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十七世纪早期波兰对俄国的干预战争与沙皇伪迪米特里一世——正说波兰史

前言:

这是一段充满戏剧性,令人印象深刻但也容易引起误解和偏见的历史。希望各位读者客观看待,冷静思考,不要被幼稚的二元对立观或是善恶观影响理性。我阅读过一些知乎上的关于波兰干涉俄国内战的回答,总归有些疏漏。

这段历史非常庞大复杂,各种人物事件穿插其中,绝不是简单的“波兰趁俄国内乱趁虚而入然后被打败”就能概括的。我会尽力把这段历史从头到尾讲解细致梳理一遍,实际上,波兰对俄国的干涉战争确实是非常经典而且富有代表性的一段历史。为什么这么说,首先,它足够复杂,我在查阅大量资料,专门请教俄国史大佬后才勉强理清和理解。而且这段历史中,对波立联邦和俄国的政治形态有较为深刻的描述,读者可以管中窥豹的了解一些波、俄历史中比较精华的元素,对自身历史素养的提高是大有裨益的。

这段历史共分为四个主要阶段:伪迪米特里一世时期(1605 - 1606),伪迪米特里二世时期(1607 - 1609),波俄战争(1609 - 1611),波俄战争(1617 - 1618)。首先,让我们回顾下战争开始前的俄国,看看“大动乱年代”(Time of Troubles)是如何发生的。

(大动乱年代Time of Troubles 这个名词是俄国史学家对伪迪米特里一世至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罗曼诺夫即沙皇位,中间八年俄国发生的历史的总称。因为这段时间里,俄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和威胁,天灾人祸,政治斗争,阴谋诡计以及战争是这段时间的主旋律。俄国民族一度进入最危险的时刻,历史上俄国也只有二战时期能和困难时代相提并论。)

(波兰历史中,对当时的俄国还是以莫斯科大公国为称呼,是一种蔑称......)

波兰-莫斯科战争(Polish–Muscovite War 1605–1618)又称‘ 十七世纪早期波兰对俄国的干预战争 ’

先从名字说起,众所周知,17世纪初,莫斯科大公国早已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沙皇俄国。但在很长时间内,这段历史被称为“波兰-莫斯科战争”而不是“波兰-俄国战争”,在这里我想说,其实这两个称呼都可以使用,没有很严格的定断。

[原创]十七世纪早期波兰对俄国的干预战争与沙皇伪迪米特里一世——正说波兰史

Feodor I of Russia

伊凡四世(Ivan IV)死后,其小儿子费奥多即位,称费奥多一世。他本来无缘皇位,但他哥哥伊万·伊万诺维奇( Ivan Ivanovich)在一次争吵中被伊凡四世用权杖打死......所以他就成了顺位继承人。费奥多一世不喜政治,性格内向虔诚,没事就喜欢跑到教堂里祷告。因此,国家大事基本落在他信任的大臣兼大舅子鲍里斯·戈东诺夫(Boris Godunov)手上。

早在费奥多即位之前,伊凡四世的妻子玛利亚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1582年10月19日,德米特里·伊万诺维奇(Dmitry Ivanovich)呱呱落地。费奥多一世没有子嗣,假如一切正常,他去世后,沙皇之位就要传给他的亲弟弟德米特里了,可惜事情没那么简单,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俄国历史。

血雨腥风的开端[原创]十七世纪早期波兰对俄国的干预战争与沙皇伪迪米特里一世——正说波兰史

时间:1591年5月15日;地点:俄国乌格利奇镇(Uglich)人物:迪米特里·伊万诺维奇。 事件:被仆人发现的时候,男孩倒在离他卧室几米远的地方,脖子上的可怕创口处流出了一条鲜血溪流,地上有一把沾血的尖刀。(脑补柯南背景音乐)

后世沙俄编年史家与苏联和现代俄国历史学家对迪米特里之死提出了三个主要理论:

鲍里斯·戈东诺夫暗杀说:迪米特里死了,谁收益最大?傻子都知道,明显是大权臣戈东诺夫。所以这个推论认为,戈东诺夫指派刺客杀死了迪米特里, 并且把凶案现场伪装成意外事件的样子。但反对者认为,戈东诺夫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杀死迪米特里,因为按照传统东正教律法,一个人的合法婚姻次数只有三次,三次之后即为非法婚姻。后者是伊凡四世第五次婚姻的儿子,所以理论上他不具备继承权。

迪米特里意外死亡说:这个理论认为,德米特里从小患有癫痫症,他当时正在自己的卧室旁玩斯瓦卡游戏(svaika),这是当时流行于俄国的游戏,玩家用一把矛或是锐器投掷到几米远的金属圆圈内。而小王子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把小匕首,代替矛投掷。就在他举起匕首的时候,癫痫瞬间发作,他的身体无力的向前摔倒,利刃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贯穿了他的脖颈。有反对者认为这个可能性不高,因为太巧合了,怎么就刚好戳在脖子上。但经过层层调查,在现代俄国史学界,意外死亡说是最被认可的。

