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李宗仁拿出五战区特别经费10万大洋犒赏敢死队,这时候士兵们不要钱了:“长官,我们命都不要了,还要钱做什么”,带领这支57人敢死队的军官叫王范堂,两天前他的弟弟王槐在肉搏战中牺牲,3月31日增援行动开始不久,带领先头部队的副营长时尚彬跑回来哭着说:“王连长啊,我的人全完了”,他的一百多人刚进入庄子就被日军机枪打光了,时尚彬随即因为临阵脱逃被枪决,王范堂将57人分成六个战斗小组交替掩护向庄内渗透,在一处围墙拐角他差点和七八名日军撞了个满怀,双方同时将刺刀捅进了对方的身体,消灭这股日军后王范堂听到墙后还有响动,于是命令士兵将所有手榴弹投出去(每个人八枚),王范堂的57人敢死队最后剩下13人,

第30师三营营长仵德厚带领的40人敢死队也冲进了庄内,“混战中,敌我双方有时竟在一堵墙的两边同时挖枪眼,隔墙相互夺枪,40人的敢死队最后剩下3人”仵德厚晚年回忆道,他和王范堂的经历非常相似,战前都是小学教师,同在冯玉祥的西安军官军校学习,毕业后都参加了对江西苏区的围剿,第26军宁都起义王范堂加入红军担任文化教员,后来又被国民党俘虏,第30军的仵德厚一直在国民党军中服役到1948年太原战役被俘,此战造成解放军重大伤亡,他俩最终的军衔都是少将副师长,他俩还有个共同点都是陕西人。

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高级军官中河北和山东人居多,但基层官兵大多来自陕西,不仅王范堂和仵德厚,营连级军官几乎都来自冯玉祥的西安军官学校,陕西籍的官兵是防守庄内的31师和庄外的27师和30师的主要力量,西北军作战善守不善攻,同时很少敢质疑上级命令,这也符合了陕西人的性格,杜聿明,张灵甫,胡琏,关麟征这样的战将,抗战期间曾有突围无望的陕西军队,集体向家乡方向磕头的景象。

宁都起义的1.7万人西北军,高级军官基本上是河北山东人,基层基本上都是西北籍贯的士兵,其中甘肃士兵5000人,竟然最后出了5个将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