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众所周知,侵华战争里日本动用了大量轻中型坦克。这些坦克看似孱弱,但在十多年抗日战争里却肆虐中国战场,夺去了大量我国军民的生命。让笔者用当年的真实例子来说明一下吧。

山海关的初次交手:除去没有抵抗丢掉的东北,日军坦克真正和我国交手是在1933年。

(日方绘画“袖珍战车的拼死之斗”。表现了39年南昌战役中,东北军和94式轻型坦克的战斗。坦克乘员川村和中村被打死,东北军12位敢死队员牺牲)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当年元旦节,新春的气息还没有来到,日军就调集3000多人和坦克重炮,对我国山海关展开突然袭击。日军当时装备了92式轻型坦克和89式中型坦克,在这些诞生于一战后的早期战车火力支援下,日军猛攻山海关南门。

日军步兵用云梯攀爬城墙,92式轻型坦克用机枪压制防守的东北军,89式中型坦克则用57毫米火炮轰击城门和城墙。眼见一个个工事和火力点被日军坦克大炮炸平,东北军战士们怒火中烧却无能为力,大家都想起了因上司一纸命令被放弃在家乡仓库,兵工厂里的雷诺坦克和203毫米巨炮。如果用这些装备和日本人硬拼,真不至于无法还手。

如今,东北军战士缺乏反坦克火力,虽然打退了数次日军步兵爬城的攻势,但无法击败日军坦克。日军坦克和火炮密切配合,不仅炸塌了山海关城墙,还杀伤了大半个团守军。负责镇守南门的安德馨营长以下几乎全部阵亡在瓦砾成堆的废墟之中。东北军被迫撤离,山海关失守,古老的长城未能挡住日军铁蹄。

(日军89A式中型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5月底,长城抗战结束,中国军队伤亡1万8千多人,日军伤亡2千4百人。[hr]

淞沪会战中的中日坦克作战:

1937年七七事变过后,淞沪会战正式爆发,繁华的上海地区沦为战场。

民国唯一的坦克部队也在此投入战斗。8月19日,指挥官张治中当命令杜聿明的装甲团协助87突破杨树浦时。一连和二连的两位连长表示,状况好的坦克都调往北方了,现在手上只有修理厂里刚拉出来的英国6吨维克斯坦克,故障还没修好,不怎么好使。张治中不听解释,下达了硬性命令:“你的坦克不攻入,休来见我!”

(中国坦克兵登车,此图为二连装备的2.5吨维克斯水陆两栖坦克,一连为6吨维克斯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无奈之下,第一战车连集中了6辆坦克,开始进攻位于汇山码头的日军司令部。由于中国军队平时没有接受过步坦协同训练,步兵只知道躲在坦克后方,不了解这些战车也需要掩护。

当晚,战车一连6辆坦克沿四川北路奋勇前进,把日军设在街头的机枪火力点打的粉碎,日军步兵也被赶的东逃西窜,战况一度非常有利。天亮后,我军战车已推进到汇山码头附近,日军开始醒悟过来,他们调集了反坦克炮和山炮向我军战车集火射击。由于道路狭窄,一连的坦克难以展开队形,87师步兵也未能给他们指示敌人开火方向,更不能压制日军火力,导致6辆坦克先后被日军全部击毁。身在其中的连长郭尚岩壮烈殉国。不久后,二连连长也接着阵亡。攻击宣告失败。

(反击中被摧毁的国军一连维克斯E战车)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事后,张治中懊悔不已,多年后想起此景他仍然觉得心怀愧疚。[hr]

尽管装甲团的进攻未能成功,淞沪战场的交火还在激烈进行。36师在宋希濂师长的指挥下,对日军再次展开攻击。在华德路十字路口,中日两军展开了肉搏战。36师在来的路上沿途受到过广大民众人山人海的热烈欢送,他们如今气势如虹,要把日本人赶下海去。

