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 蒙古人与蒙古帝国6

(四)军事

(1)第一次西征

1218年,成吉思汗遣勇将哲别率精骑2万,一举击破宿敌乃蛮部太阳汗之子屈出律所控制的西域契丹国家西辽,杀死屈出律。从此,蒙古国与中亚新兴大国花剌子模开始相峙。花剌子模原为塞尔柱突厥人的1个行省,后独立称国。13世纪初,据有北界阿姆河上游,南临波斯湾,东起印度河,西抵两河流域的广大地区,一时称盛。1219年。花剌子模讹答刺守将劫杀蒙古商队和使臣,致使两国关系骤然交恶,成吉思汗乘机起兵,兴师问罪。他亲率大军20万,分成4路,攻入花剌子模。花剌子模民风剽悍,又有雄兵40万,但在战略上犯了分兵驻地守城的错误,无法集中御敌,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先后失去讹答刺、布哈拉和撒马尔罕等重镇,蒙军赢得了战略优势。花剌子模国王穆罕默德全然失去昔日英勇,一味夺路西逃,死于里海1个小岛上。王子扎兰丁率众抵抗,虽有数次小胜,但终不敌蒙军,最后被迫单骑涉阿姆河,亡命天涯,不知所终。花剌子模王国灭亡。

蒙古铁骑乘胜进击,越高加索山进入顿河流域的草原地带。1223年5月,蒙军一部在卡尔卡河畔与波洛伏齐人和俄罗斯人的联军会战,大胜,而后蒙军长驱直入,攻掠俄罗斯各地,入克里米亚,溯伏尔加河而上,途中为保加尔人所败,年末,东归蒙古高原。

(2)第二次西征

1235年,窝阔台汗决定派蒙古诸王的长子西征俄罗斯。术赤长子拔都为帅,窝阔台长子贵由、拖雷长子蒙哥等王子从之。1236年,蒙军进入钦察草原,扫荡波洛伏齐人,继而冲入俄罗斯平原,连败俄罗斯诸王公,先后攻陷梁赞、莫斯科、弗拉基米尔、车尔尼戈夫等地。1240年,蒙军攻占古城基辅,蹂躏了俄罗斯大部分地区。1241年,拔都兵分两路,南北挥戈。南路主力由拔都统领越喀尔巴阡山,攻入匈牙利,击败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的抵抗,焚毁布达、佩斯等重镇,然后直逼奥地利国都维也纳城下。北路蒙军攻入波兰,先夺克拉科夫,再入西里西亚。4月,在里格尼茨会战中,痛歼西里西亚王公亨利组织的波兰、德国和条顿骑士团联军3万余人,击杀亨利。蒙古大军在东欧势如破竹般的攻势,使罗马教廷和西欧诸国陷入极大的恐慌之中。正当拔都将南北两路兵马合为一体,准备新的攻势时,窝阔台汗病故。拔都闻讯,依从惯例,停止军事行动,并率军经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回到南俄平原。1243年,拔都以伏尔加河下游的萨莱为中心,建立钦察汗国。

1241至1251年,蒙古扩张的态势处于间歇期。整个蒙古统治阶级的精力主要集中在汗位的争夺上。窝阔台汗死后5年,才由其子贵由承继大汗之位。不料贵由短命早殇,仅居汗位两年。蒙古诸王又陷入新一轮争斗漩涡之中,术赤—拖雷系与窝阔台—察哈台系展开数年的激烈角逐。最后,拖雷的长子蒙哥在其兄弟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和术赤长子拔都的支持下,登上大汗之位。上台伊始,他便残酷镇压反对派王公,改革政权体制,巩固大汗的权威。

(3)第三次西征

1253年,蒙古的扩张战火重新燃起。旭烈兀奉蒙哥大汗之命率大军踏上西征之路。1255年抵撒马尔罕,1256年渡阿姆河,平定伊斯兰教伊斯马恩派阿萨辛人的木刺夷国。1258年,旭烈兀涉底格里斯河,向衰弱不堪的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国都巴格达发起进攻。末代哈里发穆斯台耳绥木出城投降,为蒙军纵马踏毙。历时500余年的阿拉伯帝国灭亡。历史名城巴格达惨遭洗劫,无数财富被掠,数十万平民死于蒙古武士的弯刀之下。1260年,蒙军又陷大马士革,直抵地中海东岸。正当旭烈兀准备进攻北非埃及之时,蒙哥大汗死讯传至军中,旭烈兀留下5000人马驻守叙利亚,自己率主力东归。不久,驻叙利亚蒙军为埃及马本路克王朝所歼。