迪米特里逃生说:这个说法是戈东诺夫确实派刺客试图暗杀迪米特里,但刺客杀错了......迪米特里躲在暗处惊呼不妙,遂夺门而出,隐遁而去。一路逃到波兰然后被波兰贵族推举为正牌沙皇继承人然后发生了后面那些事。当然,这个说法也是最不被承认的,就不说后世史学家,即便是当时的波兰贵族对这个说法的虚假性也心知肚明。

[原创]十七世纪早期波兰对俄国的干预战争与沙皇伪迪米特里一世——正说波兰史

糟糕,是心悸的感觉

一石激起千层浪。

悲痛欲绝的迪米特里的母亲玛利亚·娜佳亚(Maria Nagaya)认为这一定是谋杀,乌格里奇的民众愤怒不已,他们自发逮捕了他们认为的“嫌疑犯”,并且对他们施以严刑拷打。但根据被拷打者的态度和瓦西里·舒伊斯基(Vasíliy Ivánovich Shúyskiy 俄国大贵族 他后面还有很多戏份)命令验尸官的调查,他们不得不得出男孩就是死于癫痫发作时误伤的官方结论。

七年后,费奥多一世去世,没有任何子女。俄国留里克王朝绝嗣,国家进入空位期。

“ 选举沙皇 ” 鲍里斯·戈东诺夫的崛起,摄政与登基

鲍里斯·戈东诺夫出生于一个具有鞑靼血统的沙俄贵族家庭。1571年,他被提拔为伊凡四世特辖军的一员,他擅长权术,很快博得了伊凡四世的好感,并通过贵族联姻巩固了自己的地位。1580年,沙皇将他的妹妹许配给自己的顺位继承人,也就是后来的费奥多一世,同时赐予了戈东诺夫最高级别的“波雅尔”(Boyar)大贵族头衔。在伊凡四世愤怒的挥舞权杖殴打伊万王储时,戈东诺夫也在场,他赶紧过去劝架,但自己也被打的乌眼青......

伊凡四世弥留之际,任命博格丹·贝尔斯基(Bogdan Belsky)、后来的大牧首费奥多·尼基奇·罗曼诺夫(Feodor Nikitich Romanov 记住这个姓氏,罗曼诺夫)、舒伊斯基和伊万·费奥多维奇·姆斯季斯拉夫斯基(Ivan Fedorovich Mstislavsky )组成的顾命大臣团去辅佐费奥多一世执政。贝尔斯基很快遭到流放,就由戈东诺夫顶替了上去。按照东正教律法,没有继承权的伊凡四世的小儿子迪米特里和他的母亲被送到了乌格利奇镇生活。1591年,年仅九岁的迪米特里突然死亡,乌格利奇镇的居民一致认定是戈东诺夫干的,并引起了骚乱。戈东诺夫也很干脆的派军镇压,把许多人流放至西伯利亚。

为什么乌格利奇镇的居民认定是戈东诺夫干的,而不是其他显贵大臣?原因很简单,戈东诺夫觊觎沙皇宝座的野心昭然若揭,全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能的费奥多一世不喜政治,这给了戈东诺夫大展拳脚的机会。他在政治斗争中击败了罗曼诺夫,残忍的杀死了其家族中的许多人员,把他本人贬黜成了神职人员。戈东诺夫又联合姆斯季斯拉夫斯基击败了舒伊斯基,迫使其退出政坛。最后,姆斯季斯拉夫斯基也对他表示效忠,戈东诺夫终于坐稳了摄政大位,声望权势达到巅峰。

(沙俄历史上,所有非皇室血脉的摄政(Регент),其权力几乎等同于沙皇。)

鲍里斯·戈东诺夫是一个复杂的人。

在那个最看重血统和出身的年代,他的所有对手都是高贵的留里克王室的支系,都是名门显赫的大贵族,而他的祖上甚至只是个鞑靼人。因此,论及出身,他是顾命四大臣中最低的,他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爬到权力的巅峰。早期在伊凡四世手下效命的经历对他的性格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那位阴晴不定的沙皇令所有与他共事的人都如履薄冰,戈东诺夫也不例外。他狡诈,冷酷,对待政敌残忍无情,他甚至挖掉了一位重臣的双眼。1595年,当他将官廷卫队和射击军的指挥权把握在手后,谋夺沙皇大位之心昭然若揭。