突然,日军调来多辆坦克堵住十字路口,集中火力向36师官兵猛烈射击。正在当面冲锋的二营躲避不及,300多名将士全部牺牲在日军坦克炮口下。街道上洒满中国士兵的鲜血,但36师并未退缩,他们转向汇山码头攻击,把日军逼退,不少日军不得不向桥南的英军投降。由于消耗太大,加之友军没有跟上,这次攻击再次宣告失败。[hr]

华北大战中横冲直撞的日军坦克:

1937年8月,北方正是初秋收获时节,遍野的高粱红透之时,日军大举入侵平津一带。

中日军队在南口开始了恶战。日军5000多人和30多辆坦克(可能为94式豆战车和89式中型坦克)突入我军阵地。中国守军既没有反坦克炮也没有反坦克经验,只能用人命拼杀。

危急之时,89师一位连长隆桂铨带着两个排士兵迎着机枪炮火冲向日军坦克。许多战士还没有靠近就被机枪打倒,但活着的人继续冲锋。他们爬上日军坦克,撬开顶盖往坦克里硬塞手榴弹。一声闷响过后,火焰和黑烟从日本坦克里冒出来。用这样搏命的办法,两个排消灭了6辆日军坦克,自身也阵亡过半。

局部的勇敢表现并不能挽救大局,南口作战在月底陷入失败,日军坦克冲过了居庸关,汤恩伯带队逃跑。张家口,怀来,延庆相继失陷。

(侵入中国城镇的日军89式中型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同月,日军以坦克部队为先导围攻保定城。郑洞国的2师在阵地里顽强抵抗。他们同样缺乏反坦克武器,在日军坦克冲上来之时,中国官兵们把炸药包和手榴弹捆在身上,冒着机枪扫射往日军坦克上面爬。随机拉响导火索,和敌人战车同归于尽。

这种自杀式攻击摧毁了一些日军轻型坦克,但保定城在日军大炮飞机一齐轰炸之下,陷落已成定局。[hr]

10月,日军沿着津浦路在华北步步紧逼,国军边打边撤。韩复榘的部队驻守着山东德州。这个倔脾气的军阀把山东视为禁脔,既不许其他中国军队进入,也不许日本军进入。日军师团可不讲道理,直接围攻德州城,并且用坦克硬冲,准备撞开城门。

81师的一个连长古大长和他的韩长官一样,也是个倔脾气暴脾气的家伙。他在城楼上指挥防御,看到日军坦克把城门撞的隆隆作响,怒不可遏,抓起迫击炮弹就往城下扔。他一连扔了好些炮弹,日军坦克终于被炸得瘫痪无法动弹。正在解气之时,古连长也身中数弹摔下了城墙。

靠着坦克的冲击,日军攻陷德州。和其他许多古老的城市一样,沧桑的城墙,高耸的城楼已经无法阻挡日军的装甲铁骑,即便这些只是看似薄弱的小坦克。[hr]

仍在继续的血肉磨坊——淞沪会战:

1937年10月,上海战场上已是尸横遍野。日军再次动用坦克和我军展开对攻。第7军170师来自桂军,李宗仁白崇禧的桂军向来以装备好战斗力强闻名。

在日军坦克冲击170师阵地不久,1016团2营长王有清就被日军坦克火力打死,整个营的官兵在日军装甲攻势面前出现动摇,丢掉了阵地。团长谢志恒大怒道:“旅长对今天战斗很不满,他说我们第七军在国内外素有钢军声誉,守个阵地不到两天就失了,成什么样子!今晚如不把第二营阵地夺回来,从炊事兵到团长都要杀光!”

