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百年人生:从复旦的 编者按:严幼韵是复旦大学的首批女学生,两任丈夫杨光泩和顾维钧都是民国著名的外交家。二战结束后,她又成为了联合国首批礼宾官。 她的一生,跨越了一个多世纪,但并没有被岁月的沧桑淹没,而是沉淀得越发美丽。 “84号小姐”的前半生 严幼韵,1905年9月27日出生于天津一个富商之家。但这个家族的根基,却是在上海。其祖父严信厚,属于晚清时期依附于李鸿章等权贵而发家致富的诸多富商之一,也是所谓的“宁波商帮”代表人物之一。严信厚生意极盛,涉猎盐业、近代金融业、纺织、珠宝、造纸、面粉等等领域。 严信厚留下的庞大家产,让严氏家族的成员享受到惬意生活与良好之教育。1925年,严幼韵进入上海沪江大学学习时,随身带有自己的女仆、私人司机和一个类似于保镖的男仆。她在大三时转入复旦大学,也成为首个驾车进入复旦校园的女大学生,其车牌“84”顿时成为上海青年人中的一个象征——象征着严家那位珠光宝气的小姐。 严幼韵的追求者众多,而最终赢得其芳心的乃是一位名门公子杨光泩。杨光泩来自于一个靠丝绸生意起家的富商之家,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法与政治学的博士,曾在北洋政府外交部门供职,与严幼韵相遇那一年,刚刚“跳槽”到了南京国民政府。 他们的婚礼在1929年9月8日举行,地点是上海大华饭店——当时中国最豪华的饭店之一。按杨光泩的妹妹杨立林回忆称,是“宾客过千、轰动上海”。百年人生:从复旦的 1929年,杨光泩与严幼韵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婚礼。 1930年4月4日,被任命为中国驻英国伦敦总领事及驻欧洲中国特派员的杨光泩,带着娇妻坐上豪华客轮,从美国到英国,再到瑞士,然后是法国,又暂居英国伦敦,接着又回到瑞士的日内瓦。 这段时间的生活持续到了1933年,随着杨光泩回国而结束了。七七事变爆发后,严幼韵在香港住了一段时间。1938年11月,杨光泩调任中国驻菲律宾总领事,并身负重任——向那里的十余万华侨发展支援抗战的号召,募集捐款。杨光泩和同事们以高度的热情开展这一项工作,并取得了相当成效,前后共计募集到了600万美元。而严幼韵作为光泩的妻子,明白自己的责任,因此平生第一次涉足社会活动。她投入到发动华侨捐款捐物的事业中,努力的成果包括大约一百万个战场急救包。 1941年12月7日,日军突袭珍珠港,美日开战,美国统治下的菲律宾也随即遭到日军攻击。美国驻菲律宾最高长官麦克阿瑟将军撤离时,想带上严幼韵与杨光泩,但两位拒绝了,杨光泩认为他作为一名中国外交官,应该留下来,为保护华侨尽力,也就是与日军进行交涉,严幼韵则很显然支持丈夫的决定。日军在中国的大量暴行早已传到菲律宾,严幼韵与杨光泩选择留下来,是要有相当的勇气与责任感的。 1942年1月2日,日军占领马尼拉,随后开始大量逮捕英美人士,杨光泩与七位同事也被囚禁。日军本来的目的是要杨光泩等中国外交官为他们从华侨中搜刮钱财,同时交出此前的捐款名单。杨光泩等人面对日军的威逼,毅然拒绝。4月17日,这八位勇敢的中国外交官,遭到日军杀害。百年人生:从复旦的 1945年7月,严幼韵和三个女儿的照片,刊登在美国《妇女家庭》杂志上。 然而严幼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却一直不知道此事,虽然她早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丈夫遇难的消息,一直被日军封锁。在杨光泩被日军带走之后,她成了家中之主。这是一个迅速扩大的家庭,除了自己的子女、仆人之外,还有丈夫的同事、朋友等等,人数最多时接近三十人。原有的豪华住宅早被日军所占,严幼韵一家居于马尼拉郊区的一处房屋中,邻居都是日本人。 那临时编组而成的大家庭也不总是一片和谐,相反,物资的短缺往往会引起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与纠纷,每当此时,严幼韵就要出来发挥作用。