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对越作战,50、60后绝对是战场的主力,5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多数是连排级基层军官,5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基本是班长。班副兵头将尾,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一般是战士,新兵。

我国建国已经快70年了,虽然建国后经历过15次战争,大的有抗美援朝、中印战争,自卫还击战。有些规模小的称不上战争,可以叫战斗。有战争体验的只是参战军人,绝大多数人了解战争,都是从影视中得到的知识,不可否认,影视传媒在普及战争常识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们那一代人是看着英雄主义影片成长的,看《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老三战。看《英雄儿女》,看《奇袭》等等老电影,有的电影台词都背的滚瓜烂熟。以英雄人物为偶像,从小就向往军营,向往血与火的战争,在英雄的影响下,热爱祖国,为祖国而战成为我们的目标。

可是真正参加了战争,发现根本不是电影上那回事,我多次抨击现在影视剧瞎忽悠,其实不仅仅是现在的年轻人对战争的了解片面,就是我们那一代人也被电影给忽悠,误导了,说到这里,可能会被狂喷,提前说明,我说的被误导不是指英雄主义的精神,民族需要英雄,英雄主义是国家的立根之本。我主要特指战术动作。电影上的一些战术动作,主要是为了拍摄需要,不是战场需要。

战争题材的电影对我们那一代人的误导


电影《英雄儿女》这个经典的镜头,王成一个人坚守阵地,端着机枪站在堑壕边,向敌人猛烈射击,看的我们热血沸腾,真实的战场是不允许的,因为站立姿势,被弹面大,很容易被敌人子弹击中,毕竟敌人也手拿武器,要向王成射击,敌众我寡,只有隐蔽射击,才能保存自己。镜头只是拍摄需要,如果王成趴在地上,只露出脑袋射击,拍摄出来就不能显示英雄主义的气概,看起来没有视觉效果。所以,有些镜头还是需要有夸张的,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看战争电影,首推《南征北战》,《上甘岭》等几部老电影。《南征北战》电影是在1952年摄制的,是在建国后3年摄制,《上甘岭》是1956年上映的。摄制时所用的战士群众演员,都是从部队成建制抽调的,那些战士都是身经百战,经过枪林弹雨的老兵,所以,看一下他们的单兵战术动作,善于利用地形地物隐蔽接敌,动作纯熟,毫无做作之嫌,战场上首先要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多的消灭敌人。当然有的动作为了拍摄需要,也会出现违背战术动作的现象,但是绝不会像现在的影视剧,战士直挺挺的站在堑壕上抱着机枪,枪口大幅度左摇右摆的射击,也不会出现炮弹在脚下爆炸,主人公照跑不误的可笑镜头。

我再讲一下自己经历战争的困惑。

1979年对越作战时,我是侦察班长,在广西水口关大炮台,使用16倍炮队镜,40倍望远镜观察战场,一直观察到十几公里外的越南复和县城。这些高倍光学器材,清晰度非常高,整个战场尽收眼底。敌方,我方的攻守都看的明白。

战争题材的电影对我们那一代人的误导


2月17日早上6,40分,万炮齐鸣,大地在震动,空气在燃烧,天空变红了,任何影视剧也没有这样的效果,就算是摄影师在现场拍摄,再回放出来也没有战场的效果。震撼心扉我只有这一次,以后84年炮战虽然激烈,也没有这种感觉。真实战场炮火准备的情景,任何最好的烟火师也做不出来。影视剧中的炮火没有真实战争震撼人心。

15分钟炮火急袭射击,天亮了,步兵开始进攻,我用仪器紧紧盯住战场,想象着冲锋号一吹,我军高举红旗“杀”声震天,一鼓作气消灭敌人,可是,电影上的情景没有出现,看到水路两用坦克在平江、巴望河上反复寻找登陆地点,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工兵用炸药开辟登陆地点,反复几次才开辟好登陆点,坦克从河里上岸。战场上只听到一阵紧,一阵疏的枪声,一个敌人也没有看到,有时看到敌人工事里喷出的火舌。我军人员也看到不多,更没有使用人海战术,有的人喷我军在对越作战中,集团冲锋,那是看电视看多了瞎猜的。

