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通智能:被大疆严重威胁生存才诉讼,时间点确实没考虑周全

据界面新闻9月10日报道,一则和大疆创新之间的专利诉讼案件,让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道通智能”)陷入了舆论漩涡之中。 9月4日,商务部发表文章称,2018年8月30日,美国AutelRobotics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指控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UnmannedAerial Vehicles and Components Thereof)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道通智能:被大疆严重威胁生存才诉讼,时间点确实没考虑周全
337调查旨在禁止一切不公平竞争行为,或向美国出口产品中的任何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调查一旦生效,大疆有可能会面临产品无法进入美国市场的危险,对于主打国际市场的它们来说,失去美国市场不啻于一次严重打击。

公开信息显示,Autel Robotics是深圳道通智能在美国设立的子公司。这个敏感的身份让外界产生了“国内无人机企业相互攻击”的疑问,在当前的国际环境大背景下,这起诉讼案件蒙上了不寻常的色彩。

“我们和大疆的专利战已经打了三年多了,实际上是两家公司正常行为,没必要把事情放到中美贸易战的高度。这个诉讼时间节点我们确实没考虑周全,不过也确实因为大疆此前的对我们诉讼已经严重威胁到公司生存了,所以我们才进行反击。”道通智能法律部门负责人对界面记者说。

大疆方面并未对此事予以置评。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疆和道通智能之间的法律诉讼,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手段,因为在中美贸易战的节点上,所以道通智能的行为开始被无限放大。

但是,这并未能掩盖这两家公司的商业“仇视”情绪。根据界面新闻的调查发现,道通和大疆的过节已经有了一些年头,称其为深圳无人机“内斗”也一点不为过。

道通智能前世今生

离大疆所在的南山科技园大概10公里的地方,道通智能和道通科技隐匿于西丽的智园。从大多数深圳科技从业者的口中得知,这家公司极为低调,也极少跟公众接触。“我们公司都是以研发人员为主,甚至连公关负责人员都没有。”一名道通智能研发负责人称。

道通智能:被大疆严重威胁生存才诉讼,时间点确实没考虑周全
道通智能办公室前台
道通智能:被大疆严重威胁生存才诉讼,时间点确实没考虑周全
道通智能办公室前台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后发现,道通智能成立于2014年5月,注册资本为7.1亿元,大股东为李红京,其毕业于卡耐基梅隆大学,同时也是深圳市道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道通科技”)的法定代表人。

道通科技成立于2004年9月。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汽车后市场的诊断设备和汽车电子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打海外市场。有了解道通科技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道通科技账面上的现金流一度有5亿元左右。

此前,道通科技曾经启动过上市程序。2015年7月31日,中国证监会受理了道通科技提交的A股中小板上市申请材料,在前一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3.72亿元,实现净利润1.34亿元。但这起IPO已于2017年7月终止审查,原因是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

当时道通科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其计划通过IPO募资7.93亿元,其中有一个项目是道通智能的产业化建设,计划投入资金1.85亿元。这个项目实际上就是道通智能。

有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道通智能成立前后,正处于无人机市场在国内的大爆发,作为市场的领先者,大疆也获得了极为明显的利润增长。因此,除了大疆之外,一系列无人机初创公司都在市场上被资本所认可,成为投资人眼中的宠儿。

因此,在看到这个新兴产业的发展潜力之后,有着一定资金基础的道通科技也选择入局无人机行业,来扩充自身的业务范围,保证长远发展空间和竞争力。

“汽车后市场目前来看,发展的空间已经成熟,而且随着智能汽车的出现,汽车的诊断功能可能会集成在汽车系统本身,所以道通科技主营业务的未来空间可能会越来越小,所以需要开拓新的业务”上述知情人士认为,以无人机作为业务突破口是一个合理的选择。

2014年,道通科技以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成立了道通智能,作为李红京手下的一名得力员工,潘相熙出任了道通智能的实际负责人,主管产品技术研发。目前,道通智能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潘相熙。

