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书,对商人而言是商品,商人对书的占有目的,为的是在市场上盈利。然而对于学者和读书人而言,书是进入知识殿堂的阶梯和研究学问的资料,也是1份精神财富,又是1种恒久的财产权。私人拥有的藏书,纯属个人专有的权利,任何机构或他人不得随意侵占。这在文明时代是1条无需强调的规则,所有社会成员都默认的规则。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这个基本的规则都遭破坏,那就彰显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是如何低下了。本文谈北大2位名人与书的往事,这2位名人分别是,胡适、傅斯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傅斯年、胡适和李宗仁

先谈胡适。胡先生作为“5.4”新文化运动公认的旗手,终生与书作伴。1937年卢沟桥事件爆发,北平朝不保夕。胡适为保存自己的藏书,将全部书籍(包括中英文平装、精装与线装书),以及资料(日记、书信、书稿)打包装箱,存放在天津的浙江兴业银行仓库。此后北平虽沦陷,但胡适藏书未遭日寇洗劫。抗战胜利后,胡适迁居北平东厂胡同1号。未久,全部藏书也完好无损地运回新寓所,存放在后院5间书库内。紧接着国共争夺天下,在东北TG依仗斯大林的支持,及对已降日本关东军的收编,军事实力大增。1948年9月,第4野战军在辽沈战役中获全胜,并迅速占领东北,国军败北。四野沿明末满洲铁骑的路径挥师南下,与华北野战军配合,对北平形成夹击之势。12月北平被围,守城国军不愿重蹈长春被围的覆辙,又慑于共军气势,加之著名学者张东荪作为第3方介入和谈,傅作义已有率兵投降之意。1948年底,蒋公准备退守,抢运学人的计划开始执行。

12月15日,在傅作义军队的竭力护卫下,胡适与陈寅恪、子水、钱思亮等学者,乘坐从南京派来的专机飞离北平南苑机场。临行仓促,胡适只能带走乃父遗稿与自己少量手稿,另加1部甲戌本《石头记》。其余大量书籍、手稿、日记、书信等资料,只能封存在东厂胡同的寓所(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