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后,被迫割让大片土地,其中但泽被划归波兰辟为自由市,波兰取得了进入波罗的海的出口,但”波兰走廊”将原连成一片的德国领土分成了两块,东普鲁士成了远离德国本土的孤岛,使德国人耿耿于怀。希特勒执政之后大肆扩军,重整军备,一心想要洗刷《凡尔赛条约》的耻辱,短短几年时间使德国重新成为了欧洲军事大国,英法的绥靖政策让其野心得到极大扩张,吞并奥地利、夺回苏台德地区之后,又侵占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接着又把眼光伸向了波兰地区。

一、开战原因

希特勒之所以向波兰开战,从表面上看是为了夺回但泽,在”波兰走廊”修建铁路和公路连接东普鲁士,但更深层的原因是他的世界观、他的思想所造成。

费希特绝对自我的概念为希特勒那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提供了哲学上的思想基础的同时也强化了他那自命不凡的特性,叔本华的意志作为外在形式被他赋予了直觉洞察的神秘,尼采的超人和权力意志提供了具体的实现方式,黑格尔认为天意注定要改变历史的骑在马背上的世界精神,在希特勒那里就是他自己;”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被他奉为至理名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他看来也适用于社会领域,日耳曼人作为优越种族,理应通过战争从东方的低等民族斯拉夫人那里获得更多生存空间;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激励他想成为伟大的征服者,捍卫腓特烈大帝创造的德意志民族国家是他引以为豪的壮举,将所有日耳曼人统一于一个大德意志帝国是他终生挥之不去的梦想,在这些思想的综合作用下形成了希特勒个人独特的人生观和思想[注1]。

正是在这些思想的指引下,1937年11月5日下午,希特勒在柏林总理府召集战争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勃洛姆堡、陆军总司令弗立契、海军总司令雷德尔、空军总司令戈林、外交部长牛赖特开会,由元首军事副官霍斯巴赫上校执笔,希特勒在会上阐述了德国向东扩张的生存空间理论,要求军队做好对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武装占领的准备,即使冒着同英法开战的危险也在所不惜。希特勒的这些想法吓坏了勃洛姆堡、弗立契和牛赖特,三人表示怀疑,不过随后不久三人都失去了职务,1938年2月4日希特勒取消战争部,改设成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希特勒自任最高统帅,任用唯命是从的凯特尔为最高统帅部长官,为通向战争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二、战前形势

根据《慕尼黑条约》规定德国取得苏台德地区之后,1939年3月15日,德国不顾信义又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3月17日英国首相张伯伦如梦初醒,对希特勒发出警告。3月21日德国向波兰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割让但泽,德国有权在”波兰走廊”修筑公路和铁路,但被波兰拒绝;同一天英法为制止希特勒继续扩张正式结成军事同盟,张伯伦提议英国、法国、苏联和波兰发表共同声明,但因波兰对苏戒惧未成;3月31日,张伯伦在下院宣布英法共同保证波兰安全,更坚定了波兰保卫自己领土的决心,4月6日双方签订《英国一波兰安全保证条约》,5月19日波兰和法国签订类似协议书。4月起英法为遏止德国与苏联谈判,但因仅希望苏联提供帮助,而不愿在苏联受到攻击时提供援助,且苏联与德国边境并未接壤,若与德军战斗就必须通过波兰和罗马尼亚的领土,而这两个小国对苏联的戒惧之心甚于德国,不同意苏军通过,同时英法拒绝了苏联4月16日提出缔结军事联盟的建议,参加谈判的英法军事代表团人员级别过低,没有诚意而使谈判陷入胶着状态。实际上英法同苏联的谈判,更多的带有对德国进行威慑的意味。

