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战之我见D)法国会战之上-冒险的“曼施坦因计划”(大幅修订稿)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法国会战,德国陆军总参谋部原先制定的战略是施利芬计划的翻版,右翼以重兵进攻比利时、荷兰及法国北部,占领英吉利海峡沿岸地区,封锁英国。但在后来实施进攻过程中,希特勒迫使陆军总参谋部改变了方案,新计划以“曼施坦因”战略而著名,右翼只不过是佯攻,德军主力通过阿登山区直插法国中部,蒋英法联军拦腰切断,合围并击溃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联军主力后,法国失败已无法避免。所以在许多人看来,曼施坦因不但是一个战略天才,而且是德军取得法国会战胜利计划的制定者。对此,笔者有以下不同看法。

一、战前形势

德军占领波兰之后,作为既得利益者,1939年10月6日,希特勒在德国国会发表公开演讲,向英法提出和平呼吁。10月7日,法国总理达拉第表示拒绝,但更重要的是,10月12日英国首相张伯伦在下院发表演说,要求德国恢复战前边界为诚意,才能展开和平谈判。希特勒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认为英法政府对其和平倡议的拒绝,为其对西方的开战找到了理由和借口。

既然在政治上已无和平可能,10月9日希特勒发布第六号指令,准备对西方开战。11月7日,荷兰、比利时两国政府向德国和西方提出调停建议,英法两国政府表示,只有德国恢复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独立,才有可能展开和平谈判,德国则表示仔细研究照会。这更促使希特勒下定决心开战,认为先行击败法国之后,英国孤立无援自然会退出战争。

二、 开战原因

英国为维护其海外霸权,在欧洲实行大陆均衡政策,凭借经济和军事实力,使欧洲各大国之间彼此牵制和相互制约,防止一个国家过于强大,从而保住英国的霸主地位,而希特勒吞并奥地利、占领苏台德、进军捷克斯洛伐克其余地区、侵占波兰的行动,让德国成为欧洲大陆最强大的国家,打破了欧洲大陆的均衡状态,这是英国无法容忍的状况。自从德意志第一帝国建立之后,法国与德国之间摩擦不断,加之双方有领土纠纷,特别是一战之后,更是矛盾重重,法国自知自身无力单独对抗德国,只能与英国结盟,跟随英国政策亦步亦趋。英法与德国展开和平谈判的前提条件,是恢复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独立,在削弱德国实力的同时达成欧州大陆的均势,显然是德国无法接受的。

从希特勒的思想本意来说,并不想与西方战斗,而是一直寻求与英国结盟,对与法国的领土纠纷因土地不多也并不在意。在他的内心思想深处来说,向东方扩张,从低等民族斯拉夫人手里夺占苏俄在欧洲广阔而又富饶的土地,为日耳曼人向东方殖民争取广大而又丰腴的生存空间,建立一个庞大的德意志帝国才是他魂牵梦绕的理想[注1]。为了实现这一梦想,他需要在西线与英法达成和解才有可能,但是英法出于自身的战略利益拒绝了他的提议,这使西方国家成了他向东方进攻的绊脚石,迫使希特勒只有先进攻西欧,击败西方国家之后,才能够腾出手来向苏联进军。

三、佐森密谋

希特勒对英法开战的决心吓坏了德国陆军高层,在整个德国,只有希特勒一个人坚信可以战胜英法联军,布劳希奇、哈尔德 、龙德施泰特、傅克、勒布以及许多德军高层将领从军事角度认为德国还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也不具备与英法联军抗衡的实力,德军高级将领多次暗示及提醒对于一意孤行的希特勒都没有效果之后,部分德军指挥官开始策划军事政变推翻希特勒政权,以陆军总司令布劳希奇和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为中心,因德国陆军总司令部所在地在佐森地区而被称为“佐森”密谋分子。

密谋分子行动优柔寡断,相互推诿,哈尔德认为本土驻防军司令弗洛姆尤为关键,不过后者认为士兵和民众信任希特勒,不会服从推翻政府命令而拒绝合作。11月5日布劳希奇亲自去总理府面见希特勒准备摊牌,说德军还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士气如一战后期一般低迷,甚至发生兵变,希特勒听后勃然大怒,呵斥陆军总司令懦弱,希特勒的一阵暴怒吓坏了密谋分子,使其做鸟兽散不了了之,再也不敢做任何密谋行动。

四、兵力对比

德国陆军高层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当时双方兵力对比如下:

德军能够用于西线的陆军兵力为136个师,其中主力步兵师38个,摩托化师5个,装甲师10个,骑兵师1个,另有82个师是与波兰开战之后才建立的兵团,没有受过充分的训练,武器装备亦不完善,战斗力值得怀疑;不过德军主力部队编制合理,装备先进,训练有素,德军计有坦克2700辆,火炮约7400门;空军有现代化作战飞机3500架;海军弱小的兵力则起不了多少作用。

