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又见山陕之(三) -------洪洞

又见山陕之(三) -------洪洞

乘高铁从平遥南行,不到一小时就到了洪洞。

洪洞属于山西临汾市下面的一个县。之所以挤出一点时间来到洪洞县,完全是京剧《苏三起解》那出戏闹的。“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言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这首传唱极广的京剧唱段,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山西有个洪洞县。我不懂传统京剧,因此除了可以假模假式地哼唱这个唱段中的几句词之外,并不了解这部戏的内容。或许正是由于茫然不知,才让我下定决心要到洪洞县看个究竟。

在我们买到的高铁车票上,到站名写的是“洪洞西”。之前我一直以为苏三唱的洪洞是“洪桐”这两个字。即便在高铁上,我问了几个身边的山西人,有的说读洪洞(dong),也有的说读“洪洞(tong)”。等我们下了高铁,看到洪洞西站站牌在洪洞两个字下标注的汉语拼音才知道,确实是读洪洞(hong tong)。

为了能在当晚赶到运城,我们拼车直奔洪洞城内。由于洪洞属于临时加进来的旅游项目,我和曹同学都不知道在仅有的2个多小时时间里去哪里玩好。司机问我们:你们想去哪里呢?我说:苏三监狱更有名,去那里吧。他说:我这车上的客人去城北,“大槐树”景区也在城北,顺路。你们若非要去苏三监狱的话,不如换台车吧。为了赶时间,我们只好妥协了。就这样,我们被拉到了“大槐树”景区。

我在网络照片上见过“大槐树寻根祭祖园”的根雕大门。售票处就在大门的右手边。上前买票才知每张80元,导游费也是80元,相比之前走过的几个地方,感觉是有点贵了。导游就站在售票口的边上,一身浅粉色的古装长裙,头戴大沿儿遮阳帽,她是一个有点婴儿肥的姑娘,看上去貌似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她见我买了导游票,就走到我身边收了票,开始她的工作。时间已是下午3点左右,依旧骄阳似火,我和曹同学因一直在匆匆赶路,身体已有些倦怠。只能步履蹒跚地跟在导游姑娘后面。

她指着大门很职业化地开始介绍:“欢迎两位来到我们洪洞大槐树景区。现在我们看到的大门叫根雕大门,它是寻根祭祖园的正门。这个大门东西跨度20米,高13米……。”我随着她的手势望去,根雕大门下面有3个双开的红漆大门,大门口边上有山西省政府立的“明代移民遗址”石碑。景区大门附近游人很少,更没见到旅游团。关于“大槐树”景区,我的了解几乎为零。只知道这里曾是移民的出发地。据我所知,中国历史上有西晋末永嘉之乱、唐朝安史之乱和北宋靖康之耻这三次大规模移民,其中北宋这次南迁移民人数最多,达500多万,占当时北宋人口的1/20,那么“大槐树”景区发生的大移民到底又是哪朝哪代的事呢?

刚进景区就看见一堵高大的照壁墙挡在前面,墙中间一个巨大的金色“根”字镶嵌其中。根字周围有四个篆体字,我不懂书法,所以看不懂是什么字。姑娘发现我们在望着她,才又开始介绍:“这个大大的“根”字是由我国原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先生题写的。旁边的四个篆体字比较难认出来,其实是‘饮水思原’四个字。只是这个‘原’字没有三点水,这是故意为之,含义是不忘祖宗功德和我们大家的源头就在于此。”

绕过影壁,面对的就是跨越一条人工小河上的三座桥,桥的对面是一座高大宏伟的建筑。导游姑娘温柔地说:知道你们时间很紧,我们还是先去看“移民古迹区”的景点吧。

一路上我们捡树荫下随着导游姑娘穿过3处移民群雕和一处移民浮雕群,分别是朝堂决议、大槐树下、讲不完的故事和移民浮雕图。导游姑娘介绍说,这几组群雕实际上就介绍了洪洞大槐树下发生的历史。

我们边走边听她细声细语地讲着600多年前的往事。大槐树下大移民是发生在明朝初年的事。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从洪武6年(1373年)起到朱棣永乐十五年(1417年)止,从这里先后发生了18次大移民,迁民人数达100万以上。导游姑娘看了我一眼说,虽然移民都是因为天灾和战乱,但与刚才您提到的历史上3次自发式大移民不同,这次是由中央政府有组织、有计划的官方移民。

“嗯,言简意赅。”我的内心在赞许。“18次大移民发生在44年期间,那么朱元璋和朱棣两个不同期间哪个更多呢?”我忍不住问她。

“洪武年间10次,永乐年间8次”她张嘴就来。

“移民都去了哪里?”

