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美国海军的一个大动作成为防务界的热议话题:美国海军在诺福克军港举行了恢复第二舰队建制的仪式,标志着该舰队正式组建。第二舰队组建于1950年,在冷战时期与苏联的对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辖区包括美国东海岸、整个北极圈、白令海峡以及挪威和俄罗斯沿海。美国海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解释说,恢复第二舰队是因为美军的海上力量“正受到两大复兴力量的挑战,即俄罗斯和中国”。

后冷战时期的美国海军战略转型

美海军重建第二舰队的原因不止一个,但是美国海军战略转型的需求绝对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史进入了后冷战时代,美国海军的作战环境、作战对象、作战理念等方面都发生了变化。美海军因此开始了战略转型,美军相关部门颁布的一系列战略转型文件,包括1992年9月的《由海向陆——为美国海军进入21世纪做准备》战略白皮书、1994年的《前沿存在——由海向陆》战略白皮书、2002年的《海军转型路线图》和《21世纪海上力量》发展构想、2007年的《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等,这些文件在很大程度对美国的海军战略转型进行了诠释与指导,也标志着美国海军正式拉开了战略转型的序幕。

美海军战略转型的内容如下:在作战环境方面,美国海军由冷战时代的公海大洋向大陆濒海地带甚至是纵深地带转变;在作战对象方面,苏联红海军这个冷战期间的对手已经不复存在,美国海军的作战对象因此转变为威胁美国霸权的欧亚大陆国家海军以及恐怖组织;在作战理念方面,美国海军由夺取制海权向着夺取并运用制海权转变。美国海军的上述转变主要体现在美国海军的战略转型中。美海军在上述转型中最大的变化就是从夺取制海权向运用制海权转变,换言之,美国认为这个星球上已经没有海上力量能够与其争夺制海权,甚至为此声称“马汉是不够的”。以至于美国在2004年将其航母战斗群更名为航母打击群,以示其作战任务和作战环境的改变。

近日,美国海军“里根”号航母打击群与日本“加贺”号直升机航母在南海举行了联合演习。

战略转型遇到骨感现实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美国海军很快发现情况远远没有这么乐观。总体而言,大国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使美海军战略转型的战法理念变得不合时宜。具体来说,是一些国家在海上力量的发展使美国海军面临的作战环境迅速发生了变化。

以俄罗斯为例,近年来,伴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俄罗斯海军逐渐走出了低谷,呈现恢复性增长态势。目前,在军费吃紧的情况下,俄罗斯对一些旧的舰只进行改装升级,以维持大型军舰的数量。如“光荣”级巡洋舰“乌斯季诺夫元帅”号于2011年进行现代化改装,2015年返回北方舰队继续服役。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海军的“水下狼群”——目前,俄罗斯海军现役的核潜艇技术已经发展到第四代,其中典型代表是885型“白蜡树”级核潜艇和955型“北风之神”级战略核动力潜艇。其中,搭载了“布拉瓦”洲际弹道导弹的“北风之神”核潜艇是俄罗斯海基核威慑力量的核心。俄海军计划在2020年前建造8艘“北风之神”,目前已有3艘交付俄海军。按计划,未来10年内“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将成为俄海上战略核威慑的中坚力量。当前,俄罗斯还正在着手研制“哈斯基”级第五代多用途核潜艇,预计于2030年前正式服役。

与此同时,在发展大型水面舰艇较为吃力的情况下,俄罗斯开始推进新一代中小型舰艇的建造速度。一方面,俄罗斯重点打造以500、800、900吨级的小型护卫舰为代表的精品小舰。以22800型为例,虽然吨位小,却配备了远程对陆攻击巡航导弹,且续航力也不弱,堪称现代版“近海重炮舰”,从该舰身上可以看出俄罗斯海军对近海作战能力的重视;另一方面,对2000、2500及4000吨级的轻型护卫舰,俄罗斯也着力不少。这些护卫舰大多具备通用型特点。以22350型为例,该舰具备了反舰、对岸打击,以及一定的反潜和防空能力,是未来俄海军的主力舰只之一。有别于苏联时期强调水面舰艇的专业化,俄罗斯新建造的护卫舰是名副其实的多面手。分析指出,与其他国家的普通轻型舰相比,俄罗斯的轻型护卫舰拥有较大的排水量和尺寸,且适航性好、巡逻周期长、控制海域范围大。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美国海军战略转型新阶段面临的环境是美国已经无法自由使用制海权,因此美国海军战略转型现在进入第二阶段,其目标是美国海军重新夺回因疏忽或自满还忽视的局部制海权,而采取的手段包括两种,一是在战法上美海军出台了分布式杀伤概念,提出“漂浮者,皆战斗”,即过增强水面舰艇部队的打击能力来完成对制海权的争夺,从而保证美国海军在海洋的霸权地位。二是在编制体制上进行调整,此次第二舰队的重建就是美国海军转型当前在编制体制方面的影射。

美国在2004年将其航母战斗群更名为航母打击群,以示其作战任务和作战环境的改变。

重建第二舰队有何影响

第二舰队的重建将会产生以下影响。首先是美俄在军事领域的斗争将更为激烈。众所周知,特朗普执政后的美俄关系一路下行。当前的美俄关系充满了军事对抗的色彩,而第二舰队的重建主要就是针对俄罗斯。2011年9月30日,美海军宣布解散第二舰队,其所属的126艘舰艇、近9万名人员以及4500架飞机移交舰队部队司令部(原大西洋舰队),原有的辖区也由第四舰队和第六舰队接管。当时解散第二舰队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俄罗斯的威胁几近消失。现如今,为了重新在海上围堵俄罗斯重建第二舰队,美俄军事斗争的强度将因此上升。

其次是美俄围绕北极事务的博弈也将进入新的阶段。第二舰队的辖区包括北极地区。以前俄罗斯是东、西、南三面受敌,北边长期以来没有压力。随着北极冰盖融化,俄罗斯最稳定的后方就变成前线,俄罗斯的整个战略重心就要北移。作为俄罗斯海基核力量垒地区的北极地区将不再是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天然庇护所,第二舰队的重建将使美国海军兵锋直指俄罗斯的后院,俄罗斯势必不愿善罢甘休,必然会采取反击措施。双方围绕北极事务进行的博弈也将进入新阶段。

最后是美国海军的战略转型将向莱曼的“制海权理论”回归。莱曼是冷战期间的美国海军部长,其制定的制海权理论对冷战期间的美国海军建设起到了指导性的作用。莱曼认为,美国必须拥有海军优势,它不仅是要对任何一国海军具有优势,而且要对可能出现的、几支敌国海军的任何联合力量具有优势。为确保这种优势,美国的海上战略必须来源于并且从属于总统所规定的国家安全总战略,属于前沿战略,并具备强大的威慑力,如果威慑失败,则要阻止敌人利用海洋来攻击美国,不让敌人利用海洋进行运输活动,以保证美国及其盟国畅通无阻地利用海洋,确保海洋支援陆上作战,确保利用海洋把战场推向敌人一方,并在对我有利的条件下结束战争。前一阶段的海军战略转型基本摈弃了莱曼的制海权理论——该理论的核心就是与其它大国争夺制海权。而今,第二舰队的重建意味着与大国在海上争夺制海权正重新成为美国海军的核心任务,莱曼又回来了。

综上所述,第二舰队重建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看作是美国海军战略转型第二阶段在编制体制的调整。而这种调整将意味着大西洋及北极海域将重现大国竞逐的态势。这是历史的重演还是新的阶段?这一切将会由时间来回答。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