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烈比睢阳  气如长虹 ——悲壮的滕县保卫战(二)

烈比睢阳气如长虹

——悲壮的滕县保卫战(二)

顾少俊

夏镇渡口

这一天,李金安的连牺牲了六七十人。第二天,日军再次攻打滕县。此次日军几乎投入所有的兵力,漫山遍野杀过来。这次日军的炮火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猛,川军无力抵抗,日军攻入城中。李金安和他的战友利用每一个拐角,每一间房屋节节抵抗,迟滞日军。

入夜,城里到处是枪炮声,战斗仍在继续。李金安身边的战友不断倒下,战斗人员越来越少。这时,传来王铭章师长、赵参谋长牺牲的消息,师直属部队只剩下50多人,正往城外撤。李金安随守北门的100多名官兵往西跑。日军放照明弹,看到中国军人就开枪射击,一路上不少人被打死。18日上午,李金安从夏镇渡口过微山湖去了沛县。

[原创]烈比睢阳  气如长虹 ——悲壮的滕县保卫战(二)

[原创]烈比睢阳  气如长虹 ——悲壮的滕县保卫战(二)

川军当年撤退的码头

滕县沦陷后,日军搜捕残余的川军。川军的口音和当地人不同,不少川军遭到杀害。一个老奶奶让李金安装聋哑,对搜捕的日军说:“他是我的聋哑儿子。”把李金安救了下来。全国解放后,李金安没有回四川,在沛县娶妻生子。李金安在沛县安家后,不忘老奶奶的救命之恩,把老奶奶接到家中养老送终。

李垂堂说“我父亲1910年出生,抗战期间,身上多处负伤,左手食指打断,左手臂3次被日军子弹贯穿,留下6个枪眼。”李金安离世后,他的3个儿子把名利抛到一边,安于清贫的生活,周围邻居都不知道他们是抗日英雄的后代。

李金安从夏镇渡口过河后,18日下半夜,124师一支100多人的部队也撤到夏镇渡口。夏镇渡口离滕县有100多里,远离炮火连天的战场。初春的微山湖边,小草和野花给河岸铺了一条绿毯,柳枝倒垂在湖面上,平静的湖面像一面大镜子,月光洒在水面上,闪着金光,湖水和蔚蓝的天空浑然一体。

这支部队连日作战,几天几夜没合眼,突然来到这如诗如画的境地,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了,官兵们倒地就睡,一下子进入梦乡。

晨星开始稀疏了,远处小村里传来一声声长长洪亮的鸡鸣声。川军官兵们陆续醒来,准备找渡船过河。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日军骑兵发现夏镇渡口的川军。有人大喊:“快起来,鬼子骑兵来了!”100多名川军官兵纷纷拿起武器散开,准备战斗。

日军骑兵进攻了,三十几个日军骑兵刮风似的袭来。川军伏在田埂上、树后打出一排子弹后,有的日军落马,有的继续冲上来,举在日军手中的马刀,在晨曦下闪着寒光。最后,川军的子弹打光了,拔出大刀和日军骑兵殊死博击。这伙川军训练有素,两名士兵对付一骑日军,一个士兵和马上的日军交手,另一个士兵专砍马腿。川军一连砍死数名日军骑兵后,剩下的日军骑兵退下去。

时间不长,日军的坦克过来了,一边开炮,一边飞快地前进。川军无处躲闪,许多川军被坦克碾压,湖边留下一滩滩鲜血。最后的十几名川军退到水里,这些川军不会水,进退两难。日军坦克在湖边排成一列停了下来,一名日军指挥官走到坦克前,对站在水里的川军说:“投降可以免死!”一名川军喊道:“弟兄们,我们决不向鬼子投降!跟我走!”十几名川军互相搀扶着,高呼“打倒日本侵略者!”“中国必胜!”……的口号,一步步朝湖中走去……

