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初王思治先生提出了一个观点,直到现在还是很有前瞻性:实际上欧洲帝国主义一定是会扩张到东亚的,在这时候它们在中国面对一个边疆压力较小、组织较为完备的政权,和面对一个四分五裂、内陆亚洲边疆疲于应付、对内统治无术的政权,这两种情况是很不一样的。

而清前期这一历史时期对中国文明的意义,正在于它改变了明末的混乱状况,让中国以比较强健的状态来面对帝国主义的冲击。这三十来年海内外的清史研究,很大程度上也验证着王先生当初这个看法。

这里当然包括许多具体的历史进程,例如官方层面上对蒙古高原、西域、西藏、西南边疆的征服和有效控制(解决了明代一直无法解决的内陆边疆问题);对财政制度的合理化改革(解决了明中叶以降一直困扰国家的财政汲取能力问题);对中国空间范围内知识的全面收集和整理(官方支持之下的经史整理和纂修等)等等。

非官方层面上,智识主义的兴起、经世学派对国计民生的筹划、西北史地学派对天文地理知识的收集和总结等等因素也都为这一历史进程贡献了力量。

这是之前在这位大佬某回答评论区里看到的一段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里当然包括许多具体的历史进程,例如官方层面上对蒙古高原、西域、西藏、西南边疆的征服和有效控制(解决了明代一直无法解决的内陆边疆问题);对财政制度的合理化改革(解决了明中叶以降一直困扰国家的财政汲取能力问题);对中国空间范围内知识的全面收集和整理(官方支持之下的经史整理和纂修等)等等。 非官方层面上,智识主义的兴起、经世学派对国计民生的筹划、西北史地学派对天文地理知识的收集和总结等等因素也都为这一历史进程贡献了力量。 @无端人口司马亮 这是之前在这位大佬某回答评论区里看到的一段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觉得可以做这样一个有趣的假设,如果明朝没有灭亡或是被另一个汉人王朝取而代之,这个王朝的统治者如何面对基层,胥吏、豪民和生员结合为一体的全面控制社会的利益集团以汲取社会财富?如何处理皇帝、宦官、士大夫之间的政治冲突,以便理顺多头混杂的管理体制?如何面对统治中亚新疆绿洲,席卷蒙藏的准噶尔帝国,以便整合内陆边疆,关闭草原通道?如何面对日益东进,咄咄逼人的俄罗斯帝国?如何面对东亚海面上日益增多的英法战舰和不断派往中华帝国首都的外交使团? 最关键的中国在1500年到1840年之间,是否有机会能够进行彻底的政治经济变革以突破旧制度的桎梏,建立西欧式的资本主义工业帝国? 仅以我个人认知做一番假设: 如果明朝得以延续或者被另一个汉族政权取代,汉族政权的保守性质和儒家以道德为核心的战略理念难以进行对边疆的大规模的征服,无法关闭草原通道以达成真正的和平;掌握火药武器组织完备的俄国人和准葛尔部的势力很有可能推进至长城一线;海外高产作物会导致人口增长,平息不断发生的叛乱,但这是致命的高均衡陷阱,国家无法进行转型;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其实是一种过密化现象,经济处于一种没有发展(生产率)的增长状态;朝堂上没有专制的皇帝,没有专制的政府,专制的士大夫和乡绅却把控着政权;祖宗之法和朱明理学控制着朝廷和舆论,无力做出根本性的变革。 面对1840年以后一系列的失败,汉族政权的转型可能会更加迅速,但面临着外部的阻力也会更大,英国和俄国的势力范围或许就要以秦岭淮河为界了。在这种更加剧烈的压力下,革命和战争或许会更加频繁和激烈,即便新的统一政权得以建立,东亚的地缘政治版图也绝非今天的模样。 就我认知而言,如有存在这样一种假设,结果可能会更糟糕! (个人看法 拒绝撕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历史的发展必然有其严丝合缝的逻辑,清朝前期登峰造极的中央专制集权、对内陆边疆的大规模征服、人口的爆发式增长和经济的空前繁荣是中国封建制度发展到极端完善情况下的结果。清朝后期被西欧式帝国主义击败、东亚国际秩序崩塌、屡屡签订不平等条约则是中国封建制度不能适应新时代的代价。 历史是无数合力的结果,无论是荣光还是屈辱。我觉得可以做这样一个有趣的假设,如果明朝没有灭亡或是被另一个汉人王朝取而代之,这个王朝的统治者如何面对基层,胥吏、豪民和生员结合为一体的全面控制社会的利益集团以汲取社会财富?如何处理皇帝、宦官、士大夫之间的政治冲突,以便理顺多头混杂的管理体制?如何面对统治中亚新疆绿洲,席卷蒙藏的准噶尔帝国,以便整合内陆边疆,关闭草原通道?如何面对日益东进,咄咄逼人的俄罗斯帝国?如何面对东亚海面上日益增多的英法战舰和不断派往中华帝国首都的外交使团? 最关键的中国在1500年到1840年之间,是否有机会能够进行彻底的政治经济变革以突破旧制度的桎梏,建立西欧式的资本主义工业帝国? 仅以我个人认知做一番假设: 如果明朝得以延续或者被另一个汉族政权取代,汉族政权的保守性质和儒家以道德为核心的战略理念难以进行对边疆的大规模的征服,无法关闭草原通道以达成真正的和平;掌握火药武器组织完备的俄国人和准葛尔部的势力很有可能推进至长城一线;海外高产作物会导致人口增长,平息不断发生的叛乱,但这是致命的高均衡陷阱,国家无法进行转型;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其实是一种过密化现象,经济处于一种没有发展(生产率)的增长状态;朝堂上没有专制的皇帝,没有专制的政府,专制的士大夫和乡绅却把控着政权;祖宗之法和朱明理学控制着朝廷和舆论,无力做出根本性的变革。 面对1840年以后一系列的失败,汉族政权的转型可能会更加迅速,但面临着外部的阻力也会更大,英国和俄国的势力范围或许就要以秦岭淮河为界了。在这种更加剧烈的压力下,革命和战争或许会更加频繁和激烈,即便新的统一政权得以建立,东亚的地缘政治版图也绝非今天的模样。 就我认知而言,如有存在这样一种假设,结果可能会更糟糕! (个人看法 拒绝撕逼)

