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8年6月28日,最高统帅部电令薛岳:"闵家铺之敌位于南浔、瑞武路间,乘虚冲入,其患堪虞,应努力歼灭之。"薛岳即令东面我第四军之九十师阻击日军,抢占有利地形,层层堵击;又令西面我李汉魂所部之九十一师、预六师阻击敌军。在我不断抵抗周旋下,敌"第一零六师团的后方联络线从28日左右断绝,因天气不良,飞机侦察和补给都不能进行"。冈村宁次鉴于第一零六师团一开始行动就陷入困境,强令第二十七师团东进,再犯麒麟峰,企图推进到白水街以东,接应第一零六师团。1938年6月27日,宫崎联队增援反攻麒麟峰,并以飞机、大炮、步兵联合作战,施放大量毒气,使我守兵多有牺牲。次日麒麟峰失守。29日,我商震部三十二军一四一师配合一四二师七二五团猛烈反攻麒麟峰,经激烈战斗,终将该峰再度夺回,使敌二十七师团东进援助一零六师团的企图被粉碎。与此同时,敌第一零六师团一二三联队一部企图从白水街以西突围,我预六师、九十一师从东面向这股日军发动猛攻,敌一二三联队受阻于白水街以东。麒麟峰、白水街两役的胜利,粉碎了东西两股日军会合的企图,使我军能顺利地收拢口袋,为合围敌第一零六师团并予歼灭创造了决定性条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十七师团在麒麟峰迭遭挫折后,于1938年10月1日向南推进至天桥河,10月5日黎明前占领箬溪,7日又撇下一零六师团,主力转向西,朝辛潭铺前进。在东路德星线,敌军亦未有任何进展。因此,敌第一零六师团已孤立无援。第一兵团综合各方情报,认为敌一零六师团主力孤军钻入我南浔线与瑞武线两大主力之间,是歼灭它的极好机会,决心抽调德星、南浔、瑞武三线的兵力,围歼窜至万家岭一带的日军。1938年10月2日,薛岳命令南浔、德星线上的第四、七十四军,第一八七、一三九师包围万家岭地区日军于东半面;命瑞武线的新十三、十五师,第九十一、一四二、六十师,预六师包围日军的西半面,向敌发起第二期攻势。此时,我军兵力已占明显优势,且士气旺盛。我军从东西两路同时向敌一零六师团发起攻击,敌我反复争夺,战况惨烈。日军阵势大乱,师团位置都难以确认,不得不请求第十一军司令部以飞机侦察,"其结果师团推测的位置和实际地点约偏南十公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8年10月3日,我第九十、九十一师从东西联合夹击南田铺,重创敌军,并以密集炮火轰击敌一零六师团司令部所在地,使敌师团司令部亦"面临危险之状态"。此时,敌粮弹严重匮乏,只能倚仗空投。1938年10月5日,我军重新调整部署,决心集中兵力击灭深陷泥淖的敌一零六师团。薛岳电请蒋介石,缩短外围战线,从东西南北四面对敌一零六师团形成包围。