随着资本的投入,道通智能也随之成为了浩浩荡荡的无人机大军中的一员。为了争夺市场,不少企业都和行业龙头大疆或多或少地产生了纠纷和冲突,道通智能自然也不例外。

在接受采访时,道通智能以诉讼期为由,拒绝透露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

掐住脖子的专利战

可以说,从道通智能成立开始,便和大疆结下了梁子。

人才是无人机企业早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大疆的创始人汪滔就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在校期间他师从李泽湘教授,获得了关于这个领域的相关技术知识,并且通过社团活动打下了日后创业的基础。

大疆在创办之后,也自然地选择了不少年轻的大学毕业生来作为公司骨干。有接近大疆的知情人士表示,这引发了2014年下半年大疆内部的一些人员管理危机,不少老员工因此选择出走。

有坊间传闻称,这部分离职的员工之中,有一些最终进入了新成立的道通智能,并且将比如云台控制等一些相关的技术细节也带到了新东家,这引发了大疆方面的强烈不满,双方曾经就竞业协议等问题就已经产生过摩擦。

“当时确实有个大疆的实习生到了我们公司,但根本没有带任何技术细节,但大疆却对此非常在意。”道通智能负责人说。

到了2015年初,两家公司之间正式围绕着技术专利问题开始产生法律纠纷,大疆犀利的专利战曾让道通智能苦不堪言。

2015年2月8日,大疆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道通智能,指后者的第一款产品X-Star侵犯了大疆的外观设计专利CN201230425431.4,要求道通停止销售X-Star并销毁模具。但这个时候,X-Star尚未正式推出市场。

深圳中院于2015年12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道通的产品X-Star没有侵犯大疆的专利,驳回大疆的诉讼请求,大疆败诉。深圳中院在判决书中称,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设计既不相同也不相似,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

“四旋翼无人机大致的构型都是一个样子的,因为做圆润一点的话,从空气动力学方面角度来说肯定会好一些,除非你做成线条很切割性的、很封闭的,像零度的这种,可能就会不那么像。但是我们为了空气动力学,为了效率,我们会选择圆润”,道通智能相关负责人说,消费电子类产品的外观设计本来就是趋向同质化的,小米、华为、OV的手机外观都跟苹果类似。

到了2016年1月,道通智能在当年的美国CES展览上公开展示了第一款无人机产品X-Star。当时,它们的展位就在大疆的隔壁。而在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上,大疆再次利用保护相同外观设计的欧盟专利申请了临时禁令,从而查封了道通智能在展会上的摊位。

2016年8月,大疆在美国特拉华州起诉道通智能,涉诉专利包括一件外观设计专利USD691514以及另外3个发明专利US9016617、US9284049、US9321530,涉及多旋翼无人机的上下壳体一体化结构等。其中,涉诉的美国外观专利跟在深圳中院涉诉的外观专利保护的是同一个外观设计。

与此同时,大疆还以道通智能侵犯外观设计为理由,向当地法院申请了临时禁令。但2017年2月10日,特拉华州法官否决了大疆的临时禁令请求。

“就这个外观设计的专利,深圳法院已经驳回了诉讼,但大疆还在世界各地继续对我们发起诉讼。”道通智能负责人说。

2017年6月和2017年7月,针对这3个涉诉美国发明专利的中国同族专利,道通在中国分别提交了2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2018年2月和2018年4月,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分别作出无效判决,分别宣布两个专利无效。

随后,大疆针对这两个判决在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起诉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要求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撤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这两个无效判决。

另外2017年5月19日,大疆还在美国华盛顿州起诉了道通,指控道通的产品X-Star侵犯了大疆的两件美国发明专利US9284040和US 9592744。

“大疆在过去几年的专利诉讼让我们苦不堪言,公司为此付出的损失是上亿元级别的。”上述道通智能法律负责人称。

道通智能的反击

“我给你打一个比方,一个小孩被一个体量很大人掐着脖子,很快就要死了,然后要还手的时候,他还会考虑今天天气怎么样吗?我们诉讼的节奏一步一步踩到中美贸易上来了,确实踩得的不好,就好像一脚踩到泥水里去了,一身都是水了,有苦都说不清了。”另外一名道通智能的业务负责人无奈地说。

在大疆对道通智能接连提出诉讼的同时,道通智能也在寻找反制大疆的机会。

今年4月,Autel Robotic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大疆旗下的三家公司提起诉讼,称大疆侵犯了其2项美国发明专利权,而这两项专利都是通过购买获得。