但另一方面,底层出身的他身上没有贵族们的天真和愚昧,他像个精明的商人一样统治着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务实,聪慧,精力旺盛等良好的品性他也全都拥有。1590年,他击退了一次克里米亚鞑靼针对莫斯科的劫掠,五年后,他发兵重新夺回了一些被瑞典侵占的城镇,在波立联邦与瑞典爆发战争时,他也积极向后者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他鼓励贸易,并在东北和西南边界建造了不少城镇和军事堡垒,用以抵御边患。他还进一步往西伯利亚地区遣送了更多殖民队,为沙俄在东部的扩张做出了贡献。

费奥多一世死后,局势变得微妙起来。有些政治嗅觉敏感的人开始努力攀附,巴结戈东诺夫,甚至有人请他登基沙皇之位,戈东诺夫连忙表示你别瞎说啊,我怎么敢,别闹。然而八个月后,莫斯科就上演了一出劝进闹剧。俄国缙绅会议中,所有会议代表都一致推选戈东诺夫即沙皇位,有许多人甚至拜服在路边哭天喊地的请求他的妹妹同意自己的兄长登基。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戈东诺夫先生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罢了。无论如何,鲍里斯·戈东诺夫于1598年9月1日正式加冕为全俄沙皇。

鲍里斯 · 戈东诺夫的统治[indent]“鲍里斯·戈东诺夫就这样开始了统治。但是,尽管他有多年执政的经验,有登基之后对所有阶级慷慨施舍的恩典,有令人惊讶的治国经略之才,但他的地位还是不牢固的。鲍里斯属于那些时运不济者之列,这些人即使人产生好感,又使人产生反感。这些人以自己显而易见的智慧和才能使人产生好感,又以心灵和良心上不显型但能感觉出来的缺点使人反感。” ——《俄国史教程,第三段,戈东诺夫选段》[/indent]

戈东诺夫的统治展现了他优秀的才干与长远的眼光,在17世纪初期,他就敏锐的意识到俄国与中西欧国家的诸多差距。知道教育是民族的未来,他是第一个大规模引进外国教师和送出留学生的沙皇,也是第一个允许在俄国建立新教教会的沙皇。他积极改进与瑞典的关系,试图通过外交手段挽回在利沃尼亚战争中的损失。当然,戈东诺夫在俄国史上留下的最重要一笔还是他的农奴改革。简单的说,沙俄的主要经济模式是农奴制,而长期的战争引发的人口大量流失从根源上打击了俄国的经济状况,为了不让农民逃离地主,戈东诺夫下达了增强农奴束缚力的法令,把农奴进一步固定在土地上。这样做一定程度上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国家流民问题得到改善,经济状况开始好转。当然,无论怎么说,农奴制都是一种以残酷剥削压迫农民为主旨的,落后单一的农业制度。

然而他的统治刚刚跨过17世纪的大门,天灾就降临了。1601年,饥荒席卷全国。洪涝、干旱和早寒摧毁了无数庄稼。农民惨到连重新播种的种子都没有,整村整村的人活活饿死,恐怖的灾荒持续了整整三年。比天灾更可怕的是人祸,教堂,地主和商人坐拥大量存粮,但他们趁机抬高粮价,大发国难财。祸不单行,瘟疫伴随着灾荒一起爆发,尽管政府尽力救济莫斯科和其余地区的人民,但都于事无补。人们饥不择食,树皮草根,猫狗家禽,动物尸体甚至人相食的惨剧频频发生。

许多收入下滑的贵族将农奴驱赶走,任凭他们成为路边饿殍。许多农奴被逼造反,他们打劫国家的运粮队伍,但招致了更严酷的镇压。此时的俄国治安系统陷于瘫痪,全国盗匪四起。雪上加霜的是,借着混乱的由头,戈东诺夫的反对者开始散播迪米特里之死的第三种阴谋论,即迪米特里躲过了戈东诺夫的暗杀,他还活着。1605年4月23日,饱受疾病和操劳的戈东诺夫中风晕倒在办公室内,很快去世了。

[原创]十七世纪早期波兰对俄国的干预战争与沙皇伪迪米特里一世——正说波兰史

《伪迪米特里的拥戴者杀死了费奥多二世》

戈东诺夫在去世前将沙皇之位传给了自己儿子费奥多二世(Feodor II of Russia),他预感到自己死后将无人能驾驭局面,提前部署了许多防范措施,但于事无补。费奥多二世从小接受系统完备的王室教育,性格聪慧早熟,他的父亲也给他传授了许多统治技巧,身体也健康强壮。

但费奥多二世还是难以躲过被历史车轮碾为齑粉的命运。他于1605年4月登基,六月就爆发了叛乱,一群贵族在莫斯科发起兵变。6月10日,16岁的俄国沙皇在自己的宫殿内,被四个强壮的士兵按倒在地,经受殴打后被活活掐死,他的母亲也一起遇害。

俄国历史上的大动乱时代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