英法及荷兰、比利时联军共有140个师,其中摩托化师7个,轻机械化师3个,装甲师3个,骑兵师9个,步兵师118个,联军装备齐全,训练很好,坦克虽有3400辆,但分散在步兵部队之中,而不像德军编成装甲师集中起来使用,火炮约14500门;英法联军飞机约2400架,另英国本土有1000余架飞机可以参战;英法海军虽然十分强大,在西线战役中却无法发挥作用。

从双方兵力及装备对比来看,两方表面上实力大体相近,联军占有微弱优势,但德军大部分部队都是开战之后新建立起来的,成立时间只有半年多一点,没有受过多少训练,根本无法同联军的常备军相比,这正是德军高层指挥充满悲观主义的根源。

五、”黄色”计划

根据希特勒的指令,德国陆军总参谋部于1939年10月19日制订了“黄色”计划。10月23日,希特勒召集三军高级将领开会,阐明开战决心并给他们打气。10月29日希特勒签署了“黄色进军”指令。

方案指出要尽可能多的消灭英法联军及荷兰比利时军队,占领尽可能多的荷兰、比利时、法国北部领土,作为对英空战海战的基地,封锁英国;为此,作为主攻的德国“B”集团军群下辖第2、第4、第6三个集团军,在进攻荷兰的同时,从列日两侧出发攻击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而担任掩护任务的“A”集团军群下辖第12、第16两个集团军,在那慕尔南部渡过马斯河、坚守布永一段,保障主攻军团的翼侧,牵制马其诺防线法军的任务落在“C”集团军群身上,其下辖第1、第7两个集团军。按照这个方案进行的结果,势必产生与英法联军相持的局面,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德国的资源无法支持长期的战争,希特勒虽然对这个方案不满意,在没有更好的计划之前,只能签署。

六、曼施坦因

虽然制订了“黄色”进军计划,德国陆军总司令布劳希奇并不愿与英法交战,一方面他希望英法能够坐下来进行和谈,另一方面他盼望希特勒回心转意能够与英法协商,总是想办法拖延开战时间,以便局势出现转机。从1939年11月7日到1940年1月20日期间,德军因天气不佳或准备不足等原因,十二次推迟了开战时间,不能不说与德军高层的不愿开战有关,至少起到了一定的阻挠作用。

时任“A”集团军群参谋长的曼施坦因,对于黄色计划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若按计划进行,只能导致与英法的相持局面。他认为既然开战,就应以取得决定性胜利为出发点,可以“B”集团军群作为佯攻,“A”集团军群作为主力前出阿登地区,合围并消灭比利时、法国北部联军,就为击败法国创造了前提条件。1939年10月31日曼施坦因经“A”集团军群司令龙德施泰特同意,向陆军总司令部提出建议,以“A”集团军群做主力,用坦克和摩托化步兵师经过阿登山区突破马斯河防御,袭击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联军背后,增加一个集团军保障南翼,却没有得到陆军总司令部的回应。11月6日、11月30日、12月6日、12月18日以及1940年1月12日多次以备忘录或建议呈报陆军总司令部,均未收到答复。11月的一天,曼施坦因与古德里安会晤,说出自己思路并言及装甲师通过阿登高原可能性,古德里安通过研究地图及对当地地形的了解确定可行,并提出集中大量装甲师和摩托化步兵师突破色当才能达到效果。

七、计划变更

希特勒的副官长施蒙特将军得知曼施坦因计划后,要了一份备忘录,却无人知道是否呈报希特勒。陆军总司令部虽多次收到曼斯坦因报告,但未上报德军最高统帅部和希特勒,所以作为对西线战略和兵力调配具有最终决定权的德军最高统帅部和希特勒,是否知道曼施坦因计划不得而知。不过1940年1月10日德国空军一位传令官携带“黄色计划”乘坐飞机因暴风雪迫降比利时,未能及时销毁文件致计划泄漏,迫使德军不得不重新制定作战计划,这为曼斯坦因建议提供了一个变为现实作战计划的机会。

1940年1月27日,由于反对陆军总司令部制定的“黄色”计划,不断上报阿登突破的建议,陆军总司令部将曼施坦因调离“A”集团军群参谋长职务,令其担任新建立的第38军军长,这反为曼施坦因面见希特勒提供了一个契机。2月17日,曼施坦因和其他新任军长一起到柏林向希特勒报到,和元首共进早餐之后,希特勒将曼施坦因叫到办公室单独面谈,请其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在交流过程中,曼施坦因对希特勒对自己计划快速透彻的理解和敏捷的反应深感惊奇,并得到了元首的赞同。在希特勒施加的强大压力下,2月24日德军最高统帅部发布了以曼施坦因思路为出发点的名为“镰割计划”进军指令,成为法国战役中德军的作战计划。