“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湖北、陕西、甘肃等十余省,涵盖500多个县呢”。

“每次都有详细的历史记载吗?”

“各地地方志有明确记载。当时还流行着这样的民谣: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老鹳窝?”我们疑惑地看着她问。

“对,前面马上就到了。”她抬起手指了指前面的几棵大树。走近才发现树下有个石碑,上面的文字工整地写着“老鹳窝”。她又指指树上的鸟窝说:看吧,那就叫老鹳窝。

鹳是大型水鸟的统称,既然这里有鹳窝,那应该离河川不远。导游姑娘看来很善于读懂客人的表情,她忙解释道:我们景区西院墙与汾河只隔着一条马路,所以这里才会有老鹳在树上构巢垒窝。

我们抬头仰望大槐树,书上挂满了祈福的红飘带,仔细再看才发现,那些看似离我们最近的这颗大槐树上的枝叶,其实是它旁边另外两棵槐树的枝叶。导游姑娘告诉我们,眼前的这棵大槐树距今已有1000余年,早就死掉了。因为它早已成为百万移民后裔怀乡的精神寄托,所以政府不能让它倒掉,在它的躯干里面人为填充了水泥,因此它才还能屹立在这里。旁边的两棵槐树,我们称作“二槐”和“三槐”,分别是它的子孙。

对于槐树我是不懂的,也不知道它能存活多少年。听导游姑娘说,“二槐”已经400余年,“三槐”也有100多年。虽然我不太相信,但内心却情愿它们真的存活了那么多年。两棵槐树生得非常高大,和广东的大榕树有得一比。看到它们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样子,我相信它们依然能茁壮成长、繁衍生息。

“为什么跨越了几十年的移民都会选择从这里向外迁徙呢?是因为近邻汾河,走水路方便吗?”我有点不解地问。

“不全是这个原因。你们看到那边的寺庙了吗?那叫广济寺。广济寺的西厢房,就是当时明朝“大明洪洞移民签发处”,专门办理迁民手续。”导游姑娘问我们:“你们要过去看看吗?”我们摇了摇头说:“你接着讲吧。”她便指着位于大槐树西北角的红色院墙、看上去方方正正的寺院介绍起来。

广济寺初建于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寺庙能有今天这么大的规模,得益于当时洪洞县的古驿道。边说边引着我们走下台阶,绕到大槐树背后的下方。这时我们才发现,大槐树是生长在地势较高的地面上。台阶下面有灰色的砖墙进行了加固,与砖墙成90度的建筑像城门。门楣上写着“名胜古迹”四个金子。门墙一看就是在残垣断壁的基础上重新修缮的,因为加接的痕迹非常明显。门下面一条路向远方延伸。导游说,这条路就是古驿道。它北通幽燕,东连齐鲁,南达秦蜀,西抵河陇,因此,易于官府设局驻员,朝廷才将广济寺选为移民迁徙地。

看着眼前的古驿道,我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当年那些刚领了川资后,被用一根根绳子绑住手腕串联在一起,断肠人送断肠人的心酸场面。那长长的队伍里面,有亲人之间话别的。有老人摘下槐枝,送给即将远去的亲人,深情嘱托不要忘记老家的。也有举家迁徙与故乡诀别的,他们长跪在大槐树下,依依难舍。“忽闻诏下迁民令,愿行愿止随万姓。槐下举人来益多,黔黎孰敢违朝命”。这短短的几句诗表达了当时诏令的威严和移民的无奈。

