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1年(15)

九一八事变(2)

8月初日本军界做了例行人事调整,本庄繁中将从第十师团长位置上调任关东军司令官,土肥原贤二大佐任奉天特务机关长,建川美次少将调任作战部长。此番调整之后,从关东军到参谋本部这一条线就都是由主张执行满蒙计划的激进分子把持着,板垣和石原等人期待的军事行动的组织保证已经到位。9月2日至5日,关东军开始进行针对偷袭沈阳城的一系列军事演习。在多次真枪实弹的演习中,关东军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进攻东北的有效准备。谁料,日本关东军的频繁军演首先引起了林久治郎总领事的注意,他月9月15日秘密致电币原外相,称关东军不仅忙于军演,而且部队也在集结和提取弹药和武器,疑为近期有大规模军事行动。币原外相接到电报立即与陆相南次郎进行沟通,他强调关东军的所为是在破坏既定的协调外交政策,请南次郎予以制止。随后币原又将此事向有关人士通报。日本高层、元老和天皇感到不安,天皇裕仁敕令陆相南次郎去制止关东军的不轨图谋。南次郎本是满蒙计划的积极推进派,当然他不愿意出面阻止关东军。于是他借故关东军属参谋本部调遣,把说服关东军的大事推给了参谋本部。在这部门辗转期间,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关东军已经得知了东京方面的主张。参谋本部无法再踢皮球,只得奉天皇旨意,派建川美次少将前去“阻止”关东军的跃跃欲试。建川美次算得上是关东军中的老阴谋家,也是日本陆军中的骨干分子。他曾任驻北京武官,实际上是河本大作密谋炸死张作霖、制造“皇姑屯事件”的幕后策划之一。建川在到奉天之前,将此信息透露给了日本陆军大学教官桥本欣五郎中佐。桥本欣五郎是日本少壮派军国主义分子中的核心人物,他得知此信后,马上发急电,把消息传达给板垣征四郎,建议其提前行动。建川美次少将9月18日下午7时如期到达奉天时,板垣征四郎奉本庄繁司令官的命令,前往火车站迎接。“旅途劳累”的建川被安排进一家日本人开的旅馆,盛情招待之中,身高不足150CM的建川美次少将不胜酒力,醉得一塌糊涂,公事只好第二天再谈。建川少将这一“醉酒”,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便赢得了机会,两人密谋将原定于9月28日实行的计划提前到9月18日。

1931年9月18日傍晚,日本关东军驻沈阳北部郊区虎石台乡的独立守备队第2营第3连离开原驻地虎石台兵营,沿南满铁路向南行进。夜22时20分,巨大的爆炸声划破了沈阳北郊柳条湖村沉寂的夜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诈称是东北军破坏铁路。随后,日军以其惯用的突然袭击方式向北大营进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从此拉开了日军疯狂侵占东北,进而全面侵华,最后升级为挑起太平洋战争的序幕。战争带给中国人民及战火波及到的各国的人民所带来的灾难和破坏难以想象,日本军队犯下的战争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爆炸发生后几分钟,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500多人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次日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从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北大营驻军是东北边防军第七步兵旅,兵力约万人,算是东北边防军的王牌,可惜事发当晚王以哲旅长不在营地。闻听枪声大作,官兵们携枪带炮准备应战。混乱之中,旅参谋长赵镇藩接到东北边防军参谋总长荣臻打电话来询问发生了何事。赵镇藩边扼要进行报告,边匆忙布置应战。荣臻那边听到赵的军事布置,急忙喝令赵镇藩不予应战。赵又报告说,日军已经杀红了眼,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手榴弹到处乱飞,不应战弟兄们就没活路了。荣臻这边赶紧向远在北平的张学良请示,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此时张学良正在同英国公使一起看京剧。荣臻记起张学良之前派身边副官李济川专程回沈阳传达张学良不许与日军冲突的训令,便拿起电话命令赵镇藩不得应战,撤!第七旅官兵且战且撤,只有少数尚未接到撤退命令的官兵进行了真正意义的抵抗。5时50分,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北方向的东山嘴子,日军占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