曼施坦因计划的要点是在西线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为出发点,“B”集团军群变主攻为佯攻,尽可能多的占领荷兰、比利时领土,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比利时。“A”集团军群变掩护为主攻,投入三个集团军,右翼突破到列日~日韦地区向索姆河进攻,分割包围在比利时的英法联军主力;中间则由强大的装甲师通过阿登森林,在日韦~色当突破马斯河法军防御,折向西南;左翼通过卢森堡南部保障突击集团南部翼侧。“C”集团军群则在马其诺防线当面行动,牵制法军部队。由“A”“B”两个集团军群合围并消灭在比利时的英法联军为第一阶段,然后再南下占领法国南部为第二阶段。

八、取胜前提

“曼施坦因计划”要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以下几个前提条件:

作为佯攻的德军右翼兵力“B”集团军群,在进攻发起之日就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空军的大力支持下对荷兰、比利时展开大规模入侵,充分利用新技术、新军种还不为人所知的特点,在某些战略要地用弱小的兵力和奇袭战术取得超乎想像的战果,配合大部队通过声势惊人的猛烈进攻,尽可能多的消灭荷兰、比利时军队,尽可能多的占领两国领土,瓦解并粉粹荷兰、比利时两国政府的抵抗意志。只有在“B”集团军群取得重大战果的情况之下,通过戈培尔的大肆渲染和误导,才会造成英法联军认为其是德军主力的错觉,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比利时,从而导致法国中部和马斯河防御空虚薄弱,并在“A”集团军群突破阿登地区进攻马斯河时因被牵制而无法脱身,为主攻军团挺进法国中部直扑英吉利海峡创造有利条件。

德军需要克服的另一个困难是阿登地区的地形,南北走向的阿登高原道路稀少,迂回曲折,陡峭险峻,,森林茂密,崎岖难行。坦克能否和及时通过这样的地形是一个极大的挑战,盟军就认为坦克无法通过这些地区,对德军装甲部队来说,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主攻军团“A”集团军群兵力达46个师,以装甲师为先导,摩托化步兵师随后跟进,步兵在后展开,在如此狭窄的正面展开如此多的兵力,使德军纵深过长,首尾相距达100英里,对德军的参谋作业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整个进军计划既要全面运筹,周密准确,又要组织有力,措施得当,各个部队的出发顺序、行走路线、作息时间、运输补给及其他方方面面的问题,都必须有十分精准和高效的计划并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才不会出现混乱的局面。既使有丝毫的错误,也会导致整个大部队的运行不畅和无法收拾的场面,同时这还有赖于不受盟国空军的袭扰,一旦盟军发现了德军的行动,倾其全力进行轰炸,则后果不堪设想,“镰割”行动必败无疑。

但最为重要的是,正面如此狭窄、纵深如此过长的庞大兵力,必须赶在盟军统帅部发现德军主攻方向为阿登高原醒悟过来之前,突破沟壑纵横、深堑密布的马斯河河谷,才有回旋的余地。一旦无法突破法军在马斯河防线的防御阵地,被困在道路稀少、崎岖难行、森林茂密、部队无法展开的阿登地区,则后果不堪设想。只有在马斯河西岸四通八达、交通便利的法国平原,强大的德军装甲部队才有用武之地,德军的后续部队也才能够如愿顺利展开,所以法国在马其诺防线与英军防线之间的马斯河防御部署和防守强度,以及对德军行动的反应之速度与力度,决定着阿登突袭计划的成败。“曼施坦因计划”寄希望于联军主力被“B”集团军群吸引已经北上比利时无法抽身,且法国中部没有强大的预备队能够及时阻住德军前进,才有成功可能。

九、冒险因素

这也同时说明“曼施坦因计划”是一个十分大胆而冒险的计划,一旦“B”集团军群在荷兰、比利时遇到顽强的抵抗,无法取得令人满意的战果,规模及声势无法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则盟军主力既可北上支援比利时及荷兰,又可南下从侧翼攻击阿登前出德军。如果德军在深沟纵横、山峦起伏的阿登高原运行不畅,行动迟缓而丧失战机,让法军在马斯河前挡住德军前进道路,使德军出口被阻,庞大兵力无法展开的话,英法联军就可从侧翼对敌人进行攻击,对拥挤不堪的德军进行猛烈空袭,势必造成“A”集团军群局势大乱、损失惨重和行动失败。即使德军已经突破马斯河防御,对于孤军前出的德军装甲部队,只要法军统帅部应对得当,及时派装甲部队从南北两翼攻击并切断德军部队补给线,合围并消灭德军尖刀部队,鹿死谁手尚难预料。