此外,她还竭尽所能,发挥大家的积极性,想出各种办法,尽量提高生存质量,比如自制肥皂、自制奶油,继续孩子们的教育,她还在家中开设了一个小型的诊所,处理一些家人的疾患。 她最终带领着这个大家庭的绝大多数成员,挺过了战争,包括日军战败前在马尼拉展开的大规模烧杀抢掠。 战后,她去了美国,然后进入初生的联合国,在礼宾司工作,开始她的外交工作生涯。百年人生:从复旦的 中国代表顾维钧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左一为解放区代表董必武。1945年10月24日,中国成为联合国创始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一人接待十三个国家的外交生涯 严幼韵进入联合国工作的时间大约是在1946年8月,彼时距离这个国际组织之成立,也不到一年。年轻的联合国中,汇聚了当时来自各国的外交界精英人物,负责接待工作的礼宾司担子颇重,因为该部门的人手并不充裕,最初的成员仅有5人,其中之一正是严幼韵。 她在联合国礼宾司工作了十三年半,期间她从未有过迟到的记录,她的工作实绩也堪称卓越。人手不足的礼宾司要负责数十个乃至上百个成员国外交人员的接待工作,严幼韵一人就被“摊派”了十三个国家,包括苏联、美国等分量极重的大国。具体的工作内容,与很多人所知道的接待工作其实相差无几,但规格要求上极为严谨,属于接待中的最高级。如某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到来后,严幼韵等人就要去给他安排酒店住宿、递交国书、安全保卫等等。遇上联合国开大会,礼宾司任务更重,光是一个安排宾客座位就足以让人大伤脑筋。 这个工作可不轻松。此前从未有过正式工作经历的严幼韵,却在这个工作上展现出了高度的适应性,她不仅在接待各国贵宾上表现出色,还在处理礼宾司内部的“外交事务”上同样表现出色。百年人生:从复旦的 1946年严幼韵在联合国的工作照。 既然是联合国,那么其中之工作人员,自然也是来自于世界各地,如严幼韵所在的礼宾司,按国籍分,就遍布七大洲、四大洋。严幼韵在这方面的才华,可以从几位礼宾司同事给她的私人信件中看出,在这些信件中,严幼韵被当做了“知心姐姐”一样的存在,同事们将自己的烦恼尽情倾诉。如她的两位领导,礼宾司司长让·德努与副司长皮埃尔·德穆勒米斯特,因为性格等因素,长期不和,严幼韵在时,还能在他们之间起缓冲作用,严幼韵离职之后,两人就水火不容,争相写信到严幼韵那里去吐槽。 那么严幼韵在联合国工作十三年半之后,又去了哪里工作?她去了做一位好太太。百年人生:从复旦的 晚年的顾维钧(右)和太太严幼韵 1959年9月3日,她与顾维钧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举行结婚仪式。此后她的生活基本上是围绕着相夫教子等家庭事务,但她的“外交”生涯并未因此结束。在她的晚年,依旧在不断扩大她的“朋友圈”,如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田中角荣首相之夫人、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之父董浩云等等。她的子女在其教导之下,竞相成才,并踏入了国际舞台。其长女杨蕾孟在美国双日出版集团担当总编辑一职,经手佳作无数,比如《基辛格回忆录》。其次女杨雪兰,毕业后进入广告界,因在宣传营销上的才华,引起通用汽车的注意,后成为通用汽车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副总裁,在后来上海通用的组建过程中,这位祖籍上海的严幼韵之女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7年5月,严幼韵在纽约去世,享年112岁。在其口述自传中,严幼韵曾言:“长寿的好处之一就是总能看到最终的结局。”她的结局,算得上美。 作者:匡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