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田飞龙表示,中国的历史“羞辱”不利于其在世界事务中的新角色。 中国希望享受内部和平友好的对外关系必须避免培养一种受害者的感觉

《南华早报》超越特朗普的贸易战,中国应该放弃“屈辱的历史”

田飞龙,现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法学院,副教授。本文从中国翻译

发表:周三,2018年9月26日,8:01am

更新:周三,2018年9月26日,8:08am

中国和美国是锁在一场贸易战争,这是一个利益、技术和制度价值的纠纷。 贸易战争也是一个联系到东方和西方的现代化以及它们之间竞争历史的重大事件。

今年5月,当美国贸易代表团带着一系列要求来到中国时,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望厦条约》(Treaty of Wanghia)中,点燃了中国人民的历史忧患意识和战斗精神。1844年,中国与英国签署《南京条约》后,又与美国签署了《望厦条约》。这些协议开启了历史的新篇章,西方打开了中国的贸易。《南京条约》是中英帝国冲突的结果:鸦片战争——中国输掉的一场贸易战。

屈辱的历史不能重演,但这也限制了现代中国在民族精神和对美贸易战方面的政策决定。

香港在《南京条约》割让给了英国。 在中国民族主义的历史观,这个事件是“国耻”的起点; “落后就要挨打”; 和动力成为一个富强国家。

历史的“国耻”发挥了重要作用,推动国家凝聚在一起,但也创造了一个对抗性的态度到现代的系统,对现代化治理产生负面影响。

首先,这一历史观点加强在中国古典政治传统的集体主义。 它加快了民族主义。

第二,它煽起悲伤的感觉和报复想法,这是不利于中国在全球舞台上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角色。

第三,它错误地将中国的落后归咎于传统文化,导致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结构性崩溃。

第四,产生了对西方抵制和怨恨。

第五,在中国成为大国之际,“国耻”的历史对中国与大国的关系产生了负面影响。它诱使其他国家感到不安。

一个希望享有内部和平与对外友好关系的中国,必须避免培养受害者意识。它必须区分殖民主义的罪恶和西方现代化的优点,并以批判的眼光吸收西方文明的理性价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