盟军主力北上比利时被“B”集团军群缠住无法脱身,德军主力顺利通过阿登高原,马斯河法军防线空虚轻松突破,联军没有预备队阻挡德军前进且反应迟缓无力应对,德军装甲部队长驱直入而不必担心其翼侧及补给线,这些条件缺一不可是“曼施坦因计划”取得成功的前提。正是因为有着这么多的前提条件才有可能成功,布劳希奇与哈尔德作为德军优秀的战略家和领导者,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风险,因而肯定不会拿军队作为赌注孤注一掷,而是要对全局负责,同时也不敢排除盟军进攻鲁尔区或齐格菲防线的可能,兵力部署及分配必须考虑多方面因素,所以对“曼施坦因计划”的拒绝和冷淡尽在情理之中,将其调离岗位另任新职并不出人意料。而希特勒是个敢于冒险和大胆赌博的人,具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多次将个人和德国的命运交付于巨大赌博之中,进军莱茵兰、撕毁《凡尔赛协议》、吞并奥地利、侵占捷克斯洛伐克、进攻波兰诸事件无一不体现着这样的个性,当曼施坦因一说出自己的想法,具有立刻洞察事物本质眼光的希特勒当即看出该计划的前景,这是一个比“黄色计划”更具决战性质的想法,虽然具有不可预料的巨大风险,不过一旦实现德军便有可能取得彻底胜利,值得赌上一把,如果失败则将德国和个人命运交由天意决定,由此也决定了西线战役的结局。

十、”镰割”计划

德国陆军总司令部迫于希特勒的强大压力,根据曼施坦因思路制定了”镰割”计划,并进行相应的兵力部署。

德军”A“集团军群担任决定性主攻,由龙德施泰特上将指挥,下辖第4、第12、第16三个集团军,克鲁格上将指挥的右翼第4集团军突破比利时边境防御后从列日方向进攻,尽快突破马斯河,保障主攻军团右翼;利斯特上将指挥的第12集团军和在其后的”克莱斯特坦克集群”通过阿登高原担任主攻突击任务,在色当强渡马斯河之后,向西方运动以便对在比利时的盟军翼侧和后方进行深远推进;布施上将指挥的第16集团军通过卢森堡南部之后,正面向南展开部队,掩护利斯特突击集团左翼,沿埃纳河向西延至索姆河阻止南部法军反击。施佩尔上将指挥的第3航空队协助进行空中打击。

德军”B”集团军群担任助攻,由博克上将指挥,下辖第6、第18两个集团军,赖歇瑙上将指挥的第6集团军从鲁尔蒙德和列日之间向比利时北部迅猛推进,突破阿尔贝特运河和马斯河防御之后,在代勒河与预料会向比利时推进的英法联军相持,并使盟军失去行动自由;屈希勒上将指挥的第18集团军以少数兵力进攻荷兰东北各省,主力在空降到”荷兰要塞”后方的空降兵协助下,突击艾瑟尔阵地和佩尔防线,迫使荷兰退出战争。凯塞林上将指挥的第2航空队协助进行空中突击。

德军”C“集团军群担任牵制任务,由勒布上将指挥,下辖第1、第7两个集团军,维茨莱本上将指挥的第1集团军在马其诺防线进行佯攻以牵制法军部队,多尔曼上将指挥的第7集团军部署在莱茵河畔,进行战斗侦察行动以牵制敌军。

陆军总司令部保留了47个师作为总预备队。

空军的任务首先是消灭英法联军航空兵团,取得战场制空权;对敌人主要道路、桥梁、铁路及其他交通要道进行轰炸,阻止敌人进行战役机动;在陆军主要突击方向提供空中掩护,进行空中突击,协助陆军作战。

十一、联军部署

荷兰由于其兵力弱小,且因地理关系,不能指望同盟军及时的援助,无法防守自己的边界,故只在边境配备了少量兵力,只准备防守被称为”荷兰要塞”的地区,指望在长期的相持中等到联军的援助,静待时局变化。

