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我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这句话,或者从何处明白了这句话,但是关于这句话的一些回忆倒像是浅海流域的那群宽吻海豚一般,渐渐地浮出海面,成群地顺着海浪上下游动。

那时候高三,学习上和生活上的两重压力,压得我喘但是气。有时候实在憋不住了,就跑去另一座教学楼找一个人诉苦,或者只要他陪着闷头哭一阵。哭完了,就红着眼睛跟晚自习的铃声一齐一顿、一顿地踱回来。两座教学楼之间隔了一条连之后相互平行的走廊,就像没有一撇的“九”字,起笔的顿和收笔的勾那么远。走廊里的人不是很多,天幕拉得也实在,黑框的眼镜和我压得低低的脑袋,都让经过的人看不清两颊上的泪痕和泛着血丝的红眼睛。他是我堂哥,在重点班,安慰我的时候,也喜欢说,“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他的声音很脆,说话的速度很慢,话也很少,但都实在。

不懂得排解的时候,只觉得这是句有些敷衍的安慰话,仿佛这些无可奈何的事必定要存在而且没解了。该难过的还是只能继续难过,熬但是去的最多哭一把再假装坚强。身处其中的人,总是最难逃脱吧。

前段日子有个很久不联系的女同学异地恋分手,听她带着哭腔地抱怨了一个下午之后,情绪稍稍缓和了,我也就没在意。之后事态发展得越发激烈,那个星期她几乎每一天都给我发微信、打电话,最后实在无话了,我也只能安慰她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这时候才明白,事件外的人不好擅自介入别人的生活,有些情绪也只能靠自己排解。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听来的时候觉得很丧气,像是溺水的人无力地在大海里挣扎,只能一波一波地吞咽下苦咸的海水。轮到自己的无话可说的时候,却像是横渡荒漠的人偶然获得的一壶甘泉水。

有时候我也会想,年轻的我们之所以总是被困顿欺侮得遍体鳞伤,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就只理解了善良的教育——我们对整个世界的认知是趋于善而止于善的——那么对恶的认知的缺失,就会使得哪怕一点点的碰壁也能造成撕心裂肺、无可挽回的结果。如果一开始就被告知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就像是眼盲的人明知街上会有被偷走井盖而裸露的空井,尽管没有视力,精神上也会树起一盏红灯。

想别人的事总是比自己的要清晰些,虽然还是模糊的,但至少多了些宽慰。窗户外的风渐渐燥起来了,我合了书,悄悄地出了自习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