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手下神秘将才,三国演义竟一字未提!

他就是——贺齐。

在我们一般的印象中,东吴的将帅莫非周瑜、陆逊、吕蒙等,贺齐是什么鬼?

这也难怪,因为罗贯中老先生在《三国演义》中对此人只字未提。

但是根据《三国志》以及相关史书记载,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个人武勇堪比曹操手下的徐晃和张辽,智慧不亚蜀国的法正、马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下这位神秘将才的精彩故事。

其一,正义凌然,诛恶扶善。

贺齐是会稽山阴人(浙江绍兴),早年间担任剡县县长。当时县里有一个公安局局长,叫斯从,这个斯从虽然在公安系统工作,可是却跟当地的黑社会勾结,荼毒百姓,民愤极大。

经过群众多次反映后,贺齐想把这个人办了,于是将其传讯到公堂之上。岂料这斯到了堂上,面无惧色,也无认罪伏法之意。

副县长劝说道:“贺县长,据说这个斯从不仅仅是勾着县里的黑社会,跟山阴城外的土匪也是朋比为奸、沆瀣一气,您今天要是处罚了他,明天就会有人替他出头。上一任县长,就是因为得罪了他,腿都给打断了!”

斯从看见副县长惧怕自己,气焰更是嚣张,冷笑道:“贺齐,我看你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我也不跟你计较,现在赶紧给爷爷鞠个躬,道个歉,再上杯热茶给我压压惊,我就当没事发生!”

贺齐骂道:“去你大爷!”抽出腰间佩剑,斜刺而出,气势犹若狂雷劈海、飓风扫叶,但见得红光迸溅、血染大堂,定睛一看,斯从已被斩为两截儿。

次日,斯从的亲戚纠集匪盗两千余人,对剡县发动恐怖袭击,誓要杀死贺齐。贺齐率领当地衙役和百姓共同抵抗,不消片刻,将匪盗打得狼狈逃窜、死伤无数。

《三国志》记载其事曰:“县吏斯从轻侠为奸,齐欲治之,主簿谏曰‘从,县大族,山越所附,今日治之,明日寇至。’齐闻大怒,便立斩从。从族党遂相纠合,众千馀人,举兵攻县。齐率吏民,开城门突击,大破之,威震山越。”(1)

孙策平定江东时,听闻贺齐的事迹,十分欣赏他,于是对他说:“我手下也有像你这样的好汉,譬如吕蒙、蒋钦,你愿意和他们认识吗?”贺齐拱手言道:“固所愿也!”遂投效孙策。

后来,太末、丰浦两地发生暴乱,有贼众近万,据地自守,并且杀死了当地的两名县长。贺齐仅带步兵三百人,一日一夜就讨平了叛乱,还斩杀了匪徒两千余人。

其辉煌战绩还不止于此,公元203年,孙权刚刚即位,众心不服,洪进、苑御、吴免等七个地头蛇在当地起义,自封为王,建立割据政权,声势浩大。

孙权接连派出三员大将,率兵万人,前去征讨,都是损兵折将,劳而无功。当时孙权刚刚十六七岁,有点心慌意乱,就咨询虞翻:“看来只有把周瑜叫回来,才能KO他们!”虞翻说:“不用劳烦公瑾,贺齐就可以了。”

贺齐于是引兵八千,讨伐群贼,不到七天,便见成效。这一仗共斩杀匪徒近万,并且生擒了敌军的全部将领。

以前我们谈起三国虎将,总爱提魏国的五子良将,要么就是蜀国的关、张、赵、马、黄,殊不知,贺齐的勇猛也不在这十个人之下。

其二,巧施离间,踏平福建。

这个贺齐不光是勇猛善战,而且智谋高超。一个极为普通的计谋,如果被他使用起来,都会变得高深莫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话说张雅和商升这两名军阀曾经扰乱福建,为祸一方。江东方面深以为忧,于是派遣贺齐前去征讨。商升惧怕贺齐的名声,请求招安。

贺齐见这个商升很识时务,就表奏朝廷,准备封赐商升为当地郡守。谁知张雅等人不服,居然趁夜毒死了商升。

贺齐的手下认为,张雅等人毒杀商升,表面上是因为私人恩怨,实际上是为了向江东示威!应该立即派兵剿灭。贺齐道:“张雅身经百战,不好对付,更何况他还有个女婿何雄,更是彪悍至极。这两个人互为犄角,堪称罕逢敌手。大汉政府曾经四次发兵讨贼,都无功而返,我们要想硬来,不太容易!”