夏镇渡口下游是夏村,村里有一个叫夏健新的木匠,在河里发现了3具川军的遗体,他把遗体埋在微山湖边。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家在何处,只知道他们是打鬼子的川军。夏木匠刻了个“三位无名川军将士”的木牌立在坟前。湖边的村民们没有忘记他们,每年清明,坟前都堆满供品。夏村村民夏学文说:“60年代的一个夏天,天降天雨,湖水暴涨,把坟冲掉了。但我们村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件事。”

走访中发现,川军不愿被俘受辱投湖自尽的事在微山境内不止一起。

张继国老人是微山县张庄人,1940年出生,现住微山养老院。张老说:“我家住微山湖边。每年清明,我父亲都到微山湖边烧纸,问他烧给谁,他不说。一直到90年代,父亲过世前才告诉我,滕县保卫战结束,他亲眼看见,7名川军在微山湖边与日军遭遇,子弹打光后不愿被俘受辱投湖自尽。那些川军年轻得很,有的只有十六七岁。”虽然方圆百里的战区,战场痕迹已依稀,但川军英勇抗战的事迹,滕县老百姓有口皆碑,微山湖边的迎春花年年为烈士们怒放。

战斗不止

赵可喜老人当年是一名担架员。赵可喜回忆:“滕县保卫战打得很惨烈,我们到前线看到,遍地是川军的尸体和伤兵,有的嗷嗷地叫着,更多的伤兵忍着不出声,额头上直冒汗。情况紧张,我们没有时间看伤情,用布简单包扎一下后,放到担架上就赶紧抬着跑,日军的炮弹在头上嗖嗖地飞过。”

有一次,赵可喜看见地上躺看一个川军伤兵,肠子炸出来了,脸上因失血过多,显得特别苍白。张可喜轻轻地把他肠子推进去,喊过本村的张圣义,一起把伤兵抬到担架上往野战医院赶。到医院,赵可喜让张圣义去喊医生,自己守在担架前对那伤兵说:“坚持一下,医生就来了。”那伤兵点了一下头,眼睛睁开了,嘴动了一下,想说什么。赵可喜忙凑到他面前,听到了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一句话:“谢谢你!我叫周永年,家住四川稻城赵家峪,父亲不在了,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一个老母。我不放心!”虽然声音不大,但张可喜听得清清楚楚。赵可喜安慰他:“我懂中医,等医生给你手术后,到我家调养,我用草药帮你调理,很快就会好的。”

说话间,医生过来了,翻了翻那伤兵的眼皮,听了听心跳说:“早死了,埋掉吧!”赵可喜说:“刚才还和讲话的,怎么可能呢?”医生问清情况后,叹了口气:“那是你的错觉”。 赵可喜不相信这是错觉,他暗暗记下那伤兵的名字和家庭住址。

赵可喜说,滕县医院里有近400名轻重伤员。3月18日大早,他和十几个医护人员奉命护送六十多名重伤员,从县城北面的秘密水道分剩十几条木船撤出县城。这条水道已被日军发觉,没走多远,被日军水陆两用坦克追上来开炮击沉,十几条木船全部炸毁,河面一片血红。他水性好,侥幸逃脱。

18日上午,日军包围医院,一个头部负伤的连长搬来一箱手榴弹,说:“能动弹的,都跟我出去杀鬼子!”十几个轻伤员围了来,每人两颗手榴弹呼叫着冲了出去。医院外面的手榴弹声此起彼落。最后,院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喊杀声消失了。

日军冲进医院时,病床上躺着的都是截肢的伤员,一个重伤员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掏出身上的一颗手榴弹,拉开弹弦,口里高喊:“打倒日本侵略者!”……

“中国没有投降的军人!”“宁死不当俘虏!”伴随着呼喊声,一个个伤员拉响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伴随着一声声爆炸声,川军将士的鲜血染红了病房,染红了齐鲁大地。

