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海军研究生院学生戴维中士和克里斯中尉合作设计并开发了网络战2025,这是一款基于计算机的战略兵棋。对阵员可利用它了解网络领域的核心概念。

[indent]01[/indent]

克里斯指出“网络战2025的目标是激发并扩充对阵员网络空间作战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基本思路是在推演中学到知识。”

美海军研究生院创建“网络战2025”辅助网络军事作战训练和教育

在大约30~60分钟回合制推演中,对阵员会用到大量美军联合出版物3-12(R)《网络空间作战》中列出的一系列基本概念。

即使在相对弱势位置,对阵员也可灵活结合攻击性网络作战(OCO)、防御型网络作战(DCO)和计算机网络利用(CNE)来获取战争胜利。

克里斯解释道“对阵员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开始推演,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利用资源,可以是进攻、防御或者侦察资源”。[indent]02[/indent]

网络战2025的开发具有重要意义。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次演讲中,美国防部长重申国防部必须“提高网络防御、快速恢复能力,并不断将网络能力整合到各类军事行动中。”

同时特朗普总统在向国会提交的2019财政年度财政预算案中也谈到了这一点,希望将五角大楼的网络经费提高4.2%,达到85亿美元,让美国网络司令部作为一个新型统一战斗指挥部达到全面作战能力。

美海军研究生院创建“网络战2025”辅助网络军事作战训练和教育

[indent]克里斯认为“国防部网络政策走向在当前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的竞争平衡是怎样的?我们应该强大吗?我们应该将时间和资源投入到防御、侦察或者研究中吗?”[/indent]

然而,国防部应该如何在这一领域训练军队仍然处于空白状态。已有的一些教育课程和训练演练也只是让领导人规划和执行基于网络空间的效果来保障作战,但是军方没有专门的模拟工具来训练和教授服役人员有关网络空间作战的基本概念。[indent]03[/indent]

戴维在米德堡从事网络战相关工作,而克里斯是信息战相关军官,他们于2016年6月来到美海军研究生院,开始信息战略和政治战研究。

戴维说道“来到研究生院时,我就下定决心要推动军队网络任务的发展。关于如何正确教授网络战知识我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在学习推演理论课程时,他们读到一篇探讨美国与俄罗斯等国网络能力优势和不足的文章。其关于美国应在多大程度上重视攻击、防御或侦察的论点形成了网络战2025的核心。

美海军研究生院创建“网络战2025”辅助网络军事作战训练和教育

克里斯指出“我们利用推演理论来探索这一问题。但这只为 ‘我认为可在这里研究问题’提供了基础”。

这件事情并不容易,美国军队有利用兵棋准备、理解甚至是规划战争的悠久历史。美国最早进行兵棋推演可追溯到1883年。

但是这种推演不是为了娱乐,而是用于激发创造性思维、学习制定决策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好的兵棋要让对阵员综合新知识并作出批判性判断。

克里斯指出“通过网络战2025,对阵员不仅可以深化理解相关术语,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通过学习发现网络效应之间的关系。”

例如,如果对阵员具有强大的防御能力,但进攻能力较弱,那么如果对手的攻击能力很强,那潜在冲突会是什么样的呢?[indent]克里斯指出“简单来说,网络战2025提供了一种互动体验,可以帮助你强化概念,并寻找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

04[/indent]

在网络战2015推演开始时,六名对阵员位置随机确定而且匿名。然后按回合进行推演,各对阵员提交命令,这些命令在下一回合开始之前立即实施。对阵员相互交流并在由48个互联服务器节点组成的用六角格表示的地图上机动。

美海军研究生院创建“网络战2025”辅助网络军事作战训练和教育

对阵员通过获得点值来实施某一行动(OCO、DCO或CNE),或者研究这些行动的新的、更先进的效果。

“你获得的点值越多,你可以投入更多的效果,然后你可以利用它们对敌人发动攻击等等。”克里斯说道。

推演方法比较简单直观,但是引擎背后却涉及很多内容。

当所有对阵员提交了命令,运行兵棋的软件引擎会将输入内容分类,计算他们的行为,然后分析结果,并将战报反馈给对阵员,而这在瞬间就可以完成。

05[indent]我们在紧迫的九个月时间内所完成的工作就是“有效将十磅重产品装入五磅的产品袋中”,你可以通过犯错误来学习,你可以探索多条道路,犯错误并不意味着失败。[/indent]

