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为什么有观点认为华为高通力推的5G还只是4.9G

近年来,5G通信被媒体和商家炒作的非常热,诸如《今天,全中国沸腾了!华为碾压高通,拿下5G时代!》、《华为碾压高通、击溃欧美,拿下5G时代,中国占领最高点》等报道不绝于耳。中国政府也在不遗余力的推广5G,以政治压力的方式要求三大运营商部署5G,并力争在2020年部署5G网络。然而,现在的5G就技术上来说,整个系统的系统效率相对于4G并没有多少提升,更多的是以暴力堆砌的方式提升性能,因而一些专家认为现在的5G方向错了,把现在所谓主流5G称为4.9G。

铁流:为什么有观点认为华为高通力推的5G还只是4.9G
技术没有革命性提升

首先说之前炒得很热的编码。虽然一些商家和媒体炒作的时候把LDPC和Polar吹的神乎其神,但对系统效率的提升非常有限。

折算到整个系统上,LDPC和Polar对系统效率的提升不会超过3%,再强调一下,这还是理论峰值,实际效果未必能达到。业内人士指出,Polar的这点效率提升没啥意义,尤其是提升指令传输的,多一点少一点没啥用处。

换言之,在整个系统效率上,采用LDPC和Polar后,不会对Turbo有多大优势,特别是在用户体验上,用户很难感受到差异。

我们来再看多址。现在主流的看法是NOMA,很多商家都在吹捧,但经测算增益几乎为零。

既然NOMA增益为0,为何全球通信巨头都鼓吹呢?因为如果用OFDM,专利过期了,大家都可以用,而5G换成NOMA,这样通信巨头又可以收专利费了。

MIMO被炒得很火,但这玩意一摆拍就行,一实战就不行,商业应用始终不行。

全双工和MIMO类似,只能实验室摆拍不能实战,无法商用。

......

可以说,在多址、多天线、全双工、编码等关键技术上,不是不可用,就是增益微乎其微,因而现在所谓的5G的技术升级是虚假软弱的,正是因此,有人将现在的5G称之为商用概念,而不是技术迭代,因而将之称为4.9G,更有甚至非常尖锐的指出,现在所谓的5G其实是伪5G。

媒体鼓吹的5G市场需求是伪需求

不仅仅5G在技术供给上是虚假的,疲弱的。就市场需求而言,也是虚假的,是人为创造出的概念。很多现在所谓的5G市场,不是不需要5G,就是根本不敢用5G。

以目前为止全世界最大规模的物联网应用案例,OFO自行车智能锁为例,其使用的NB-IOT其实就是华为和中国电信地方局一起搞出来的简化版,删减版的4G,只需要用很小的通信容量。根本就用不到5G。

就无人驾驶来说也不敢用5G。任正非就表示过担忧,任正非表示:“轮船、飞机如果已经实现了无人驾驶,但是飞行员不上飞机,乘客敢上飞机吗?”用5G网络来搞无人驾驶,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人为创造了黑客顷刻间把现代社会彻底打乱的空间。

即便是谷歌搞的无人车,搞的也是重终端的无人驾驶,做出反应是放在车上,而把5G和无人驾驶联系在一起是瘦终端模式,做出决策是在遥远的服务器,这种做法是不可能用的。

再来看无人工厂。所有工厂,尤其是高端工厂,都必须用专线来控制,内外网隔离才是普遍的做法。就很多机床的远程操纵加工来说,机床一刀下去,多工作一毫秒,就可能报废工件,怎么可能用不在自己控制中的公众网络?

高端制造业使用公用通信网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前不久,台积电就因为安装新机台的时候出了岔子,结果导致工控系统被病毒入侵,数个厂区停产的惨剧。如果让台积电的电脑和机台全部连上5G,恐怕张忠谋整夜会睡不着觉吧。

远程手术也是同理,你躺在手术台上,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你敢让十万八千里外的医生给你远程动手术?一旦出现延迟或掉线,保不齐就是医疗事故了。你的仇敌买通黑客,或熊孩子黑客的一次恶作剧,就可以导致一起谋杀案,而且黑客技术水平足够高的话,十有八九会变成无头凶案。诚然,手术,可以演变成手术机器人,但操纵的信息媒介一定是近程的,专门的,不能用公用通信网。

因此,一些商家和媒体鼓吹的5G需求,其实都是伪需求。

高通华为缘何热衷于推广4.9G

在3时代,高通因肆意征收高通税犯了众怒,因而4G时代,中欧通信厂商把高通排挤出去,在标准制定中一个重要方略就是“去高通化”,因而高通在4G时代失去了其在3G时代的地位,跌下神坛。