(五)文化

(1)天文和科学

蒙古民族很早就积累了丰富的天文学知识,这首先源于他们长期的游牧生活实践。据《蒙古秘史》和《世界征服者史》记载,他们掌握天象变化规律并掌握着能够准确记录纪年、月、日、时刻的方式方法。他们当中还出现了星占家。星占家(占卜者)绘制了天宫图,以观察和预测天象变化。另据拉施特《史集》记载,蒙哥大汗登基的日期就是星占家们测定出来的。晴天,在那几天中,那里的天空一直被乌云遮盖着,不断下着雨,任何人见不到太阳。而恰好在星占家选作天象观察的那个时刻,照耀世界的太阳,从乌云里面露出来了,天空绽开了与太阳相等的一块地方,星占家们便容易地测定了(行星)在地平线上的高度。月亮被太阳照射才发光的道理,在当时已为蒙古人所知,他们说太阳是月亮的母亲,因为月亮是从太阳那里得到它的光辉。[33] 蒙哥汗在位时,法国使者卢布鲁克在蒙古汗国都城哈剌和林(今蒙古国后杭爱省额尔德尼召北)亲眼见到过星占家他们之中有些人熟悉天文学,特别是他们的首领,他们预言日蚀和月蚀的时间。1233年,窝阔台汗在燕京修制浑天仪;蒙哥汗也曾下令建造了一座天文台。

蒙古族有比较丰富的医学知识,早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以前,蒙古兀剌速惕、帖良古惕、客思迪迷等森林部落,就以熟悉蒙古药剂、用蒙古治病方法治愈患者而闻名于世。《蒙古秘史》也曾提到蒙古人用热敷的方法或用嘴吸取陈血的方法治疗伤口。蒙古军出征时,携带止血药,防止中矢流血身亡。如札剌台人(札剌亦儿部)朔鲁罕在野狐岭战斗中被流矢击中,成吉思汗即用哈迪儿(止血药)敷之。在成吉思汗时代,蒙古人已能按照机械原理制造火炮。

兴修水利在蒙古族中具有悠久的历史。据拉施特《史集》载,成吉思汗的祖先海都汗将营地设在与蒙古斯坦交界处的巴儿忽真-脱窟木地方。他在那条河上建立了渡口,以便牲畜饮水与人们往来,这个渡口被他起名为扎罗鲁木。成吉思汗在位时,弘吉剌部人图忽察儿曾修筑过堤坝,被称为答兰-图儿合黑-图忽察儿。

(2)建筑与工艺

蒙古人逐水草迁移,以毡帐为居室,所以蒙古人对制作毡帐有很高的技术。当地牧民的毡帐用白毛毡覆盖,毛毡上面涂以石灰或白粘土和骨粉,使之更为洁白,有时也把毛毡涂成黑色。覆盖在天窗周围的毛毡,饰以各种图案,门口悬挂着绣有各种颜色图案的毛毡。大汗及诸王的毡帐则涂上金色,举行宴会的毡帐可容纳2000人。

蒙古人的编织和印染技术也有一定的水平。他们将树枝劈开编成箱子,用牛油或羊奶浸过,并以多种颜色图案的黑毛毡覆盖在箱子上面,以保持其坚固性和美观。这样的箱子可以用来放寝具和珍贵物品。已婚的妇女都有很漂亮的车辆。