在最初,戴维和克里斯旨在将网络战2025应用到国防部及其下属网络分支机构,并充当网络政策决策者和领导者的教育工具。

自2017年12月他们的论文发布以来,网络战2025已经成功应用于美海军研究生院的网络课程中。

戴维指出“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将其应用于各军种的网络教育课程中。”

美海军研究生院学生戴维中士和克里斯中尉合作设计并开发了网络战2025,这是一款基于计算机的战略兵棋。对阵员可利用它了解网络领域的核心概念。[indent]01[/indent]

克里斯指出“网络战2025的目标是激发并扩充对阵员网络空间作战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基本思路是在推演中学到知识。”

在大约30~60分钟回合制推演中,对阵员会用到大量美军联合出版物3-12(R)《网络空间作战》中列出的一系列基本概念。

即使在相对弱势位置,对阵员也可灵活结合攻击性网络作战(OCO)、防御型网络作战(DCO)和计算机网络利用(CNE)来获取战争胜利。

克里斯解释道“对阵员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开始推演,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利用资源,可以是进攻、防御或者侦察资源”。[indent]02[/indent]

网络战2025的开发具有重要意义。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次演讲中,美国防部长重申国防部必须“提高网络防御、快速恢复能力,并不断将网络能力整合到各类军事行动中。”

同时特朗普总统在向国会提交的2019财政年度财政预算案中也谈到了这一点,希望将五角大楼的网络经费提高4.2%,达到85亿美元,让美国网络司令部作为一个新型统一战斗指挥部达到全面作战能力。

[indent]克里斯认为“国防部网络政策走向在当前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的竞争平衡是怎样的?我们应该强大吗?我们应该将时间和资源投入到防御、侦察或者研究中吗?”[/indent]

然而,国防部应该如何在这一领域训练军队仍然处于空白状态。已有的一些教育课程和训练演练也只是让领导人规划和执行基于网络空间的效果来保障作战,但是军方没有专门的模拟工具来训练和教授服役人员有关网络空间作战的基本概念。[indent]03[/indent]

戴维在米德堡从事网络战相关工作,而克里斯是信息战相关军官,他们于2016年6月来到美海军研究生院,开始信息战略和政治战研究。

戴维说道“来到研究生院时,我就下定决心要推动军队网络任务的发展。关于如何正确教授网络战知识我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在学习推演理论课程时,他们读到一篇探讨美国与俄罗斯等国网络能力优势和不足的文章。其关于美国应在多大程度上重视攻击、防御或侦察的论点形成了网络战2025的核心。

克里斯指出“我们利用推演理论来探索这一问题。但这只为 ‘我认为可在这里研究问题’提供了基础”。

这件事情并不容易,美国军队有利用兵棋准备、理解甚至是规划战争的悠久历史。美国最早进行兵棋推演可追溯到1883年。

但是这种推演不是为了娱乐,而是用于激发创造性思维、学习制定决策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好的兵棋要让对阵员综合新知识并作出批判性判断。

克里斯指出“通过网络战2025,对阵员不仅可以深化理解相关术语,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通过学习发现网络效应之间的关系。”

例如,如果对阵员具有强大的防御能力,但进攻能力较弱,那么如果对手的攻击能力很强,那潜在冲突会是什么样的呢?[indent]克里斯指出“简单来说,网络战2025提供了一种互动体验,可以帮助你强化概念,并寻找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

04[/indent]

在网络战2015推演开始时,六名对阵员位置随机确定而且匿名。然后按回合进行推演,各对阵员提交命令,这些命令在下一回合开始之前立即实施。对阵员相互交流并在由48个互联服务器节点组成的用六角格表示的地图上机动。

对阵员通过获得点值来实施某一行动(OCO、DCO或CNE),或者研究这些行动的新的、更先进的效果。

“你获得的点值越多,你可以投入更多的效果,然后你可以利用它们对敌人发动攻击等等。”克里斯说道。

推演方法比较简单直观,但是引擎背后却涉及很多内容。

当所有对阵员提交了命令,运行兵棋的软件引擎会将输入内容分类,计算他们的行为,然后分析结果,并将战报反馈给对阵员,而这在瞬间就可以完成。

05[indent]我们在紧迫的九个月时间内所完成的工作就是“有效将十磅重产品装入五磅的产品袋中”,你可以通过犯错误来学习,你可以探索多条道路,犯错误并不意味着失败。[/indent]

在最初,戴维和克里斯旨在将网络战2025应用到国防部及其下属网络分支机构,并充当网络政策决策者和领导者的教育工具。

自2017年12月他们的论文发布以来,网络战2025已经成功应用于美海军研究生院的网络课程中。

戴维指出“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将其应用于各军种的网络教育课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