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天下老兵网-梦飘零几年前,曾经有官媒这样报道罗世忠: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英雄,时隔三十年后被发现仍然健在。当看到这个标题后,我心里涌起了无限的酸楚,在这个被称为信息大爆炸的年代,一位活生生的英雄被实实在在地忽视了;这个被称发现仍然健在的英雄其实一直真实而责无旁贷地存在着,只是直到那个时候才被官媒发现,这样的发现实在让人叹息和伤心。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一侧的老山作战纪念馆里,有这样一张照片十分醒目,照片上的说明为: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罗世忠、何天华。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张照片,曾经饱受争议和诟病,并且受到了一些人的质疑和诽谤,质疑者认为,当年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并非何天华、罗世忠两人,而是另有其人。因为这样的质疑,早于十年前,何天华的家人就曾经发过一篇义正辞严的声明,声明中除了要求质疑者收回其言论,向当事家庭道歉,且再三强调,何天华就是那个插红旗的英雄。一场辩论轰轰烈烈、闹得沸沸扬扬,在那个以贬低英雄为乐的年代,在那种以嘲讽英雄为目标的氛围里,何天华的家人与无事生非者展开了一场场激烈的较量。不过闹归闹、激烈归激烈,在这场关于是非的争论中,自始至终、罗世忠却没有任何发声,低调,这就是他自始至终的风格。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麻栗坡烈士陵园,与战斗英雄史光柱(中)、超一集团领导合影。每次到麻栗坡之前,罗世忠一定会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他的行程和安排,希望我们能见上一面。而每次接到他的电话,我一定会安排出时间和他见见,无论这样的时间如何紧迫和难得。4月1日,那个雾气迷蒙的夜晚,我再一次接到了罗世忠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除了照例的问候、再就是告诉我第二天将到麻栗坡的消息,自然,来了之后呢,最希望见到的人就是我。我一定是满口答应。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麻栗坡烈士陵园,与麻栗坡县民政局副局长汪声合影。于是,在那个约定俗成、没有什么惊籁的日子里,我又一次见到了罗世忠。罗世忠的样子倒是没有怎么变,腰还是一如既往地弯曲着,只是比原来弯曲得更严重了。当年在阵地上时,一棵被炮弹拦腰炸断的树枝叶乱飞,一截树枝在掉下来时,刚好就砸在了他的腰部,这样的巧合带给了他终身除却不了的痛苦,让他的生命只能在疼痛相伴中慢慢地度过。面色倒是红润,这恐怕与他乐观平和的心态不无关系。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由贵州省爱国拥军促进会、超一集团举行的祭奠仪式。此次赴麻栗坡,罗世忠是受贵州省爱国拥军促进会、超一集团“不忘初心、感恩奋进”主题教育活动组委会邀请,前来参观和祭扫的,之所以会受到邀请,与他战斗英雄的身份分不开。最近这几年,在一些他曾经的老领导、企业和社会团体的关心帮助下,罗世忠几乎每一年都可以回麻栗坡来祭扫、来看看,对于收入不多、日子勉强可以维持的罗世忠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罗世忠(右一)与战友在祭奠。回麻栗坡曾经是罗世忠深藏在心底,一直梦想、却又不敢想的事,下岗、失业、身体残疾、生活压力太重,任何一个缺钱的理由都足以将他在经济上击垮,想要拿出一笔几千块钱的出行费用,真是比登天还难。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与胡国桥亲切交谈。2002年,罗世忠所在的企业进行改革,“改革”大旗一旦挥舞,许多事情就来得言不由衷。在一无背景二无靠山的情况下,老实巴交的罗世忠只能下岗,每个月600块钱的补助只能让他勉强度日,除了维持生活,没有一点点可以奢侈的可能。那个将红旗插上老山主峰的战士,他的名字叫罗世忠2012年7月,罗世忠在侄子的陪同下回到麻栗坡,这是离开麻栗坡近三十年后、罗世忠与这片热土的第一次亲吻。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里,侄子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他的事迹介绍;震惊之余,侄子与他进行了一番深入浅出的谈话,这才终于知道了,这个默默无闻了几十年的亲人原来是个战斗英雄,也知道了他埋在心底几十年、想回麻栗坡看看的心愿。为了让他心愿达成,在那个充满期待的季节里,侄子陪同着罗世忠,踏上了回返麻栗坡的路程。那一天,当站在陵园里、看到满坡伫立的坟茔、那一个个曾经与他生死与共的战友时,罗世忠压抑了几十年的情感终于在顷刻间爆发,他仰天悲涕、嚎啕大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