自被波兰拒绝要求之后,4月3日希特勒发布”白色方案”命令,要求5月1日前三军将作战计划与详细时间表上报最高统帅部,德军在9月1日之前做好攻击波兰的准备;5月22日德国与意大利签订《钢铁盟约》,规定一方在和他国发生武装冲突时,另一方全力支持,且不得单独停战或媾和;次日,希特勒在柏林总理府书房里召集军事首脑开会,在灌输向东夺取生存空间理论的同时,详细分析了目前局势并阐明了自己开战的决心,对波战争已无法避免;5月28日希特勒以波兰接受英法两国保护为由,宣布废除1934年两国签订的《德波互不侵犯条约》,命令德军做好在8月前进攻波兰的准备;为避免陷入东西两线作战的局面,希特勒抛弃意识形态的对立,于8月23日与苏联签订《德苏互不侵犯条约》,并附加了一份瓜分波兰和东欧的秘密协定,解除了东线的后顾之忧;8月25日墨索里尼以意大利还未做好参战准备为由脱身事外的做法,使准备于次日进攻波兰的希特勒受到沉重打击,不得不推迟开战日期;在最后几天的和平日子中,英国和意大利进行了频繁的外交活动,力图阻止战争的发生,8月29日德国政府作出回应,要求收复但泽和波兰走廊全境,保护在波兰的德国少数民族,并玩弄诡计使波兰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做出答复,从而指责波兰否决了德国的提议,终止了谈判。8月31日下午4点,希特勒决定于9月1日早晨4:45对波兰展开战争。

三、兵力对比

德国在波兰战场中共投入陆军44个师,其中包括6个装甲师(每个师配备有300辆坦克)、4个轻装师、4个摩托化师,共计2000多辆坦克;空军共投入约2000架现代化作战飞机,编成两个航空队参加战斗;海军也同样参加了封琐波兰的行动;德军参战兵力达到88.7万人。另有临时组建的10个师作为预备队(未能参与军事行动),总兵力150万人。德军训练有素,编制合理,装备现代,战术先进。

波兰共投入31个师、1个骑兵师、11个骑兵旅、2个摩托化旅,编成7个集团军和4个战役集群,拥有80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空军编有6个混成航空兵团,大约1000架飞机,其中适应现代化作战要求的不到400架,高射炮兵也很缺乏;海军仅有微不足道的几艘小型舰艇,无法在战斗中发挥作用;波军总兵力达到100万人。陆军多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过时武器,装备陈旧,编制保守,训练落后且战术已不适应现代化作战需要。

德军在西线只有绝大多数由后备役人员所组成的33个师,并且只有能够应付三天战斗的武器弹药,没有任何装甲兵团,有500架飞机担任掩护,守卫着尚在构筑之中的”齐格菲”防线;法军在德法边境驻有装备精良的85个师,坦克2000多辆,飞机1500余架,英军也正在支援途中,兵力对德军具有压倒性优势。但是英法两国在波兰战争中并没有对西线德军形成压力,只进行了一次象征性的小型进攻活动,然后又退回法国境内,所以西线战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波兰人对于英法联军与波军从东西两线夹击德国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同时其兵力配置和战略部署也深受这种希望的影响。

四、双方计划

德国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和波兰接壤的国境线由1250英里延长到1750英里,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对波兰西部呈包围之势,这种战略上十分有利的情形对德国侵波军事计划有着直接的影响,波兰平原也有利于德国机械化部队的行动。

德军”北方”集团军群由博克上将指挥,辖第3、第4集团军,从波美拉尼亚和东普鲁士实施联合突击,建立东普鲁士和德国之间的联系,粉碎在维斯瓦河以北地区防守之敌,与”南方”集团军群协同消灭留在波兰西部的部队;屈希勒上将指挥的第3集团军从东普鲁士以主力攻击在纳雷夫河以北的敌军,渡过该河后向华沙和谢德尔采发展进攻;克鲁格上将指挥的第4集团军从东波美拉尼亚出击,攻占库尔姆地区和下游的维斯瓦河东岸,然后继续向东南进攻。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由龙德施泰特上将指挥,辖第8、10、14集团军,由西里西亚地区向华沙方向进攻,击溃当面波军,尽可能在华沙两侧强渡维斯瓦河,与”北方”集团军群协同消灭留在波兰西部的敌军;布拉斯科维茨上将指挥的第8集团军向罗兹推进,保障第10集团军左翼不受波兰人攻击;赖歇瑙上将指挥的第10集团军拥有大量坦克和摩托化兵团,从西里西亚地区向华沙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利斯特上将指挥的第14集团军在驱散上西里西亚东部的波兰部队后向克拉科夫方向进攻,夺占杜纳耶茨河上诸渡口。凯塞林将军指挥的第1航空队支援”北方”集团军群,勒尔将军指挥的第4航空队支援”南方”集团军群,空军的任务是消灭波兰空军,攻击交通要道,特别是阻止波军在第10集团军当面集中,支援陆军进攻军团。海军任务是消灭波兰海军,封锁波兰海上通道,保障德国与东普鲁士之间的交通线。