此前,敌一零六师团被歼近半,其粮、弹两缺,全赖空投,有被全歼可能。此种情况经我方广播后,日本朝野震惊。华中派遣军司令亲自组织宇贺支队、铃木支队和第二十七师团留置的佐枝支队,由箬溪地区沿武(宁)永(修)路东进,驰援一零六师团。我第一兵团不得不由包围万家岭地区的部队中抽出新十三、十五师,第六十、九十一师,预六师等南下武永路阻止日军东进。1938年10月7日,我军向敌开展第三期总攻。第六十六军以第一五九师及第一六一师之一部展开于金娥殿、公母岭之线,向石堡山攻击前进;第四军之游击部队于7时在刘家岭与敌300余人遭遇;第七十四军经数度猛攻,终将长岭完全克复,并将张古山之敌包围。1938年10月8日,第六十六军进占石堡山、老虎尖,并以一部与第四军协力攻占狮子崖西北高地。第五十一师于该日拂晓前一度攻克张古山最高点,但天明后,敌千余人凭飞机支援反攻,将该地夺回。第一四二师(欠一团)亦于11时由城门山出击,攻占桶汉傅、周家之线。永武路之敌援军,亦被我阻于来龙岭。这样,敌一零六师团在我四面包围中,已成瓮中之鳖。1938年10月19日,敌我仍在激战中。薛岳考虑到武永路敌人援军源源而来,德星线的日军亦在西进,围攻一零六师团的时间不宜过长。待我各攻击部队迅速准备就绪,遂令部队迅猛推进,各守备部队努力压制当面之敌。第六十六军激战至10日3时,将敌击溃,克复万家岭、田步苏,敌弃尸盈野。残敌千余人、马300余匹。敌北退被我石堡山守军截击,大部转向西退,一部300余人被我包围歼灭。第四军攻占大金山西南高地及箭炉苏东端高地。第七十四军于10日拂晓前攻占张古山最高点。第九十一师于10日拂晓前攻占杨家山东北无名村高地,斩获颇多。第一四二师(欠一团)于拂晓前攻占杨家山北端无名村及松树熊,俘敌军官田中善藏。10日晚,薛岳以肃清残敌为目的,令各攻击部队继续攻击,至次日,攻克箭炉苏以西等高地。1938年10月12日,我军续向长岭及张古山北端之残敌攻击,但无进展。此时,形势对我渐呈不利。德星线上,隘口街于1938年10月10日晨陷敌;武永路上,敌援兵已突破我杨家山阵地,不断向我构成威胁。我军经半月苦战,实力大损,"按兵团所指挥各部,番号虽及,战力却微,实难派出部队出击"被迫转入守势。16日,左翼敌援一部已窜至甘木关,我预六师、六十师后退,情形开始混乱。薛岳鉴于"目前德安方面兵力平均不到原数三分之一,且新兵又多",第四、六十六军已进入新阵地,阵线亟待调整,遂下令将主力"转进至永丰桥、岷山、郭背山、郭垅山、王家山、柘林之线"。1938年10月17日,我军开始总撤退,敌第一零六师团残部和铃木支队达成联系,"第一百零六师团脱离了危机"。万家岭战役至此结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军人在万家岭战役中为赴国难不畏强暴,虽死犹战的顽强战斗精神,用生命和忠诚铸成了万家岭这座庐山脚下的丰碑,将千秋万载永远耸立在人们的心中。万家岭大捷与台儿庄大捷齐名,是抗战中中国军队大获全胜的著名战例,研究者众多,硕果累累,表现了中华民族敢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万家岭战役乃至中国抗战史上歼敌是史无前例的,他打出了民族尊严、打出了国威。压制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嚣张气焰。充分展示了国共两党共同抗日、中华儿女团结御倭的爱国精神。

万家岭大捷是武汉会战中在赣北战场上的一次大捷,影响重大,是抗战初期,正面战场继台儿庄战役胜利之后的又一次胜利,也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中的一次少有壮举,在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是薛岳兵团巧用口袋战术的成功,是日本侵略军惯用锥形突击战术的破产,也是国共合作、团结对敌的结果。万家岭大捷大大杀伤日军有生力量,为武汉会战争取了时间,极大地振奋了中国人民保家卫国的斗志和信心。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以鼓舞抗战士气和全民族的抗战决心。万家岭大捷的胜利喜讯传开后,全国各地热烈祝贺。各电台、报刊都以显著标题刊登万家岭大捷的消息并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央日报》、《申报》、《大公报》、重庆《扫荡报》、《江西民国日报》、《力报》等报纸对万家岭战役的经过和胜利消息给予及时的宣传报道。10月11日《大公报》发表社评称:“这种胜利是抗战以来的第一次,其意义重大,远过于四月初旬之台儿庄。”中国共产党创办的《新华日报》于10月11日发表了叶剑英撰写的社论《论南浔路的胜利》,祝贺万家岭大捷。社论中指出:“这次南浔以西的胜利,的确发挥并且超过了忻口、平型关、徐州等战役的优点,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收获到更大的歼灭效果。”在万家岭战役中,中央通讯社的随军记者从9月29日起到10月10日,共发电讯消息27条,及时报告战况。外国《七米斯报》曾评价这次战役:“南浔一线,德安大捷,使敌军对汉口之前进,受极重之打击,可为今后史家大书特书。”

众多贺电给予高度评价以振奋人心。万家岭大捷消灭了侵华日军的有生力量,挫败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当时在全国各地指挥抗战的将领和党政官员何应钦、陈诚、程潜、龙云、张治中、黄绍竑、叶挺、余汉谋、吴铁城、钱大钧、朱家骅、马鸿逵等闻讯以个人名义发来贺电,中国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中国国民党南昌市党部、江西省会各界民众祝捷大会、江西省商会、广东各界慰劳前线将士委员会、陕西各界抗敌后援会、广州市商会及全市商民、广州市民众抗敌后援会、贵州省党部、江西省吉安县各界民众抗敌后援会、万载县各界民众祝捷大会、中山县民众抗敌后援会、江西省宜春县党部、江西省上高县各界民众、南丰县各界庆祝双十节纪念大会、萍乡县政府党部等组织、团体也纷纷发来贺电,共收到贺电55份。新四军军长叶挺在贺电中称:“南昌薛总司令伯公:欣悉南浔大捷,尽歼丑类,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肃电弛贺。”张治中电文称此大捷为:“扬精忠之军威,建不世之胜绩”。 [1]

