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对越作战前,根据上级指示精神,炮一师26团配属陆军125师在广西水口方向作战,团里决定一营配属373团,二营配属374团,三营配属375团。

125师373团,主攻方向是由水口关311高地北侧从我国的“那贯”、“叫善”,跨过巴望河,向越南“弄温”、“谷芳”进攻。26团1营首长决定观察所在357高地开设,虽然在地图上决定了观察所位置,但还没有实地考察作为观察所的视野如何,79年1月16日吃过午饭后,我营指挥连侦察一班跟随营长安纯光到观察所实地勘察地形。

因为在边界上,距离国境线很近,为了安全,我们都荷枪实弹,把班里仅有的两支56式冲锋枪带上,每支枪四个弹夹压满子弹,没有带枪的带上了四颗手榴弹,同时把新发的大砍刀带上,携带仪器,从311高地东侧山脚下徒步往北走。我是班长,挎一支枪在最前面开路,另一支枪压后,无线兵携带两部709调频电台,十多个人的队伍拉开距离顺着小路一字形前进。

一次危险的国境线迷路

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对面来了不少人,都是年轻的姑娘,头上黑布裹头,身穿黑衣服,脚穿黑鞋,在野外黄绿色为主的环境下,一队黑衣人格外显眼,我们很警惕,营长安纯光命令:“马上靠边,让黑虎队过去”。我们靠在路一边,紧握武器,警惕的看着一、二十个黑衣人从我们面前走过去。姑娘们听到营长说“黑虎队”,她们高兴的笑了起来,互相打闹,我们看到不像越南特工队,也不太紧张了。后来知道原来是壮族人结婚,都穿民族服装。让过黑虎队后,我们继续往前进。

到达357高地山脚下,没有上山的道路,全是密不透空的树木、乱竹子、灌木,荆棘、藤条,我们一边用大砍刀砍出道路,一边前进,每个人砍一会就累了,轮流砍,时间不长,大家手都被荆棘扎破流血了,但是谁也没有叫苦,没有停止前进,前进了一个小时,这时一道十米以上的悬崖挡在跟前,悬崖上面就是主峰,没法前进了,营长指示大家从其他方向寻找上主峰的道路。

我自幼在山里长大,这悬崖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上树掏鸟蛋,攀崖摘野果是家常便饭,记得我在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年秋天,村西有一个叫“大沟”的地方有一土悬崖,悬崖的中间有一片酸枣树,长得酸枣又大又红,我看到馋的够呛,就爬上悬崖摘酸枣,爬上去后,摘完酸枣,脚下的土突然塌了,好在我及时抓住树底部,没有掉下去,但是,吊在半空,不能上,也不能下,距离地面和崖顶都有六、七米,那时人瘦身轻,浑身是力,我抓住树根,一点点的挪到有落脚的地方休息,但是还是没办法下到地面,没办法,我只好往上攀爬,一点点的在土崖绝壁上抠土坑,没有任何工具,用树枝和手指甲抠,然后借土坑往上爬,用了一个上午,才爬到了崖顶上,回到家怕挨父母打,也没敢吭气。这事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

一次危险的国境线迷路


看到眼前这道悬崖,激起了我少年时的勇气,我就跟营长说:“你们从其他地方寻找上去的道路,我从悬崖爬上去”。

营长安纯光不放心说:“你行不行?不要勉强”。

我说:“营长,您放心吧,没有事的,我上去后,如果你们没有找到路,我找条藤条给你们顺下来,你们抓着藤条爬上去”。

营长说:“好吧,注意安全”。

“是”!我答应一声,把冲锋枪往身后斜背,望远镜,水壶用腰带扎紧,手脚并用,抓着石缝往上爬,我身子紧贴崖壁,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动,爬了一段,突然看到一条小动物在崖缝里,距离我的脸十几公分,直愣愣的看着我,吓了我一跳,我喊了一声,吓得它回头钻进了石缝里。这时看到有条很粗的藤条垂下来在旁边,我抓着藤条很快爬了上去,上到主峰后,看到营长他们也找到了上主峰的道路,我等了一会,大家都上到山顶。

一次危险的国境线迷路

1979年1月16号日记:“今天去看了我营的观察所,在357高地,一个小时才爬上去,没有路,全部是从乱竹交错的里边爬上去,我自己则是从悬崖上爬上去的,因为走不上去,这次也经受锻炼。”

到达山顶后,我们开始勘察地形,在357高地,越南“弄温”村尽收眼底,但是观察不到越南“谷芳”村的具体位置,没法确定敌人的设防情况,营长安纯光立即决定开设侧方观察所,这时我派出副班长李会国(山东淄博人、76年兵)带一名侦察兵,携带一部炮队镜,一支冲锋枪,一名无线兵携带电台,按指定的向北1000米左右的山峰前进。观察所往北,山高林密,原始森林,侧观侦察兵往山下走了半个小时后,用电台汇报,没有道路,行走困难。营长在电台里讲到:“克服困难,继续前进,如果遇到情况,及时汇报”。

又过了一个小时,侦察兵汇报,迷路了,找不到去侧观的方向,,这时营长也有点着急,怕出问题,马上命令侦察兵原路返回。

我们在357高地主峰,注意力都在敌人在“弄温”等地新修的堑壕,工事上,方向盘手刘集炎(广东平远人。77年兵)用方向盘逐个测定敌人的堑壕,碉堡的方向分划,报给我们。依据方向,地形特点,我们把看到的都绘制在地图上。这样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小时,天有些暗淡了,因为上午刚下过雨,山间起了轻轻的雾气,快黑下来了,侧观侦察兵还没有回来,营长安纯光着急了,急忙用电台呼叫:“你们到哪里了”?

侧观侦察兵汇报:“我们也不知道到哪里了”。这时看到营长脸上严峻起来,因为这是在边界,越南特工队无孔不入,过去已经有我军士兵失踪的通报。

安营长当机立断,命令侧观侦察兵:“你们朝天打三发曳光弹”!

“哒、哒、哒”!三发曳光弹冲天而起,我们看到距离观察所不过二、三百米,但是方向偏出了一大截。营长命令我也打三发曳光弹,我射击后,迷路的侦察兵也看到了,很快就来到了观察所,天快黑了,看到侧观侦察兵累的气喘吁吁,谁也没有说啥,我们急急忙忙下到山下,返回驻地。

回到驻地后我问李会国:“你们不是带有指北针吗,咋迷路了”?

李回答说:“忘记带了”。

听说忘记带了,我也很自责,如果他们出发前我仔细检查一下他们携带的装备,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幸亏我们带有曳光弹,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2月17日开战,357高地没有作为观察所使用,而是以大炮台作为观察所,直到撤离复和战场,也没有启用357高地观察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