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博弈之世界主要经济体觉醒“本币结算”,“去美元化”的世界会如何?

中美博弈之世界主要经济体觉醒“本币结算”,“去美元化”的世界会如何?

中美博弈之

世界主要经济体觉醒“本币结算”,“去美元化”的世界会如何?

作者:方敏

世界有一种焦虑,源于未来的不确定性。

美国的焦虑源于世界力量的追赶,比如“欧盟”,比如中国。感觉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自尊与自信将被挑战,美国正以“被害妄想”的方式将自己置于“结构性”战略焦虑处境,当然这个“被害妄想”也许是美国为讹诈世界而设计的借口。

“欧盟”的焦虑源于“贸易立国”这个平稳高效的“生存法则”面临外部力量(美国)挤压、颠覆渐至破灭的边缘,“欧盟”的生存渐入歧路。

俄罗斯的焦虑源于经济的长期低迷,担心被世界拉下太远,而且还要忧心国家经济对军事实力的支撑强度。

中国的焦虑源于世界突然亮起的聚光灯,前所未有的经历让习惯性低调的中国有相当程度忐忑。而且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定位,预料中随之而来的打压会达到何种量级?中国凝聚强国气质的环境正显现更多的不确定性。

日本的焦虑源于世界飞速变幻,置身于世界夹缝的日本,看见“正常光亮”的愿望还远在天涯。

世界也有一种觉醒,这种觉醒来自对世界“灾难”的思考。

长久以来,利用军事力量和“美元地位武器”,美国于世界的版图上逢山开路,纵横捭阖,完全漠视世界多数群体的利益和意愿。

当下,美国国家战略重新调整为“抑制地位挑战”,相较于军事力量的发挥,鉴于现今战略对手与往昔的不同(今日美国认定的对手都是准霸主级的拥核国家),白宫“鹰派”的共同认知是“美元地位武器”更能充分发挥其威力,通过“美元地位武器”针对“地位挑战”对手施以侵略性发挥,一定能够如神临世一般将“无知”的对手打得落荒而逃!

然而,白宫“鹰派”们似乎选择性视盲一般“忘却”了,尽管“美元地位武器”有其长期累积的天下大势,但是它本质的内核是“信用”而非单纯的实力(美元“信用”的建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是世界棋盘上的一个“异数”,能够以一国代世界,美国更应且行且珍惜)。

美元“信用”是否成立,在于世界大众意志的认可与支撑,如当下特朗普政府这般放肆地消费美国国家“信用”也算奇葩了,面对美国的逆施行为,世界即将面临极大可能的金融灾难风险。

世纪变局的当下,如果美元“信用”对世界来说,破坏性已经大于建设性的认知开始成为体系共识,世界多数成员赞同收回对美元“信用”的支撑意志,就会成为现实可能!

如果世界主要经济体都觉醒,推行国际贸易“本币结算”,强势美元就会“砰”的一声直接掉地上。全部失去或大部失去“结算地位”的美元还能够拥有如神临世一般的威力吗?答案显而易见。

那时,世界各国就再也不会用资源、产品去换美元来作为本币的“货币锚”,美国对世界各国的巨额贸易逆差产生的动因没有了,美元只是作为参与世界贸易的货币之一而存在,美元不再“特殊”,于是世界各国与美国之间的所谓“不公平”贸易,不用费力就自然消除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地位也真正对等了!

(作者个人观点讲述:实际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美元就不再特殊。之后美元维持“信用”的三大要件,一是布雷顿森林体系遗泽,二是2001年之后美国于世界建立恐怖威压的血色美元“信用”,三是美国不断加强军事、科技的力量美元“信用”)

其实当下美国对世界各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可以称为“结构性”逆差。世界各国以资源、产品换取美国的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本质上就是美国输出货币换回产品,世界各国输出产品换回货币。极大的概率上,输出货币的美国对输出资源、产品的各国之间的贸易逆差产生就是天然之理。而美国除了可观铸币收益之外,还以比美国本土制造更廉的价格获取世界各国产品来满足美国民众的需求,这个方面倒是美国占了世界的便宜。

结论是:“金融国家”(美国)对“贸易国家”(欧盟、中国、日本等)之间是贸易逆差是各自国家固有特性作用的结果,不存在谁吃亏谁占便宜的问题,要解决这种美国叫嚷的所谓“不公平”,最有效的手段是消弭“金融国家”与“贸易国家”的固有特性差异。也就是世界抛弃对美元“结算货币地位”的支撑意志,有大部分国家抛弃就可以立竿见影地解决美国的所谓“担忧”。

因此可以说,当下美国以“贸易逆差”迁怒世界主要经济体,显得既矫情、无理又蛮横。

“去美元化”的世界会如何?

我认为“去美元化”的世界或许相对来说更加宁静祥和吧!美国手里失去了“美元结算地位”这件拥有“言出法随”神力的超级金融武器,世界就没有了被滥用的“制裁”,会在相当程度上消弭美国过激行为带给世界的“伤害”,也能够促使美国对2001年之后借用“反恐”名义于世界进行“血腥恐怖”统治的自我反省!

本来,美国以军事攻略于世界挟取利益就已经做得很过分了,其中促使世界“动荡”的巨额军火收益你可以说那是交易,世界忍了!而中东版图内几次“灭国之战”,世界不难想象美国于台面之下已经攫取到手的天量利益,迫于威胁世界也忍了!

但是这个部分之外美国还要滥用“美元地位”这个超级金融武器于世界收割更多的利益,作为世界货币,“美元”已经成了为美国单一经济体牟取私利的超级工具,难道世界还要忍耐?

我认为世界主要经济体应该考虑“招股”创建一个新的世界货币,以摆脱美国利用美元的“特殊地位”对世界的挟制。

我曾经多次撰文表达这样一个观点:一个对世界多数成员心怀“恶意”的世界领导者,不可能带领世界走向康乐的未来!

(以上,作者只是基于有限信息对时事的观察,仅代表个人观点,特此声明!)

201891日于重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如今的世界远不是抛弃美元就世界安定那么简单,各国的利益交织的复杂性也远超想象。你比如全世界都对美元不满,但有能力撼动美元根基的国家除了中国基本都是西方国家(或组团,比如欧盟),这些国家当然对美元不满,对当下的美国不满,但第一他们和美国的联系远不止美元,还有宗教,种族,文化,历史,经济政治体制,自由民主的信仰价值观等等,相对于对美元权利滥用的不满,他们对换掉美元后的不确定性更加忧虑,尤其是中国的崛起,与他们在宗教,种族,文化,历史,政治经济体制,自由民主的信仰价值观等等完全不同,更何况有的还和中国有新仇旧恨,他们当然有理由更加抗拒美元地位的改变!第二即使是当下的中国也还没有实力完全取代美国对全球的安全承诺和保证,美国的军事,科技实力依然独步全球,美国对世界主要大国的影响力虽有所下降但依然巨大,取代美元在短期内依然只是个别国家敢为之,这就决定了去美元化是个依然任重而道远的任务,去美元再难我们也必须坚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