虽然高通降低了高通税的“税率”,但依旧在征收高通税。而4G最关键的技术并不在高通手中,高通其实是在利用市场地位的“惯性”征收高通税。但“惯性”只能维持一时,不能维持一世,高通非常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话语权。

而最好的做法就是搞一套5G,不管技术是否有革新,不管系统效率是否明显提升,只要搞更多专利塞进所谓的5G标准中,就可以让自己重回神坛。

何况,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高通过惯了高通税吸血的日子。专利授权业务锐减后,日子很不好过,股东意见很大,之前高通各种资本运作都是股东缺乏耐心的表现。因而有很强的动机,有很急迫的去搞一套4.9G,并将其包装为5G。

此前,高通公布了高通税的“征收标准”。

只使用移动网络核心专利:

单模5G手机:2.275%;

多模5G手机(3G.4G.5G):3.25%。

同时使用移动网络标准核心专利与非核心专利:

单模5G手机:4%。

多模5G手机(3G.4G.5G):5%。

以智能手机市场如今的规模,搞搞一套4.9G,就可以获得多大的利益。

华为中兴鼓吹4.9G也是因为商业利益。

除了增加自身话语权的因素外,这还和两家公司是全球顶尖的通信设备商有关。

在4G网络建设高峰期过去之后,全球电信设备商都迎来了低谷,因而大家都有很强的动机,去搞一套所谓的5G网络,再卖一波所谓的5G设备,捞一笔。

由于技术供给上没有革命性提高,现在只能靠选择高频率频段的方法来扩充容量,高频众所周知传播能力很差,所以要多布点。虽然这将会大幅提升运营商组网成本,但华为中兴等设备上可以大赚特赚。

其实,过去20多年,通信技术的提升主要是靠暴力提升,就是扩大占用的频段,加大投资基站的密度,提升芯片数据处理速度(这个得益于半导体技术提升)等手段。

打个比方,就是把双车道,改成四车道、八车道、十六车道,把路拓宽了,运输量自然上去了。

不过,道路运输的效率,也就是车辆的车速,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效率的提升是很宝贵的,也是很慢的。

原来因为模拟通信效率很低,所以早期效率提升较快,像1G到2G,再到3G提升比较多。

但现在4G到4.9G,效率提升就微乎其微了。那么,怎么提升道路的运力呢?

全球通信巨头给出的方案是,虽然车速(效率)很难上去,但可以建64车道、128车道啊,这样运力不就上去了。

但这么一来,基建成本就会呈几何倍数增长,这导致无论是中国的三大运营商,还是美国的AT&T、Verizon,对4.9G都不积极的原因。

而把八车道、十六车道拓宽到64车道、128车道,在运营商基建成本几何倍数增长的同时,通信设备商的销售业绩也会水涨船高,也就是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的:“业务部门倒是希望5G更快商用,这样他们可以多卖一些产品”。

4.9G已经骑虎难下

目前,4.9G已经在商家和媒体的炒作下变成了政治正确,商家为了获得政府扶持和真金白银,不遗余力的把4.9G包装成5G,忽悠政府向运营商施压投资4.9G。一些官僚为了政绩,不论技术是否有革命性进步,不论是否真的有实际客观需要,也必须把5G网络尽快建立起来,特别是要抢在美国之前建立起来,要求运营商完成“政治任务”。而运营商为了完成任务,要么找银行贷款,要么像联通那样混改引入私人资本,完成“政治任务”。手机厂商为了赶“时髦”,使自己的手机获得噱头和宣传亮点,不管4.9G对手机用户有没有用,都往手机里弄。由于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天价组网成本和终端成本,以及各种专利费,最终要全国消费者买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既然是4.9g,那也好过4g吧。哪怕是4.5g,也都是进步好不好?何况是4.9g。这个0.1和5又有多少差距呢?至少这个4.9g也中美对半开吧,过去的3g4g不都是美国一家独大吗?

很奇怪逻辑啊,有木有?

说现在的所谓“5G”相比于4G没有提升(作者:理论值只提升3%,实际上达不到),那么为什么还要给他按个“4.9G”呢?

说5G根本用不到,举例了无人驾驶、OFO自行车智能锁等例子,很有那每代技术革新时期那些套子里的人的论调,“开不动”“跑不起”“停不下”,有木有?

说5G是纯粹商家利益,难道这贴子的作者还在用20年前的模拟机?5G难道仅仅编码吗?不包括芯片技术硬件技术等?

理一下作者的思路:原始社会才是最优越的,因为在作者的理解中,新技术带来的用户体验都是让用户买单给用户增加了成本。殊不知现代社会对时间和效率更加的追求。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