贺齐于是开始采用离间之计,他收买何雄手下亲近之人,让其模仿何雄的笔迹,给自己写了一封信,并且故意让这封信落到了张雅手里。其信大略如下:“愚闻忠不两顾,乃忌游于二主,君子虑难,达变本之幽理。今孙氏初承洪业,以韩当、黄盖为腹心,蒋钦、孙河为股肱,吕范、虞翻为谋主,睠是雄材,霸王之器。

某欲向然景附,约一举之期,又恐明公见嫌,刑罚非要,终抱蔽伤之忧。容乞陈情,以观允章:昔在永宁,张雅为恶,既寻干戈,奸衅并作。岂予商升蒙难,众百姓实受其害。今整勒兵卒,愤踊鹄立,希闻和同之声!”(2)

这封信的意思是,我何雄早知道你们江东孙氏干得挺大,手下猛将如云,谋臣如雨,我早想投靠你们了。但是,我有一个顾虑,就是怕你们把“扰乱地方”、“欺压百姓”这些罪名往我身上扣,弄不好还要给我判刑。我现在跟你们说两句真心话,我没想什么坏事,都是我岳父张雅逼我干的。商升也是他杀的,不是我杀的。只要你们明白个中情由,不怪罪我,让我戴罪立功,我愿意和你们里应外合。

张雅看了以后,一肚子火,道:“我说我的好女婿,这是咋回事?!你还起了外心啦?我对你不错啊!”

何雄连忙解释:“我说老丈干子,人家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啊!咱俩人处了这么多年,我的为人你是清楚的,别胡乱猜疑我!”张雅不信,与其大吵大闹。

这个时候,张雅的谋士詹强出来劝解:“我看此事必是贺齐的离间之计!想那贺齐虽然聪明,但是毕竟不够老道,露出了两个破绽。其一,此信既然是何雄将军写给贺齐的密信,意在投诚,那么必然机密无比,送信之人也必为心腹,既然如此,此信为何能落入您的手里?事到如今,那送信之人又在何处?其二,如果何雄将军真是为了贪求功名利禄,想要跳槽,为何在信中没有提出任何条件?连最基本的待遇都没谈!试问世间之上,可有如此草率的跳槽吗?”

张雅一听,确实有几分道理,虽然还是心下狐疑,也勉强加以克制。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

贺齐的手下兄弟听说此事,一脸无奈道:“您的计谋失败了,现在又当如何?”

贺齐镇定一笑,道:“夫人臣之侵其主也,如地形焉,即渐以往,使人主失端,东西易面而不自知。将帅之用计亦然,不期速成,恒事攻治,乃见其效。”(3)

贺齐的意思是说,翁婿之间,好比父子,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把他们离间?今天只是个开头,离间工作要长久进行,就跟蚂蚁搬山一样,你得有点耐心,长期坚持,才能有效果。

此后,每隔十天半个月,贺齐就派人给何雄送个礼品箱,箱子里有至少二三百两黄金。一开始何雄不知道贺齐要干嘛,不敢收。后来贺齐表明心迹,就是为了让何雄乖乖呆在南平,别捞过界。你在南平的地区,你烧杀抢掠我不管你,只要你别出这个范围。

何雄一看,心里琢磨,我本来也没想捞过界,我也知道贺齐不好惹,这么简单的要求,我当然能答应,于是收下黄金。

在接下来半年的时间里,何雄与贺齐是各守疆土,相安无事。贺齐经常写信给何雄,内容也比较简单,都是询问何雄家里的状况,问他父母怎么样,妻儿老小好不好?何雄见贺齐为人热情,不好驳人面子,也都积极回复。

突然有一天,贺齐又给何雄写了一封密信,这封信含金量很大,贺齐故意让这封信落在了何雄妻子的手里,其文大略如下:

