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天堂之物

荧屏缭乱,都在抢钱。好像是人生在现世,歌唱必求之。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群人的比赛最后被剥得只剩一鳞半爪就几乎都是人中龙凤。而造乱的始作俑者不能乱了自己要乱敌人,这是挑起事端的初衷。变化在人为加速,人心被媒体撩拨着一起涨涨落落的澎湃就为收视率和广告费。别小看几条短信,草根的贡献就是大量和量大。圈套有人设置陷阱有人挖掘而宁愿被套牢被陷里面的人也不少,也有一试水把自己吓的退缩回来的人···干净的大地被污染,清新的空气变浑浊。物质粉墨登场,精神气宇轩昂。浓缩到何时为一站,细雕琢什么是终点。你敢回望远古,就算泥浆也是纯粹新鲜。你就等着吧,站在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的大地上,听我一句苦口良言。

这社会这年月,和尚都跳出来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张扬的东西?)

最为神圣的“人类科技”都是双刃剑,人类的其他行为还有什么不是双刃剑三刃剑多刃剑乱刃剑,在发明剑的时候人类也是用自己的胸口捂住了剑的另一面邪恶,再全力挥剑刺杀对手并号称这是正义之剑举过头顶。邪恶与正义者的鲜血在胸膛上混合并邀请谎言前来止血但,谎言却很是喜欢看见流血的胸膛和世界的一片血流成河。正义与邪恶在时间里演绎自己的故事还无需互相争斗的足够理由···每个人和每个组织还有部门都在强词夺理宣誓自己所干的事的重要性艰难性正义性先进性不可或缺性···

你有你的“但是”,他有他的“应该”。他不死,上哪里吃肉烧饼,有也不准吃。人,如今是既对过去不满更对现在不满。

云追衣裳泪涟涟

反目对手冰雪缘

碧洗羞人腾红脸

天涯来走云之端

乌云吞

白云乱

明月太不堪

清风不动冷眼还斜观

是夜我最暗

月圆忽时有

缺满不随愿

想问青天故

都没听说完

精神是天堂之物

忙于挣钱,心里只有钱。已经有点小钱的人,还能认识老婆孩子算不错还有点良心父母根本就不在他的计划里···当玩具猫四处寻找还有哀鸣般的哭腔那些已经长大的小猫咪时,再也看不到它们飞奔来的依赖和身影···“要孝顺老人,不孝顺父母肯定什么也做不好”这就是说给啥也不懂的人自己听就是用来粉饰自己或欺骗他人的小伎俩。

你们怎么来干这些活,又脏又累?这是一个晚辈大学生暑假前来打工时跟这里的职工的问话。或许在他看来他来只是玩玩,所谓锻炼锻炼但,要谋生活就死也不会来这里打工···多一个人绝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人人都有思想都有道理,他在散播这种不利于企业的言论还算帮着企业做事情吗?这里本来就是没人愿意干的地方只是暂时没有办法谁还看不到,活难干脏乱差待遇低人不人然而,他来还说这些,你又不能说他是故意的也不能说不对,他也不会有认识有愧疚更不会当教训去改正,也就我听到记下来分析留存最终一笑而过但,多多少少这句话留在被问者的心里不是很痛快因此,多一个人的所谓,绝对不是多双筷子多个碗的问题。不要忘记他是个大活人,你会的他都会。

钱,放在手里没啥用但,一花就没了。不挣它不来,去挣还要学坏才来的快。

我们家的超级女声就是我的电热洗澡器,十多年了那振铃每次烧到温度就开始内置式电发声器重复一条旋律没有字面意思但我知道是: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虽然电声音乐很悦耳但却从来没有完整听完过一次你说,我这样做对吗?

还有多少黑幕没有揭出来,还有几个富人是合法,如果社会都这样···正负财税迅速猛涨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必要吗。

贫穷的儿子,病重的老母。孤独的孩子,年迈的妈妈。有病的儿子,操劳的母亲···如果还有点钱,我想妈妈肯定会先让儿子治病。如果还有钱,儿子也会先治妈妈的病。可是但,一切都没有。老母病重,儿子举债。在这个走投无路的时刻,儿子却走了。走得好!不走,就没有媒体介入。不走,就没有各方捐款。不走,儿子怎么回来···“妈妈,儿子回来了”他是外出搞钱去了···医疗啊医疗,治病救人是个价格问题根本没与救死扶伤搭界但,这样的儿子还不是每个母亲都有,比那些因无钱救命把自己父母拉回家等死的儿女好千百倍。舆论啊舆论,别动辄就拿起道德这把剪刀来剪裁穷人,如果有钱如果你们不需要那么多钱来养自己享受如果医疗价格可以承受,谁不想好起来?因此,穷人不是任人宰割的野火,让你们的道德绑架和指责滚蛋吧!

人,是一种爱“闹革命”的动物。一代代闹下去就会有一代代的幸福,但这样的本质性促成的这种样幸福就只能是短暂的就不会给人满足。人类应该是我的发现就只有将要死亡的人才会满足还要有机会表现出来,虽然不是十全十美。有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就说明,今人祭奠先人这个举动的意义也许在于:自己不希望被他人遗忘或抹杀,就种树来表示私心和宣誓存在算作人间最后的舞蹈,尽管舞姿很难看但在人间却大行其道。人的一切行为何时可以得到其他生植物的肯定围观羡慕和掌声和追捧?人就像个还未成年却充满敌意和不轨行为的顽劣少年,好想要逃离家庭一样向外逃窜。自然,看你长醉不醒还沾沾自喜的样子,自然不知道人还有没有衣锦还乡的那天。

生和死,是可以互补转换的关系。上帝也没有让人永远活下去的意思,上帝之子就是例证。人的生命的延长无非是夺取其他生植物的生命而填补给自己利用,人毁灭了大量还没到死期的生植物的生命并为自己所利用还有更多的浪费,就只是为了自己多活一年一月一天再比如:两个你死我活的人拼起来杀起来,结果必然有一个人取代另一个人的生命还强加在自己的生命里并由此非法延长自己的生命。不然,他死了,他的命就成别人的了。因此人的生命的延长就是拿了包括人自己在内的其他生植物的生命,也就是其他生植物的时空填补给自己利用。也许有一天,人把所有世界上的生植物都杀光,人就会长生不老。生存很简单,生命也不必像人这样过度度过。看那些山坡上的野草小花,一出生就碧绿,该黄的时候也不让你看出来顽强。

科学允许真理却不允诺幸福。

经常来,每次来,来了就咬,认得他很难,与他天生有仇,前扑能断铁锁链,吼声响彻如裂雷···还奇犭口(kou)(这是我发现最早自造这个汉字的记录),他每次都很没面子的说这句话。同一个人在同一地点还同一时间用同样的方式遭到同一只狗的狂吠还连续每天每,真是很没面子而且,狗也看出你是老板和大款来的原型。

整天讲理,跟人讲跟天讲跟狗讲跟客户讲但,谁也讲不过因此,谁也没有理,就你有权理?失去权力,你还有什么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