从大槐树下西行不远就经过广济寺门前,据说当年寺院僧众云集,香火旺盛。我们向寺内望了一眼,寻不见香客进出。或许是因为来山西拜佛的信众们,要拜也都去了佛教圣地五台山的缘故,这里才如此冷清。沿着大路顶着烈日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了道路北侧的一座大殿旁,我们躲到阴凉处北望。面前是方正宽大的广场,远处是3座恢弘的建筑。导游姑娘说这个广场叫祭祖广场,那3个建筑里中间的叫祭祖堂,西侧的叫溯源阁,东侧的叫望乡阁,我们身后这个大殿称作献殿,就是我们从正门进来时看到的大殿。“献殿”在祭祀时用来摆放供品,望乡阁和溯源阁都是接待远方归客的地方。

祭祖堂位于整个景区的核心,它的轴心也是我们刚刚进来的槐树根大门的轴心。堂内设1230个移民先祖姓氏牌位,绝对是全国最大的百家姓祠堂。每年的4月1日至10日这里热闹非凡,因为那时正是这里的“寻根祭祖节”。由于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客流量也逐年增多,至今已办了14届。据说“寻根祭祖节”场面非常宏大,各种文艺表演精彩纷呈。最有意思的就是那时会飞来成群成片的小鸟,人们说那是带上外迁移民思念的鸟儿飞回故乡祭祖了,人们都叫它“思乡鸟”。

面对广场极目北望,仿佛那盛大的祭祖场面就在眼前一样。曹同学突然问:“西北角高高凸起的像山崖一样的是啥呢?”“哦,那一片是民俗体验区,主要是明代的四合院以及民风民俗表演场。我们这个园共分3个主题区,刚刚你们看过了“移民古迹区”和“祭祖活动区”。您问的那个叫‘洪崖古洞’,我们洪洞这个名字就是取自城南‘洪崖’与城北‘古洞’”。

曹同学留在原处,我跟着导游姑娘到“中华姓氏苑”买了关于我本家姓氏渊源的一本书。书一共80页,定价68元,够贵!在“中华姓氏苑”我才知道,原来中华56个民族从古至今用过的姓氏竟然有11969个,又长学问了!

返回景区正门的路上我问导游姑娘是否熟悉“苏三”的故事,她笑着说“我可是洪洞本地人啊,哪能不知道“苏三”呢。”我又问:“‘苏三’说洪桐县里无好人,你觉得对吗?”说完这句话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傻,尴尬的不是她,反倒是我。她却笑着替我解围:“‘苏三’的话主要是指洪洞县衙无好人,不是洪洞县里无好人。”

“洪洞现在有与‘苏三’有关的遗迹吗?”我随口问了一句。“有的,‘苏三监狱’就在我们景区南边不远,那就是当年关押苏三的地方”。为了我们能赶上傍晚去运城的高铁,那里肯定是去不成了,我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你能否介绍一点苏三的事儿?”我试探着问她。

“没问题!”她爽快的回答。于是,她滔滔不觉地说起苏三。

苏三原名周玉洁,据说是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庄人,也有说是河北省广平府曲周县人,现今那里属于邯郸市曲周县。苏三天生丽质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苏三命不好,五岁时父母双亡,后被拐卖到北京苏淮妓院,遂改为苏姓,按年龄排序在妓院中第三,才唤作苏三,花名叫玉堂春。南京原礼部尚书的公子王景隆上京赶考时与苏三结识。都说红颜祸水,却也不无道理。王景隆自从结识了苏三,便一见钟情,沉迷于山盟海誓之中。可苏三毕竟是妓女,妓女的时间是要“买单”的。王景隆与苏三缠绵一年,用尽了银两就被老鸨赶出。苏三情深义重,将自己的首饰细软倾其所有交与王景隆,劝王景隆奋发上进,考取功名,誓言自己绝不再从人。王景隆考功名去了,留下的苏三却被老鸨偷偷以1200两银子的身价卖给了山西马贩子沈洪为妾。偏偏又赶上沈洪妻皮氏不守妇道,与邻里赵昂私通。这情节与水浒传里卢俊义妻贾氏与管家李固偷情一样。沈洪妻皮氏与赵昂合谋毒死了沈洪。县衙本已将皮氏收监,但皮氏以1000两银子行贿并诬陷苏三。王知县贪赃枉法,对苏三严刑逼供。苏三受刑不过,只得屈忍画押。被判死刑的苏三禁于死牢之中,也就是我们这里的“苏三监狱”。

“苏三监狱”始建于明洪武二年,由普通牢房和死囚牢房组成。大门挂有“明代监狱”的匾额,院中还立有苏三的塑像。说到这里,她突然我问:“您知道现代的监狱里啥样吗?”

