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兵棋有多种类型,不同类型可实现不同目的。美陆军军事学院的克里斯杰德·罗斯维勒认为矩阵兵棋是培养和训练战略决策和规划能力的最佳工具之一。下面是他的一些观点:

矩阵兵棋是回合制的,对阵员可通过规划和实施针对其他对阵员的策略来促进战略决策制定,并确定所推演战略的可能结果。

矩阵兵推的一般流程为对阵员轮流提出论点,说明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成功,以及期望产生什么影响;对方对阵员提出反驳论点;然后裁判员通过骰子或者其它方式裁决最终结果。

战略规划兵棋之矩阵兵棋

示例

在某国土保卫矩阵兵棋推演中,对阵员分为八个区域/主题专家小组,即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加勒比海国家、中美洲国家和欧洲国家小组,以及国际恐怖主义小组、国际有组织犯罪小组。每个推演回合代表3个月的实际时间。

美国小组对阵员推演一种分层防御战略,在该战略中区域合作伙伴通过各种安全合作机制参与到减轻美国本土威胁行动中。在美方推演回合,美方提出将出售接应船给墨西哥、巴拿马和荷兰海岸近卫队来保证互通性。

该行为通过信息共享、军事训练和贸易利益形式的经济刺激促进。美国的最终目的是与合作伙伴构建安全合作网络和类似系统,实现威胁快速预警。美国对阵员认为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具备造船和训练能力,而且与目标国家有历史联系。

其它对阵员可支持该论点(巴拿马和墨西哥表示他们愿意接受这一交易)或者进行反驳(荷兰虽然也愿意接受,但已经有一个海事平台,而且有组织犯罪小组声称他们的人员已经渗透到军队和警察力量内容,这有利于他们更密切地监视美方行动)。

裁判根据三个有力的肯定论点和两个好的反驳论点,对投掷数进行修正(+1,表明该策略的短期成功概率)。然后美国投掷两个骰子,投掷数必须大于或等于6才能获得成功。

与研讨会兵棋相比,矩阵兵棋要做更多的准备。要准备不久将来想定的背景故事,为对阵员提供指导(包括当前主要国际关系、推演开始时的总体策略和目标),以及制作地图、棋子等。

这一投入被证明是合理的而且是有价值的,对阵员可以研究规划和策略的替代方案,进行战略假设并确定重新推演能力。

该兵棋的不足之处在于对阵员复制角色的能力(对阵员是否足够了解情况,能够提出有力论点,或者反驳对手),以及将骰子所代表的随机因素纳入到结果数据中(规划良好的战略和有力的论据由于投掷数被否决)。

矩阵兵棋通常推演至得出自然结论或满足某些条件(对阵员胜利、僵局等)。它通常在一些学术环境或者民间领域使用,而且越来越受到军事部门的关注。

在陆军军事学院举办的一次矩阵兵棋推演中,赞助人选定某地区“测试”他们的战略。美国对阵员在战略目标范围内行动,而其它七名对阵员(代表合作伙伴、对手和其它国家/非国家行为体)获得对应角色及战略目标。

推演考虑使用所有国家权力要素(外交、信息、军事和经济),向赞助人展示替代方案,或者实现军事战略另外需要做出的努力。在多次反复推演中,每次推演的方式都不同,每次都会针对行为体的想法、行动和方案给出独特见解。

对阵员在推演过程中,一方面会更加了解当前回合中的行为将如何影响之后回合,并开始构建可在多个回合中执行的战略。这需要对阵员之间的团队合作来对抗共同敌人。

另一方面,他们会思考对阵员在之前推演中的行动,这有利于深入了解盟友和对手,更好地利用他们的优势和不足。

☞ 对于规划人员来说,这种学习是非常宝贵的,而且可以轻松延续到实际战略制定中。每次重新推演都能让规划人员探索想定某些方面发生变化后可能产生的影响。

☞ 对于分析师来说,他们能够借此更深入了解他们的角色,并理解没有沉浸式体验无法感知的动机和行为。而且分析师能够基于对对手整个系统的了解来支持规划,为解决特定问题给出更好的建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