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1年(10)

中村事件与关东军(5)

接替滨口的是同为民政党的若槻礼次郎,遗憾的是他接受了军部推荐的、刚被晋升为陆军大将的南次郎出任陆相。南次郎是田中义一内阁时代的陆军副参谋长,也是个极力支持对满蒙实行武装占领的强硬派。南次郎上任不久即肯定了建川美次在41日师团长会议上的讲话。611日,南次郎秘密设立了以建川为委员长的二叶会(主张军主政从的小团体),成员有永田铁山、冈村宁次、渡久雄、东条英机、矶谷廉介等人,在石原和板垣等人制定的“满蒙作战计划”基础上,很快就作成了《满蒙问题解决方策大纲》。不料若槻内阁拒绝立即武力夺取满洲,要求在与列强做好充分沟通的前提下,方可动用武力,一年之内不得肆意扩大与中国的冲突,一但发生局部冲突也须在局部范围内解决。有了这样的内个意见,天皇亦敕令暂缓满蒙问题暂缓解决。中村震太郎大尉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建川美次派往中国的。73日,板垣和石原又带队进行了以《对苏作战结局之研究》名义的第三次“参谋旅行”,实则是为了对北满地形进行实地军事探测,以被后续战争之需。当他们辗转来到隶属黑龙江嫩江的昂昂溪区时,无意中听到了“中村事件”的消息,两人料定消息可信,便匆忙赶去奉天(今沈阳)请土肥原贤二打探“中村事件”真相。

经过三次“旅行”,关东军已估计到东北军在关外的军队约有25万,其中沈阳附近有两万精锐部队,且拥有飞机、坦克和大炮等比关东军还要优良的武器装备。关东军在沈阳附近只有1.04万人,人数和装备上都处于绝对劣势。不过1929年东北军因“中东路事件”完败给苏联军队之后士气不振,战斗中军事部署、指挥和部队的军事素养等各方面的短处暴露无遗。石原莞尔甚至扬言:我不用拔剑,只用竹刀就足以吓退张学良。石原被称为日本陆大建校几十年来唯一的一个战略家,绝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一介武夫,他的狂妄是基于他对此时的张学良和东北军的调查研究得来的。有了这样的判断,石原和板垣制定的“以寡制众”、以突然袭击方式进攻,并对东北军予以致命打击,从而迅速攻占奉天(沈阳),并在列强尚不能进行干涉的时机内,迅速占领东北各战略要地,造成既定事实,再进而推进“满洲独立”,那样就大功告成了。但是石原和板垣清楚,兵力上1:25的悬殊差距摆在那里,如果东北军真的情急之下跟关东军真刀真枪干起来,那关东军就一定顶不住。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情况,那失败就在所难免了。为了不重蹈当年河本大作炸死张学良却最终失败的覆辙,聪明的石原设计一个连环计。按照日本对国外出兵的规定,凡出兵国外,必须由参谋本部提出计划,内阁会议批准,最后还要由天皇拍板裁定才算完成了所有手续。石原和板垣的计划是关东军在满洲先行“作为”,再由离关东军最近的日本驻朝鲜军越境增援,由于当时朝鲜在日本看来已属“国内”,那么只要驻朝鲜军越境成功,就会倒逼军部(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予以认可,否则军部大员就会因此而全体辞职。依各方面得到的信息可知,军部当中支持关东军“有所作为”的并不占少数。若能倒逼军部成功,那么政府和天皇为了保全各自的权威也不可能坚决加以阻止。这样一来,事情能否成功的关键就在于驻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能不能做出越境出兵的决定了。为了使林铣十郎支持这个计划,石原和板垣找到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林铣的参谋神田正种,将全盘计划详细告知,神田兴奋异常,满口答应会倾力劝说林铣支持关东军的行动。8月,板垣和石原又多次亲与林铣电话中沟通此事。林铣是个十足的傻瓜将军,对于这样大的事情竟然答应,若是关东军处于危机之时,驻朝军队定将给予支援。至此,全盘计划就剩下关东军自己有没有胆量采取行动,可偏偏这个计划的主要制定者之一是板垣征四郎,这是日本军中出了名的猛将,因此,一个疯狂的军事计划似乎完整了,所差的就是阴风鬼火了。这把阴风鬼火就指望上土肥原贤二了,此时的石原、板垣和土肥真好似东北的地方戏二人转,你方唱罢我登场。

土肥原闻知两人来意后满口答应自己将亲自出马,一定不负两人重托。据说,土肥化妆成一个货郎,在齐齐哈尔市的一家日本人办的居酒屋内由一个日本艺妓的嘴里得知了中村被杀的确切消息,接着,土肥又从当地的当铺中得到了中村生前戴过的“三道梁”牌手表。第二种说法是土肥原贤二派自己的好友川岛芳子前去调查,川岛芳子从关玉衡首下的一个司务长那里得知了中村事件的全部过程,并带着“三道梁”手表的当票返回沈阳向土肥交差。第三种说法是中村在出发前拜会过当地的领事,约好回来时再来拜谢。但之后很长时间领事不见中村返回,便有些担心,顺着中村所说的“旅行”路线这么一查,知道了中村被杀的消息,进一步追查才从当铺里得到了那块手表。这种表据说是由日本天皇对有功之臣的奖励,从未公开出售。无论是用哪种方式得到的这块表,它都成了中村被杀的物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