“参观过。”我答。

她问:“也是外院为监狱办公场所,里面才是监牢吗?

“是的。”我答。

她说:那看来是一样的。我在“苏三监狱”做过讲解员,所以对那里比较了解。监狱右边的院落是两排12间的普通牢房,中间过道为放风处,上空是铁丝网并挂有铜铃,稍一碰触,会铃声大作,可防止犯人越狱。除了普通牢房还有三间死囚牢,中间过道的尽头左边就是死囚牢,苏三当年就被囚禁在西侧那间。那死囚牢房墙厚达1.7米,墙内填满流砂,也起到防止死囚犯挖墙逃跑的作用。

“苏三最后的结局呢?”我好奇的问。

她:“结局还好,王景隆得了进士第八名,官任山西八府巡按。王景隆来山西巡察时,在秋后问斩的名册中看到“苏三”二字,立即提审苏三杀夫一案,才使真相大白。后来王景隆和苏三两个人终成眷属。”

还真是一个圆满的大结局,但是,圆满就未必是真。我带着满腹疑惑和曹同学乘上高铁奔向山西最南端、相距170公里的城市运城。利用车上的时间,我忍不住好奇,开始对苏三一事进行考证。

苏三和王景隆的故事出自明末小说家、戏曲家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第24卷,名曰玉堂春落难逢夫。后来这部作品被改编成各种剧本,尤以《苏三起解》京剧折子戏最为出名,甚至被说成是京剧旦角的开蒙戏,由此捧红了剧中主体人物苏三(玉堂春)。有了这等出名的人物,就总会有人动脑筋想着地以人贵吧。

改革开放后,山西洪洞县修复了县衙里的虎头监狱。它是我国现存的唯一一座明代形制的监狱,也是现存最早的监狱。古老监狱本身虽是一种旅游资源,但它还需要名人捧。恰好戏曲中的“苏三”与洪洞有关,于是就有人说,新修复的洪洞监狱,门上写有“苏三监狱”字样,好让人们确信苏三曾关押于此。我觉得此说法应属无稽之谈,监狱又不需要做广告,即便是洪洞监狱真的关押过苏三,也没必要把监狱名改为“苏三监狱”吧。不过洪洞县旅游却因此增加了一个著名的景点——苏三监狱。导游姑娘在大槐树底下古驿道旁时就曾介绍说:这条古驿道就是苏三被解往太原时走过的路。据说还有皮氏买砒霜毒死亲夫的那家药铺。如此如此,让人们对苏三其人其事信以为真,真够蒙人的!

有志于历史研究的人士曾查阅《洪洞县志》和洪洞县衙门档案库等权威资料,均未发现任何与苏三有关的记载。看来,苏三应属戏剧中的人物,所谓的苏三监狱被称作“明代监狱”更为准确,而监狱景点的大门牌匾写的也确实就是“明代监狱”。

至于“洪洞县里无好人”这句话,只是蒲剧《苏三起解》中的唱词:“只可恨沈燕林为富不仁,贼皮氏比蛇蝎还毒十分。县太爷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众衙役狼狈为奸共分赃银。一个个都把良心昧,洪洞县里没好人!”对此我也只能“呵呵”了,看戏嘛,别当真。

高铁到达运城北站时太阳依然还未落山。出了车站,前面是很大的广场,看不到出租车和公交车,只有围在身边想拉生意不停问你去哪儿的黑车司机。最终我们只好再一次与陌生人拼车前往预定的建国饭店。汽车一路都在向西南走,城区给我的感觉就像家乡沈阳七十年代末一样,道路宽敞但交通状况比较混乱,建筑破旧,楼层也不高,更没看到高大的现代建筑,与我想象中的旅游之城反差太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