波兰军队的布署受到与英法结盟的影响,同时对自身战斗力充满盲目自信,波军总司令雷兹.西米格威元帅将军队几乎全部配置在德波边境上,除了想守住全部波兰领土外,一俟英法在西线发动进攻,即可率军向东普鲁士和德国本土实施突击,在国内只留了不大的预备队。为此,波军在北面防线由东向西在苏瓦乌基地区配置了”纳雷夫”集群、在姆瓦瓦地区展开了”莫德林”集团军、在波兰走廊部署了“波莫瑞”集团军,对东普鲁士地区形成包围之势;西面防线由北向南展开了在波兹南地区拥有强大兵力的”波兹南”集团军(时机成熟时可向德国本土进攻)、在维伦地区配备了”罗兹”集团军、在上西里西亚部署了”克拉科夫”集团军、在凯尔采地区配置了”普鲁士”集团军以做后应;南面防线由西向东展开了在塔尔努夫地区”喀尔巴阡山”集团军、在利沃夫地区配备了后备军团;在华沙地区和卢布林地区配置了总预备队。

五、战争进程

1939年9月1日凌晨4:45,德国陆海空三军同时向波兰发起进攻[注2],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在波兰战役中,个人认为战斗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边境战斗,时间为9月1日至9月7日。德国空军在第一天就将波兰空军摧毁在机场上而取得了制空权,对波兰道路、铁路、桥梁、弹药仓库及动员城市进行猛烈轰炸,严重破坏了波军的指挥和通信联络,使其动员工作无法顺利展开,并配合陆军快速兵团实施空中突击。

”北方“集团军群的第3集团军在边境地区受到波军猛烈抵抗,经过激烈交战后将敌击溃,之后迅猛推进,到9月7日前已在普乌图斯克两侧进抵纳雷夫河;第4集团军与波军进行了一系列激烈战斗,于9月4日抵达库尔姆地区的维斯瓦河,次日与攻占格鲁琼兹要塞的第3集团军部队会师,切断了波军在波兰走廊中的退路,在库尔姆附近渡过了维斯瓦河后,第4集团军于9月7日在宽正面上进抵德尔文察河。

”南方集团军群”的第8集团军列成深远的左梯次配置向波兰军队进攻,9月7日前已逼近瓦斯克一卡利什一线;第10集团军作为主攻兵团,以装甲师和摩托化师为先导突波军边境防御,快速通过波军部队地域,9月2日到达瓦尔塔河,之后便向华沙和拉多姆迅猛推进,到9月7日已渡过了皮利察河中游,其先遣支队已进抵华沙西南60公里地区;第14集团军夺占了上西里西亚工业区,并向塔尔努夫方向进攻,进逼杜纳耶茨河。 在第一阶段的边境战斗中,”北方”集团军群第3集团军从东普鲁士向南直扑华沙并力图向其后方的布格河运动,第4集团军向东直插”波兰走廊”;”南方”集团军群由第8集团军掩护左翼,第10集团军为中路主力,第14集团军为右翼,从西、南向维斯瓦河中游挺进。德军以每天50-60公里的速度向波兰腹地突进,配置在边境地域的波军各个部队由于没有按纵深梯次配置,在德军快速兵团深远纵深的推进下,被德军击溃、切断、追击,退却的波军拥挤不堪,被德军分割而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合围圈。此种局势迫使波兰政府9月6日从华沙逃到卢布林,9月9日又从卢布林跑到克列梅涅茨。

第二阶段:合围战斗,时间为9月8日至9月19日。”北方”集团军群的第3集团军于9月9日在沃姆扎地区渡过纳雷夫河后向南急速推进,两天后在维什库夫地区渡过布格河,从东面深远迂回华沙,向谢德尔采西进,切断波军沿维斯瓦河的退路,古德里安快速兵团9月17日攻占布列斯特一立陶夫斯克要塞,同一天第3集团军南进部队进抵弗沃达瓦与第10集团军先遣部队会师;第4集团军9月7日以后在维斯瓦河以北地区继续向南进攻,直抵华沙北面的莫德林要塞,一部分兵力掉头南下,在普沃茨克附近渡过维斯瓦河,从北面合围了波军,参加了布祖拉河会战。