全国各地开展庆祝活动以增强抗战胜利的信心。万家岭战役的胜利,正逢双十节,这极大地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日勇气和取得抗战胜利的决心,全国各地纷纷以各种形式开展庆祝活动。万家岭大捷的喜讯传到南昌,南昌市全市人心振奋,爆竹声昼夜不停。省市各界民众情绪极为热烈,于10月11日下午七时半举行祝捷大会,省市政府官员和民众代表千余人到会。会上由省执委兼书记长范争波报告万家岭大捷经过,会场掌声雷动。战场伤兵代表整队参加会议,举着木牌,上书“踏着先烈的足迹前进”“为战死的同胞、死难的同胞复仇”。江西省后援会向参战部队献旗,上绣“民族长城”“民族光荣”,并赠猪肉500斤、绍酒10坛来慰劳将士。这是“九一八”以来百姓最兴奋的日子。武汉市听到万家岭大捷的喜讯后,各界人士奔走相告,争先庆祝,各报刊发号外,刊登万家岭大捷消息。全市鞭炮祝捷声和游行歌曲声响彻云霄,中华民族用热血筑起的长城不断延伸。

捷报传到长沙,湖南省政府于10月11日用大汽车一辆,前面竖立大白布标一幅,上书“捷报,我军在德安西部歼灭日军二万人”的字样,并由省府乐队奏胜利曲,秘书处派人散发号外,各报记者随同出发游行,绕长沙市各街道沿途散发传单,民众欣喜若狂。担夫小贩、乡下农民来城者都停下脚步,争接号外。学生、军人等,均向报捷车立正敬礼、鼓掌欢迎,共同庆祝。当晚7时许,在省教育会坪,举行长沙市各界庆祝德安胜利火炬游行大会,游行队伍4000余人。出发前,热情的青年将多余的火把发给外面的群众,使游行的长龙又增加了一倍。相互辉映的火炬和嘹亮的歌声使得长沙在沸腾,直到深夜,还能听到歌声在回荡。同日,昆明、桂林、湘潭、常德、吉安、宜春、万载、上高、南丰、萍乡、清江、铅山、广州、福州、中山、贵阳、新疆等地,都召开了庆祝大会。在万家岭大捷的欢欣鼓舞中,全国各地进一步唤起了人民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慨,增添了抗战必胜的信心,增强了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的决心。

万家岭大捷导致日军士气严重受损。万家岭大捷大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万家岭战场,成了名副其实的武士墓地,日本官兵的尸骸枯骨证明了侵略者的可耻下场。在万家岭战场上,日军第一○六师团之一二三联队、一四五联队、一四七联队和第一○一师团之一四九联队等4个联队以及参战的配属部队,除逃脱二三百人外,全部被歼,死伤1万余人。我军缴获轻重机枪200余挺、步枪3000余支、山炮16门、迫击炮28门、战马300余匹、生俘日军100余人。缴获日军文件和军用品堆积如山。根据投降的日本军官中山泰德笔述:“此役松浦师团,除留守南浔路正面一部外,战后未死伤之官兵,得脱者仅二三百人,松浦师团长仅以身免。其炮兵及无线电台全部毁灭,是为江南空前之血战。”松浦师团在万家岭被歼的消息传到日本后,朝野莫不震惊。老百姓对该师团更是鄙夷,以后日军补充兵员听到即将编入第一○六师团,均认为是不祥之兆,互相抱头痛苦,第一○六师团成为“死亡师团”的代名词。可见第一○六师团在万家岭伤亡之深和惨败之重。不久该师团由于受伤太重,一时无法补充,只得保留番号,调回日本。面对士气高昂的中国军队,冈村宁茨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不得不承认:“(1938年)10月初,第二十七师团占领箬溪一带,检查缴获的敌军官兵致其亲友信件,其内容几乎全是有关我军情况以及他们誓死报国的决心,极少掺杂私事。”他哀叹道:“第一○六师团……受到全军覆灭的严重打击,蒙受弱兵的污名,成了日本第一的软弱师团。” [4]

叶挺将军曾评价万家岭战役为:“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战后过了很多年,日本战史才承认,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第27师团、第9师团4个师团及其辖属旅团、联队、大、中、小、支队,遭受重创,确实为伤亡惨重、损失极大。当时,日本不敢承认,是为稳定社会、安定民众信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