虽然看不到激烈的战斗,但是一会儿伤员,烈士抬了下来,距离水口大桥不远就有一个野战医院,伤员在此包扎。简单处理后马上后运,烈士在这里确认牺牲后,换衣服就地掩埋,这个地方以后就是水口烈士陵园,88年所有烈士迁至龙州烈士陵园。我在大炮台上,调转仪器看的很清楚,烈士们换下来的衣服在帐篷外面烧掉。

战场上也没有到处烟火弥漫,打谅山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大量的烟火。偶尔看到有烟火,一会儿就灭了。有时看到火光挺大,是我们的坦克被击中,弹药殉爆,看得我心疼的难受,心急如焚。有时看到甘蔗地着火,随后有爆炸声,那是我军用火焰喷射器烧甘蔗地引爆地雷。战场并不像影视剧一样枪声不断,四处火光冲天,当时觉得太不刺激了。我虽然觉得不像电影一样,并不会出问题,可是步兵就不一样了,如果学习电影上的英雄行为,可能会致命的。

在本网站我看到54军步兵班长张贵丁战友写的回忆,是一个真实的事例:

在54军某部有一名战士,江西丰城人叶林(化名),身形健硕,鼻正口方,步兵连队里顶尖的高大威猛。77年入伍,78年被选送到单兵战斗动作示范班接受培训。

叶林是一个特别厚道、特能吃苦的人。单兵战斗示范班号称“魔鬼集训”,早上要跑5公里武装越野,白天要在布满铁丝网、堑壕和雷区的模拟阵地上反复匍匐行进和跃起冲杀,耳边是“敌人”不断打来的空包弹,身后跟着凶煞般的教官,哪一个动作不到位,情况处置不当,都要被罚再做十遍八遍。集训几天后,左膝、左胯、左肘和左手已是血肉模糊,睡上一夜会结成痂子,第二天又重新开裂,渐渐就变成了厚厚的茧子。有人受不了这番苦,中途退训了。能坚持到最后的,那就是宝塔尖上的精兵了。

叶林坚持到了最后,成为了武艺高强的强悍精兵。

1979年对越作战中,叶林所在的步兵连在谅山战役“坤子战斗”中被阻于两山之间,于是连队组成20余名战斗骨干的突击队,冒着弹雨跃起突击,其中的5位勇士最先突入越军阵地,班长叶林便是其中之一。

叶林纵身跳下堑壕,在拐角处与敌机枪手猝然相遇,机枪手当时还伏在壕边,并没有发现他。叶林并没有一枪将其击毙,而是跨上前去,左手抓住敌人的枪身高高扬起,大喝一声:“诺布松空叶!”(越语缴枪不杀)。

就在这一瞬间,堑壕另一端的一个越南步枪手,抬手一枪,击中了叶林的胸部……

说起来,抵近射击正是叶林的强项,单兵战斗集训中他出枪之快,命中之准,抬手毙掉几步开外的越军机枪手,叶林甚至都用不了半秒钟。可是他偏偏没有这样做,该出手时未出手,结果反遭毒手。

战争题材的电影对我们那一代人的误导


对于叶林牺牲的原因,有各种说法,本人认为与过去战争题材电影的误导有直接的关系,无论在哪部电影上,只要我们的战士端着枪冲上敌人的阵地,大喝一声“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敌人就乖乖的缴了枪,我们取得了胜利。这样英雄的镜头,深深印在我们那一代人的心上。因为之前我们谁也没有经历过战争,以为电影上的镜头就是真实的战争。

其实,敌人哪有这么容易束手就擒的,除非敌人被包围,死伤惨重,突围无望,困兽犹斗之后实在无法,才会投降的,或者是兵败如山倒,失去统一指挥,弹尽粮绝,没办法缴枪投降。

在战前我曾经看到一个战时立功标准,依稀记得其中有炸毁一辆坦克立一等功,活捉一个敌人立二等功,消灭一个敌人立三等功,。也就是提倡能俘虏尽量俘虏敌人,这样也会造成战斗中战士做出错误的决定。首先想到的是捉俘虏,我觉得与外军作战,俘虏敌人不如直接干掉利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