”南方”集团军群的第8集团军北翼于9月9日遭到了意图退守华沙的波军”波兹南”集团军在强渡布祖拉河后对库特诺发起的三天围攻,其他被压缩在华沙以西地区的波军兵力也参加了冲击,其攻击之猛烈给德军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德军第30师几乎被歼灭,逼迫第8集团军转向北面进行防御,第10集团军也停止向华沙前进,掉头向西以切断波军该集团退住华沙的道路,第4集团军一部也掉头南下从北面合围了波军,9月16日该波军集团最后一次突围失败后,在维斯瓦河和布祖拉河之间的波军19个师和3个骑兵旅残部约170000人于9月19日向德军投降,布祖拉河会战结束,波军在维斯瓦河西岸再无集团;第10集团军一部在参加布祖拉河会战的同时,其右翼向拉多姆迅猛推进,9月13日合围该地波军,几天后突围无望的波军5个师残部约65000人投降,该军继续东进于15日渡过维斯瓦河通过卢布林之后,与第14集团军所部会合之后进抵弗沃达瓦地区的布格河,次日在此与第3集团军先遣部队建立了联系,维斯瓦河以东的外合围圈被封闭,而左翼兵团继续向华沙推进;第14集团军继续向东突击,右翼11日强渡了桑河,12日先遣支队抵达利沃夫地区遭到强烈抵抗,在后续支援部队赶来后向敌人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左翼攻占克拉科夫后,继续东进时与波军在俄罗斯拉瓦一托马舒夫地区的重兵集团遭遇,在南方赶来支援的部队配合下于9月16日围歼了波军。

在第二阶段的战斗中,德军消灭了在维斯瓦河以西的所有波兰部队,并在维斯瓦河以东南北两侧以装甲兵团实施了快速的深远突击,在击溃和围歼大量波军的同时,在沃姆扎一布列斯特一弗沃达瓦一俄罗斯拉瓦一线合围了在维斯瓦河以东和退守该地区的所有波军兵团。波兰政府于9月16日越过边境逃到了罗马尼亚后,9月17日苏联以波兰政府不复存在、保护侨民为由从东线突然入侵波兰,而此时波兰只剩下3个师的兵力防守东部长达800英里的边境线,根本无力阻挡苏军越过边界后向西快速推进,9月18日苏军和德军在布列斯特一立陶夫斯克会师。到9月19日,波兰已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波兰战局实际上已经结束。

第三阶段:收尾战斗,9月20日至10月2日。在此阶段内已无大的战事,各个地区孤立的波军独自为战,根本没有办法组织大规模的的抵抗,9月21日各国外交使团代表和1200名外国人在局部停战期间从华沙撤出,9月26日德国空军开始轰炸华沙,华沙虽然遭到严重破坏,但仍坚持到9月28日才向德军投降,9月30日莫德林要塞投降,10月2日,最后一个坚持抵抗的波兰据点小军港海尔经顽强战斗后投降,波兰战役结束,德国与苏联随即瓜分了波兰。

在波兰战役中,波军死亡66300人,受伤133700人,被德军俘虏了694000人,被苏军俘虏的217000人,另有10余万人逃往邻国。德军死亡10500人,受伤30300人,失踪3400余人。德军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六、简要述评

波兰战役之所以在一个月之内结束,可从两个方面进行思考:

