班长一间房,房里两张单人床,一张桌子,那是梁班长的办公桌,我们新兵在学习室有一张小桌子。

一天,我下岗后不久,有一个穿四个口袋的首长来找梁班长,后来才和知道那首长是本县人武部干事,姓邵,是梁班长一个镇上的老乡,同一年入伍的,提干去了人武部政工科当干事,那时军人沒军衔,小兵见了穿四个口袋的都称首长。这个邵干事与梁班长私交甚好,虽然县中队老兵多是襄阳人,沒见他去其它班里去坐。后来,他来的次数多了,我们也认识了,他还给我带信纸信封过来。几个月后,梁班长通知我说,人武部要借用你,我到人武部去报到后,才晓得是邵干事让政委提出借调我去人武部整理档案,在人武部邵干事带着我俩每天整理文书档案。

一天早上,我从县中队吃过早饭来人武部档案室开始工作,过了一会儿,邵干事来了,他进房后关上门,从衣袋掏出一封信递给我,让我看一下。我先看信封,收信人是邵干事,落款是“内祥”。凭我的感觉“内祥”多是初谈恋爱的对象写的,但看笔迹字体大而工整,倒象是一个男性手笔。我掏出信纸看称呼竟是“亲爱的邵xx同志,你好。”再深看内容,原来这是一位女士的第一封恋爱信,我从信中的语句和用词,觉得写这封信的女士水平不低。我看完信后,既感到很荣幸,又觉得有点难为情地对邵干事说:你看,这信我那能看?

邵干事沒急于回答我,过了一会才对我说:“最近,家里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女,这是她写来的信,还有一张全身照片,感觉女孩不仅漂亮,而且文化还比我高。”邵干事一边说一边又掏出一张相片给我看。我看相片中女孩,身高有1.70米左右,长长瘦瘦,一张瓜子脸,衣着大方,面带微笑。我看着相片对邵干事说:嫂子好漂亮。

邵干事笑着说:“什么嫂子?才来一封信,还要看今后的发展呢?”

我说:那是。我把信递还给邵干事,准备去取档案。

邵干事忙拉住我说:“别忙,先坐坐,你看这样好吗?你按这信的內容结合你的想法,先为我写一封信?”

我听了邵干事的话吓了一跳,忙说:这样不好吧?这可是恋爱信,也称情书,不方便。小说中读过,可没写过。

“没事的,我完全相信你,你就按我说的去写,今天我和政委下乡去,你一个人在家写吧?写好了给我。”邵干事说完推门走了。

自已倒没真正谈恋爱过,还为首长写恋爱信,写情书,我想想自已笑了起来。我想,邵干事是人武部政工科的,是个文职,沒有一点水平能提干吗?他让我帮写恋爱信,也许是他真的爱上了这位女孩?也许是他觉得这女孩太优秀了?也许是他在心里感觉这女孩很有份量,怕他写的信不使女孩满意?想到这,我理解起邵干事来了,觉得这是首长对我的信任。于是我一个人在档案室使起浑身解数,尽其所学写好这封恋爱信。

沒过多久,邵干事又拿着女孩的回信非常高兴地让我看,女孩在信中表达了对邵干事好感。接着,我又为邵干事写了一封回信。这封回信,邵干事在档案室里滕写一遍后寄回去了。两个月后,邵干事请探亲假回去和那女孩订了婚。

第二年,我调到人武部当通信员,那一年邵干事领那女孩来人武部结了婚,我也就叫她嫂子,她待人很亲热,至今,她还不知道我给她老公写恋爱信的事。

1977年元月,我退伍回到故乡公安局工作,邵干事也转业回了襄阳,他在老干局休干所当所长,我先后去襄阳看了他几次,1999年听说他肝脏做了手术便专程去探望了他,2000年我在广东追犯,嫂子打来电话说邵干事因病去世了,因公务繁忙路途遥远而未能送老首长最后一程,留下了终生的遗憾,第二年清明节我去了襄阳岘山公墓,给老首长扫了一回墓以表达战友之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