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野蛮之革命,有文明之革命”;“野蛮之革命有破坏,无建设,横暴恣睢,知足以造成恐怖之时代,如庚子之义和团。”——邹容《革命军》

另眼再看义和团

1900年,义和团运动兴起,当时中国北方地区村村有拳坛,山东、直隶等地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红布包头、手持大刀的义和团拳民。义和团的口号不统一,但主要是“扶清灭洋”。明确表示“一概洋鬼子全杀尽,大清一统庆升平”。

义和团把传教士称为“毛子”,教民称为“二毛子”,“通洋学”、“谙洋语”、“用洋货”……者依次被称为“三毛子”、“四毛子”……直到“十毛子”,统统在严厉打击之列。他们经常随便找一家大户人家,指其“里通外国”,然后冲入家中洗劫一空。义和团仇视一切与洋人有关的东西,有用洋物者“必杀无赦”,甚至有“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者”。

当时华北很多地区出现教堂被烧毁,教民教士被杀的事件。虽然各国公使多次向清政府提出抗议,但都没有得到回应。清廷开始觉得暴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利用,来解决当时太后为主的保守派和皇帝为主的维新派的矛盾,并阻吓列强的介入。这使暴民突然发现自己有了爱国的光环和官府的支持,顿时成灾。

1900年6月,义和团大规模进京,情形更为恐怖,当时有这样的说法:男练义和团,女练红灯照。毁了电线杆,扒了火车道,烧了毛子楼,灭了耶稣教。

6月上旬,北京城著名的四大教堂:东堂,南堂,西堂,三堂皆被义和团焚毁。遭到义和团驱赶杀戮的教民和传教士,陆续逃到北堂,也就是西什库教堂。整个北堂差不多聚集了3000多人。

总主教法籍传教士樊国梁预感到大事不好,为了保护西什库教堂和躲藏里面的3000人多名外国教士和中外教徒,他派人前往东交民巷的法国公使馆,向法国使馆求援。最后法国和意大利两个天主教国家的公使馆在士兵紧缺的情况下,挤出了41名士兵,携带41条新式洋枪,来护卫西什库教堂。并祈祷上帝的保佑。

攻击天津租界的战斗在6月13日打响。

另眼再看义和团

15日,义和团著名领袖曹福田带领团民赴马家口前线。他骑着马,戴着墨镜,口衔洋烟卷,身穿青长衫,腰束红带,足蹬乌缎靴,腰间插着小洋枪,背负快枪,转了一个大圈,根本没有同洋兵打仗,便回来了。

27日,曹福田向各国下了一道战书。次日,张德成率领号称“天下第一团”的四五千人到达天津,与他联名出示,29日与洋人“合仗”。表面上看,战书充满了对联军的藐视,显示了大无畏革命精神和把反帝斗争进行到底的坚强决心。然而,29日他们却借口东南风不利,竟未出战。以后直隶总督裕禄几次催促他们二人率领团民与清军一起出战,他们“乃借口时尚未至,或云日干不利,任意推诿。”

愈是往后,团民愈是畏敌如虎。在清军与联军恶战的时日,大致都是这种情况:“攻击洋人时,皆系官兵在前”,团民“在后相随,不敢前进”;“或招摇过市,以示威武”;或“匿伏民居中,肆意抢掠”;或“每声张临敌,率皆绕城而行,去敌尚远,群伏屋角篱根,须臾肃队而归,辄喧呼曰‘大得全胜’。”

7月13日,联军向天津城内发起总攻,夜晚,“城内义和团全部撤出来,外来的义和团全按原路撤走,本市的义和团在撤退中解散,各自回家。”

义和团的大头目们如张德成、曹福田、刘十九、韩以礼等在与联军战斗时,从不见他们“竞冲头阵”,浴血奋战,他们不仅没有一个人战死在沙场上,而且都在危急时刻当了逃兵。

他们的行为不仅比起中日战争中的邓世昌、林永升等爱国将领、民族英雄有天壤之别,就是当时官兵的英雄气概、爱国精神亦高出他们不止千百倍。

另眼再看义和团

天津沦陷之后,义和团吓得胆战心惊,魂飞魄散,再也不敢上前线“灭洋”。仓场侍郎刘恩溥奏道:“津城不守之后,洋人声言专杀义和团民,以致东安、武清各团,皆已闻风解散。”“接奉谕旨,饬臣会合团民,短兵相接,出奇制胜。惟团民业已溃散,臣竟无法可施。”办理通州防剿事宜长萃亦奏道:“前经奏准招募两营,扼要驻防,业经出示晓谕,而义和团民竟无应募之人。”

在北京的义和团更不用说了。早在6月15日,义和团团民二三千人攻打西什库教堂,高声喊叫:“烧呀,杀呀,二毛子呀,你们的生日可到咧。”继而奔向教堂大门。守护的洋兵打了几排抢,击毙三十余人,后来的团民一见,全都吓得跑回去了。“受伤者趴的趴,滚的滚,皆奔命向西滚去。”以后整整两个月,投入数万人,仍未将教堂攻开。

8月10日,联军逼近通州,外乡义和团纷纷逃窜。至北京沦陷前,“前所谓义和团者,早已鼠窜兽散矣。”

另眼再看义和团

当代的“爱国贼”,就是历史上的义和团,但比义和团更狡猾、更无耻、更功利。他们以“爱国”为幌子,言论和行为都极为夸张,甚至不惜歪曲事实、煽风点火、造谣滋事,借“爱国”达到个人目的。但真正有关国家命运、民族前途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其关心范围之内。

回到义和团,义和团的出现和历史也表明,有如义和团之团体和个人,狂躁后必将怯懦溃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