比利时有22个师,主要兵力在列日~安特卫普之间依靠阿尔贝特运河进行防守,力争阻挡德军进攻两天以上,以便为英法联军占领马斯河、代勒河一线构筑阵地争取时间。

英法联军编为3个集团军群。第1集团军群由比约特将军指挥,下辖第2、第9、第1、第7四个集团军及英国远征军,部署在英吉利海峡~隆居永一线,任务是支援荷兰、比利时军队,将德军阻滞在代勒河一线,从东南向西北依次为第2集团军防守隆居永~色当的马奇诺防线,与其相接的由柯拉将军指挥的第9集团军防守色当~那慕尔之间的马斯河,左面由布兰查德将军指挥的第1集团军向北推进防守那慕尔~瓦夫勒之间地域,在其左翼由戈特勋爵指挥的英国远征军前出到瓦夫勒~卢万之间的代勒河,而靠近海边由吉罗将军指挥的第7集团军向东北方向推进到蒂尔堡~布雷达一线,从左翼保障主力同荷兰军队会合,除第2集团军外,其余部队在德军进攻荷兰和比利时时应立即向东北方向推进,占领马斯河、代勒河一线防御阵地。第2集团军群由普雷特拉将军指挥,下辖第3、第4、第5三个集团军,防守从隆居永~阿格诺一线的马其诺防线,担任纯粹防守性的任务。第3集团军群由贝松将军指挥,下辖第6、第8两个集团军,防守从阿格诺~巴塞尔一线的马奇诺防线南段,也是纯粹防守性部队。

联军统帅部预备队14个师配置在沙隆~圣康坦地区。

十二、执行过程

经过多次延迟之后,希特勒决定对西方开战,1940年5月10日凌晨5:35,德军在英吉利海峡至马其诺防线全线出击。

法国会战共分两个阶段,德军利用阿登奇兵合围和消灭北上英法联军主力为第一阶段,这是”曼施坦因计划”发挥作用的地方,也是法国会战中最具决定性的一步;之后,德军利用优势兵力大举南下迫使法国投降为第二阶段。

在法国会战第一阶段过程中,本人认为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间段:一是边境及向纵深突击战斗时间段,时间为5月10至12日;二是达成战略性突破合围北上联军的决定性时间段,时间为5月13日至20日;三是消灭比利时和法国北部盟军的扫荡时间段,时间为5月21日至6月4日。

1、突破边境并向纵深推进战斗时间段。”A”集团军群的第4集团军和霍特第15装甲军10日出发越过边境,突破了比利时骑兵和阿登山猎兵的边境防御阵地,随后突破了乌尔特河防御,快速向马斯河方向推进。第12集团军和克莱斯特装甲集群于开战当日在摧毁卢森堡人设置的障碍物后又突破了比利时边境防御阵地,5月11日在推进中打退法国骑兵的多次反冲击,莱因哈特第41装甲军直指蒙泰尔梅地段的马斯河,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先遣部队于5月12日晚进抵马斯河并夺取了色当,当天夜里开始进行紧张的渡河准备。第16集团军10日向卢森堡进攻,迫使卢森堡于当日不战而降之后,向西南方向快速推进,为主攻军团提供掩护。

“B”集团军群的第6集团军于5月10日对比利时发动进攻,首先以空降部队对埃本~埃马尔要塞及阿尔贝特运河上的重要桥梁进行偷袭并取得成功[注2],主力于当晚在宽大正面上强渡了马斯河和阿尔贝特运河,逼迫慌乱的比利时人把在列日前面的军队撤到马斯河对岸,次日赫普纳的第16装甲军冲向宽阔的比利时平原,以横扫千军之势剑锋直指安特卫普,造成是德军主要突击方向的假象,比军全线向代勒河溃退。第16集团军10日攻占了防御很差的荷兰东北各省,突破了艾瑟尔阵地和佩尔防线,并在”荷兰要塞”的后方空降了伞兵部队,并在多处地方投放了假伞兵部队,引起了荷军部队的恐慌,12日德军突破格雷伯线,当晚装甲第9师到达穆尔代克。“B”集团军群向荷兰、比利时的进攻采用新兵种、新战法,空袭、伞降,装甲兵快速运动,空地协同作战,全面开花,声势惊人,取得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果,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同时也吸引英法联军主力于5月11日启动“D”计划北上比利时扼守马斯河、安特卫普一线,为主攻军团从阿登出击创造了有利条件,取得了牵制敌人和转移注意力的完美效果。