当时,桂军两个营只剩下160多人,可谓十不存一,但他们还是发动了夜间的决死冲锋。天蒙蒙亮,桂军喊叫着一边投掷手榴弹一边刺刀突击,和占领阵地的日军展开白刃战。一个连长蓝中民冲在最前面,他碰到日军一个队长,两人几乎同时开枪,日军队长的左轮枪子弹擦着蓝连长左耳飞过,蓝连长的子弹则打中了日军队长小腹,将其击毙。

经过猛攻猛打,桂军击退日军,夺回了阵地和王有清营长的尸身。

(淞沪会战,冲锋中的桂军)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日军的退却只是暂时的,很快,日军步兵在坦克配合下又打了回来。中国军队再次撤退。

10月底,连四行仓库坚守的中国军人也退入公共租界。谢晋元和他的部下尽了最大努力,他们坚守4昼夜,打死日军200余人,击毁日军坦克2辆。

11月,面对日军太湖一带气势汹汹的进犯,川军五个师于泗安、广德挡在了日军坦克面前。

川军在各路地方军里可以算装备最差之列,各界普遍认为这是中国“最糟的军队”。他们装备不足,弹药缺乏,食品和医疗设备更是不足,参战的川军部队还被蒋介石故意分散使用。淞沪战场上,川军士兵们只有草鞋穿,草鞋烂了只能光脚在泥水里行军。看到穿皮鞋戴钢盔的中央军败退下来,他们既羡慕又生气。副司令潘文华在出川前曾对父老乡亲们说过:“胜利归,败则死。”这也是全体川军将士的心声。

战斗很快在地势平坦的泗安打响。面对日军94式,89式坦克冲击的现实,无险可守的川军抵挡不住,败下阵来。根据战士们回忆,日军攻击前,惯用4000到6000发炮弹覆盖我军阵地,再由轻型坦克释放烟雾弹,掩护日军步兵进攻。攻击时,日军炮兵还会做间隔射击,坦克也会不断用主炮和机枪掩护步兵向前。如此有条不紊的攻势下,川军将士缺乏反坦克火力和重炮,不得不将12个手榴弹捆成一捆,抱着冲到日军坦克底部自爆攻击。一次次绝望的攻击后,8个战士用生命换掉了日军3辆坦克,可仍旧无法阻止日军前进。

(川军炸毁的日军坦克和装甲车)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中国军队溃散的战线上,川军146师没有后退。他们抓住机会乘进入泗安的日军麻痹之际实施突袭,打死数十个日军,还冲入日军阵地俘虏了两个日军女看护,一个日军军官见中国军队从天而降,急忙刨腹自杀。大量文件和武器装备被川军缴获,146师看来可以好好更换一下破烂的武器了,可他们来不及欢庆收复泗安的胜利。因为大家发现周围的友军全都撤退,只剩下自己一部突出在此。无奈之下146师也只好收拾了装备匆匆退走,泗安再度丢失。

(战斗中的川军)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广德的川军145师本来没有后退,是由于其中一个团长刘汝斋被日军坦克飞机吓破了胆,擅自后撤,导致全线溃败。师长饶国华要枪毙刘汝斋整肃军纪,却因为这个家伙是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前敌总指挥唐式遵的亲戚而无法执行。集团军总部不仅不惩办刘汝斋,反而要求饶国华自己带兵反攻。当时饶国华只剩下一营士兵,日军又反复劝降,他愤然拔枪自尽。留下了那句名言:“小日本,当年威廉二世强盛一时,不免败亡;今日你虽猖獗,终有灭亡一天。”

淞沪会战以中国军队的撤退告终,三个月的战斗中,日军逐次投入30万兵力,300多辆坦克,500多架飞机,30多艘战舰。中国方面也投入70多万人。

由于日军海陆空多兵种配合得力,日军最终伤亡约4万人,中国军队则付出了25万人之多的代价。无论如何,快速灭亡中国的计划难以实施,日军接下来的战斗将极其漫长。[hr]

山西战场的步兵对装甲:

在淞沪恶战之时,日军同时扑向忻口,太原一线。阎锡山和卫立煌开始了山西抗战,八路军也积极加入进来。

日军在对忻口中方阵地做了试探性进攻以后,于10月13日开始了全面突击。

日军以50多辆坦克为前锋,在50多门火炮与30多架战机支援下,5000多步兵攻入我军阵地。这次日军用典型的中央突破战术,发挥坦克的突击威力,把我军云中河北岸的阵地全部摧毁。日军步兵随后和坦克一同从撕开的防线缺口中涌入。

