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0A赴泰参加联合演习 当年歼11曾惨败

歼10A赴泰参加联合演习 当年歼11曾惨败

中国空军也曾派出歼-11A战机参加“鹰击-2015”联合训练。

泰方则派出了最新型JAS-39C/D鹰狮战机“应战”。两军此举是为了增进相互学习了解,深化中泰两军务实合作,增进互信和友谊。

歼10A赴泰参加联合演习 当年歼11曾惨败

据报道指出,在一些科目中“鹰狮”曾以4:0的比分“取胜”。

歼10A赴泰参加联合演习 当年歼11曾惨败

好奇是啥科目,鹰狮还不错的,小巧的格斗和公路起降的奇袭战术。


================

JAS-39由鸭型翼(前翼)与三角翼组合而成近距耦合JAS-39鹰狮战斗机鸭式布局,继承了Saab37战斗机的气动型式,结构上广泛采用复合材料,主翼为切尖三角翼带前缘襟翼和前缘锯齿,全动前翼位于矩形涵道的两侧,无水平尾翼。机翼和前翼的前缘后掠角分别为45°和43°。该型能在所有高度上实现超音速飞行,并在短场起降上取得最大的效率。可收放前三点的主起落架为单轮结构,向前收入机身;可转向前起落架为双轮结构,向后旋转90°平放入机身下部。机轮和轮胎有碳圆盘刹车及防滑装置。采用带有覆面层隔板的楔形涵道。机身内装自封主油箱和集油油箱,采用燃油综合管理系统控制。

JAS-39为了获得最佳的翼身融合效果,采用JAS-39机身剖视图了中置机翼布局,这样也使外挂物获得了良好的地面间隙。而一般来讲,外挂物的地面间隙一直是小型飞机的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由于采用中置机翼,JAS-39飞机的主起落架安装在机身上,另外,为了与主翼获得最佳的气动力耦合前翼要具有一定的安装角。JAS-39“鹰狮”采用切角三角翼,锯齿形前缘,后掠角45°。增升装置由两组前缘襟翼组成,通过全权限三余度电传飞行控制系统与飞机的升降舵相连。大迎角时,前缘襟翼下偏,可以延迟机翼失速。后缘襟翼向下偏转时,可以使飞机抬头,从而提高飞机的机敏性。这一点与传统的纵向稳定飞机不同,JAS-39机腹对于纵向稳定的飞机来讲,后缘襟翼下偏会使飞机产生低头力矩。全动鸭翼也是切角三角形,前缘后掠角43°。

JAS-39“鹰狮”的布局形式的优点之一是,通过同时偏转鸭翼和升降舵可以产生直接升力。差动地偏转鸭翼可以产生侧向力,结合方向舵的偏转,可以产生直接侧力,而不用改变飞机的航向。在使用航炮进行空对空攻击的时候,或对地面目标投放非制导武器的时候,这种“非耦合”的飞行模式是非常有用的。

在JAS-39飞机的设计过程中,通过广JAS-39机身与机翼对接过程泛的采用新技术和先进的计算机模拟技术,实现了飞机的减重,其中复合材料的使用量占到机体结构的25%~30%。碳纤维复合材料主要用于蒙皮和翼梁、尾翼、升降舵、起落架舱门和一些检测口盖。蒙皮不是胶接在支持结构上,而是采用沉头螺钉安装的,为消除整体油箱的漏油现象,在接触处采用了密封材料。据估计,JAS-39飞机共有紧固件大约100,000个,在机体结构中,按成本来计算,机加件占到15%左右。 按照现代飞机的制造工艺,JAS-39飞机的机体结构分为几个部件进行制造,其中机翼分为7个部件,机身JAS-39线图分为3段,3段机身在总装阶段被永久的连接在一起,这样可以消除传统的过渡连接所产生的重量增加。中段机身又分为3个部件:机炮舱、起落架段和机身安装段。机翼的弯曲力矩通过3个小间距的隔框传向机身,只在前缘翼根处有一个辅助安装节,考虑到三角翼的翼根弦长较长,这种设计是令人惊奇的。其原因是,主机身隔框受主起落架舱和发动机检测门的限制。F404发动机是从机身下部装拆的,这是为了在拥挤的航母上方便地更换发动机。这种情况迫使萨博公司设计了一个强度很高的翼根加强筋,将机翼的弯曲力矩集中传递到机身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