这里当然包括许多具体的历史进程,例如官方层面上对蒙古高原、西域、西藏、西南边疆的征服和有效控制(解决了明代一直无法解决的内陆边疆问题);对财政制度的合理化改革(解决了明中叶以降一直困扰国家的财政汲取能力问题);对中国空间范围内知识的全面收集和整理(官方支持之下的经史整理和纂修等)等等。 非官方层面上,智识主义的兴起、经世学派对国计民生的筹划、西北史地学派对天文地理知识的收集和总结等等因素也都为这一历史进程贡献了力量。 @无端人口司马亮 这是之前在这位大佬某回答评论区里看到的一段话

这里当然包括许多具体的历史进程,例如官方层面上对蒙古高原、西域、西藏、西南边疆的征服和有效控制(解决了明代一直无法解决的内陆边疆问题);对财政制度的合理化改革(解决了明中叶以降一直困扰国家的财政汲取能力问题);对中国空间范围内知识的全面收集和整理(官方支持之下的经史整理和纂修等)等等。 非官方层面上,智识主义的兴起、经世学派对国计民生的筹划、西北史地学派对天文地理知识的收集和总结等等因素也都为这一历史进程贡献了力量。 @无端人口司马亮 这是之前在这位大佬某回答评论区里看到的一段话

我觉得可以做这样一个有趣的假设,如果明朝没有灭亡或是被另一个汉人王朝取而代之,这个王朝的统治者如何面对基层,胥吏、豪民和生员结合为一体的全面控制社会的利益集团以汲取社会财富?如何处理皇帝、宦官、士大夫之间的政治冲突,以便理顺多头混杂的管理体制?如何面对统治中亚新疆绿洲,席卷蒙藏的准噶尔帝国,以便整合内陆边疆,关闭草原通道?如何面对日益东进,咄咄逼人的俄罗斯帝国?如何面对东亚海面上日益增多的英法战舰和不断派往中华帝国首都的外交使团? 最关键的中国在1500年到1840年之间,是否有机会能够进行彻底的政治经济变革以突破旧制度的桎梏,建立西欧式的资本主义工业帝国? 仅以我个人认知做一番假设: 如果明朝得以延续或者被另一个汉族政权取代,汉族政权的保守性质和儒家以道德为核心的战略理念难以进行对边疆的大规模的征服,无法关闭草原通道以达成真正的和平;掌握火药武器组织完备的俄国人和准葛尔部的势力很有可能推进至长城一线;海外高产作物会导致人口增长,平息不断发生的叛乱,但这是致命的高均衡陷阱,国家无法进行转型;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其实是一种过密化现象,经济处于一种没有发展(生产率)的增长状态;朝堂上没有专制的皇帝,没有专制的政府,专制的士大夫和乡绅却把控着政权;祖宗之法和朱明理学控制着朝廷和舆论,无力做出根本性的变革。 面对1840年以后一系列的失败,汉族政权的转型可能会更加迅速,但面临着外部的阻力也会更大,英国和俄国的势力范围或许就要以秦岭淮河为界了。在这种更加剧烈的压力下,革命和战争或许会更加频繁和激烈,即便新的统一政权得以建立,东亚的地缘政治版图也绝非今天的模样。 就我认知而言,如有存在这样一种假设,结果可能会更糟糕! (个人看法 拒绝撕逼)

历史的发展必然有其严丝合缝的逻辑,清朝前期登峰造极的中央专制集权、对内陆边疆的大规模征服、人口的爆发式增长和经济的空前繁荣是中国封建制度发展到极端完善情况下的结果。清朝后期被西欧式帝国主义击败、东亚国际秩序崩塌、屡屡签订不平等条约则是中国封建制度不能适应新时代的代价。 历史是无数合力的结果,无论是荣光还是屈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