负责守备的21师并不示弱,他们在师长李仙洲的亲自带领下,发动了反冲锋。日军坦克步兵火力猛烈,造成21师官兵巨大伤亡。连排长几乎全换了一遍,后来伙夫们都上了阵地。让人欣慰的是山西国军装备普遍较好,配属的反坦克炮和山炮在对抗日军坦克冲锋面前起了很大作用。37毫米反坦克炮和75毫米山炮可以有效击穿击毁日军94式,95式轻型坦克的薄弱装甲。

三天三夜的激战后,15辆日军坦克被击毁。突入的日军被打退回云中河对岸,21师收复了山头。当攻上高地时,日军只剩一名军官和一名士兵。那个士兵企图下山逃跑,被军官背后一枪打死,随即军官也剖腹自杀。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被击毁的日本95式轻战车)

忻口会战中日军一直倚重坦克为攻击矛头。中方也以报以顽强的步兵攻击。54师在反击中冲进南怀化的附近的弓家庄。当地日军正在修整,措手不及下慌忙跑出村外,又被预先埋伏的中国官兵夹击。双方在混战中伤亡都很大,但日军几乎溃散。接下来对东泥河村的攻击中,正埋头吃饭的日军被我军歼灭大半。但日军将要覆灭之际,坦克部队赶到反击,打死打伤许多54师官兵,连旅长董其武都在激战中负伤。

10月15日,日军又集中30多辆坦克引导步兵进攻中国第10师阵地。由于仅有两门反坦克炮,10师的战士们在师长李默庵带领下挖掘了很深的反坦克壕沟。事实证明这种方法很有效。日军坦克陷入壕沟后,10师将士们就用机枪猛射跟随其后的步兵,打退日军攻势。

(国军装备的德制37毫米反坦克炮Pak35/36,500米穿深31毫米,可击穿当时所有日军坦克正面)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在和日军坦克交锋时,10师的反坦克炮取得了好几个战果。但日军早有准备,暴露的反坦克阵地立刻遭到日军炮火覆盖,整个反坦克炮排的士兵们全部牺牲,没有一人幸存。

日军坦克设法靠近阵地后,中国官兵们用各种办法对抗。有的往坦克上浇汽油,再投掷手榴弹引燃引爆。有的把手榴弹塞到日军坦克履带里卡住,以炸断履带让坦克无法行动。这样的危险性不言而喻,即使能抵近日军坦克,也有不少战士在试图炸坦克履带时手指被辗断。

卫立煌指挥着中国军队和日军在娘子关和忻口反复争夺。日军不光靠坦克,甚至出动了火焰喷射器焚烧中方阵地,阎锡山也把多年来存下来全部家当——200门火炮投入了拉锯战。尽管八路军奇袭了日军阳明堡机场,但山西的总体战局还是趋于恶化,部队的消耗竟达一日数千人。

不久后,日军步兵在坦克配合下涌入太原城。比起反复易手的忻口阵地,这座重镇只坚持了4天,山西抗战宣告失败。

南京城下的铁和血:淞沪会战失败后,首都南京已经暴露在日军兵锋面前。大量刚整编完成的德械师和各地部队已经消耗严重。在蒋介石犹豫之时,唐生智自告奋勇承担城防重任。

日军很快完成了对南京的合围。东南方淳化镇的战斗很激烈。装备精良的58师并不惧怕日本人,他们用德制Pak35/36反坦克炮连续击毁进犯的5辆日军94式,95式轻型坦克,击毙300多名日军步兵。事实证明,这种37毫米反坦克炮在欧洲战场可能不够看,但在亚洲可以轻松消灭日军目前各型坦克。

