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11) ------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抗战前夜

1931年(11)

长江水灾与雷马事件

土肥原匆匆赶到旅顺关东军司令部将详情告知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三人商定由石原执笔改动土肥原起草的案情报告书,言辞极尽渲染,声称中村等人遭受日夜酷刑逼供,并将处死后焚尸说成是活活烧死后焚尸。三人又将此事透露给媒体,经报界一再渲染,关东军对东北军民的仇恨之火被迅即点燃。在日本国内,日本陆军总部避开中村赴中国的真实目的不谈,于1931817日发表了所谓《关于中村大尉一行遇难声明》,声称这是“帝国陆军和日本的奇耻大辱”。日本内阁会议也认为,如果中国方面不能迅速调查,“则日本军事当局与外交当局应会同决定采取行动”。在东北,日本关东军的“复仇之火”被扇得越来越旺的时候,华中正遭受着另外一场灾难,长江水害正无情地在那片富庶的土地上肆虐。

7月以来,武汉三镇雨水连绵,十多天不见天日。728日,长江洪水从江汉关一带溢出,滚滚注入滨江附近一带的街道。31日,刘家庙北车站湛家矶沿江铁道连溃数口。82日单洞门溃决,大水势如脱缰野马般冲向市区。汉口全市除地势高凸的少数地方和防守得力的日本租界之外,尽数被淹没,但江水仍在疯狂上涨!从湖北石首到江苏南通,沿途干支流堤防漫决354处,除武汉被淹外,其他沿江城市也大多遭水害。814日到17日,川水支流、襄水支流也奔腾交汇而来。城陵矶到汉口一带一片汪洋,只有少数山头孤露水面犹如孤岛。15日日本租界也被淹没,19日江汉关水位达到16.7米,比187084(同治九年七月初八日)汉口最高水位的13.4米还要高出3米有余,创江汉关建关以来水标的最高记录。汉口市背后,成了浩瀚的大湖,市内水深数尺到丈余,最深处达5米。之后武昌、汉阳的一些区域也相继被淹,武汉三镇没于水中达一个多月之久,大批民房被水浸塌,到处是一片片的瓦砾,二千二百多只船艇在市区游弋。大部分难民露宿在高地和铁路两旁,或困居在高楼屋顶。武汉是有名的火炉城市,白天热得难耐,夜里由于电力中断,全市一片黑暗。积水里漂浮的人畜尸体、污秽垃圾发出阵阵恶臭,瘟疫迅速四处蔓延。洪灾淹死人口达14.5万,淹没农田5000多万亩。

这场大水直到96日、7日才逐渐退却。据史料记载,仅武汉三镇被淹共十六万多户,受害人口七十八万余人。因水淹不能居住的房屋四千五百户,灾民31万,失业车夫3万,码头苦力和其他自由职业者十余万,共计40多万人生计无着落。溺死的约2500人,因瘟疫、饥饿、中暑而死亡的每日约有上千人。工厂商店全部停业的时间长达50多天,经济损失已无法计算,仅市内本国银行在货物押款上受到的损失,就有240多万两。到12月份,滞留武汉的难民仍有17.5万多人,每日有上百人死于饥寒交迫中。更有好几百个难民被当成政治犯而处死。无依无靠的难民惟一可去的地方,就是到街头上的招兵处去登记当兵,这就是当局发明的“以兵代账”救助灾民的办法。

817日,也就是汉口市最后被大水淹没的时候,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从南昌飞上海,为723去世的岳母执纬。91日蒋发表了《呼吁饵乱救灾》电文。这篇文电的重点在所谓“饵乱”,悍然宣布“中正惟有一素志,全力剿赤,不计其他。”同时又对在广州召集“非常会议”的国民党反蒋派别进行恫吓,制造要“筹划对粤军事行动”的舆论。而对于大水灾,则声称此属“天然灾授,非人力所能捍御”,蒋的这个表态,对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子民疾苦竟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实在有失国民政府主席的风范。

蒋介石所言的素志剿赤倒也是事实。4月,汉口警察局局长蔡孟坚在武汉逮捕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特科是中共在上海及北京建立的负责情报收集、政治保卫、暗杀叛徒和向国民党内部渗透的一个机构,192711月成立,到19359月终止。顾顺章被捕后即叛变,并供出所知一切中共机密。幸亏打入中统内部并担任特务头子徐恩曾机要秘书的钱壮飞,及时破解了蔡孟坚发给徐恩曾绝密情报。说来也是中共领导人命大,蔡孟坚是用船把顾从武汉押往南京的,若是用飞机那恐怕危害中共这些大员想撤离都来不及。虽然中共党中央机关、江苏省委紧急转移未被破坏,周恩来等中共部分主要领导得以幸免于难。但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还是在622日被捕叛变,但624日即被蒋下令枪决,因顾叛变而先后牺牲的还有中共两广省委书记蔡和森和上海沪中区委书记恽代英。

东北、华中和华南都不平静,一向不被关注的西北也不甘寂寞。位于新疆北部,因“天富蕴藏”(有色金属全国第二)而得名的天蕴县,811日发生了强烈地震,震级为8级。富蕴城内房屋全部倒塌,在人口稀少的准噶尔盆地的东北部偏远小县死者竟然超过万人。在河西走廊甘肃兰州驻守的新编第八师师长雷中田原是冯玉祥部吉鸿昌手下的一个旅长,由于马鸿宾到甘肃任省政府主席时只带来一个团和两个连兵力,而将其大部兵力留在了老巢宁夏,而雷的一个师都驻扎在兰州。马原来赴任却对风险未加小心,上任途中将所带来的一个团兵力留驻在了甘肃白银市靖远县,随身只带了一个营和两个连。马鸿宾到任不久便开始对甘肃各级机构进行整肃,结果弄得这个穷省的官员们怨声载道。雷见马不得人心,于是萌生取而代之之心。马文车是蒋介石派到西北的党务视察员,也想取马代之。雷中田与马共谋起事。825日,雷中田以下克上擅自将只带一个卫兵到省政府开会的马鸿宾扣押。之后,自任甘肃省保安总司令,同时由马文车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马文车和雷中田的政变算是成功了前半段,但是后面却不知道如何收场,只好把马鸿宾暂时软禁。117日,隐居多年的前直系军阀大帅吴佩孚到达兰州。在吴的调解下,1110日马鸿宾得以返回宁夏。马既已离开兰州,蒋便没有了顾忌,立即命令西北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派兵军入甘平乱。杨派手下师长孙蔚如以宣抚使名义率部讨逆,在甘肃定西将雷中田主力部队击溃。得知失败的雷中田、马文车和吴佩孚等人立即鸟散。12月初孙蔚如进入兰州代理督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