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乌克兰曾计划突袭俄军黑海舰队司令部

最近得黑海城市

克里米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

俄媒体最近披露,早在23年前的1995年,乌克兰方面就曾计划对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指挥机构进行突袭,并最终控制整个黑海舰队。

秘密决议准备突袭黑海舰队司令部

据俄罗斯《谍报网》披露,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乌克兰就黑海舰队划分问题产生严重分歧,多次谈判破裂后,矛盾逐步升级,事态发展到似乎只有武力才能解决的地步。就在此时,乌克兰当局通过了一项秘密决议,要使用本国特种兵部队强行攻占俄军控制的黑海舰队司令部。

乌克兰前特种兵军官亚历山大亲身经历了此项行动的准备工作。最初,当亚历山大接到这一命令时,心里非常矛盾,因为乌克兰特种兵部队是于1992年从黑海舰队陆战队划分出来的,此前番号为黑海舰队第17特种兵旅。该旅虽然划归乌克兰,但其中仍有许多俄罗斯人,他们之所以还留在乌克兰,是因为他们的妻子都是乌克兰人。亚历山大和黑海舰队的俄军一直保持联系,那里有他许多的亲密朋友和长年同吃一锅饭的战友。

1995年初,乌克兰海军司令部向亚历山大所在的特种兵旅下达了战斗准备命令,要求向黑海舰队驻地派出15个特种兵小组,武力占领黑海舰队。也许一般人会怀疑,15个小组能占领整个黑海舰队吗?要知道特种兵可不是寻常兵,他们的作用不容小觑,仅一个小组就可以给黑海舰队带来很大麻烦。每个小组大约10人左右,作战时他们分工细致,责任分明,协同作战,效率显著。

根据制定的行动计划,首先,他们会剪断海底电缆,切断黑海舰队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随后,破坏舰队专用海域的警戒系统;最后,再使舰队防御系统彻底瘫痪。这样,就可以使乌克兰其他部队畅通无阻地进入舰队基地,抢占舰船,攻占领司令部。

当年兄弟要操戈 乌克兰军人心理抵触

亚历山大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他领导一个10名军官组成的承担主要攻击任务的爆破小组。不到出发前最后一刻他们不会知道具体的作战任务,但是,仅通过一件事就足以看出他们的责任重大——乌克兰海军总司令将亲自担任总指挥。

接到作战准备命令后,小组成员开始装备各种型号的武器,包括聚能炸药在内的各式炸药就有14箱,还有1箱磁性水雷,炸药总量达175公斤。他们每人都装备了AK-47自动步枪、消声器、消焰器(发射时枪口无火焰)、红外线夜视瞄准镜、无声手枪和侦察兵专用匕首。除了适合夜间作战的无声装备外,每人还配备了两箱手雷和10颗反坦克手榴弹,每人都穿上了防弹衣。此外,小组里还补充了两名狙击手。随后,他们被送入乌克兰海军司令部进行封闭性训练,严禁外出。

亚历山大的特种兵小组在接到命令后,抵触情绪十分强烈,和亚历山大一样,他们都不愿意和自己曾经的同胞和战友作战。不过,最终亚历山大说服了他们,他让大家知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如果他们临阵倒戈的话,乌克兰政府一定对他们进行惩罚,连家人都不能幸免;其次,一旦战斗爆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为了生存,必须消灭对手,这就是游戏规则。

在特种兵进行训练过程中,亚历山大亲自前往黑海舰队司令部驻地进行实地侦察。因为他在这里服役多年,所以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大到舰队兵力部署,小到每个岗位哨所,他都了如指掌。此行目的是为了确定自己小组的行动路线和作战方案。侦察过程中他发现,俄军显然已经对目前的局势有所了解,不但加强了岗哨值班,而且还增加了两辆装甲运兵车进行巡逻。

特种兵军官私自下令:尽量不杀俄军士兵

局势越来越紧张,按照上级命令,亚历山大对自己的特种兵小组进行了最后的动员。他直截了当地问队员们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是否做好了心理准备,是否还在考虑他们即将消灭的是自己昔日的战友。队员们都低头不语。亚历山大首先声明,自己也不愿意进行这场战斗,但是一旦当了逃兵的话,乌克兰当局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和家人。所以他私自制定了自己的作战计划和原则。要求所有队员在战斗中,尽量不要杀害俄军士兵,只需解除他们的武装,破坏舰队通信和防御设施,为乌克兰大部队进入扫清障碍即可。为此,他专门要求队员们携带催泪弹,不到威胁自己生命时,不要开枪射杀。他要求队员们发誓对他的作战计划严格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随后,他给每名队员都布置了详细的作战任务,首先,他们将潜水进入舰队司令部驻地,进攻队员负责制服哨兵,然后,向警卫巡逻部队宿舍投放催泪弹,解除他们的武装。随后,爆破队员向司令部重点部位安放炸药,然后破坏队员对所有重点通信、警戒和防御系统实施破坏。所有队员完成任务后,到指定地点集合,那里有专门等候的运兵车帮助他们逃离现场。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谢瓦斯托波尔城(黑海舰队驻地)陷入极度恐惧之中,当地居民已经从媒体中获悉,战争即将爆发。还有消息传出,俄军已经发出悬赏通告,任何人只要抓到一名试图攻击舰队的乌克兰士兵,就可以得到500美元的赏金,抓到一名军官是2000~5000美元。俄军在进入舰队基地的主要路段增加了检查站,并有军车执勤。


黑道介入、谈判成功 一场战争化为无形

就在突袭就要发生前的一天,亚历山大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在一个公园里有人要见他。晚上,亚历山大来到了指定地点,一个陌生人将他带到一个更为隐蔽的场所,告诉他,自己受波杰涅夫的委托来和他聊上几句。亚历山大顿时紧张起来,因为在克里米亚半岛及整个乌克兰,重大刑事犯波杰涅夫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原是苏联克格勃特工,苏联解体后,自己拉拢了一批退伍军人,成立了一个秘密恐怖组织,拥有武装直升机和小型潜艇。不久前,曾经有人说他在一家餐厅里被乌克兰警察击毙。现在看来,他还活着!这时,陌生人拿出亚历山大家人的照片,威胁他说,如果他参与对黑海舰队进攻行动的话,他及其家人将死无葬身之地。亚历山大不寒而栗。

最后陌生人告诉他,波杰涅夫是黑海舰队参谋长的朋友,俄军对乌克兰特种兵的行动了解得一清二楚,波杰涅夫只是奉命传达俄军友善的劝告。

亚历山大返回部队后,将此事向上级作了汇报。不久后,俄乌两国的谈判终于取得成效,形势发生了极大变化,乌克兰当局命令特种兵行动取消。

如今,亚历山大已经退役,并携家人返回了俄罗斯,并已经拥有了一份薪水相当不错的安全保卫工作。每当回忆起当年的这段往事,亚历山大都心有余悸,但愿这种事情永远不要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