“弟声名之炜烨,振于百世,而冠于八极。夫得天下者,必有其分,非其分而觎窃之,三军暴骨!令椿贼逆,大肆剽虏,淫刑以逞,天人怨愤,靡所戾止。将军既知大义,当虎跃鲸沛,以灭猾虏。然未有腹朜杀子之行者,盖惧冯、李之失,无得名爵。今敕书令:但诛张雅者,假节钺,封千户侯,永驻南平之地。”(4)

大概意思是,何雄老弟,你的名声在当地很大,很有号召力。但是,你做人必须识时务、懂进退、看大局!你们那点人马,怎么跟江东抗衡?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是明白的,但是你的老丈人稀里糊涂,不知顺逆,把坏事都做绝了!前些日子,你给我写信,说要大义灭亲,可是直到如今,一直拖着没动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干完事以后,没有你的好处!你放心好了,我现在代替朝廷给你封官许愿,让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何雄的妻子一看,这是贺齐教唆何雄要谋害自己的父亲,不管是真是假,赶忙告知张雅。张雅大怒,责问何雄说:“你跟贺齐什么关系,贺齐怎么能给你写这样的信!”何雄十分委屈,解释道:“我并不知情啊!”

这个时候,有几名士兵抱着几口大箱子,前来汇报:“这是从何雄将军府上搜到的几只木箱,内有黄金五千两!箱子的封条上,写着‘南部都尉贺齐字样’!”先前何雄的确私下收过贺齐的钱财,出于私心,他并没跟老丈人说。他本人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贺齐也没让我干出格的事情,所以心安理得。

张雅不知内中原由,大骂何雄是竖子、匹夫。何雄也恼恨张雅私自把自己的家给抄了,两人就此结怨。贺齐趁他们双方起摩擦的时候,出兵讨伐,一举破敌!

其三,攻难克艰,林历扬名。

公元208年,丹阳郡黟县有一群盗贼,趁孙权围攻合肥之时,起兵造反。孙权前线吃紧,无法抽身回援,便派遣贺齐前往镇压。

陈仆、祖山等盗贼聚众两万,屯守林历山。林历山四面悬崖绝壁,高数十丈,山路危狭,盗贼居高临下,占尽地利。贺齐的手下强攻半月,都没有结果,死伤已经超过千人。

此时的贺齐,已不似以往那般冷静睿智,而是显示出前所未有的急功近利,他命令手下将士在一个月内开凿出一条山道,而且这条道必须是上接山巅,下临草野,而且可以同时容纳十个人通过的宽敞大道。这个工程量和工作强度,比开凿红旗渠还费劲,根本无法在一个月内完成,士兵多有怨言。于是,贺齐亲自监工,并且不时对手下拳脚相加,恶语相向。不到十天,已经活活累死了一百名士兵。

贺齐的爱将石奋因不满其做法,遂大加批评:“圣人立身,行蒲鞭之政,无残虐之化。将军暴厉恣睢、狼戾不仁,祸至无日矣!”

贺齐大怒,欲杀之。但是左右都跪地求情,哀求不断。贺齐声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令杖责一百,脱衣戴枷,示众三天。事后,石奋只剩下了半条命。

贺齐在表面上没有丝毫动容,还是对士兵的痛苦熟视无睹,继续令人开凿山道,终于在两个半月后,将宽敞大道开辟出来。

陈仆、祖山等盗贼听说贺齐的工程竣工了,赶忙集中优势人马,排兵布阵,将宽敞大道堵死。不到两个时辰,探子回报说:“那个贺齐根本没走宽敞大道,他从我们身后的隐蔽小路包抄过来了!”

贼军猝不及防,死伤惨重。原来,贺齐早在两月前已经发现一条通往山上的捷径,只不过这条小路十分险峻,如果敌军提前设防,用滚木、巨石加以攻击,江东子弟必然死伤无数。于是贺齐假意令军士开辟大道,以此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这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与韩信当年讨伐章邯的招数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贺齐的演技更加逼真!韩信“明修栈道”不过是装装样子,并没有全部修完,可贺齐却真的凿出一条山路来!

