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21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经历了可能是他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最糟糕的一天。几乎在他的前竞选主席被判犯有重罪的同一时刻,前私人律师将他牵涉进一桩罪行。

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对他涉嫌向一名色情女演员和一名前《花花公子》(Playboy)模特支付封口费而违反竞选财务法规的指控供认不讳,并且几乎指名道姓地表示,是特朗普命令他这么做的。就在曼哈顿法庭大声宣读这些指控后不久,特朗普的前竞选团队主席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被判犯有税收和银行欺诈等八项罪名。这项判决为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领衔的“通俄门”调查提供了助力。

作为迄今为止最明显的迹象,这场法庭大戏表明,政治和法律风险正在对特朗普的总统宝座构成日益严重的威胁。尽管相关的法律后果还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展现出来,但随着民主党人抓住上述裁决加以利用,政治上的损害已经开始显现。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随着特朗普总统的前竞选主管和私人律师今天被定罪,白宫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犯罪集团。”

这位总统之所以能赢得大选,部分原因是他给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贴上了罪犯的标签——动辄就在竞选集会上高呼“把她关起来!”。现在,特朗普眼睁睁地看着联邦检察官已经拿下他的三名亲信,其中包括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

分开的调查

穆勒仍然在调查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是否卷入了俄罗斯对2016年大选的干预。但穆勒已将科恩案移交给了纽约联邦检察官,这意味着他的认罪加深了第二项调查,这也是完全分开的调查,可能会给特朗普造成威胁。

特朗普试图淡化马纳福特获罪一事。他在8月21日告诉记者:“这跟勾结俄罗斯毫无关系。所以说,我们的政治迫害(witch hunt)还在继续。”

他的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宣称,科恩的认罪与特朗普无关。“在政府对科恩的指控中,没有任何关于总统涉嫌不当行为的内容,”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很明显,正如检察官指出的那样,科恩的撒谎和不诚实行为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科恩在法庭上没有提到特朗普的名字,而是说一位“总统候选人”指示他进行非法支付。

科恩的律师兰尼?戴维斯(Lanny Davis)则更为直接。他在8月21日晚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科恩“站起来宣誓作证称,唐纳德?特朗普以影响选举为主要目的,指示他付钱给两名女性,他因此犯了罪。”

一名美国检察官告诉法官,这些款项的目的是确保相关人士不会披露她们“与候选人的风流韵事”。除了支付给色情女演员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13万美元之外,科恩还承认他向《国家问询报》(National Enquirer)的出版人非法支付了15万美元,授意后者用这笔钱向前《花花公子》模特凯伦·麦克道格尔(Karen McDougal)购买她与特朗普之间一段婚外情故事的独家版权,以达到平息这桩丑闻的目的。

至少从2018年4月开始,科恩就一直在接受调查。联邦调查局(FBI)当时突击搜查了他的住宅和办公室。

民主党人立即抓住这一消息来攻击总统。他们希望在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至少赢回一个国会议院。许多共和党人也表示,这些事态发展标志着特朗普迎来一个重要转折点。

“罪犯总统”

“这是重要的一天,也是糟糕的一天,”谈到科恩认罪对特普朗及其总统职位的影响时,曾经在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任期担任白宫法律顾问的约翰?迪安(John Dean)这样说道。“我认为今天已经确定了一个事实,即我们拥有一位罪犯总统。这是历史性的。”

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称,特朗普在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上观看了福克斯新闻(Fox News)对马纳福特的判决和科恩认罪的报道,但没有表露出非常明显的担忧。其中一人说,特朗普问他的助手们这条新闻怎么样。

他的一些助手和盟友则更加担心。其中两人表达了对国家的担忧。另外两人表示,民主党现在更有可能赢得11月的众议院选举。

“今天的事态清楚地表明,11月的中期选举将是一场弹劾公投,一场直接表决,”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表示,“特朗普的每一位支持者都需要参与其中。”

共同事业组织(Common Cause)的竞选财务律师保罗·S·瑞安(Paul S. Ryan)表示,如果特朗普知道这些支付事宜,并且知道这样做是非法的,他可能会因为接受非法付款但不进行披露而被指控违反选举法。美国司法部现行的指导方针是,现任总统不能被起诉,任何不当行为都应提交国会进行弹劾程序。这些指导方针没有法律约束力。

特朗普起初否认他知悉这笔款项,随后在2018年5月承认给科恩报销了其在大选前夕支付给色情女演员丹尼尔斯的13万美元,但他矢口否认这笔交易与竞选活动或竞选资金有关。此外,特朗普的声音也出现在科恩于2016年录制的一段录音中。这段录音似乎显示,特朗普得知了这笔款项。

几乎同一时间,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法庭上,马纳福特被判犯有五项税务欺诈罪、一项未向政府提交财务文件的罪名,以及两项银行欺诈罪。陪审团未能就其他10项指控达成裁决。他被控在披露自身收入和离岸税务账户时向税务当局撒谎,未能报告这些账户,并骗取银行贷款。

这是穆勒向法庭提起诉讼的首个案子。这样的结果无疑将为他的调查增加砝码。作为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在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展开深入调查。截至目前,他已经起诉了32人,其中5人认罪。

“这是一场政治迫害,是一种耻辱,”特朗普8月21日谈到马纳福特的判决时说,“这完全就不是他们一开始想要的——俄罗斯人参与了我们的竞选活动,根本就没有。”特朗普拒绝回答关于科恩的问题。

“挡子弹”

科恩曾经说,他愿意“为特朗普挡子弹,”但在遭到联邦调查局突查之后,他的法律费用不断增加,其口风随之改变。科恩开始告诉同事,他觉得自己被特朗普抛弃了,他会把家人放在第一位。

自从有新闻报道称科恩正考虑与检察官合作,朱利安尼就开始抹黑科恩,称他是骗子和恶棍。(来源:商业周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