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保拉·桑希尔是兰德公司的高级政治学家,她曾任空军理工学院指挥官,在退役前是美国空军准将。她在下文中介绍了军事官员和学者如何建立信任关系,具体内容如下:

军事人员和平民学者共同推演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美军民分歧问题的一个方面就是两个有影响力团体—军官和平民学者之间本应该多加沟通交流,但是他们之间却不透明,缺乏互通性。

如果高级军官和学者之间有分歧,在时间充足且不会影响厉害关系的情况下,是否有办法让他们在职业生涯早期建立尊重和信任关系?兰德公司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法:让未来领导人聚到一起进行桌面推演。

此次推演的目的是为当代地缘政治问题提供军事解决方案。校级军官(中校、上校和海军上尉)以及助理教授或者博士后层面的学术和政治专家组成小组进行推演。

想定设计时就涵盖军事和民事两方面知识,确保两个小组无法单独给出全部答案。随着为期两天的推演,一些人为问题随之呈现出来:用桥梁连接军-民鸿沟之前,要首先消除个人疑虑。

军事人员和平民学者共同推演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平民学者承认有时这些军官会让他们感到不安。他们认为军人拥有非凡的人生经历,他们被授予很多勋章,他们穿着制服看起来很冷漠甚至会令人生畏。

而在军官们看来,学者拥有高级学位,获得令人赞叹的奖学金,而且与国防界有显著联系。实际上有些人曾与国家安全领域的重要人物密切合作,而这些军官只是知道他们的“鼎鼎大名”。

当他们聚到一起共同解决地缘政治问题时,学术界和军方对阵员很快意识到他们需要彼此。

军官们能够将整个问题分解成易于处理的各个部分,然后探究解决这些问题的不同方案,并深入了解实施其中一个方案的细节问题。这给学术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他们也了解了各个方案的人员和后勤限制。

军事人员和平民学者共同推演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同样,学者们的见解也有同等重要的价值。军事参与者意识到他们在理解如何思考威慑、升级和危机管理方面,以及如何利用军事资源来预防冲突上存在局限性。

推演结束之后,在评估对阵员行动的同时,学者和军事人员有进行了一些简短但有力的交流。

平民参与者会向军事对阵员了解他们的服装和配带事宜。除此之外,他们还探讨了战争和和平年代的过去部署、未来舰艇任务以及海外演练问题。而军事参与者也向学者们了解了最前沿的跨科学研究。这开启了以相互尊重为基础的对话。

尽管此次推演规模较小,没有计划,但它是弥合军民差距,搭建军民沟通桥梁的一次工具性尝试。事实上,此次桌面推演表明构建军民(特别是政府高层)沟通桥梁的最佳方式不是大型会议或者正式文件,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立相互信任关系。

军事人员和平民学者共同推演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首先,此次推演揭示了在职业生涯早期构建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如果在这些人员成为全职教授、将级军官或者助理国防部长后再进行构建,就为时已晚。他们没有时间相互学习,而且会更加坚定自己的观点。

其次,推演也强调了安全学习环境的重要作用,这种环境允许披露无知、提出问题并犯错误。这可以通过几天的紧张的沉浸式过程来实现,但是这需要人员、专业和智力方面的投入。

最后,它阐明了在桌面推演间歇,以相互尊重为基础的非正式谈话的重要性。信任和依赖似乎可在短时间内实现。

军事人员和平民学者共同推演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当然这一方法也有局限性。该方式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而且是“劳动密集型工作”,需要平民和军事参与者牺牲一些宝贵的专业时间来进行推演。

尽管存在不足之处,这一努力是值得的。国防需要团队的共同努力,需要军事和文职领导人的相互信任,需要他们的奉献,同时需要他们利用专业知识来发挥作用。

保拉·桑希尔是兰德公司的高级政治学家,她曾任空军理工学院指挥官,在退役前是美国空军准将。她在下文中介绍了军事官员和学者如何建立信任关系,具体内容如下:

美军民分歧问题的一个方面就是两个有影响力团体—军官和平民学者之间本应该多加沟通交流,但是他们之间却不透明,缺乏互通性。

如果高级军官和学者之间有分歧,在时间充足且不会影响厉害关系的情况下,是否有办法让他们在职业生涯早期建立尊重和信任关系?兰德公司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法:让未来领导人聚到一起进行桌面推演。

此次推演的目的是为当代地缘政治问题提供军事解决方案。校级军官(中校、上校和海军上尉)以及助理教授或者博士后层面的学术和政治专家组成小组进行推演。

想定设计时就涵盖军事和民事两方面知识,确保两个小组无法单独给出全部答案。随着为期两天的推演,一些人为问题随之呈现出来:用桥梁连接军-民鸿沟之前,要首先消除个人疑虑。

平民学者承认有时这些军官会让他们感到不安。他们认为军人拥有非凡的人生经历,他们被授予很多勋章,他们穿着制服看起来很冷漠甚至会令人生畏。

而在军官们看来,学者拥有高级学位,获得令人赞叹的奖学金,而且与国防界有显著联系。实际上有些人曾与国家安全领域的重要人物密切合作,而这些军官只是知道他们的“鼎鼎大名”。

当他们聚到一起共同解决地缘政治问题时,学术界和军方对阵员很快意识到他们需要彼此。

军官们能够将整个问题分解成易于处理的各个部分,然后探究解决这些问题的不同方案,并深入了解实施其中一个方案的细节问题。这给学术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他们也了解了各个方案的人员和后勤限制。