蒙古的冶炼工艺具有悠久的历史,传说公元前10世纪就已能熔铁出山。据史集记载,兀良合人善于铸铁;《新五代史》载,契丹之东北至篾劫子(蒙兀室韦之音转)其地多铜、铁、金、银,其人工巧,铜铁诸器皆精好,善织毛锦。蒙古族中广为流传的《四巧匠颂》中的四巧匠是蒙古族的希瑞巧匠、汉族的王巧匠、撒尔塔兀拉的根哥巧匠和唐兀惕的巴拉希巧匠。他们心灵手巧,精通百艺,对发展当时蒙古地区金属工艺起到了重要作用。装饰弓、矛、剑、盾、箭筒,尤其马鞍具,是蒙古族牧民的一贯爱好。大汗的坐椅是包金的,龙头虎状,鞍马带上亦以黄金盘龙为饰。鞍鞒喜欢配有各种装饰,有的绘制图案,有的用骨雕镶嵌,有的镶嵌金属工艺制品。蒙古民族更是一直喜欢银碗、金杯等生活用品。

这一时期,石雕、木雕、骨雕工艺有了很大发展。银盒的雕刻等实用美术,或细腻或豪放,有浮雕也有透雕。用羊角雕刻镶嵌的杯子,以及用桦树皮制作的各种器皿也多为流传。这些雕刻品不仅是实用品,也是艺术品,它体现了自然美、色泽美、材料美的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有草原雕刻艺术的传统方法,也有变化丰富的外来风格,生动、质朴,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

刺绣艺术表现在衣、食、住、行中。贵族上层人士的服饰华丽美观、珠翠金宝,衣冠腰带十分讲究,其刺绣花纹丰富,色彩鲜明。当时社会上还流行着一种姑姑冠帽,耸耸然富有风趣。

(3)文字与教育

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之时,就确定畏兀儿文为全国通用的文字,用其记录《大札撒》、必力克,书写公文、信件、碑文等。如1225年的《成吉思汗石文》、贵由汗的玺文及1250年的《蒙哥汗石文》,均用畏兀儿文镌刻。当时用这种文字书写的规范化了的书面语已经形成,而且这种书面语有别于民间口语。成吉思汗采用畏兀儿文字的同时,也采用了用这种文字书写的古代书面语。

随着蒙古统治者的对外扩张,蒙古语言和文字的使用范围日趋广泛,到13世纪时,蒙古语几乎成为世界语 。

早在13世纪以前,蒙古诸部已经形成了规范化的口头文学语言,其特点是词句简练易懂,意义明确。内容包括故事、传说、诗歌、赞颂词、谚语、谜语等种类,其中以诗歌最为突出。蒙古人未使用文字以前,各部之间的信使来往都用押韵的隐喻诗歌传递。而这些诗歌极富想象力和比喻技巧。

除民间口头文学之外,在民间还广泛地流传着诸多的英雄史诗。1240年成书的《蒙古秘史》是历史的珍贵杰作,无论从思想性,还是艺术性方面,都反映了当时蒙古书面文学发展的水平。该书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了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的伟大业绩,歌颂了新兴的蒙古汗国,反映了13世纪蒙古社会的发展状况。在写作技巧上,搜集和吸收了民间口头文学的精华,把编年史体例与文学的形象描写结合在一起,系统地叙述了蒙古500年的历史。此外,反映这一时期的杰出文学作品还有《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等。

自古以来,蒙古人就善歌善舞,早在氏族社会时期,人们在欢度喜庆日子时,便以集体跳舞的形式表示庆贺。据《蒙古秘史》记载,在乃蛮部的汗斡尔朵(行宫)内已经有了乐队。另据《史集》所载,每天晚上窝阔台汗都招请弓弩手和角斗士进行射箭和摔跤比赛。据《蒙鞑备录》记载,木华黎出征时,亦以女乐随行。多以十四人等弹《大官乐》曲,拍手为节,甚低,其舞甚异。对于其他民族的乐器,诸汗亦给予重视,太祖初年,以河西高智耀言,征用西夏旧乐[37] 。从1240年开始,令制登歌乐。摔跤、射箭、赛马是蒙古人喜闻乐见的体育项目,优秀的摔跤手被誉为孛阔(力士)。另外,打猎亦为人们所喜爱,它既是体育活动,又是军事训练,优秀射手被誉为篾儿干。

