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吴钟华:我一个人在太平洋岛国开使馆

1989年5月,我被任命为临时代办,赴太平洋中部的岛国基里巴斯建立大使馆。

这个国家共有33个小岛,首都塔拉瓦所在的环礁长不过25千米,仅有一条公路。路两旁是零星的小草房和椰子树,树和草房之外是一眼望不尽的太平洋。

受自然条件限制,基里巴斯无法种植任何蔬菜。当地人习惯了生吃鱼虾。我只能入乡随俗,吃生鱼。但餐餐吃、天天吃,没过多久,我就吃腻了。好在塔拉瓦相对繁华,每隔两个月会有一艘来自澳大利亚的商船运来食品和生活用品。只有这时,我才有机会储存些蔬菜和水果。

但我的冰箱太小了,塞不了多少东西。吃完这些珍贵的蔬菜和水果,我就得等一个多月才能打牙祭了。人总要想办法嘛,我就教当地妇女做红烧鱼,等她们做好后分我一些。一次,她们说有几棵树的叶子可以吃,如果我想要,可以拿几株树苗。我赶紧挖了两株栽在屋前。后来,我要是想吃蔬菜了就做鱼汤,摘几片嫩叶扔进汤里解馋。还有一次,我听说有个地方长了青苔,连忙带着小铲子和布袋去,把青苔铲下收好。这些青苔被洗净晾干后,也能成佳肴。

吴钟华:我一个人在太平洋岛国开使馆

时间到了1990年2月24日,那天是星期六。为尽快开展工作,我决定于2月28日举行开馆招待会。我要装电话、挂使馆馆牌、准备临时旗杆,还要打印发放请帖。收拾举办招待会的馆舍等。但只有3个工作日了,时间非常紧迫。星期日不能对外工作,我就先办3件事:钉馆牌,打印请帖、信封,购买生活必需品。趁周末我还特意去了一趟邻国斐济,背来几听烤麸罐头。毕竟开馆嘛,让宾客只吃生鱼生虾也过意不去。

28日下午6时,我站在大厅门口迎宾。遇到总统、副总统、议长、郡长等重要客人,我便陪到厅内,再回到门口迎宾。客人们都对我一个人开馆、举办招待会感到新奇,特别是英国外交官,厅内外走来走去,还去厨房转了一圈。

不过馆内大厅不足40平方米,早挤满了客人,还有不少人站到院内。我只好里里外外打招呼, 生怕怠慢他们。当我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时,已是晚上11时多了。这时我才发现,衣服早被汗水浸透了。这天从早上6时一直忙到深夜12时,我双腿僵直,坐都坐不下来。但还不能睡觉,必须把开馆招待会的消息第一时间发出去。

几天后,警察局来人说,在使馆附近发现了一枚未爆炸的炸弹。这可把我惊出一身冷汗,我决定马上找新馆址,但7个月后才在另一座岛上找到一间草房。虽然我住草房、喝雨水,却不用担心使馆的安全了。

吴钟华:我一个人在太平洋岛国开使馆

我在基里巴斯待了3年,一个人唱国歌、一个人升旗、一个人思乡。当要结束这里的工作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中国人特有的情感——苦恋。再苦再累,我也舍不得离开为祖国亲手创建的最小外交阵地——中国驻基里巴斯大使馆。

我一个人在国外开使馆,的确是孤独的。但孤独的背后,有祖国、有人民、有党的期望支撑,我没有退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