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年1月初,刘先生在苹果手机上下载了熊猫棋牌APP,短短两个月内,他在熊猫棋牌游戏里输了330多万元,一下从坐拥两套房产变为债台高筑。(紫牛新闻

2018-08-01 )

刘先生最初联系了有40名受害者的维权群,后来又发现了一个群,总共约80人,跟他的经历差不多,被骗总金额超过3000万元。“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报警后一直没有进展。苦思冥想之后,我觉得还是要自己去查。”
刘先从最容易查找的资金流向着手查找。只是,作为一个平头百姓,要自己去调查被骗资金的去向,真是难于上青天。不过,因为同情他及同伴的遭遇,也有些公司了解情况后,向他们透露一些资金流向的地点和公司名称,甚至有好心人帮他们免费解析域名提供帮助。经过查询和定位,确定对方的工作地点就位于柬埔寨的金边。
一个月来,他和同伴天天盯着对方的动向,根据对方客服人员甚至是网络上持续变化的推荐微信进行持续跟踪,已练就了近乎于侦探的敏锐嗅觉。“通过对方一个小小的疏忽,暴露出了一个标志,我们又跟技术人员反复沟通,最终确定这一帮骗子可能来自福建省连江县某镇。”刘先生说,他和同伴8人连夜从上海赶到连江县某镇各处打听。
“你得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好心人,他们总会时不时地帮助你,虽然不见得有用,但让你感动。”刘先生感慨地说,他们8人在连江县某镇上一呆就是7天,从多名好心人处了解了很多情况,经最终汇总分析,发现居住在该镇的5名男子涉嫌诈骗了他们的钱财。从多个证据来看,该镇至少有5人在金边协助从事该APP运营工作,其中有一名被称为带班的仇某(化名),负责照看其他人。
“我们摸清了5人的家庭住址。”刘先生说,7月24日,他们一行8人挨个到这5家询问,其中有4家的父母称自己确实有一个孩子在国外,至于在国外做什么他们也不知道,然后什么都不说。另一家的父母虽然也承认儿子在国外做事,但隐约透露做的事不能对外讲。
“我们跟柬埔寨中国大使馆联系过了,在他们的帮助下,又联系上了柬埔寨福建商会,并与其中的部分人建立了联系,正在积极协调处理。我们没有放弃,我们希望索要回被骗的钱,回归我们本来的生活。”刘先生和同伴说,他们还将再次前往福建连江县。(阳信海昌)[size=15.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