德军方面:A、希特勒对时局精准的的判断。虽然英法与波兰结成军事同盟,自己的盟友意大利也抽身事外,不过希特勒根据自己与张伯伦和达拉第打交道的经验和感觉,以及英法两国民众的舆论和民心所体现出来的导向,凭借自己惊人的直觉,准确的判断出英法并不是真正愿意为波兰打一场战争,从而一意孤行的对波兰开战,在大战略上进行了一次孤注一掷的大胆赌博:只留下少部分老弱兵力防守西线与强大的英法联军对峙,将主要兵力用于对波兰的战斗,力求速战速决以便回军西调。B、德军装备的先进和训练的现代化。《凡尔赛条约》规定德国只准拥有10万国防军,这对希特勒上台之后重整军备和扩军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由于只有极少数陈旧的武器装备,德国军队在向机械化战争理念的转型中代价要比英法两国小很多,重新武装的德国军队的装备,无论是开发、设计、生产,还是质量、性能、功用,都已采用现代化作战的标准制作,处于当时世界领先水平。德国空军拥有当时世界上最现代化的战机;德国海军也建造了当时最先进的战舰;德国陆军在古德里安的极力鼓动、希特勒的大力支持下,将坦克集中起来使用,通过和其他兵种的合理搭配,建立了集机动和火力于一体的装甲师,以及具有快速运动能力的摩托化步兵师,在二战初期德国辉煌胜利中,这些快速运动军团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也使世界战争进入了机械化运动战时代。C、德国战略的成功执行。由于在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德国已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对波兰形成包围之势,波军又将部队配置在边境地区,德国陆军总参谋部在制定作战计划时,便将击溃边境地区的波军、攻向华沙、合围维斯瓦河西岸的波军集团作为第一阶段的任务;同时又利用快速运动兵团从南北两侧进行深远的迂回作钳形攻击,在沃姆扎一布列斯特一俄罗斯拉瓦一线关闭外合围圈,击溃并消灭内外合围圈的波军部队作为第二阶段的目标,在完成这两个阶段的目标任务后,再扫荡其余地区孤军作战的波军。在战役实际过程中,这个战略计划如教科书般的得倒了完美的执行。D、”闪电”战术的初次成功运用。由于波兰军队武器陈旧落后,同时又丧失制空权,缺乏现代化作战技术兵器,特别是匮乏反坦克武器,因而由骑兵和步兵组成的波军对德国装甲兵团无力抵挡,使其如入无人之境;不过德国空军并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那样,与陆军密切配合,而是在广泛的范围内到处狂轰滥炸,只有当陆军遇到无法克服的抵抗时,才会呼叫空军支援,而且只有在主攻的第10集团军配有强大的空中突击力量。陆军装甲兵团快速推进,作深远的战略纵深渗透,在敌人后方制造混乱局面,分割、合围敌军部队,瓦解敌军士气,同时使其无法完成动员;掌握制空权的空军进行战略轰炸,阻止敌人兵团运动,瘫痪交通要道,配合陆军作战,轰炸城市迫敌投降。陆海空三军立体作战的方式,开创了现代机械化战争的新纪元。

波军方面:A、领导层思想保守落后。波兰在1920年俄波战争中战胜苏联之后,对自己的建军理念和军队产生了盲目的自信,固步自封以致在战争开始前,不但其军事思想已经完全落伍,停留在一战时期的水平,且其部队组织形态也完全不合现代战争的要求,甚至在战争开始时还坚信大量骑兵的价值;波军统帅部以为战争会像以往那样缓慢展开,德军会以轻骑兵进行前卫活动,再用重骑兵进行冲击,对于现代机械化战争观念和德国迅速发展的装甲兵团的作战方式完全缺乏了解,几乎一无所知,更不用说空地协同作战的战术了,以致当德国机械化快速运动军团高速推进时,根本无法应对,一筹莫展而致全线溃败。B、对英法抱有幻想造成战略失误。波军统帅部在过于相信自己军事实力的同时,也对英法同盟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轻信了英法两国的承诺,指望联军从西线攻击德国的时候,自己也可以从东线及时实施坚决的反击,两线夹击打败德国,因而将全部军队部署在德波边境,北线三个兵团从不同方向夹击东普鲁士,”波兹南”集团军拥有强大兵力以便在西线联军进攻时向德国本土突击,就是这种被误导的战略最好的证明。英法在西线除了象征性的行动以外,根本就未向德军进攻,致使波军单独与德军作战,而其依附于两线作战的战略和兵力配置也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被击得粉碎。C、波军装备落后且不适应现代化作战要求。开战当天波兰空军大部分就已被摧毁在地面上,缺编严重的高射炮部队对掌握制空权的德国空军无能为力,而且落后的性能无法对现代化的飞机造成多少威胁;陆军装备陈旧过时,只有很少的反坦克炮,没有装甲师和摩托化师,而相信骑兵冲锋价值的波兰陆军上层,将骑兵部队作为对抗德国装甲军团的主力,战马与坦克、长刀与大炮的对抗,居然在欧洲战场上出现,令人匪夷所思,由此可见波军统帅部的思想保守僵化到了何种程度!面对集机动与火力于一体的德军装甲兵团的高速推进,面对德国快速移动军团的狂奔急驰,缺乏现代化作战装备和训练的波军,根本就不是其对手,波兰败亡势所必然。