德军左翼“C”集团军群第1、第7两个集团军于5月10日当其他地方战斗打响后,按照既定部署向马奇诺防线当面法军发起进攻,牵制法军部队使其无法机动,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2、战略性突破合围北上联军的决定性时段。“A”集团军群第4集团军和霍特装甲军于5月13日晨在迪南以北进抵马斯河,强渡成功建立了登陆场,打退敌军的反冲击,牢牢控制了马斯河。第12集团军北翼的莱因哈特装甲军也于13日在蒙泰尔梅附近强渡了马斯河,南翼的古德里安装甲军亦于同日在色当两侧强渡马斯河成功,到5月14日,德军7个装甲师已全部渡过马斯河;马斯河防线一失,通往英吉利海峡的道路敞开,北上联军面临被包抄的危险,马奇诺守军也将腹背受敌,这时才反应过来的盟军统帅部于14日下午集中大批空军对德军马斯河渡河浮桥实行了猛烈的空中突击,但在德国空军和高射炮兵团拦截下损失惨重,损失飞机数百架,非但没有炸毁浮桥,反而丧失了战区制空权;联军在色当~那慕尔之间的第9集团军,15日因无力抵挡德军猛攻而被击溃西退,联军防线出现巨大缺口,德军装甲快速运动兵团从此缺口大量涌进,向西南方向长驱直入,同日古德里安继续向西突击,在普瓦泰隆突破法军防线,与霍特装甲军和莱因哈特装甲军会合后,形成一股强大的钢铁洪流向西卷去,如入无人之境,本来克莱斯特装甲集群的侧翼总是得到其他部队按照事先制定的次序相互交替的掩护,但由于古德里安的装甲运动兵团速度实在太快,16日已到达瓦兹河,步兵部队无法跟上而留下一段空白,同时太过顺利的战事让德军最高统帅部十分担心,希特勒也满腹狐疑,害怕翼侧受到盟军突击,于是向古德里安下达暂停前进的命令,等待第12集团军的步兵部队沿埃纳河形成坚固的向南防线之后再行前进;古德里安一直认为只有集中强大的装甲兵力对敌纵深进行快速突破,在敌人还来不及进行重新部署和安排防线之前,以闪电式的速度击破敌军的防御才是取胜之道,所以进行严重抗议,最终取得了24小时”强力侦察”的权利,他充分利用了这道命令率领其部下向西方猛冲,进而带动整个德军装甲部队横贯法国中部平原,直扑英吉利海峡,他所率领的装甲军5月18日到达圣康坦,次日抵达康布雷~佩罗讷~哈姆一线,5月20日攻占亚眠,当天晚上德军装甲第2师一部在阿布维尔附近成为进抵英吉利海峡的第一支部队,切断了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英法联军的退路,合围了该地域的所有联军。

”B”集团军群第6集团军5月13日在让布卢附近击退两个法国轻机械化师,次日近抵代勒河,与前出的英法联军交火;5月16日在德军猛攻下,那慕尔~安特卫普一线因马斯河失守而如芒在刺的联军退过了登德尔河,5月19日又退过了斯海尔德河,同时英国人开始在南面德南~阿拉斯一线建立防御阵地,准备与南部法军共同协作攻击德军前出的装甲运动兵团。第18集团军5月13日通过穆尔代克大桥后击溃了荷兰轻装师,攻占了”荷兰要塞”,次日,已无任何希望并担心对鹿特丹进行空袭的荷军向德军投降,荷兰退出了战争,该集团军随即转向第6集团军右翼协同作战,从东北方向向联军推进。

3、消灭法国北部和比利时联军的扫荡时间段。”A”集团军群的第4集团军5月21日在阿拉斯受到英军反冲击,由于法军未予协助很快就被击退,德军继续向西北进军,24日抵达贝蒂讷和朗斯与英法对战,5月25日后在莫伯日西南地区围歼了法军一个强大集团,从东南方向攻击敦刻尔克防卫圈的联军。第12集团军沿埃纳河建立了面向南方的防御阵地,并击退了南面法军突击的一切尝试。5月20日后,古德里安装甲军和莱因哈特装甲军转向北和东北,23日合围布洛涅与加莱,次日进抵圣奥梅尔~格拉沃利讷之间阿河一线,将盟军主力围困在格拉沃利讷~杜埃~布鲁日这一狭小的三角区域,联军唯一能够逃脱的港口敦刻尔克遥遥在望,但希望与英国和解的希特勒却在此时下达了暂停前进的命令,规定德军装甲部队不能越过朗斯~贝蒂讷~圣奥梅尔~格拉沃利讷一线,并令撤回推进到阿兹布洛克的部队,使联军有机会建立防御圈,制造了联军逃脱33.4万人的”敦刻尔克奇迹”[注3],26日虽然撤销命令,但机会已经失去,5月29日古德里安装甲军占领格拉沃利讷,31日被围在里尔附近的法军投降。

” B”集团军群第6集团军一直与联军苦战,5月25日强渡了斯海尔德河,在梅嫩附近向利斯河发动进攻,深深楔入比利时军队和英军之间,5月27日,被压缩到奥斯坦德和泽布吕赫绝望的比利时军队宣布投降,5月31日在里尔参加了围歼法军的战斗。第18集团军猛攻联军,于5月25日前强渡了斯海尔德河,从东北沿英吉利海峡向西南方向推进,参加了迫使比利时投降的合围,也参加了敦刻尔克周围最后的战斗,6月4日德军攻占了敦刻尔克,剩余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没有希望的联军放下了武器,法国会战第一阶段结束。