其四,挺身救主,计惑张辽。

公元215 年,曹操南征张鲁,合肥空虚,孙权想亲自挂帅,趁机用兵。贺齐劝谏道:“眼下攻打合肥,确是良机,但主公亲自挂帅之议,臣以为不妥!”

孙权愀然不悦,问道:“何出此言?”贺齐答道:“镇守合肥的张辽,计略周备,谋划精当,非泛泛之辈。臣自请为主帅,凌统副之,则合肥一月可下!”

孙权怒道:“难道我十万之众,还敌不过张辽区区七八千兵马?”

贺齐道:“兵法曰‘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虽然是七八千兵马,但在张辽手中,如同百万雄师。主公长于御下,而短于谋兵,若一意孤行,恐怕凶多吉少!”

自古的帝王将相,都讲求“文治武功”,但孙权自即位以来,几乎逢战必败,没什么“武功”可言。因此,他这次是铁了心非要战场扬名不可,没有听从贺齐的建议。

贺齐道:“此战凶险,胜负难料,为保主公万金之躯,我请求改装您身上的铠甲!”

孙权见他一片深情厚谊,不好拒绝,把身上的铠甲脱下来,交于贺齐,进行改装。

孙权这身铠甲,号称“金鳞虎牙”,分为四个部分,一是头鳌顿项,戴在头上,由纯金制成,内中夹杂钨、钢等硬金属,二是批膊,负责护住肩部,这部分由黑曜石和绿松石相串而成,可以抵御弓箭,三是胸甲,由348颗猛兽的牙齿(多为虎狼之牙)编织而成,并经桐油反复浸泡,水火不侵,四是身甲,负责护住腹部、腰部及双腿,由千年硬枫制成,刀枪不入。

贺齐将这身铠甲仔细端详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原封不动的还给孙权。孙权心下奇怪,这也没改装啊,跟原先一样!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穿上铠甲就上了前线。

没过一个月,果如贺齐所料,张辽连用两计,打得孙权晕头转向。最后,孙权没辙,带着残兵败将狼狈逃窜。张辽坐镇合肥,让李典、乐进追赶孙权。孙权边打边跑,眼看着身边只剩下三五十个人了,心想我命休矣,这个时候,恰遇贺齐、甘宁、凌统前来救援。

贺齐道:“此刻危急,当用李代桃僵、瞒天过海之计!”孙权狐疑道:“不知计将安出?”贺齐从容自若道:“主公,你看这两位是谁?”言毕,从贺齐身边闪出两名副将,这两名副将也是紫髯如戟,而且都穿着孙权的那副“金鳞虎牙”,这三个人要是站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三个“孙权”。

贺齐安排道:“我们兵分三路,一路引军士500人,渡南淝河;另一路引军士500人,渡窦池;最后一路引军两千,并由甘宁、凌统保驾,渡东淝河。”

这下子给李典弄迷糊了,怎么三路人马都打着孙权的旗号,而且身上的行头还都一样,这我往哪边追?乐进道:“往东淝河逃蹿的那伙敌军人多势众,而且还有甘宁、凌统保驾,会不会是往那跑了!”二人一合计,就向东淝河追赶。结果,当然是中了贺齐的计谋,孙权顺着窦池南部溜走了。

孙权平安归来以后,设酒宴答谢贺齐等人。贺齐哭着说:“主公您以万金之躯轻涉险地,几乎遭受楚囚之辱,希望您终身记住这次教训!”

孙权点头称是,而后拍着贺齐的肩膀说:“您前些日子要我的铠甲,说去改装,原来是早就料到了今日之败,提前为我布置存身保命之计啊!看来无论干什么事儿,哪怕这件事有十成的把握能够成功,也要给自己预留退路!”

接着,孙权将一大碗酒一饮而尽,仰天长叹:“夫存不忘亡,安必虑危,古之善教!”(5)抚今追昔,这番话的确值得我们掩卷长思。

注释:

(1)陈寿所撰《三国志·吴志》。

(2)取自宋人杨凤尧私撰《三国辩士考》。

(3)清末学者张方注《韩非子》引贺齐言。

(4)取自宋人杨凤尧私撰《三国辩士考》。

(5)陈寿所撰《三国志·吴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