“实际上我们这次指控的是三项专利,其中两项是通过购买所得,但是这些都对我们产品设计有必要性,另外一项是公司自有的专利。”道通智能负责人说。

根据道通智能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

目前道通已在全球申请了1034件专利,其中,中国632件,PCT 239件,欧洲(包括德国)77件,美国86件。

此次377调查涉及到三件专利。其中US10044013是道通自主研发申请的专利,是一个电池快拆的专利。通过该专利技术,可以将电池快速安装在无人机上,当需要拆卸电池时,只需要按压电池上的弹片,从而极大地简化了电池的安装和拆卸工作。

另两件专利,一件是道通智能从美国公司Honeywell 购买的美国专利US7979174,是一个在遇到障碍物时能够调整速度以自动避障的专利,这个专利应用范围很广,不仅可以应用在无人机上,还可以应用在汽车无人驾驶上。“专利所覆盖的产品市场巨大,专利本身具有很大的价值”。

另一件是道通智能从Draganfly公司购买的专利US9260184,是一个螺旋桨快拆的专利。使用该专利技术可以方便地安装和拆卸螺旋桨。“在该专利申请日之前,业界普遍采用螺钉或者螺纹结构来安装螺旋桨,使用该专利技术,可以极大地减少安装螺旋桨的时间,而且可以防止因为螺旋桨高速旋转时出现的甩桨现象。”

“就像最近昆山发生的自卫案件一样,我们面临重大威胁,还手的时候确实没有考虑太多”,道通智能业务负责人说。

道通智能表示,大疆推出的多款无人机侵犯了上述专利,并要求法院判给损害赔偿金、合理费用以及“故意侵权”的惩罚性损害赔偿金,以补偿大疆“侵权”给道通造成的损失。

中国无人机公司内斗的背后

如今尚无法预知,这场诉讼战是否会对大疆造成影响,但从337调查本身的性质来看,基本可以排除这是一场中美贸易战下的阴谋。

按照美国法律规定,“337调查”不仅监督国际贸易,也管控美国国内的州际贸易,因此,其执法对象不仅是外国企业,也涉及美国本土企业。例如,苹果公司就曾位列被调查名单中。

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对界面记者说,“337调查”不专门针对中国,ITC也并非总与中国企业过不去。 “337调查”没有国别的针对性,只是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利用“337条款”约束其他公司已成趋势,比如日本企业就比较多的用过这个方法。

市场研究机构NPD Group发布的报告称,大疆在美国市场占据第一,以线下市场份额77.2%的绝对优势超出其他所有品牌份额3倍以上。在北美售价在1000美元至2000美元的无人机市场,大疆占据了66%的份额;在售价在2000美元至4000美元的市场,大疆占据了67%的份额。

对于大疆来说,通过知识产权的积累进行市场竞争,也已经成为惯用的方式之一。在此之前,大疆已经对雷柏、谷巴、昊翔等无人机公司都发起过诉讼。大疆凭借技术和产品的强势,以及专利上的辅助措施,也让其稳稳守住市场份额。

2017年,无人机市场中排名第二的美国公司3D Robotics曾拥有19%的份额。但这家公司在2017年已完全终止制造无人机,把精力转向软件开发。

“我们的机器也在美国的百思买卖得很好。”道通智能负责人说。

因此,中国公司内战的原因也显而易见,在北美市场上,中国公司几乎垄断了这个市场。换句话说,中国人的对手只有中国人。

“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公开公正透明地去打,完全是合理合法的,应该给予这两家公司充分肯定,这也说明了这个市场竞争的惨烈程度。”游云庭说,站在道通智能的角度来说,能够收购专利进行反击,一方面说明这家公司现金流状况良好,足以支撑专利战,另外,道通常年被大疆诉讼,从提升公司内部军心士气角度来说,也是有必要的。

(界面实习记者陆柯言对此文亦有贡献)

道通智能:被大疆严重威胁生存才诉讼,时间点确实没考虑周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不管是不是被迫应战,但是拉杀父仇人当帮手打上自家大门,怎么说都是要被逐出门墙的大错。

3楼bz135

美国正好需要这样的借口

为小利而伤大局。把企业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典范。

不说别的 就你有美国公司的背景 你说没考虑到 呵呵呵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那么二吗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