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月7日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在德黑兰峰会举行后,三国总统发表联合声明, 将按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致力于保障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三方决心继续打击破坏叙利亚完整的分裂主义,并继续尽一切努力保护平民和改善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局势。这一声明很快就被国际局势分析评论员们发现了问题并找到了根源所在,问题是三方并没有在人们认为的叙利亚政府军立即对极端恐怖分子在叙利亚最后的大本营发起攻击协调好,而根源则在于土耳其不希望叙政府军对伊德利卜立即发动大规模攻击。许多人也戏称土耳其这次行动中成为关键先生(国家),我并不这样看,我个人的看法,如果土耳其继续坚持固有立场,极有可能将自己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国家败落和分裂都有可能。这要看土耳其能否看清事情的大势和本质并妥善处理,如果得当为自己争得和平发展的周边环境和时间也是可能的,可以说伊德利卜让土耳其危、机并存。

伊德利卜位于叙利亚西北部,面积,人口约三百万,在俄罗斯、伊朗的帮助下叙利亚政府军逐渐把极端恐怖分子驱赶到这里,这里成为极端恐怖分子在叙利亚最后、最大的大本营,同时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也主要集中在这里并控制着约40%的地盘,还有土耳其的12个检查站(或称军事基地),这是根据俄土等国划分冲突降级区的协议建立的,土耳其也是该降级区的主要负责方,其它的冲突降级区随着叙政府军打击极端恐怖分子的节节胜利逐个消失了,伊德利卜成为叙利亚境内唯一的冲突降级区,叙政府集结十万大军要恢复该地区的主权,这显然跟土耳其的想法发生了冲突,这就是伊德利卜现在的基本状况。

可能有人会认为尽管有俄罗斯和伊朗的大力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同时面对穷凶极恶的极端恐怖分子和实力强大的土耳其军队不会取得太大的战果,况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以色列也肯定会在叙政府军打击极端恐怖分子的过程中对叙政府军进行攻击,因此,如果土耳其反对叙政府军对伊德利卜进行攻击甚至进行还击的话,土耳其是能保住他在叙利亚绝大多数现有利益和存在的。别人这样想是可以的,但土耳其若这样想就可能给自己招来巨大灾难。分析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恢复对极端恐怖分子占领地区行使主权是叙利亚政府的意志。土耳其由叙战乱前的友好国家急变为反叙政府的国家并成为叙反政府武装的主要支持国并跟极端恐怖分子有瓜葛,因此叙利亚现政府势必不惜跟土耳其在叙境内交战或消耗。

二、伊德利卜距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主要军事基地只有约十分钟的战机行程,这固然是俄罗斯监视和打击极端恐怖分子非常便利的一个条件,但反过来也可以说俄罗斯的这些军事基地也成为极端恐怖分子进行突袭的理想目标,俄罗斯自当也要将身边的火药除之而后快,也会尽力支持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

三、作为叙利亚盟友的伊朗正承受着来自美国的压力和威胁,接下来还将承受更大的压力和威胁,急切希望叙利亚早日恢复秩序自己尽早抽身以集中精力去克服更大的困难,因此在即将进行的伊德利卜作战中伊朗一定会全力以赴。

在未遂政变后经历过大清洗的土耳其军队对抗经历数年战火锻炼的叙伊联军胜算不大,况且又有俄罗斯在后面的支持。即便这样,我也不认为土耳其会在跟叙利亚的对抗中输掉国运,最多也就是失去对叙利亚部分地区和势力的控制而已。能够让土耳其陷入灾难的只有其“盟友"美国。

四、美国是叙利亚战乱的主谋,随着计划的一一破产现在颓变成了搅局者,对叙利亚大势已失去主导权,但是借机把某些国家拉入坑中埋了的能力还是有的,土耳其在叙利亚的战略战术使其成为美国人心中理想的目标。

恢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昔日的荣耀是许多土耳其人的梦想,埃尔多安更是身体力行者,因此才有了叙利亚危机一暴发土耳其就跟叙政府翻脸并扶持自己的势力在叙境内攻城掠地。他自然不希望失去到手的这一切甚至想得到更多,武力对抗叙政府军应是其主要选项之一。军事冲突在所难免。

美国人很明白阻止不了俄伊叙对伊德利卜的收复,请土耳其入坑的套路也并不复杂,首先以反对叙军事行动的身份让土耳其认为美国是盟友,当叙军行动时美军对叙军进行打击让土耳其认为美军事实上是在帮自己。关键点或许就不是土耳其所能猜想到的了,那就是把被叙政府军清剿的极端恐怖分子输送到叙库区,至少是在叙库区边缘,土耳其的噩梦也始于此。为何?

为阻止土耳其势力向中东渗透美国人想筑起库尔德人国家这堵墙已是世人共知的,伊拉克库区已被美国控制,叙利亚库区武装在美国的扶持下已颇具规模,土耳其库区美国以反恐为名进行的渗透也成效显著,美土交恶除美国在土未遂政变中的动作外第二大原因就是美国肢解土耳其的建库尔德人国家,美土这一矛盾当今无解。

当美国完成对残余极端恐怖分子在叙库区的部署后,土耳其不仅面对叙政府军的驱赶,还将面对极端恐怖分子或叙库尔德人扮装的极端恐怖分子的强力进攻,这些人担负的是将在叙土军抑留在叙境内的任务,这些土军也将由关键先生变成千夫所指,当然,这些土军被消灭在叙境内更是美国人乐意看到的。与此同时土耳其跟欧盟矛盾也会在操控下凸显、土耳其内部的政治斗争也会激化,更要命的是土耳其境内库尔德独立运动应时兴起,到了这个时侯土耳其将内外无助处处受敌,灾难也就不可避免了。

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即土耳其既能不在叙利亚获益又能保持国家的稳定与发展呢?答案是肯定的。前提是土耳其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并重新回到对巴萨尔政权的友好道路上来,具体的操作是:一、积极协助叙政府军打击极端恐怖分子的行动并推动叙政府在叙库区行使国家权力,让叙政府消除美国在叙库区的影响,这样能极大地减少自己在这一方向的消耗,也有可能打断叙库区独立甚至跟其它库区建立统一国家的念想;二、万不得已时尽可能地将残余极端恐怖分子滞留在自己控制的叙反政府武装活跃的地盘内,这样做的好处是既可能割断美国跟极端恐怖分子的联系又有可能在必要时利用这帮人;三、从叙利亚腾挪出来的资源绝大部分用于本土的稳定与发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