同样,学者们的见解也有同等重要的价值。军事参与者意识到他们在理解如何思考威慑、升级和危机管理方面,以及如何利用军事资源来预防冲突上存在局限性。

推演结束之后,在评估对阵员行动的同时,学者和军事人员有进行了一些简短但有力的交流。

平民参与者会向军事对阵员了解他们的服装和配带事宜。除此之外,他们还探讨了战争和和平年代的过去部署、未来舰艇任务以及海外演练问题。而军事参与者也向学者们了解了最前沿的跨科学研究。这开启了以相互尊重为基础的对话。

尽管此次推演规模较小,没有计划,但它是弥合军民差距,搭建军民沟通桥梁的一次工具性尝试。事实上,此次桌面推演表明构建军民(特别是政府高层)沟通桥梁的最佳方式不是大型会议或者正式文件,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立相互信任关系。

首先,此次推演揭示了在职业生涯早期构建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如果在这些人员成为全职教授、将级军官或者助理国防部长后再进行构建,就为时已晚。他们没有时间相互学习,而且会更加坚定自己的观点。

其次,推演也强调了安全学习环境的重要作用,这种环境允许披露无知、提出问题并犯错误。这可以通过几天的紧张的沉浸式过程来实现,但是这需要人员、专业和智力方面的投入。

最后,它阐明了在桌面推演间歇,以相互尊重为基础的非正式谈话的重要性。信任和依赖似乎可在短时间内实现。

当然这一方法也有局限性。该方式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而且是“劳动密集型工作”,需要平民和军事参与者牺牲一些宝贵的专业时间来进行推演。

尽管存在不足之处,这一努力是值得的。国防需要团队的共同努力,需要军事和文职领导人的相互信任,需要他们的奉献,同时需要他们利用专业知识来发挥作用。

保拉·桑希尔是兰德公司的高级政治学家,她曾任空军理工学院指挥官,在退役前是美国空军准将。她在下文中介绍了军事官员和学者如何建立信任关系,具体内容如下:

美军民分歧问题的一个方面就是两个有影响力团体—军官和平民学者之间本应该多加沟通交流,但是他们之间却不透明,缺乏互通性。

如果高级军官和学者之间有分歧,在时间充足且不会影响厉害关系的情况下,是否有办法让他们在职业生涯早期建立尊重和信任关系?兰德公司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法:让未来领导人聚到一起进行桌面推演。

此次推演的目的是为当代地缘政治问题提供军事解决方案。校级军官(中校、上校和海军上尉)以及助理教授或者博士后层面的学术和政治专家组成小组进行推演。

想定设计时就涵盖军事和民事两方面知识,确保两个小组无法单独给出全部答案。随着为期两天的推演,一些人为问题随之呈现出来:用桥梁连接军-民鸿沟之前,要首先消除个人疑虑。

平民学者承认有时这些军官会让他们感到不安。他们认为军人拥有非凡的人生经历,他们被授予很多勋章,他们穿着制服看起来很冷漠甚至会令人生畏。

而在军官们看来,学者拥有高级学位,获得令人赞叹的奖学金,而且与国防界有显著联系。实际上有些人曾与国家安全领域的重要人物密切合作,而这些军官只是知道他们的“鼎鼎大名”。

当他们聚到一起共同解决地缘政治问题时,学术界和军方对阵员很快意识到他们需要彼此。

军官们能够将整个问题分解成易于处理的各个部分,然后探究解决这些问题的不同方案,并深入了解实施其中一个方案的细节问题。这给学术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他们也了解了各个方案的人员和后勤限制。

同样,学者们的见解也有同等重要的价值。军事参与者意识到他们在理解如何思考威慑、升级和危机管理方面,以及如何利用军事资源来预防冲突上存在局限性。

推演结束之后,在评估对阵员行动的同时,学者和军事人员有进行了一些简短但有力的交流。

平民参与者会向军事对阵员了解他们的服装和配带事宜。除此之外,他们还探讨了战争和和平年代的过去部署、未来舰艇任务以及海外演练问题。而军事参与者也向学者们了解了最前沿的跨科学研究。这开启了以相互尊重为基础的对话。

尽管此次推演规模较小,没有计划,但它是弥合军民差距,搭建军民沟通桥梁的一次工具性尝试。事实上,此次桌面推演表明构建军民(特别是政府高层)沟通桥梁的最佳方式不是大型会议或者正式文件,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立相互信任关系。

首先,此次推演揭示了在职业生涯早期构建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如果在这些人员成为全职教授、将级军官或者助理国防部长后再进行构建,就为时已晚。他们没有时间相互学习,而且会更加坚定自己的观点。

其次,推演也强调了安全学习环境的重要作用,这种环境允许披露无知、提出问题并犯错误。这可以通过几天的紧张的沉浸式过程来实现,但是这需要人员、专业和智力方面的投入。

最后,它阐明了在桌面推演间歇,以相互尊重为基础的非正式谈话的重要性。信任和依赖似乎可在短时间内实现。

当然这一方法也有局限性。该方式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而且是“劳动密集型工作”,需要平民和军事参与者牺牲一些宝贵的专业时间来进行推演。

尽管存在不足之处,这一努力是值得的。国防需要团队的共同努力,需要军事和文职领导人的相互信任,需要他们的奉献,同时需要他们利用专业知识来发挥作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