附加评述:针对波兰在德波边境的兵力部署,利德尔-哈特、蒂佩尔斯基希、梅伦廷认为,如果波兰放弃西部地区,将军队配置在纳雷夫河南岸一维斯瓦河东岸一桑河北岸一线,充分利用这些天然的水障碍对抗德军,就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等待英法从西线发起进攻,即使不成也能拖延败亡时间。实际上,这些军事理论家们只是纯粹从专业的角度出发来思考这个问题,而没有从更深层的政治角度进行考虑,这是因为:A、如果放弃波兰西部地区,意味着将上西里西亚工业区、罗兹工业区及西部良田区送给德军,不战而将这么广阔富饶的地区拱手送人,是波兰任何一位政治家或军事领导人都无法承担也不敢负起的历史责任。B、未战就将如此广大的地区拱手让出,对于波军的士气是沉重的打击,波兰的民众也会丧失对政府的信任,同时给予世界舆论的感觉是未战先怯,在心理上已经先行战败。C、波兰放弃西部地区的行为,对于与德国签订有秘密瓜分波兰协议的苏联来说,是否会刺激苏军立马出兵,以图抢占协定中属于势力范围的领土,尚难预料,至于出兵借口,对于大国来说根本不是问题。D、即使从军事角度来说,波军退守上述地区,虽然达到了兵力集中的原则,但是波兰国土面积并不广大,缺乏足够的纵深回旋余地,一旦德军突破江河障碍,合围波军更加容易。E、对于拥有现代化装备压倒性优势的德军来说,在空军的掩护下强渡江河并不是一件难事,波军缺乏现代化武器装备,难以阻止德军的突击,一旦德军装甲兵团攻入上述区域,那么这些作为掩护的江河,反而会成为阻止波军突围的水障碍,更加易于德军合围的达成,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F、只有在英法发动西线攻势迫使德军回兵西调的情形下,波军采用水障碍战略才能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并为东西两线夹击反攻德国争取时间,不过这种情况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英法联军龟缩在战壕里静坐,那么采用这种战略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所以有的西方军事学家的观点,有时视野十分狭窄,正如指挥非洲装甲军团的隆美尔在德军受过总参谋部训练、具有战略眼光的高级将帅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敢打猛冲、缺乏战略眼光、不懂后勤运作、军团规模最多只是一个军的的军长而已,希特勒之所以授其元帅军衔,是为了分化打压传统的军官团,建立自己的亲信团队;但在英国上至丘吉尔、下至普通英国士兵都将其看作一个伟大的统帅、神一般的存在,并以能够战胜隆美尔为无上光荣。所以即使对同一个人,从不同的角度,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注1] 详见(二战之我见B)《希特勒思想的形成》一文。

[注2] 有两件事情值得记录一下:A、波兰人已经预料到德国会进行进攻,这是由于8月25日晚希特勒推迟对波兰开战时间时,有一股德国军情局下属的执行占领波兰边境莫斯蒂火车站的小分队,由于失去了和上级的联系,并不知道行动已经推迟,遂于8月26日3时30分在赫泽纳上尉的带领下攻占了火车站并与波军交战,直到上午9时35分恢复与上级的联系才知行动已经取消,于是释放了俘虏,经一系列战斗后返回了德国基地。虽然德国政府以误会为由作出解释并给予赔偿,但是波军已经知道战争即将来临。B、9月1日开战当天,波兰城市布鲁姆贝格的日耳曼人遭到撤退的波军和波兰平民的血腥屠杀,直到9月4日德军攻占该城为止,有上千名德国人遭到杀害,这是二战期间第一次出现的种族灭绝行为。波兰战役期间,约有7000名居住在波兰境内的德国平民被波兰军民杀害。德国占领波兰之后,以极度的疯狂对波兰人进行了报复,不但与苏联瓜分了波兰,而且对自己占领区实施”德国化”政策,依照种族施加不同待遇,波兰人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成为单纯的劳动力,在党卫军那里甚至连生命也无法得到保障,之后又进行了种族灭绝屠杀行动,波兰人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