十三、原因分析

法国会战第一阶段之所以取得胜利,“镰割”计划之所以取得成功,以下因素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A.德军对新技术兵种的充分应用。陆军在古德里安的倡导下,将坦克集中起来编成装甲师,组建摩托化步兵师,两者结合起来形成快速机动打击拳头,成为德军在战争初期战无不胜的强大力量,开辟了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序幕;空军先摧毁敌空军力量使其瘫痪,夺取制空权,对敌交通枢纽和部队调动进行轰炸阻敌运动,配合陆军在决定性方向上空中突击提供炮火支援,空地协同作战,狂轰滥炸瓦解对方抵抗意志,运送空降部队到敌后方或战略地点执行特殊勤务。

B.“闪击”战术的成功。德国资源匮乏,不像英国和法国有殖民地源源不绝提供原料,无法支持长期战争,采用闪击战术符合德国国情;“闪电”战术的精髓是寻找敌人防守的薄弱环节,集中强大的装甲突击力量,空军提供炮火支援,空地协同作战,集中重兵于一点,由步兵打开敌人防御缺口之后,投入装甲部队对敌纵深进行快速迅猛突击,在敌人还来不及重新布署和建立防线之前,对其后方进行深远迂回制造混乱局面,扰乱军心民心,在敌人未充分动员整个国家经济和军事潜力之前,既已达到分割、包围、消灭敌军的目的,取得战争的胜利。

C.古德里安的个人因素。再好的计划也需要有人强有力的执行,古德里安对闪电战术的信心和激进的个人因素在西线战局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5月12日德军装甲先遣部队抵达马斯河,在没有预先进行周密侦察、缺乏强大炮兵支援的情况下,古德里安定下了强渡马斯河的决心,次日在空军配合下强渡行动取得了成功,突破了法军马斯河防御,为德军装甲部队打开了通向法国平原的缺口,使德军取得了战略主动权;循规蹈矩的德军统帅部5月16日为保障装甲部队翼侧发布暂停命令之后,古德里安得到24小时强力侦察的准许,为抓住战机,率领三个德军装甲师向西猛飚,快速疾进,直奔英吉利海峡,拖着整个德军大部队被迫以装甲师的行进速度前进,实现了合围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英法联军主力的战略目标。

D.德军指挥体制的灵活。在法国战役中,希特勒没有过多的干涉军方的指挥,而德军执行的任务式指挥法,充分考虑到现代作战中技术因素的作用,大兵团作战形式的出现,不但作战形式日趋复杂,牵涉领域也日益广阔,指挥官根本无法洞察作战进程的每一个细节,所以要求各级指挥官应尽量少下内容具体、约束力强的命令,多下达目标明确、内容简洁的指示,让下级有较大的自由去发挥创造力。龙德施泰特是这一任务式指挥法的热情拥护者,其部下也享有较大的行动自由,古德里安对法国西部总方向的突进,正是在这种指挥体制下享有一定的行动自由权的结果。

E、法军的作战理念保守落后。由于在一战中人力物力资源损失巨大,堑壕战和阵地战是主要作战方式,战后法军的作战思想以防守为主,以尽量小的代价在盟军支援下取得战争的胜利,沿德国边界修建的马奇诺防线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法国是一战的战胜国,对军队建设理念盲目自大,自以为是,拒绝接受新思想、新观念、新技术,以致在面临新的机械化战争方式时无所适从,远远跟不上德军行动步伐,导致步步被动局面。

F、联军统帅部的反应迟缓。德军“B”集团军群吸引英法联军主力北上比利时,古德里安于5月12日轻松到达马斯河东岸的时候,盟军统帅部认为德军还需要几天的准备,等待炮兵部队的到达才会展开行动,根本没有料到德军次日即在空军配合下强渡马斯河并取得成功,致使按照一战时间标准进行行动准备的联军措手不及,阵脚大乱而完全无法应对;当德军装甲师在法国平原狂飙突进、孤军深入的时候,盟军统帅部既没有派兵切断其补给线,也没有派装甲重兵从南北两翼对其进行夹击,只是分期分批、断断续续进行不痛不痒的阻击,根本无力阻挡德军装甲部队向英吉利海峡发动的冲击,充分体现出盟军统帅部反应迟缓和应变不力。

