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老战友都住在这里。这回再也找不到他们了!这使我想起了,“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的话题。 是的,老兵精神不死!只是凋零而已…… “老兵不死“,这话是谁说的?美国五星将军,麦克阿瑟说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韩战中主张对中国动核武,被杜鲁门解职后在国会大厦发表题为《老兵不死》的著名演讲。这时候他已经71岁了。是的,“老兵不会死,只是悄然隐去”。后来这句话被作曲家录制了5种唱片:“老兵不会死/不会死,不会死/他们只是悄然隐去。” 麦克阿瑟1899年中学毕业后考入西点军校,1903年以名列第一的优异成绩毕业,到工程兵部队任职……他有过50年的军事实践经验,被美国国民称之为“一代老兵”,而其自身的又曾是“美国最年轻的准将、西点军校最年轻的校长、美国陆军历史上最年轻的陆军参谋长”,凭借精妙的军事谋略和敢战敢胜的胆略,麦克阿瑟堪称美国战争史上的奇才。 面对这光芒四射的美国五星将军,我们这些只是普通士兵,当然没资格与之比较。但各有各的意义,各有各的价值……

2011年,在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快50周年之际,儿子陪我回到了当年开始反击的战场——克节朗沟。这克节朗河仍然是今天双方实际控制线,南岸仍为印军所控制。 我们这些老兵只不过参加了1962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主战场的作战。这场战争,规模不大,时间不长,但,这是共和国对外战争史上,最漂亮,最干净利落,最不容小觑的一次完胜,打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威,打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威! 当时有评论说中国以一国之力打败三国(美帝、苏修与阿三)!不利用胜利攫取利益,反而主动停火,主动后撤,无条件释放四五千俘虏,无条件赐回缴获的武器装备,简直让全世界目瞪口呆……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与现在克节朗沟的新战友合影。

1962年,那形势是怎样的?国际上,“三尼一铁”组成国际反华公司,反华恶浪滚滚,甚嚣尘上;国内,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了不少人,国民经济全面崩溃。蒋公在东南沿海,趁机反攻大陆。尼赫鲁趁人之危以为用战争解决边界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他认为就是英国也不敢公开承认的非法麦克马洪线就是印度的界线;而且没有划好,必须修正,向北修正。就在这样的形势下,印军越过麦克马洪线,大举向我进攻。

印军王牌第七旅开到克节朗河南岸,在一个叫扯东的牧场建立了哨所,印军也知道那是在麦克马洪线以北。但尼赫鲁既然认为麦克马洪线没有划好,必须修正到克节朗河北岸他们叫塔格拉,我们叫拉则山山脊。可见印军是多么的张狂!就在择绕桥这里,我们最初才一个班,一个排到一个连……我们的哨位也在择绕桥南头,但印军人多势众,驱赶我军(赫鲁晓夫曾经告诉尼赫鲁,中国人现在两个人穿一条裤子,你们只管大胆前进,他们不敢反击)。在这场择绕桥上的斗争中我们付出了沉重代价,也涌现了机智勇敢勇斗印寇的战斗英雄吴元明。下面就是在这里为国捐躯的英雄名单,负伤的在外……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吴元明后为绵阳军分区司令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嚣张已极的印军不断向我们进攻。在这种形势下,敢不敢反击?毛泽东这民族英雄,站在地图前,沉吟片刻,大手一挥,扫了它! 于是刚刚临时组建的我们藏字419部队(相当于一个师),日夜不停,开赴前线。10月18日下午,我们从拉则山北坡出发,深夜来到山顶,从骡马上卸下枪械弹药,趁着夜幕掩护,天亮前连滚带爬下山进入克节朗河谷。19日一整天,我们借助浓密的原始森林,静静地隐蔽着,整个山谷除了克节朗河的哗啦,还有对岸,印军空军不断来回空投的轰鸣,异常寂静,这大概就是大战前的宁静吧!

19日,天黑下来我们迅速向前推进到克节朗河边,构筑临时工事。10月20日早上七点半,拉则山顶升起三棵红色信号弹,万炮齐鸣,不到大半天就全部解决了印军第七旅的前沿阵地。接着翻过雪山继续向南追歼散兵游勇。22日上午逮住了逃跑中的第七旅旅长达尔维。乘胜追击,我们收复了藏南重镇达旺。不战而溃的印军逃往西山口,想拼借天险,继续负隅顽抗。

西山口是喜马拉雅山最南边的雪线,海拔近五千米。从达旺河到山口,垂直高差2000多米,极为陡峭。当然易守难攻。

我国政府发出了希望印度坐下来和平谈判的照会,但印度迅速求得西方的支持,想凭借天险,继续与我们较量,不得已我们准备第二次反击战役——西山口反击战。

(下面就是克节朗沟,我军现在的一个哨所。)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从达旺到提斯普尔,印军修了一条公路。刘伯承分析,沿公路印军布的是铜头锡为长蛇阵。张国华将军根据刘帅的指示,制定了破阵方案,这就是砍头,截尾,破腹砸背。

(下图是克节朗河对岸,那个像土地庙似的就是现在印军的前沿观察哨。看,那印度兵,真是猥琐不堪!)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这是当年,张国华,前线指挥部

张国华命令,刚从兰州军区调来的55师,打头;西藏军区的11师断尾,山南军分区的部队砸背,我们419部队破腹。而此前从四川调来 的130师,中央军委将他们调到东段最东边的瓦弄打印军第11旅。

部署已定。11月18日开打。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瓦解了印军的铜头锡为长蛇阵。印军打头阵的西山口第62旅旅长,豪尔辛格逃到德让宗以南时,被我419部队击毙。这一役印军 两个旅又被我们吃掉了,三个旅遭到重创。130师也在瓦弄解决了印军第11旅。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在我们向南推进过程中,向我挑战的印军第四军军长考尔,召集提斯普尔的市政官员,宣布说,中国军队几个小时就到了,各位好自为之,说完屁股一拍,溜之大吉……印度北部城市陷入了亡国的氛围中,11月21日晚上,尼赫鲁发表广播讲话,说中国军队:“背信弃义”,潮水般涌来了……英国记者说,简直让全印陷入了亡国个恐怖之中……就在这个时候,中国政府突然宣布,中国军队单方面主动停火,主动后撤……尼赫鲁知道这信息时,目光呆滞,不知所措……一代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亚洲巨人,就这样,不久就郁郁而死了,真是报应!有人说中国主动后撤是害怕被印军“包饺子”,真是无稽之谈,要知道在我军的推进面前,印军完全丧失了有组织的抵抗啊!哪有能力来包我们的饺子呢。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对印自卫反击战老兵重走故地

我们1962年参加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主战作战的老兵精神不死的意义就在这里了!老兵当然不会死了!但老兵要凋零,渐渐离去这是自然规律。当年的士兵,八旬左右,而我们的首长都在八旬以上啦,互联网上得知,我们155团(战绩最辉煌),刘广桐团长官至50军军长,但也已经仙逝了,但愿刘团长在天之灵能感应到,战前对我关爱的回应。什么时候轮到我也凋零呢!

——我可要努力顽强地活着,作为历史的见证,只要活着就有意义啊!

当年西藏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选中我这基层连队的写手,说明他们有眼光。恕我孤陋寡闻,作为见证,如今还活跃在互联网上的除我之外还有吗,不会多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