每逢大节日,蒙古族人都举行盛大的宴会。正月初一,是蒙古人的春节。这一天,他们不分男女老幼,都身着白色衣服,骑白马、饮白食(奶)。五月初九,是一年一度蒙古人第一次喝新酿制的忽迷思的日子,以表明新春已到。这一天,占卜者们把当地的所有白色母马集中到一起,以表示将其献给神灵,把新酿制的忽迷思洒在地上,然后举行盛大宴会。另外,当日蚀或月蚀现象消失时,则也举行盛大宴会。

蒙古人拥有重视家庭祖训和学校教育的传统。每个家庭的父母都承担着对子女讲授其氏族部落历史的义务。因为蒙古人有保存祖先系谱的习俗,他们视系谱为财产,而且形成人们共同遵守的规矩,世代相传。同时,每个家庭还各自有祖先传下来的训教,用以教育后代。

学校教育始于13世纪初。据《元史·塔塔统阿传》记载,1204年成吉思汗俘获了太阳汗的掌玺官塔塔统阿(畏兀儿人)后,命其教授诸王子弟们学习畏兀儿文,使蒙古汗国有了第一代文人。畏兀儿文人阿怜帖木儿归附成吉思汗后,诸皇子曾受学于他。窝阔台汗时,成吉思汗长子术赤从西域派畏吾儿人阔儿吉思来蒙古教授蒙古儿童。

尊儒是窝阔台汗治理中原的重要措施之一。1236年,在燕京、平阳分别设立了编修所和经籍所,着力编纂经史。在汗庭内录用了一批儒士,命他们讲解《九经》等。

(4)宗教信仰

萨满教是蒙古草原的原始宗教。蒙古汗国建立后,伊斯兰教、佛教和道教均传入汗国。蒙古人认为太阳、月亮、火、水、土、山川、河流等都有神灵。神灵的偶像称之为翁棍,用毡制成,予以供奉。偶像一般放在帐幕门口的两侧,在偶像的下面有用毛毡制作的牛、羊模型,人们视偶像为家畜的保护者,能够赐给他们乳酪和马。在毡帐内的中央位置也挂着一个偶像,它是保护神。蒙古人并且认为四方都有神灵,神无处不在。最高神灵称之为蒙哥腾格里(长生天),它是一切可见和不可见事物的创造者,能够赐予人类真善美和假恶丑,蒙古人尊它为额赤格·腾格里(天父)。当时许多人认为雷霆就是天神的怒吼。

腾格里和人之间的通话者为巫师,男巫称孛,女巫称伊都干。巫师兼星占、占卜、医师于一身,在蒙古人中颇有威望。据《出使蒙古记》所载:正如蒙哥汗所承认的,他们的占卜者是他们的教士,占卜都命令做的任何事情,必须立即执行,毫不迟延。巫师能观察天象,预言日蚀和月蚀的时间,宣布吉凶日子。军队出征,没有他们的应允,决不能轻易出动;男孩子降生时,需请占卜者预言其命运;当有人患病时,亦需请巫师念咒语。在蒙古汗国,巫师已成为人数众多的特殊阶层,他们不仅活跃在民间,而且在汗庭中也集中了很多。占卜者们人数很多,并且总是有一个首领,像是一个主教。这个首领总是把他的帐幕安置在蒙哥汗的主要帐幕前面,相距约一掷石之远。送到宫廷去的一切物品,都须由巫师拿着在两堆火之间通过,目的是起净化作用,这是巫师的职责之一。

(六)评价

(1)正面的看法

大蒙古国在鼎盛时期统治从东亚到中亚、西亚、东欧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帝国。蒙古帝国的建立加速了东西方的文化、技术交流,促进了多民族的文化交流。整个丝绸之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只有一个国家控制,这使得东西方的商贸往来比其他分裂时期要容易得多。大蒙古国的驿站制度,形成了当今邮政的雏形。

(2)负面的看法

成吉思汗曾梦想“让青天之下皆成蒙古人之牧场”。无数古代文献都记载,在蒙古帝国的扩张过程中,无数的古代文明遭到彻底毁灭,无数个城池被夷为平地,根据R.J.Rummel估计,在蒙古帝国的入侵下有3000万人被杀。在蒙古帝国对西方的扩张过程中有2000万人被屠杀;整个亚洲的人口分布亦发生重大变化。DavidNicole在TheMongolWarlords中说,“恐怖和大规模灭绝反对者是蒙古人屡试不爽的战术”。

