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防部自提出重振兵棋以来,加大了在兵棋方面的投入。那么投入效果如何?回报怎么样?美联合参谋部研究、分析和兵棋推演部的负责人加勒特·希斯和奥列格·斯威特博士在下文中进行了相关说明。

去年,我们接过国防部兵棋推演知识库项目以及1000万美元的年度兵棋推演激励基金时,高级领导人明确指示,要管理好这笔宝贵资源,而且你们要计算其投资回报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计算国防计划的投资回报率要比公司困难的多,公司能够比较投资和现金流,而我们不能这么做。因此我们联合参谋部的研究、分析和推演部对《哈佛商业评论》一篇文章中阐明的方法进行了修改以适应我们的需求。

因为国防项目主要是为了保障公共利益—国家安全,而不是产生利润,因此不需要预测现金流。修改之后的方法为:1. 确定初始现金支出; 2. 确定所需的最低收益;3.评估投资(加大分析工作)。

实际上,我们主要尝试回答以下两组问题:

1. 国防部各机构是否利用兵棋推演知识库分享在兵棋推演中得到的经验教训?其他机构会阅读他们的文章吗?

2. 激励金资助的兵棋是否与高级领导人的优先事项一致?兵棋是否有助于高级领导人制定决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回答第一组问题,我们查看了知识库的读者统计数据,当时知识库中约有750个已完成的和待完成的兵棋条目,内容涵盖目的、想定、参与人数、联络方式以及各种经验教训、见解和最佳实践等。同时,国防部办公室、联合参谋部、作战司令部、海陆空分部的500名官员会接收到兵棋推演报告。

我们发现来自国防部各机构的800多人浏览这些条目达14000次。而且,四分之三的浏览量是没有参加兵推的机构贡献的,也就是说这些人会查阅别人的兵棋。这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对于第二组问题,我们重点研究了2016年5月至2018年4月期间兵推激励奖资助的兵棋项目(大约是这段时间内录入知识库兵棋总数的五分之一,主要来自14个国防部机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了解这些兵棋是否与高层领导的优先事项保持一致。我们将其与2018年国防部战略主要优先事项(俄罗斯和中国)以及次要优先事项(朝鲜、伊朗和反恐)进行了对比,其中24%的兵棋关注了次要优先事项,8%的兵棋与这些事项不相关,但是涉及国家安全问题。

确定多少兵棋对高级决策产生影响比较困难。高级领导人有时会公开说明兵棋的效用。比如,在4月份,美国交通司令部的领导人向国会说明,他们的“兵棋推演揭示了严重的安全漏洞”,并推动了“减员、网络、调动、权限、访问、和指挥控制方式的变革”。

但是这种情况比较少。因此,我们查找了其它指标。比如,我们发现在32%的此类兵棋中,至少有一名将军或高级行政人员直接参与。同时我们还发现,高级领导人收到了96%兵棋的经验教训简报。为了深入了解,我们已经让受资助人员填写推演后调查问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于缺乏必要知识或经验,国防机构计算项目投资回报率是一项挑战。而且投资回报率是一个商业概念,主要用于计算盈利能力,而不是项目的公共用途。

然而,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认为国防部“经理人”可以进行投资回报分析,这对于他们自己以及领导人都很有用。这种分析必须提出一些具体问题,然后查找相关硬数据,并将重点放在项目的最初目标及当前对领导人的效用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