惨烈的爆炸声持续了半个小时。爆炸声停止后,半晌,日军未敢向前半步。

赵可喜经常给儿子赵前讲川军打鬼子的故事。改革开放后,赵前卖服装。90年代,他受父亲之托到四川稻城找周永年的家人。当地老百姓告诉他,50年代那里发生过一起泥石流,那村子已不存在了。那次出寻,赵前发现山区里有不少孩子上不起学,他蒙发了资助当地贫困孩子上学,用这种方式回报川军英烈的念头。赵前找到当地妇联,请她们物色两名贫困儿童让他资助。负责妇联工作的周部长问赵前:“您是江苏人,怎么到这里资助贫困儿童?”赵前讲了他父亲和川军的故事。周部长感动了,他说,他村里原来有一位老奶奶,1937年把儿子送上前线,抗战胜利后,每天到村口张望等待,盼她儿子回来,下雨刮风,也不间断。

[原创]烈比睢阳  气如长虹 ——悲壮的滕县保卫战(二)

不忘历史

滕县的东城墙是新建不久的,看不出战争的痕迹,唯有龙泉塔的弹孔至令清晰可见。滕县城里这样的战场遗迹不多,7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似乎没有在这里发生过。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南来北往的车辆,我的心中感到有点遗憾。

当年在东门殉国川军团长王麟的孙女王愔在青岛工作。1985年,她在《人民日报》上,看到《台儿庄光照人间》这篇文章。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她爷爷的名字,以及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场景。从那时起,她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川军的上校团长,是台儿庄战役中牺牲在山东滕县东门的抗日烈士。

1986年,电影《血战台儿庄》上映,影片中有这样一个镜头:战事最危急的时刻,士兵向王铭章师长报告:“……740团团长王麟死战不退,已和阵地上的官兵们一起壮烈殉国了。”爷爷的忠勇让王愔骄傲和自豪。滕县是爷爷为国捐躯的地方,王愔多次去滕县寻爷爷70多年前战斗献身的影迹。遗憾的是,早年的城墙已不复存在,当年的东城门更不知去向。问到的人几乎都说不出具体位置。

从2001年开始,她循着爷爷的足迹,踏上了寻找的路程。山东滕县、台儿庄,四川成都、北川,重庆,荣昌,台北;档案馆,图书馆,史志办,忠烈祠……都留下她的足迹。在寻找的过程中,她了解到,抗日期间,四川承担了全国30%的财政税收和40%兵员,伤亡60多万。川军将士用自己大无畏的牺牲换来了"川军能战"、"无川不成军"的名声。

大坞镇有王铭章的铜像,那里建了一座滕县保卫战展馆。滕县有直达大坞的班车。滕县人民没有忘记王铭章,没有忘记川军。大坞镇有一个姓袁的善人捐了一块墓地,专门埋葬在滕县保卫战中牺牲的川军,当地人称那块墓地为“义林”。

展馆里用油画展现了当年川军誓死保卫滕县的战斗场面,一件件珍贵文物讲述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王铭章牺牲后,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题的挽联:“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增光。”蒋介石亲笔题写了3块牌匾:“民族光荣”“死重泰山”“烈比睢阳”,并送挽联:“执干戈以卫邦家,壮士不还,拼将忠诚垂宇宙;闻鼙鼓而思将帅,国殇同哭,忍标遗像肃清高。”这些挽联和题词,在大坞镇的展馆里都能看到。

从展馆出来,我想起著名爱国诗人郁达夫为王铭章填写的《满江红》:“旧事休言,当共赴,民族危难!看身后,川中儿女,怒如涛卷。一路血痕风雨洗,几千新骨征尘掩。拼一死,力战守孤城,烽烟乱。忆往事,说滕县。逾甲子,山河换。但贼心未死,恶魂难散。钓岛狂鲨掀浪涌,鬼窟小丑吹磷闪。君勿忘,昨日旧心伤,史为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