伊斯兰世界的东半部经历了恐怖的死亡与毁灭。从1219年到1260年,由于大屠杀和饥荒,波斯的总人口从1200万下降到110万。在中亚河中地区和大呼罗珊,自希腊—巴克特利亚王国时期建立的水利灌溉系统被彻底毁灭,同时也伴随着无数良田成为荒芜和沙漠化;在西亚,自阿卡德帝国和古巴比伦时期建立的水利灌溉系统被彻底毁坏,大量良田成为荒芜。在花剌子模沙朝的城市:讹答剌、塔什干、塞格纳克、真德、别纳客忒、忽毡、不花剌城(今布哈拉)、撒马尔罕、玉龙杰赤、巴里黑(巴尔克赫)、尼沙普尔(内沙布尔)、可疾云(今伊朗德黑兰省加兹温)、图斯(今伊朗霍腊散省马什哈德北)、达蔑干(今伊朗马赞德兰省达姆甘〕、西模娘(今伊朗德黑兰省塞姆南)、剌夷(今德黑兰之南)、哈马丹(今伊朗西部哈马丹)、赞詹、哈仑、莫夫(马里)、也里(赫拉特)、塔里寒城(今阿富汗木尔加布河上游以北)、范延(巴米安)、加兹尼城、八鲁湾(今阿富汗查里卡东北)、内萨(土库曼阿什哈巴德东)、库木、梯弗里斯(今第比利斯)、蔑剌合(今伊朗东阿塞拜疆省马腊格)、阿尔达比勒、沙马哈(今阿塞拜疆舍马合)城、克里米亚苏达克城(今乌克兰克里米亚苏达克)、奥可斯、、木鹿、苏萨、纳西切万、比特利斯、阿尔吉斯、蔑剌合、迪亚巴克尔、埃尔比勒地区、刚加、尼西比斯地区、阿尼、卡尔斯城、锡瓦斯、额尔哲鲁木城、埃尔津詹、托卡特、开塞利城、起剌特、阿米德、保加尔人的卡马突厥国、蔑怯思城、里亚赞、科罗姆纳、莫斯科、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城、雅罗斯拉夫城、特维尔城、切尔尼戈夫、乞瓦(基辅)、加利奇国、赫梅尔尼克、桑多梅日城、克拉科夫城、摩拉维亚、奥拉迪亚、琼纳德、佩斯城、斯普利特、科托尔、巴格达、佩斯、阿勒颇等七十多个城市,都被蒙古军大规模屠杀和摧毁村庄,故意大量杀死当地百姓,有的城市甚至被多次屠杀,给当地造成巨大灾难和痛苦记忆。

历史学家估计匈牙利王国(1241年—1242年)当时200万人口中的一半在拔都进攻下都死于蒙古入侵。基辅罗斯几乎所有的城市均被摧毁,投降者作为奴隶,大部分因繁重的劳役很快死去,战俘则加入蒙古军队继续西征。大约一半的俄国人死于蒙古入侵。但是,ColinMcEvedy的《世界人口史地图集》(1978)估计俄国欧洲部分的人口从入侵前的750万下降到700万。中国人口在蒙古入侵的七十年间因战争和包括因战争造成的各种原因锐减过半,在蒙古入侵以前,中国地区(包括金国、南宋、西辽、西夏、大理等国)人口约有一亿四千多万,甚至更多,而到1279年(1279年完全占领)仅剩七千余万人。

(七)影响

(1)对中国历史

成吉思汗(1162年~1227年)及其子孙的侵略行动客观上为中国的再次统一于一个政权之下奠定了基础,蒙古帝国分出来的元朝再次统一了中国。1211年,新疆各地归属蒙古帝国;1247年,吐蕃被蒙古招降,在元朝建立后首次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276年,结束了云南长期割据于中央政权的局面。从此分裂四百多年的中国也实现了历史上的第七次统一,打破闭塞状态,真正登上了世界历史舞台。现位于今中国境内的金国、南宋、西辽、西夏、大理、吐蕃诸部等,只是大蒙古国疆域的一部分,而后西辽被划入成吉思汗次子所建的察合台汗国,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最先脱离蒙古帝国的统治。