G.盟军指挥体制复杂和法军指挥体制呆板僵化。与德军的单一指挥体制不同,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虽然共同与德国对抗,却各自以本国利益为重,只有在联合行动不损害自己重大利益的情况下才参与配合,这也为德军的各个击破提供了有利条件;法军指挥体制过于严谨僵化,指挥官未得到命令不敢擅自行动,当孤军深入的德军装甲部队与法军部队出人意料地在后方遭遇时,大部分的法军指挥官不是立即就地组织防御,阻止敌军推进,即使自身处于优势也不行动,而是茫然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德国坦克从身旁呼啸而过,宁做战俘也不加抵抗,任敌人自由活动,极大减轻了德军装甲部队冲击的压力与困难,同时导致了法国失败主义思想的泛滥,只有极少数法军部队进行了遭遇战斗,却无法阻止德军的取胜。

十四、 战斗后果

德军在法国战役第一阶段取得的战果决定了法国的命运。德军攻占了荷兰、比利时及法国北部,迫使荷兰、比利时退出了战争,击溃和消灭了法军30个师与英军9个师,而被摧毁的大部分是联军主力师、装甲兵团与摩托化步兵师,技术设备和武器装备也损失殆尽,英法联军主力尽被歼灭,从隆居永到索姆河河口的部分法国防御部队同样损失惨重,德军在索姆河与埃纳河两河南岸都建立了登陆场作为进攻法国南部的跳板。

由于大部分机械化快速运动兵团与主力师在比利时被歼灭,法军只剩下由不少二线师与守备师共同组成的66个师,只有很少的机械化兵团组成预备队,防守着从索姆河河口到马其诺的漫长防线,法军高层认为根本无法抵御德军的进攻而悲观失望,普通士兵因败仗连连而士气低落,无心再战。德军在第一阶段作战行动中并没有受到多大损失,经过补充和修整后士气高涨,精神振奋,有10个装甲师和130个步兵师参加了第二阶段的作战,很快突破了法军的防御阵地横扫法国南部,法军无力抵挡,6月17日法国提出求和,6月22日双方在贡比涅签订停战协议,法国战败。

十五、简要评述

法国战役第一阶段的成败,决定着法国会战的结局。如果德军在第一阶段没有取得成功,局势如何尚难预料,谁胜谁败殊难预知;如果德军在第一阶段取得成功,盟军丧失主力后,法国必败无疑,所以说“镰割”计划成为法国会战的决定性因素。

曼施坦因提出以装甲主力出人意料的前出阿登成为“镰割”计划的基础,所以在许多战史学家看来,曼施坦因是法国会战第一阶段计划制定者。对此笔者有不同观点,与其说曼施坦因是计划制造者,不如说是思路提供者更为确切,原因有三:

A.思路成为计划必须有人决策,而决策者往往比思路提供者更为重要。如果上级没有认识到思路的价值,完全不予理会的话,思路也就不成其为思路,只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历史上不乏其例,德国陆军总参谋部对曼施坦因建议的置之不理就是一例;真正使曼施坦因计划成为现实的是由于希特勒的赞赏与肯定,没有他的认同就没有曼施坦因计划,所以说希特勒才真正是“镰割”计划的决策者和缔造者。甚至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希特勒无视德军所有将领的恐惧,一意孤行坚持对英法开战的总体战略,也就不会有什么西方作战计划,更不会有什么曼施坦因建议,从这个意义上讲,希特勒才是法国会战一切计划的决定性因素。

B.阿登突击只是奇袭计划,古德里安的闪电突击更为重要。曼施坦因思路的核心只是从传统的战略角度出发,在敌人意料不到的地方集中优势的兵力兵器,以压倒性的优势,突破敌军防线,即使他提出在阿登地区使用装甲主力,本意并非是做战略突破之用,而是取得装备优势,对于装甲兵的使用却没有明确的概念[注4]。真正使奇袭变成决定性突击是由于古德里安对闪电战术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勇敢果决的行动,正是由于他不顾一切的带领装甲部队向西猛冲,在德军统帅部犹豫不决而难以抉择的同时,彻底打乱了盟军统帅部一切计划布署,让德军掌握了战略主动权。

C.“镰割”计划有赖于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才能得以成功。德军佯攻军团的声势与规模能否吸引英法联军北上,主攻军团能否顺利通过地形复杂的阿登高原,装甲主力部队能否及时突破马斯河法军防御,德军西进装甲部队是否受到猛烈攻击,法军统帅部是否能够及时采取有力的应对措施,遭遇的法军部队是否激烈对抗,诸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都朝着有利于德军的方向运行,才使曼斯坦因思路有了实现的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德军体现出对现代机械化战争作战方式和技能的超前运用,高明的指挥艺术以及对闪电理论的忠实执行,创造了德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盟军军事思想陈旧落后,指挥不力又反应迟缓,无论其训练水平还是作战方式都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法国败亡势所必然。

法国会战可以这样概括:曼施坦因提供思路,希特勒决策和缔造计划,古德里安闪电行动塑造结果,英法联军无力应对,德军取得胜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