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Unz观察:另一种媒体选择

这些有趣的、重要的、有争议的观点基本上被美国主流媒体排除在外

2018年8月28日

《Unz》下届总理、英国工党领袖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

对美国来说,以色列对媒体和政治进程的腐败意味着在中东无休止的战争,也意味着国内公民自由的丧失,对其他一些国家来说,已经放弃了自己宣称的价值观。加拿大前总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完全不准确地称赞以色列是一盏“……明亮燃烧的,被所有文明国家所坚持的普遍原则——自由、民主和正义”的明灯。他还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保卫以色列”。对于加拿大的国家元首来说,这种说法可能非常、非常奇怪。

在其他一些情况下,以色列直接采取强硬手段,威胁对不遵守规则其他国家的政府进行报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最近警告新西兰说,支持联合国谴责以色列定居点的决议将是“宣战”。他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他相信以色列游说团在该国动员和产生所希望的结果的力量。

英国的“议会之母”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惊讶,因为它可能是最受以色列利益支配的立法机构,在许多方面比美国的国会还要严重。执政的保守党有一个“以色列之友”(Friends of Israel)党团会议,其成员占议会成员的80%以上。英国以色列通信与研究中心(BICOM),是美国以色列政治行动委员会(AIPAC)设在伦敦的克隆组织。它资金雄厚,政治势力强大,通过各种“以色列之友”代理人开展工作。美国人可能会惊讶地发现,这种权力是如何显现的,包括在英国,犹太人组织被允许穿着警服在伦敦的犹太人聚居区巡逻,同时驾驶警用车。有报道称,巡逻队威胁那些试图进入该地区的穆斯林。

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小心翼翼,从不得罪以色列或富裕而强大的英国犹太群体。2016年12月28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称以色列政府为“极右派”,随后梅出面为特拉维夫辩护,称“我们不认为攻击民选政府组成的盟友是恰当的”。梅的回答可能是内塔尼亚胡写的,也许是。两周后,她的政府表示,对法国政府主办的1月中旬中东和平会议持“保留意见”,当时内塔尼亚胡强烈谴责该会议。

尽管最近《半岛电视台》(al-Jazeera)揭露了以色列驻伦敦大使馆如何与政府官员合谋“撤下”国会议员和政府部长,这些人被认为对犹太国家持批评态度,但这种尊重还是发生了。它还透露了以色列大使馆正在秘密资助和建议促进以色列利益的私人团体,包括议会议员协会。

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因为是多年来第一位抵制崇拜色列的主要政党领袖而遭到猛烈抨击。科尔宾确实是一个左翼人士,他一贯反对种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殖民主义和军事干预主义。科尔宾的罪名是批评犹太国,并呼吁“结束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镇压”。作为回报,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遭到英国犹太人的无情追捕,甚至有他自己党内的犹太人。

近来,一些英国犹太人和以色列人的谩骂越来越多,大概是因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保守党政府被视为软弱,而且工党(Labour Party)领导人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首相。一个总理可能同情巴勒斯坦人的困境被认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上月,右翼工党议员玛格丽特•霍奇(Margaret Hodge)加大了赌注,称科尔宾是“他妈的反犹分子和种族主义者”。随后她在《卫报》上写道,工党是“犹太人的敌对环境”。传统上自由主义的《卫报》(Guardian)实际上一直站在犹太人对科尔宾的批评的最前线,在它的高级编辑乔纳森·弗里兰的带领下,据报道,他认为“他的犹太人身份与以色列密切相关,攻击以色列就是攻击他本人……他要求对有关以色列的讨论进行排他性的监督。”上个月,他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封由68位拉比签名的攻击科尔宾的信。

所有这些谩骂或多或少都是由以色列政府精心策划的,他们直接支持联合起来推翻科尔宾的一群暴徒。这场摧毁工党领袖的行动包括使用一款通过社交媒体传播信息的应用程序,指控科尔宾反犹主义。该应用程序是由以色列战略事务部开发的,该部门“指导以色列暗中破坏世界各地支持巴勒斯坦的团结运动”。

(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