(进攻中的日军89式中型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然而,一处一地的战术胜利改变不了大局。日军集中重兵对南京各个城门展开凶狠的攻击。日军第9师团在坦克和火炮支援下,猛攻光华城门,把城门两侧的城墙轰塌出两个个缺口,步兵很快从此入城和守军巷战。国军最后的装甲部队在光华门附近和日军恶斗,损失了3辆坦克。

(被日军捕获的314号车,德制一号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其中一辆编号为312的坦克(可能系德国一号坦克)尽管被打断了履带,无法行动。但武器尚能工作。两位中国坦克兵认为与其让宝贵的坦克白白被日本人夺取,不如拼死一搏。他们没有逃跑,留在车内悄悄观察着动静。日军先头部队急着往城内进攻,没有来得及搜索这辆看似报废停在路边的坦克。

从中午隐蔽到下午四点左右,坦克里的两位勇士等来了一大群日军步兵。两人相互点点头,时机到了。趁日军跑步前来时,他们慢慢转动炮塔,“哒哒哒,”两挺机枪猛地射出火焰,把正在专心赶路的日军打得人仰马翻。日军在猛烈的扫射里四处躲避,等他们回过神来,已有数十人被击毙。

这些日军随即对坦克展开反击,但他们是轻装前进,除了掷弹筒没有携带重火力。拿国军坦克毫无办法。这一次,日本人终于也尝到了步兵面对坦克的窘境。多次进攻都未能奏效,这辆废弃的坦克就如此扼守着街道,直到夜色降临。两位坦克兵认为已经达到了迟滞日军的目的,趁液撤离。但他们刚离开坦克,埋伏在暗处的日军一齐射击,一位坦克兵壮烈牺牲,另一人奋力逃脱后竟然辗转找到了部队。当他跟上司杜聿明汇报时,在场之人简直难以置信。直到后来昆仑关缴获日军《皇风万里》的小册子时,这场南京城里的奇特战斗才被证实。而这名英勇的坦克兵却牺牲在了刚结束的昆仑关之战中。

在蒋介石和唐生智犹豫在战退之间时,南京的所有城门都被攻破。雨花台附近,88师和日军突入部队血肉搏击。在日军坦克冲过阵地后,留下的只有1000多日军和6000多国军的尸体。日军用他们的标准战术,炮火轰击,坦克冲锋,步兵紧随,打破了这座古城看似厚重的城墙和大门。

(南京国府官邸前的日军89式中型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中华民国的首都丢了,日军的铁蹄还将继续前进。但中国人已经用鲜血证明,唯有不屈抵抗才能坚持到最后。

未完的尾声:

在日军战车继续碾扎着中华国土之时,他们可能不曾想到,7年之后,在遥远的缅甸孟拱河谷之战,中国坦克兵会开着美国制造的M4A4谢尔曼和M3斯图尔特坦克,把他们引以为傲的95式坦克撕成碎片。

(缅甸反攻的国军M4A4谢尔曼坦克)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战术讨论:

在侵华战争中,日军装备有94式轻型坦克(产量843辆),95式轻型坦克(2375辆),97式中型坦克(2123辆,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89式中型坦克(数量不明)。

这些坦克数量多,重量轻,部署便利,对战争进程起到了不小的影响。

日军对坦克部队的运用也可谓大胆。多次集中使用坦克,和步兵紧密配合,加以炮兵和空军支援突破我军防线。有早期闪电战的雏形。

但这一切是建立在国军缺乏反制火力的基础上。“黄金十年”轻视工业的恶果由普通士兵在承担。中华民国和蒋介石等人低下落后的组织能力和经济管理水平也是祸首之一。导致日军侵华时,国军面对日军往往最重的火力就是机枪。

实际作战中,只要国军拥有相对的反坦克炮和支援火炮,就可以抵消日军的坦克优势。并且我军官兵也在战斗中吸取经验,总结出许多步兵反坦克战术。

这些微小的种子将在日后的解放战争,朝鲜战争中开花结果,让世人重新认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

血肉对钢铁——抗日战争里的坦克作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