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与巴基斯坦关系大幅降温,美国国防部更是正式取消对巴国的3亿美元军事援助。要知道巴基斯坦之前一直拥有美国的非北约盟友身份,所以特朗普的做法难免会让美国外交和国防部门不知所措,急急忙忙补救。国务卿蓬佩奥最近就访问巴基斯坦,并接连会见新总理伊姆兰·汗和军方领导人,以期重新理顺美巴关系,并让美巴两国共同努力以打破双方复杂关系的僵局。

美国来挖中国墙角,“巴铁”到底铁不铁了?
巴基斯坦新任总理伊姆兰·汗(左一)会见蓬佩奥
巧合的是,最近巴基斯坦与中国在贷款问题上出现颇多争议,蓬佩奥此行难免给人以挖中国墙角的感觉,巴基斯坦到底能否承受美国胡萝卜加大棒的双重压力,以及中巴关系后续将如何演进,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值得关注的重要议题。

过去巴基斯坦被中国视为全天候的朋友,中巴不仅战略上相互支持,而且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启动,在经贸投资领域也加大合作力度,但是,最近几年这个全天候朋友看起来又有点不那么“铁”了,尤其是该国政党轮替以来,新政府针对一带一路的言论时常引起中国的警觉以及西方媒体的炒作,比如最近,该国负责商贸、纺织、工业和投资的巴基斯坦内阁成员Abdul Razak Dawood就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公然提出,上届政府在同中国就中巴经济走廊展开谈判时做得不好,结果拱手让出了很多,他还认为,中资企业获得了很多税收减免,使其在巴基斯坦享有不应有的优势。而针对一带一路,他甚至声称要搁置一年重新评估。

几乎就在同时,外交部长王毅刚刚结束对巴基斯坦访问,并与该国新政府进行全面对接,最重要的是,王毅此行也获得巴国新总理伊姆兰·汗的亲自确认,巴基斯坦将落实经济走廊项目。

美国来挖中国墙角,“巴铁”到底铁不铁了?
当地时间2018年9月8日,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对巴基斯坦进行正式访问会见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两个截然相反的政治表态,都来自官方消息,到底哪个才是巴基斯坦的真实态度呢?很多人也担忧,巴基斯坦会否如同斯里兰卡和马来西亚一样,在政党轮替之后也推翻原先与中国的合作项目,顺便还要敲个竹杠?而且巴基斯坦今年已经向中国提出过借款要求,还放话说如果不借那么整个中国投资都会面临风险。

其实类似这些问题,在纷繁复杂的双边合作过程中原本都是常态,如果试着从相关国家自身的利益角度来思考,就会比较容易理解他们为何会这样做。只是过去的宣传策略总是渲染成果丰硕,却对当中的风险只字未提。更重要的是,新上台的正义运动党之所以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第三大党称为现今的执政党,多少也与当地民众对过去执政党的反感有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与之前执政党保持密切合作关系的中国受到一定程度的波及也就在所难免。

事实上,无论是斯里兰卡、马来西亚还是现在的巴基斯坦,反对党在挑战之前执政党的套路都有些类似,都是指责其腐败,而且还暗示他们与中国的合作项目存在腐败问题,当然,为了避免外交争议,他们不会直接指责中国参与了这些腐败行为,而是说相关谈判不透明、合作条款不公开。而等到他们上台之后,他们自然需要采取行动,对之前的合作项目重新评估,否则就等于承认自己之前的指控只是为了骗选票,更何况,许多合作本身确实也存在信息披露不足的问题,新政府想要找出问题也是很容易的事。

但是,中国面对这些国家的问题其实都不必太过担忧,因为中国之所以能够与他们加强合作,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这些国家自身的需要。当年的斯里兰卡因为内战问题受到国际孤立,只有中国愿意不附加政治条件施以援手,而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因为腐败问题受到美国指控,也只得寻求中国支持,巴基斯坦那就更不用说了,中巴合作历史源远流长,而且巴基斯坦受制于IMF的严苛条款,一直就想摆脱控制,加上近年来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支持不断减少,巴国找到中国支持几乎是必然的结局,更何况中巴两国在制衡印度这一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

美国来挖中国墙角,“巴铁”到底铁不铁了?
不过,真正的隐忧却也始终存在。这就必须要提一下巴基斯坦内部政情的深刻变动,很多人在说起巴铁时,总会提及巴基斯坦给中国人的优待,但同时也要注意到,近年来该国的极端主义思潮也在快速扩张,与阿富汗接壤的地区更是充斥着恐怖分子,这种情况不仅改变了巴基斯坦国内的政治格局,同时也在改变着该国的民情发展趋势。

要知道,之前无论是军事强人穆沙拉夫还是民选领导人谢里夫,都致力于压制激进宗教组织,谢里夫更是宣示保护宗教少数群体的权利,同时也期望改善与印度的关系,然而,极端主义思潮的兴起让民众越来越难以接受这些领导人的宗教政策。而在以前,美国大力支持巴基斯坦反恐,这让该国政府在打击极端势力方面尚能拥有足够的资源和政治支持,但现在随着美国援助的减少,巴国在这一方面多少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值得注意的是,巴基斯坦是一个地区差异相当大的国家,如果说旁遮普省和信德省还算经济较为富庶的地区,那么俾路支省则是相当贫穷落后的地方,而且还有很多传统部族,这种状况也让这一地区变成极端主义乃至恐怖组织的温床。不过,这些恐怖组织可不仅仅是一般人印象中只会制造自杀式袭击,他们在当地也建立了绵密的地方组织,并向当地民众提供食物和社会救济,甚至还从事公共工程的建设,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准地方政府,因而在许多地方也有很深的民意基础。对这些组织,巴基斯坦政府也采取了默许态度,甚至期望其能帮助巴国政府维系其在阿富汗的影响力。

但是,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也是在为自己培养掘墓人,过去垄断政治的几大家族谢里夫、布托等等,就在这次选举中遭遇挫败,而一直被认为对恐怖组织报以同情的伊姆兰·汗如今成了新的总理,在他治下,巴基斯坦与其境内的激进宗教势力乃至恐怖组织的关系,无疑将成为接下来该国政情演变的最新变数。

而就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政府对巴基斯坦境内恐怖组织的态度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虽然中国一直坚决反恐,但考虑到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所以中国在联合国会议上一直否决印度要求将“穆罕穆德军”定义为恐怖组织的提案,但就在去年举行的厦门金砖国家会议上,正式发表的《厦门宣言》却专门提到,与会国家对包括哈卡尼网络、虔诚军、穆罕默德军、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引发的暴力表示关切,这些巴国境内的恐怖组织被正式列入中国参与的宣言之中,多多少少都代表了中国的政策变化,特别是在印巴之间的重新抉择,当时印度媒体还将之视为印度的一场外交胜利。

巴基斯坦国内极端主义的高涨,与中国看待巴基斯坦境内激进组织态度的转变,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比起经贸投资领域的龃龉,中巴在宗教极端势力上的意见分歧,恐怕才终将是未来影响两国关系的最大隐忧,如果在这方面双方不能达成共识,后续只会冲击双方关系,进而牵连经贸合作,到那个时候,巴铁不铁或许就会变成现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