1963年10月22日,《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联合发表的“九评苏共”中第四评《新殖民主义的辩护士》中说:“成吉思汗是当时蒙古的汗,中国和俄国,都是遭受侵略的。”[40] 在这之前,鲁迅也持此看法。[41]

(2)对世界各国的

①黑死病

通常认为,1346年,在金帐汗国军队进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又译克法,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时,用抛石机将患鼠疫而死的人的尸体抛进城内,这是西方社会有纪录以来第一次细菌战。 鼠疫原产中亚,其携带者是土拨鼠。在大蒙古国之前鼠疫曾多次传入中国,所以虽然中国也曾发生过地区性鼠疫传染,但中国人也逐渐有了对鼠疫的免疫力,而欧洲人则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鼠疫。在卡法的一个热那亚商人将带病的跳蚤无意间带到意大利的热那亚共和国,于是鼠疫在欧洲广泛传播,最终在1348年—1349年造成2000万人死亡,成为令人闻之色变的“黑死病”,因为鼠疫患者皮下淤血、全身发黑而死。

1348年—1349年的黑死病使得当时欧洲丧失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对人的关心的人文主义随之觉醒。欧洲人文主义文学的第一部代表作《十日谈》就是薄伽丘在黑死病泛滥最猖獗的时期写成的,描述1348年发生在意大利的可怕瘟疫。欧洲就此迎来了文艺复兴的曙光。

②俄罗斯

在大蒙古国衰败之后,前金帐汗国属国的莫斯科公国崛起并占领了从前术赤汗国中的相当一部分,成为后来著名的俄罗斯帝国。莫斯科公国统治者在术赤汗国时代曾长期把持了当时蒙古人遥控罗斯诸国的弗拉基米尔大公的位置,并代表蒙古进行收税,进而抬头,因为蒙古人很少视察他们占领的疆土。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的形成有明显的当年的大蒙古国的因素。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另一位欧亚主义哲学家特鲁别茨科伊在他的经典著作《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分》指出莫斯科要感谢蒙古统治,俄国在消灭喀山与阿斯特拉罕后才成为强国。莫斯科公国的贵族就有20%曾与蒙古人通婚,莫斯科公国政府的制度也是蒙古式的。从本质上说,俄罗斯是一个东正教蒙古国家。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深受蒙古影响,有大量蒙古语借字、邮政、税收、衣服也受蒙古影响,军制与法制是从蒙古学的。俄罗斯人也被图兰化。

③欧洲

在欧洲,由于蒙古铁骑连下数十城,占领多个国家,欧洲君主十分恐慌。后来在19世纪有了“黄祸”一说,一些说法认为泛指所有东亚黄种人带来的威胁时,常回溯用于13—14世纪的大蒙古国时期。

④日本

在日本,为了对付元军入侵而进行的全国范围的改编使得其经济和军事都处于重压之下,并且整个国家的资源使用已经到了极限。元军入侵也使得日本幕府找到了继续统治国家的借口而不是将权力交给天皇。他们之后一段时间继续加强九州的防务,那里的许多军事设施很多年后还有效。由于战后受货币经济影响,幕府无法恩赏抗元官兵,加剧了国内矛盾。最终后醍醐天皇灭了镰仓幕府。

⑤朝鲜

在朝鲜半岛,高丽王朝在大蒙古国军队屡次大举征伐后,归顺于蒙古,成为附庸国之一。蒙古人的元朝被朱元璋驱逐出中国后,汉族人建立了新的王朝──明朝,忠于蒙古的高丽国王无法接受,遂派出将军李成桂征伐明帝国。但是亲近明帝国的李成桂从鸭绿江附近举师回朝,发动兵变推翻高丽国,建立朝鲜王朝。

(3)其他

有学者发现,在蒙古、中亚附近,多达8%的男性人类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代,全球有至少1600万这样的男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